中共病毒谎言:回溯武汉疫情发展史 论证中共掩盖的真相

喜马拉雅-国内新闻组:文不破    校对:α-Vega

新冠疫情已经肆虐一年有余,但病毒的威胁并未远去。一年之中,中共试图用时间淡化真相,用谎言扭曲记忆。人们为中共掩盖疫情付出了血和泪的代价,二次爆发之际更需警惕历史重演。打破中共谎言,还原疫情真相,从武汉开始…

  • 武汉最早发病病例,官方通报前后不一

根据武汉市卫健委在2020年1月5日第三份通报中,中共官方将首例新冠肺炎病患的发病时间认证为2019年12月12日。该病例是在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荆州某酒店负责采购业务的69岁(70岁)郑姓配货员。紧接着过了几日后,中共又将首例新冠肺炎病患的发病时间(参见武汉卫健委在2020年1月11日通告)订正在2019年12月8日且再无更改,该病患是居住在武昌某小区陈某,他否认去过华南海鲜市场。

但吊诡的是,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吴文娟等人(其他作者为:李兴旺、王广发、蒋荣猛、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曹彬、北京协和医院王建伟)在《柳叶刀》发表的论文《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China》(《中国武汉地区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的临床特征》)称,首名新冠肺炎病例(一名年过七旬的男子)的发病时间是2019年12月1日,这与武汉市卫健委通报“首例新冠肺炎病患的发病时间有明显的出入。而且该病例并没有中国武汉市华南海鲜市场的暴露史。而据南华早报称,中国政府非公开文件显示,中国首名冠状病毒疾病患者(一名55岁的湖北省男子)可追溯到2019年11月17日。这些披露都在质疑中共掩盖首例病例的发病时间。

  • 华南市场是不是唯一来源

中共发布的关于《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医疗救治工作手册》中明确提到,新冠肺炎病例上报,必须要满足华南海鲜市场及其相关人员接触史。这也意味着华南海鲜市场被认为是武汉病毒的传染源地。但是据前文柳叶刀论文《Clinical feature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2019 novel coronavirus in Wuhan, China》披露,首例患者并无华南海鲜市场的暴露史,这意味着至少不应将华南海鲜市场视为唯一的病毒来源。在12月27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艾芬」接诊一名新冠肺炎患者(一名40多岁来自武汉远郊区的年轻人)时发现,该病患并无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

  • 一线医护人员上报病毒信息,官方无动于衷

早在2019年12月13日,武汉市优抚医院门诊医生刘永(化名)就发现了该病毒的存在。他提醒同事只要是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患需为其免费提供一个普通外科口罩,也建议放射科和门诊科所有医生佩戴口罩以防止被传染。2019年12月26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发现一名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商户所患的肺炎与其他病毒性肺炎完全不同,并在第二天向上级上报。而后医院立即上报给江汉区疾控中心上报疫情。28日,艾芬医生所在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急诊科接诊了4例和华南海鲜市场有关的发热病人,29号向医院公共卫生科上报,公共卫生科也将此上报给江汉区疾控中心。

与此同时,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对收治的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举行专家会诊,会诊后认识到该病毒需要高度重视并决定直接向省、市卫健委疾控处报告。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在收治6位新冠肺炎病患过程中竟然调用来负压救护车。30日,武汉金银潭医院对病患做咽拭子检测得出和SARS冠状病毒同源性很高。艾芬、李文亮、刘文、谢琳卡医生等看到了病毒的检测报告认识到了病毒的危害性与事态严重性,并开始提醒医护人员和家人的注意防范。

  • 官方内部严控病毒,民间一片岁月静好

2020年1月2日,中共的军校海军工程大学警通勤务连下发“严控外来人员进校的通知”,而且中部战区总医院也已知情。1月5日,上海张振永团队向上海市卫健委和国家卫健委等主管部门报告,提醒他们该病毒与SARS同源,应是经呼吸道传播,建议在公共场合采取相应疾控防疫措施。1月6号,中共官方的国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也启动二级应急响应。1月15日,湖北省卫健委要求同济医院、省人民医院、协和医院,分别接管金银潭医院的南七楼、南六楼、南五楼。并将之全部改造成重症ICU病房,同时市级医院抽调人手前来支援,有如临大敌之感。

1月14号,在危机四伏的时候,中共高层与湖北省与武汉市政府并没有真正重视起来,采取相应的防控措施,反倒封嘴禁止“吹哨人”发声。1月11、12两日湖北省“两会”开幕。1月18日,备受防控质疑的“百步亭万家宴”也依然举办。且习近平于1月7日开常委会,要求疫情防控工作不能影响正常生产生活。直到1月14号武汉市政府才在武昌、汉口、武汉三大车站安装配备了29台红外测温仪。

  • 政治第一、维稳第一,导致疫情失控

在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充分调研后,认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李兰娟等专家在20日向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汇报,紧接着李克强主持常务会议,专门加了一项部署疫情防控工作,李兰娟建议武汉“只进不出”,孙春兰随后专题研究部署防控工作。但在21日,仅仅距离武汉封城还有两天的时间,湖北省省委书记「蒋超良」、省长「王晓东」仍然在出席春节团拜会。官方这种政治第一、维稳第一的政治惯性和对民众生命的漠视导致了疫情防控最佳时机的错过。

