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票专栏] 十权一统 统于一党(16)看中共的极权统治——社团篇

作者:三票先生

概要:中共有隶属于自身的工会、妇联、共青团等伪社团组织。中共严格管控民间自发的社团组织,对各类维权人士竭力打压,不允许他们组成维权组织。严格禁止非官方的慈善和捐赠活动防止其他机构与中共争取人心。管控最严的是境外NGO在中国设立的分支机构以防“颜色革命”。

中共起家的三大法宝“武装斗争、群众路线、党的建设”中的群众路线,就是中共在同国民党争天下的过程中,拉拢各社团推翻国民党政权。中共深知社团的重要性,也时刻担心其他力量拉拢各社团推翻中共政权或者削弱中共的控制力。中共靠暴力和阴谋推翻合法的民选中华民国而窃国篡政,深知有勇气的人、有知识的人和有钱人结合在一起会对其政权产生巨大威胁,所以中共对社团组织特别敏感和警觉,制定了严格的社团登记管理办法,由中共的民政部管理社团。

中共有直接隶属于中共的名义上的伪社团组织,主要有四类。第一类是中共下属的工会、妇联、共青团和学生会组织,这类组织直接受中共控制。中共是靠组织工人运动和学生运动起家的,著名的有1923年的郑州二七大罢工和1935年的一二九学生运动,中共深知工人运动和学生运动对政权的破坏性,不允许有独立的工会和学生会组织,各级工会、妇联和共青团都是党直接管理的机构,实际上就是党的工人部、妇女部和青年部,有行政级别、人员编制和经费预算。中共会安排一名政治局委员担任全国总工会主席,一位女性副委员长担任全国妇联主席。实际上工会和妇联成了中共高官退休和安排家属的地方,妇联官员中大部分都是高级官员的太太,妇联成了太太干政的场所,笔者就有一个女同学在妇联工作时把某高官家属侍候得非常舒服,没几年就被提升为区长。共青团是中共培养青年官员和后备军的机构,中共领导人中胡锦涛、李克强、李源潮等都是通过在共青团工作而上位的,中共称其为“团派”,胡锦涛时代团派飞黄腾达,胡曾一度准备安排团派接班,习近平上台后团派遭到全面打压。八十年代时中共大学的学生会还存在竞选,8964事件后,中共极大加强了对大学的控制,大学的学生会直接由大学的党委下属的团委控制,学生会成了监控学生的工具,学生会的学生领袖也会成为党的后备官员加以培养。

第二类是八个民主党派和工商联,是中共的政治花瓶。中共在国共内战期间为争取这些党派的支持对抗国民党,以欺骗和谎言给这些党派很多许诺和期待,让这些党派误以为中共会与他们平等共治天下。中共窃取政权后,不仅没有和他们分享政权,经过反右和文革,民主党派除了个别有影响的人物,基本被打倒。改革开放后这些民主党派恢复组织活动,但是中共要求他们支持中共的领导并在其章程中予以明确。他们归中共的统战部领导,他们的领导人选都是由中共的统战部决定的,他们没有党产,所有经费均由中共提供,只得仰仗中共的鼻息而存在。中共对他们也就是花钱养个花瓶予以点缀民主。笔者10多年前曾经听到某民主党的中央主席的秘书说过这么件事,该主席曾经向时任政协主席贾庆林申请一笔经费多次未果,最后以“如果没有这笔经费我们这个党就没法选举代表出差来北京出席政协会议”相威胁,这才讨要到这笔经费。在中共眼里他们就是乞讨者。

第三类是各宗教组织,前面几篇我们分析过中共对宗教的严格控制。

第四类是中共官办的各类行业协会、基金会、研究会、红十字会和慈善总会等组织,这些实际上是中共安排退休官员、官员家属的地方。

中共民间自发的社团组织基本都配合中共的管理,比如各地成立的校友会,每年都需要去民政部门年审,有些地区还规定校友会中要成立临时党组织,以保证校友会的活动符合党的要求。

中共对社团组织管控和提防严密的领域有:

1、民间维权人士。各地的下岗职工、失地农民、遭受非法拆迁的住户、退伍老兵、冤假错案受害者、金融诈骗受害者、各类政府渎职事件的受害者,等等。中共唯恐这类受害者组成各类组织集体维权,不允许律师受理该类案件,对这类人士采取控制为首者、其余分别围堵各个击破的策略,各类通讯工具社交媒体和自媒体严密监控,一旦有可能形成组织或群体性事件就动用公安和武警进行抓捕。前几年发生的老兵上访事件就是这么处理的。

2、民间地下宗教组织。中国有很多地下天主教会,信徒甚众。中共就对其组织者进行抓捕,拆毁其教堂或其他活动场地,甚至焚烧十字架。中共不允许除共产主义信仰之外的其他信仰存在。对法轮功组织,中共专门成立超越法律的610办公室,动用全部国家机器进行长达20年的非人迫害。

3、民间捐赠和慈善。中共禁止民间有组织的捐赠和慈善活动,所有的捐赠和慈善必须通过中共官方的红十字会和慈善总会进行,这一方面是禁止任何机构与中共争取人心,另一方面也是给红十字会和慈善总会提供贪腐的机会。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中共慈善机构通常不接受实物捐赠而只接受现金捐赠的奇怪现象。中共慈善机构和红十字会的账务从不公开,有人估计最终用于慈善和捐赠事务的金额只有30%左右。笔者的朋友曾经想在云南贫困山区直接向当地学校捐赠一批电脑和文具用品,校长表示只有通过县政府才可接受捐赠。这次武汉疫情,国内外有诸多机构通过红十字会向武汉捐赠口罩等医疗物资,但很多地方发现这些捐赠的口罩流向了市场。轰动网络的郭美美事件也表明红十字会贪腐严重。

4、中共管控最严的是境外NGO组织在中国设立机构。2017年1月1日生效的境外NGO管理办法规定,境外NGO在中国设立分支机构全部由设在北京的公安部直接管理,公安部对境外NGO的资金来源和背景设置了繁琐复杂的审查程序,审批期限长,每年需要提供详细的财务报表。境外NGO多涉及教育、环保、妇女儿童权益和慈善等方面。实际上中共因为害怕引发颜色革命害怕境外NGO将西方民主自由的价值观引入中国,从骨子里对境外NGO持怀疑和不欢迎态度。管理办法生效后,西方