香港大学新发传染性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管轶在23日也提到武汉错过防控期的事实。对于官方的不作为,武汉市长「周先旺」在27日央视采访中进行避责/甩锅,提到因为没有上级政府的授权所以不能披露。30日,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曾光为官方的不作为辩护,称武汉官方行动的迟滞或不作为,是出于政治、稳定等因素的考量。曾光说:“他要考虑政治视角,考虑维稳的问题,他要考虑经济的问题,他要考虑春节老百姓的天伦之乐,满意不满意的问题。我们说的话往往只是他们决策中采纳的一部分”。曾光的辩护反倒“实锤”了疫情的失控官方不作为是重要原因,紧接着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在央视新闻《新闻1+1》栏目中也进行忏悔:“我现在是一种内疚、愧疚、自责的心态,如果早采取严厉的管控措施,结果会比现在好,对全国各地的影响要小,也会让党中央、国务院少操心”。以上种种言论,正面证明官方出于政治目的和维稳,未能重视并及时采取阻断措施,是疫情蔓延的主要原因。「钟南山」在2月11日接受采访时更是直接坦言,当地政府和当地卫健部门应当对此次疫情负有一定责任。

  • 设置苛刻的确诊标准,掩盖疫情数据

2019年12月31日,国家卫健委所派出的专家组(第一批)抵达武汉。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建国、北京地坛医院感染性疾病诊疗与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李兴旺、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曹彬、中国疾控中心应急中心主任李群以及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等)。开始总结患者临床特征、救治经验,以编写第一版疾病诊疗方案的任务。随后 1月1日,曹彬起草了《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的初稿,并在稍后与相关专家商讨确定了方案命名。该方案并未对全国印发,仅是重点印发至武汉市各级医疗卫生机构。

1月3日,多位武汉不同三甲医院的医生回忆,其院领导曾根据一个“白色封皮的手册”,“向他们口头传达了一个‘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上报标准’”,甚至“要求这个上报标准只能通过面授、电话,或者微信语音传达”。掩盖确诊标准的事实确定无疑!该标准即(白色封皮)中的《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入排标准》,这份标准规定不明原因的病与四条临床表现:

1. 发热≥38℃;

2. 肺炎影像学特征;

3. 发病早期白细胞总数正常或降低,或淋巴细胞计数减少;

4. 经规范抗菌药物治疗3天病情无改善或加重),并且不能明确诊断为其它疾病。

受访医生认为,白皮手册的《入排标准》过于“苛刻”,不利于早发现、早确诊。但此后,这份《入排标准》成为各医院所执行的诊断和上报标准,直到国家卫健委发布第一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高门槛的确诊标准导致大量疑似病例得不到确诊,由此官方披露的数据真实性值得存疑。曹彬在1月5号武汉市所有医疗机构的感控医生、临床骨干开展了针对《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的培训,其中材料也包括《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入排标准》。这个标准施行一段时间后,受到了很多一线医生的负面反馈。

彭志勇在1月12日提到:“诊断标准太苛刻了,按照这个标准,很难有人会被确诊” ……这套诊断标准,要有华南海鲜市场的接触史,要有发烧症状,病毒检测呈阳性,这三条标准都达到才能确诊。尤其是第三点,非常苛刻,实际上极少有人能去做病毒检测”。他也知道别的医院也在向武汉卫健委反映这个问题。1月9日,徐建国提到,此时检测试剂权力掌握在湖北省疾控中心,只有一家机构能做试剂检测,并对不明肺炎做最终确诊。这样可见,要真正能够确诊形成数据并上报符合的条件得有多苛刻!大量真正病患被耽搁,得不到确诊,由此也无法被收治。1月10日,武汉市优抚医院将大量不符合“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诊断标准的医护人员和病人集中发热情况上报给了上级疾控部门。但上级疾控部门要求以接触华南市场为标准进行筛查,最终优抚医院上报了三个病例。直到上报新冠肺炎疑似病例的标准放宽,优抚医院开始向疾控部门上报大量的病例,一下子上报了30个发热病人。

13日,武汉市卫健委疾控处吴风波处长等到武汉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传达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上报的苛刻要求:“发现的病毒性肺炎病例,首先要在院内完成各项检验和相关检查,经院内专家组会诊为不明原因肺炎后,再报区卫健委会诊并通知区疾控采样,经区、市、省级逐级检测,依然为不明原因肺炎后,“经省卫健委同意”,才能进行病例信息上报。”

可见疫情数据官方是可以直接操纵的!经过5天后,18日国家卫健委派的第二个专家组到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人民医院等四大医院考察。四大医院再次提出了降低疑似病例诊断标准的要求,反映此前确诊标准定得太高了,这样很容易漏掉真实的病人。专家组自己也承认先前的确诊标准会漏掉病患。19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第十一份公告称,根据流行病学分析发现“部分病例没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接触史”(将不再把出自华南市场作为确诊条件之一),“采用优化后的检测试剂盒,提出“将继续扩大搜索范围,确定疑似病例,并开展采样检测”。终于意味着严苛高门槛的确诊标准被弃用。

随后在20日的通告确诊数量猛增,18/19号新增数量比17号多8倍(17号“治愈出院4例,新增病例17例,无死亡病例,18、19日累计新确诊病例136例。仍在院治疗170例。已解除医学观察727人,尚在接受医学观察90人,密切接触者中,没有发现相关病例)。1月23号,武汉市卫健委发布《关于市民关心的几个问题的答复》中也直接承认检测流程复杂冗长和检测技术的缺乏是导致疫情数据失真的重要原因。(首诊医院通过规范的预检分诊、结合临床检查、实验室检查和胸部影像检查,经专家组会诊后确认疑似病例并采样,由辖区疾控中心将样本转运到市疾控中心,市疾控中心转运到省疾控中心进行核酸检测且每天只能检测样本200多份,在“1月16日之前我省没有试剂盒,还需要送到国家指定的检测机构进行病毒分离和核酸检测”,“样本需送到北京国家指定的检测机构,结果返回约需要3—5天”)。

极为荒谬的是,2月7日,武汉市优抚医院的相关医生以在12月底、1月初时漏报少报病例等问题被疾控部门约谈。优抚医院医生当即反对:“卫健委要求同时具备三个条件才能上报,当时确实不符合这三个条件。”这种“倒打一耙”的行径令人咋舌。当日,湖北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赵建平」医生爆料,承认新冠肺炎检查方法有误导致大量患者其实没得到确诊。

  • 官方掩盖疫情数据 ,隐瞒疫情严重性

武汉市卫健委发布第五份公告表示,截止11日24时,“无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治愈出院4例,无新增死亡病例报告”,但据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在1月31日的CCTV采访表示,1月12日和13日,武汉肺炎病例数增加,武汉采取了机场、高铁测温的措施。官方直接承认自己发布的数据造假。13日,武汉市卫健委疾控处吴风波处长等到武汉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传达不明原因肺炎病例上报的苛刻流程,以达到慎重上报的目的,但据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陆奕(化名)介绍,这个“慎重上报”的要求,在武汉市中心医院演变成了“尽量不报”。16日也有武汉中心医院公共卫生科某医生向周边医院询问近期传染病报卡情况,得知他们近期也未报卡。验证了“尽量不报”是真实状况!这样一来官方发布的数据必然漏掉大量病例。

更有甚者,13日武汉中心医院某医生接到江汉区疾控中心传防科科长「王文勇」电话,被要求将10日上报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订正为其他疾病。这是官方直接修改数据的证据!15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知识问答》,表示“发现一起为家庭聚集性,夫妻两人发病,丈夫先发病。但是香港专家考察团透露,除武汉卫健委所通报的一组外,还有一组“患者分别为一对父子和侄儿”。武汉官方造假被直接“打脸”。

1月20日,由高力博士(Dr. Gauden Galea)所率领的一组WHO五人考察团前往武汉中南医院时,震惊发问:“你这儿全是病人啊,不是说你们重症病房只有两个人吗?”侧面证明中共数据的造假!2月1日,中共控制的媒体《财新》杂志微信公众号发布《统计数字之外的人:他们死于“普通肺炎”? 》,表明“目前人们所能看到的确诊、死亡病例数字,并不能完全反映这次疫情的全貌”,也质疑官方发布的数据。2月10号,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近期武汉开展了全民健康普查户数排查比例达到98.6%,人数排查比例达99%,但同时大量武汉市民在网上表示并没有接受到排查,是否自己属于未排查的1%。这也是市民对官方数据真实性的公开质疑。

据3月9日微信文章《武汉甩锅大会第四轮开启》作者发现国家卫健委《国家卫生健康委召开全国电视电话会议 部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工作》通知是2月份挂上网站的,发布时间在2月21日之前的某一天,最后修改时间是2月21日早8点39分,然后文章的发布时间被调整为1月14日。中共官方连这种会议发布信息都篡改,真是令人发指!3月21号,国内连续三天0确诊,但这种数据不过是政治数据,是为了制造习近平视察武汉后疫情改善的假象,武汉医生接受日媒采访表示都是骗人的,且网络上流传一篇名为 《我最难忘的一天》 的文章,曝光湖北“零增长”背后的造假真相。

  • 武汉疫情逝者成迷

3月21日,香港有线电视财经资讯台统计,中国移动用户数减少1400万,不禁让人怀疑到底武汉疫情中死亡的真实数据。27日,死者家属领取家属骨灰,但政府不允许痛悼,武汉人严重怀疑死亡数据。当局正式公布死亡数字,武汉死于疫情者为2531人。官方预计武汉每日发放500个骨灰盒,争取在清明节前发完。网民推测,武汉共有八个殡仪馆,如果每日每个殡仪馆平均发放500个骨灰盒左右,连续发放12天意味着武汉真正死于疫情的人数应是四万人以上,而不是官方公布的2531人。28日,英国首相约翰逊顾问也质疑中国官方发布疫情数据,认为被压低了15-40倍。紧接着,4月1日,美情报部门也认定中国瞒报新冠感染和死亡人数。4月12日,钟南山继续为官方站台,说中国疫情数据没有造假。但也是同日,中共官方控制的媒体《财新》记者手记再爆武汉封城前当局隐瞒疫情的事实。

4月17日,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截止4月16日24时,累计确诊病例数订正50333例,累计确诊病例的死亡数订正3869例。紧接着为数据变化进行解释:

一、疫情早期病人激增,导致医疗资源挤兑,收治能力严重不足,有些患者没有入院治疗,在家中病亡。

二、在救治高峰期,医院超负荷运转,医务人员忙于救治,客观上存在迟报、漏报和误报现象。

三、由于收治患者的定点医疗机构快速增加,既有部属、省属、市属和区属医院,也有企业、民营医院和方舱医院等,少数医疗机构未能及时与大疫情网对接、报送信息。

四、有些死亡病例信息登记不全,存在重报、误报情况。这相当于中国官方正面直接坦诚自己发布的数据不可靠、不真实的事实。

  • 官员专家打配合,表示病毒“可防可控”

2020年1月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疾控中心传染病所长「徐建国」接受大公报采访时表示,病毒威胁水平有限,中国的传染病控制有多年的积累,绝不会出现因为春运发生大扩散的可能性。专家的言外之意就是向公众披露病毒不会大扩散、这个病毒并不严重。但仅仅过了6天,1月10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就向武汉市卫健委报告了为不明肺炎传染病ICU准备的16张床位已住满的严重事态。面对日渐严重起来的疫情,湖北官方还想着一味掩盖,12日湖北省卫健委执法监督处徐处长指示:传染病报告卡报告需慎重,省市联合确定后报卡。1月19日,仅距离武汉封城还有4天时间时,武汉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李刚」仍然骗公众“对本次的疫情初步印象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染力不强”。2月10日湖北省召开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介绍,新冠肺炎实际是一种自限性疾病。“目前在我们医院的治愈率还是很高的,目前我们医院收治的新冠肺炎的患者累计超过了1500余例,绝大部分患者,包括重症及危重症患者,经过各种氧疗、对症治疗和免疫调节治疗以后,均可以顺利出院,市民不必过分恐慌。”张定宇掩盖病毒的可怕,认为治疗很容易,但2月19日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王辰」对张定宇的洗地行为进行“打脸”,他表示新冠肺炎与SARS不同,SARS传播性和致病性都很强,很快把宿主杀死然后病毒自身也不容易存活。而新冠肺炎有可能转成慢性疾病,像流感一样与人类共存。武汉一线医生也透露武汉肺炎都是安慰治疗,没药可治。

  • 掩盖病毒人传人,导致人们毫不设防

早在2019年12月15日,医学期刊新英格兰杂志(NEJM)1月30日的论文披露,2019年12月中旬密切接触者之间就已经“人传人”。20日,曾某的妻子开始发病,是最早通报的“人传染人”的病例。但是在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首次发布通报中掩盖了这一事实,表示到目前为止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2019年12月29日,「艾芬」看到4例病例中,有1例并没有接触过华南海鲜市场的物品,但依然染病,艾芬当即判断可能存在人传人。她在2020年1月1日,再次向医院公共卫生科和医务处报告了相关情况,希望能够引起重视。她要求自己科室的医护人员先戴起了N95口罩。结果1月3日武汉卫健委的通告继续声称,没有人传人证据。当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彭志勇」了解到华大基因反馈的报告(检测出样本中病毒与SARS基因序列相似性高达80%,但SARS检测试剂盒检测却为阴性)当时即判断这种病毒很可能人传人。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建国」也强调,未发现明显的人传人证据。5日,上海「张永振」团队发出警告,建议在公共场合采取相应疾控防疫措施,言外之意就是为了避免传染需要防疫。

1月9日,中国疾控中心专家曾光说,“他们说(患者)病情比较轻,跟季节性肺炎差不多,只是有限人传人,但也只是个别人。”这是专家第一次改口。10日,深圳市发现家庭聚集性传染。但10、11日的武汉卫健委疫情通报还坚持称,未发现明显“人传人”。专家「王广发」也为这一说法背书:根据两起聚集性病例,没法得出‘人传人’的结论。直到1月15日,武汉卫健委又改口风:“现有的调查结果表明,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不能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相当于直接打脸王广发。事后王广发在2月4号微博回复网友时为自己辩解:“我从来没有说过没有人传人,但我当时拿到的资料确实无法证实人传人。”明明自己在1月11日说过不能人传人,现在又声称从来没有说过!王专家自己打脸的事迹还很多暂且不表。

1月17日,丁香园发布武汉病毒纪事——2020年的第一场疫情(截稿日期16日)对前期疫情进行了较完整的复盘,已隐约表达了对人传人可能性的担忧。当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袁国勇」,发现深圳的一起家庭聚集性病例中有一名未有武汉旅行史的患者亦被确诊,因而断定人传人。他以书面报告的形式,向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和广东省疾控中心通报,并将此信息透露给其他专家组成员。

当日上午,广东省领导和「钟南山」院士率队到深圳调研疫情防控。1月19日,武汉市卫健委举行新闻发布会。疾控中心主任李刚表示“传染力不强,不排除有限人传人的可能,但持续人传人的风险较低。黄朝林亦出席发布会。(值得注意的是1月17日黄朝林即已感到身体异样,1月22日通过核酸检测确诊为新冠肺炎患者,但当时的新闻发布会上三人皆未戴口罩)。

1月20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高福、李兰娟、袁国勇、曾光召开新闻发布会,其间钟南山证实了有人传人的现象以及有医务人员的感染,但这一消息并未立刻公开。直到晚间在央视新闻新闻1+1上,钟南山正式宣告确定新型冠状病毒可以人传人,且已有医务人员感染。更为有趣的是,宣称人不传人的专家「王广发」也被传染在今日被确诊。30号,浙江大学「王立铭」质疑中国疾控中心专家组在1月初已得知“人传人”结论,却刻意向大众隐瞒,提前发表文章,舆论哗然。署名作者之一的「高福」院士登上微博热搜。

  • 掩盖医护人员感染

19年12月25日,武汉市第五医院消化内科吕小红主任爆料当日有医护人员疑似感染。艾芬在2020年1月1日担心,“一旦急诊科医生或者护士被感染得病了,就很麻烦”。并要求自己科室的医护人员先戴起了N95口罩。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徐建国强调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1月5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第三份公告,也罔顾事实声称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结果当日,武汉同济医院急诊科医生陆俊出现症状,很快7日被确诊。1月6号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一位呼吸内科医生也出现症状,肺部CT显示有一小块阴影,呈现磨玻璃状。当天新华医院院方召集各科室负责人开会。科室主任传达院方指示,不得把相关情况泄露给外界,尤其不能告诉媒体。医护人员感染的事实开始被封锁。

1月8号「李文亮」也被感染。1月10号,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发现了一位护士被感染,急诊科艾芬回忆,“我们后来分析,她可能是口罩没有戴好”。而在1月11号武汉市卫健委发布第四份公告,仍表示未发现医务人员感染。紧接着所谓的专家解读也为之背书“截止目前所有密切接触者包括医务人员都未发现相关病例”。掩盖医护人员感染事实可见一斑!直到在1月20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高福、李兰娟、袁国勇、曾光召开新闻发布会,其间钟南山证实了有人传人的传染以及有医务人员的感染,但这一消息并未立刻公开。直到晚间在央视新闻新闻1+1上,钟南山正式宣告确定新型冠状病毒可以人传人,且已有医务人员感染。1月29日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论文《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国武汉的初期传播动力学》,论文根据截至2020年1月23日上报的425例确诊病例(包括15名医务人员)分析,得出结论:12月底时已有明确人传人特征。文中表示1月1日至11日武汉已有医务人员感染。通讯作者是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与湖北省疾控中心主任杨波,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是共同作者。这也是官方掩盖医护人员事实的有力证据。2月18日刘智明医生去世,20号彭银华医生去世,21号肖俊医生去世,23号夏思思医生去世、黄文军医生去世,3月3号梅仲明去世。这些医生的牺牲就是对中共掩盖医护人员没有传染的有力控诉!3月6号,国新办举行的疫情防控救治进展情况新闻发布会上,国务院副秘书长丁向阳表示,迄今湖北省超过3000名医护人员感染新冠肺炎,其中40%在医院感染,60%在社区感染,均为湖北省医护人员,均为非传染科医生。驰援湖北省的4万多名医护人员,到目前没有感染报告。中共官方最后也掩盖不住医护人员感染的事实,直接承认了!

  • 疫情真的可防可控吗

2020年1月5日,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戴着口罩到江汉区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视察,随同的人还有武汉市委书记、区委书记和武汉市卫健委的官员。蒋超良表示疫情“可防可控”,“要做好医务人员防控,不要出现医务人员感染”。1月10号,卫健委专家王广发也称整体疫情“可防可控”。1月15日,湖北省卫健委要求同济医院、省人民医院、协和医院,分别接管金银潭医院的南七楼、南六楼、南五楼。并将之全部改造成重症ICU病房,同时市级医院抽调人手前来支援,有如临大敌之感。这种举动真的意味着官方所宣扬的“可防可控”是事实嘛?真的是可防可控的话?为什么1月20号武汉市第五医院消化内科吕小红主任建议给原计划补课的高三学生放假?

1月22号,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建议不要到武汉,武汉市民不要出武汉。当日深夜,浙江省卫健委主任张平致电李兰娟称,近期有大量的人从武汉返回浙江,不仅引起了第二代感染,还引发了聚集性疫情,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回来,会造成更大的疫情扩散。李兰娟再次紧急向国家建议武汉必须严格地“封城”。事态已经十分严重,快到了封城防控的地步,专家王广发22号还在微博表示 “疫情真的可防可控”,还在表演,还在自我“打脸”!1月23日,武汉封城。24号,封城数量达到10个。当日,国务院召开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联防联控工作机制会议,要求全力遏制疫情蔓延。25号,李兰娟在采访中表示,武汉实施进出人员管控是因为疫情已到刻不容缓的程度,只有严格控制传染源,才能不让传染病发生大流行。疫情已到刻不容缓的程度,之前武汉官方以及一些专家所说的可防可控实质就是在欺骗公众。2月17号,北京42年来首次推迟召开“两会”,可见疫情到了何等严重的程度!

  • 封嘴不让发声:抓医生+封号删帖+抓其他传播者

2019年12月16号,一位41岁来自武汉江夏区的陈姓男性患者于12月27日转院至武汉市中心医院(南京路院区)就诊,于当日下午进行支气管肺泡灌洗液取样,医院将此样本送往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有限公司检测病原,30号反馈检测结果是“SARS”冠状病毒,引起武汉医生们的注意。

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在武汉医学院2004级班级微信群中,发布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检测报告的截图,提醒群内医护及家人注意防范,并被大量转发。同时在“协和红会神内”“肿瘤中心”等微信群内的刘文、谢琳卡医生亦有传播相关消息。金银潭医院科室主任徐冰(化名)及时将此信息告知有关领导,但没得到有效反馈。艾芬称,当时大学同学私下问她关于冠状病毒的消息,她就把检测报告发了过去,并特别用红圈对“SARS冠状病毒”进行了标注。武汉一线医生李云华、刘力等已看到关于类SARS病毒消息。

结果在12月31日,李文亮被再三叫去医院监察科,“写了一份不实消息外传的反思与自我批评”,并“说要院内处分”。紧接着,2020年1月1日武汉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武汉”声称依法查处8名武汉市民造谣者。其中包括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武汉协和医院肿瘤科谢琳卡医生、神经内科刘文医生等,事后网友称他们是武汉肺炎的“吹哨人”。 1月2日「艾芬」被通知去医院监察科谈话。谈话过程中领导批评她“作为专业人士没有原则,造谣生事,你们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导致了社会恐慌,影响了武汉市发展、稳定的局面。”

医院要求医务人员之间不许公开谈及病情,不得通过文字、图片等可能留存证据的方式谈论病情,病情只能在交接班必要的时候口头提及。对于前来就诊的患者,医生们也只能讳莫如深。与此同时,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神经内科医生刘文因传播冠状病毒感染肺炎肺炎信息而被警方问询,并签署笔录。2日央视报道8名散布武汉肺炎谣言者被依法查处消息。3日,李文亮医生接到派出所电话,要求签署一份关于互联网不实言论的《训诫书》。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医生谢琳卡因传播不明肺炎信息而接到警方的询问电话。1月29号14时,平安武汉发再次发布关于8人造谣的情况通报。但是曾光开始在当日改口,转而支持8位吹哨人,他表示:疫情初期8名武汉市民是可敬的,他们是忧国忧民,有一定见解的。作为公共卫生专家,希望同他们对话,希望从他们身上学点东西。

2月7号,武汉市人民政府开始吃李文亮医生的“人血馒头”,发布公告对李文亮去世深表哀悼,万分惋惜,对其坚守一线抗击疫情表示敬意,对其家人表示诚挚慰问。3月5号,国家卫健委等三部门表彰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集体和个人,追授李文亮、刘智明等34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个人”。

武汉官方开始封锁病毒信息。12月30号,武汉卫健委下发《关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紧急通知》和《市卫生健康委关于报送不明原因肺炎救治情况的紧急通知》两份文件,要求各医疗机构及时跟踪救治情况,未经授权任何单位、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救治信息。同时要求各单位在今日下午4点前清查统计近一周接诊过具有不明原因肺炎的病人。

据孙平(化名)口述,院里开始组织培训,通知上写的是“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后来一线医护就简称它为“病毒肺”。所有科室都要求参加,培训材料严格保密,通知上写了拍照外传造成严重后果的要追责。2020年1月1号一位承接武汉不明肺炎检测的基因测序公司人士透露,他接到湖北省卫健委一位官员的警告,武汉如有新冠肺炎的病例样本送检,不能再检;已有的病例样本必须销毁,不能对外透露样本信息,不能对外发布相关论文和相关数据。1月3号武汉市中心医院甲状腺乳腺外科主任江学庆参与医院组织中层的会议,会议记录为:“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没有人传人的证据,十条纪律规定,保密纪律,不准到处乱讲乱谈……”。1月6号,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即湖北省新华医院)的一位呼吸内科医生感染后,院方封锁消息,不得把相关情况泄露给外界,尤其不能告诉媒体。

1月12日之后,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P3实验室重新申请活病毒的培养等相关的研究不知道因为何种原因就无法得到批准,只能做一些临床检测。甚而被上海市卫健委下令关闭整改,该中心人员至少提交了四次申请要求重新开放实验室,至今仍未得到任何回应。

从1月21号开始,河北邢某伟、新疆6位网民、江苏地区网民因发布疫情信息被拘留。22号《三联生活周刊》发布武汉新型肺炎:为何直到今天才引起更大注意?指责武汉掩盖疫情,这是是1月20日武汉疫情广为外界知晓后,最早一批从武汉现场发出的报道。22号山东、浙江等地出现警察拘留武汉疫情”造谣“人士事件。26号浙江、广西、浙江、河南、湖南、山西、广西、江苏等地出现网民因传播疫情信息被拘留。27号河北、湖北、四川、陕西、广西、河南、辽宁、山东、江苏等地区有网民因发布疫情信息被拘留。

1月31号,22时,人民日报微博发布,上海药物所、武汉病毒所联合发现:双黄连可抑制新型冠状病毒,此研究牵头人为蒋华良院士。当晚引发全民抢购“双黄连”风波。人民自己造谣,在2月1号进行辟谣,但是不准其他公民“造谣”。2月2号,山东省有网民因上传疫情信息被拘留。2月3号,中宣部叫停多家媒体的报道,防止疫情真相被揭露。4号公安部再部署疫情防控和维稳工作,政治安全是首位,直言不讳在疫情期间进行舆情维稳(封嘴禁止传播)。5号,国家网信办指导有关地方网信办,依法查处违法违规网站平台及账号。对“网易财经”“新浪微天下”“谷雨实验室”“史上最贱喵”等网络账号违规自采、传播不实信息等问题,及时进行处置。三联生活周刊微博被禁言一周,信息转移旗下中读发布。6号豆瓣关闭日记功能,微博“肺炎求助超话”大量帖子被清理。豆瓣和微博“肺炎求助超话”是很多普通人求助收治的重要渠道,为了掩盖真实数据,中共官方不顾公民的生命权。

2月7号,武汉市人民政府对李文亮去世深表哀悼,中共官方在吃人血馒头的同时,还在继续封嘴抓人,云南5名医务人员偷拍散布疫情防控信息被拘留或罚款,湖南、陕西、黑龙江等地有网民因发布疫情信息被拘留。2月10号,广西省南宁市纪委监委决定给予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办公室主任蓝智撤销党内职务、政务撤职处分。因为其擅自将不实的疫情防控信息,以微信方式发至其家族群和老乡群,导致该信息迅速在网络媒体上传播和扩散,造成严重不良社会影响。

2月19号,陕西汉中3名公职人员因散布谣言和不当言论被处分。20号,中共中央政法委发通知,加强舆情管控,推出更多有温度有泪点暖新闻,以引导舆论。26号,央视辞职的公民记者李泽华26日在武汉探访P4时遭国安抓捕。3月10号,关于早期疫情知情人艾芬的文章人物|发哨子的人发布,随后被删除。网友开始接力转载行动,以不同的形式刷屏转发传播此文。这是一次对中共官方舆论管控不满的自发行动。3月26号,武汉开放民众领取亲友骨灰,排队人龙照片引起网友一片哀悼,当局大举删文。4月13号艾芬医生失联两周 无国界记者组织呼吁。当日,中共官方下令严加控制病毒溯源论文的发表。

  • 物资不足掩盖

除夕夜,武汉多家医院物资紧张纷纷宣布医疗物资告急。社交媒体上出现大量前线医护人员的求助信息,称“物资不足”。但是1月23号湖北省长王晓东在封城首日接受央视采访称“尽管市场出现波动,但武汉储备和市场供应是充足的”。武汉肺炎防控指挥部通告(第2号),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我们有习近平总书记的亲切关怀,有省委省政府的周密安排,有全国人民的关心支持,目前,武汉市大宗商品、食品、医疗防护用品等储备充分、供应顺畅,请广大市民不用恐慌。

实际上,1月26号武汉中心医院已经“断粮”。平常食堂2000人,每天两顿饭。非常时期,医护和病人都吃住在医院里,一天三顿做6000人的饭,一时供给不足。当天不少医护人员靠吃零食坚持,有的科室“断粮”了一天、有的断了三天。26号,湖北省卫健委举行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第五场),省长王晓东说不清口罩产量(名场面)。28号,南方周末报道,全国湖北以外地区,已有74家医疗团体发出求援呼喊,其中甚至包括不少知名医院。29号,湖北省召开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疫工作例行新闻发布会(第八场),湖北省省长王晓东自己“打脸”,开始改口,表示医疗物资保障很紧缺,不仅武汉及周边城市存在短缺,全省其他地方普遍严重不足,并向医护人员鞠躬。31号,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发布以黄色垃圾袋做防护服手工制口罩辟谣声明(已删除)。这是由于网传红十字会要求辟谣,否则不给协和医院发放物资的缘故。

  • 造谣美国

1月31号,特朗普宣布新型冠状病毒为国家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美国从美东时间2月2日起,禁止在过去14天内去过中国大陆的外国公民入境。当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针对美国将对中国的旅行警告提高至最高级别,指责美国很不厚道。

2月9号,美国驻华大使馆微博:美国国务院协助运送医疗物资近17.8公吨。这些物资包括口罩、防护衣、纱布、呼吸器等重要物品。中共不顾美国帮助的事实,接下来反倒污蔑攻击美国。3月4号,新华网转载,《世界应该感谢中国》一文,文中提及“荒唐的是,美国现在要确诊一名新冠肺炎病例,还需要美国疾控中心最终审核”。间接指责美国防控不力。3月5号,中国外交部驳美主持人要中国就疫情道歉言论:荒谬可笑,毫无根据。

3月12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twitter发文指控美国军人带病毒进入武汉,并称“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该推文已被删除。赵立坚后改口称病毒源头为科学问题,需要听取科学和专业意见。赵立坚作为外交部官员,这一行动是带有政府性质的对美国的造谣。

3月13、17日中共军事门户西陆网,发表《十大疑点证明,美军利用军运会带病毒到武汉》、《看了武汉军运会上美军的表现,令人毛骨悚然》两文,指责新冠病毒起源于美国,中国疫情爆发是美国军人带来的。3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布推特称美国将对航空工业等其他受“中国病毒(Chinese Virus)”影响的行业给予强有力的支持。我们将会变得更强大!其直接称呼冠状病毒叫“Chinese Virus”,引发外网震动,目前已经迅速登上了推特全球热搜。而3月17号美国总统川普被记者问时称,“称它为中国病毒是因为起源是中国,而且中国试图说这是美国士兵造成的。”可见中共在病毒来源上给美国“泼脏水”,是川普这样称呼的原因,中国外交部称特朗普所谓”中国病毒”是对中国搞污名化。

3月20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记者表示,中国、俄罗斯和伊朗等正在散布虚假信息,诋毁美国为防控疫情所做工作。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24号对蓬佩奥言论回应称,中方再次敦促美方,立即停止对疫情政治化、停止对中国污名化,停止诋毁他国。3月23日,武汉律师以“美军把病毒带到了武汉”及“美国隐瞒疫情”传言为由起诉美国,之后被“主管部门”约谈。当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发“英文推”追问美国零号病人。不断给美国泼脏水。因中共暗指,意大利、美国去年底就爆发武汉肺炎,还频频以WHO的说法自夸“为全世界赢得宝贵时间”,指责美国造谣污蔑,借此混淆国际视听。

美驻华使馆就新冠爆发事件连发三个推文问责中国政府/共产党。前两篇转推国务院发言人奥塔格斯的推文表示,世界确实必须详查中国隐匿疫情的事件先后顺序;接着在第二则痛批,中国官员在2月阻止WHO将新型冠状病毒报告称为“危险病原体”,现在才改口说有“高致病性”是一派胡言。美使馆第三篇推文引述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20日的发言表示,美国早前就曾提议,要派出美国顶尖专家前往中国,协助世界卫生组织,却被中国回绝,“这就是中国共产党所做的事,使得全世界和全世界人民处于危险之中”。

3月27日,中共军事门户西陆网继续发表文章《军运会运动员,美国生化实验室 3条线索暴露》,指责病毒来源于美国生化实验室。4月14日,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官员两年访问武汉p4实验室后多次向国务院传递示警武汉实验室有大量安全隐患,该研究所蝙蝠研究恐致流行病。美官员同时建议美国为武汉实验室提供安全协助。暗指武汉P4实验室为病毒来源。4月14日,美科学家反驳中国传言的新冠病毒起源于美国一说。

  • 无症状病例统计的掩盖

2020年2月14日,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表示,按照疫情发布的相关规定,仅对外公布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无症状感染者不属于病例,不需对外公布。这是官方明确对无症状感染者统计的主观忽视,既然是主观忽视,那就无法对无症状感染者进行确诊、收治。官方的刻意忽视是接下来无症状感染者的激增/难以控制的主要原因。3月13日,湖南岳阳和浙江杭州发现无症状感染者病例。钟南山在29日提到,根据他的推断中国还没有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言外之意无症状感染者并不需要重视起来。但在第二天也即30日,浙江省政府的发布会就开始了对钟南山的第一次“打脸”行动,浙江声称新冠肺炎无症状感染者是当前疫情防控的突出隐患,浙江对所有无症状感染者严格按照确诊病例的管控要求执行。

国务院总理、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李克强对钟南山进行第二次“打脸”:发现无症状感染者要立即隔离并公开发布信息。李兰娟完成第三次“打脸”行动:无症状感染者是一个我们要非常重视的问题,因为无症状感染者他本身有传染性发现了要及时隔离和治疗,不至于再造成其他人的传播。31号,国家卫健委疾控局局长常继乐提到,对无症状感染者案例,要求24小时内完成个案调查和密切接触者登记通过系统上报,严格隔离管理,并要求在4月1日起,每日疫情公报将公布无症状感染者情况。如果在2月份官方不刻意忽视,积极作为,哪会有现在这样的局面?

钟南山在3月29号表示国内“无症状感染者”没有具体数字。但第2、3天国家卫健委就披露了无症状感染者的相关数据(截至3月30日24时,我国接受医学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1541例;4月1日披露全国31个省加新疆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30例,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1367例)。钟南山为掩盖疫情数据的公开撒谎可见一斑。中国科学院院士、新冠肺炎科研攻关专家王福生表示,不用太过忧虑无症状感染者,因为其所占比较小,毒力也较弱,不会导致疫情二次暴发。国家卫健委在4月6号也发布信息,宣称4月5日,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新增无症状感染者78例,尚在医学观察无症状感染者1047例。

武汉大学杨炯教授对王福生的意见和国家卫健委的数据表示怀疑,他认为从近三天普查数据来看,武汉无症状感染者占0.15%-0.3%左右,也即数量在一两万。这意味着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数据值得存疑,且无症状感染者带来的失控的风险并不小。直到4月8日,终于国务院出台“无症状感染者管理规范” 。从2月中旬到4月初,历时近两个月,中共官方对待无症状感染经历了刻意忽视、欺瞒公众到最后不得不重视的过程,期间种种“打脸”行为极为可笑。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α-Vega

1月 0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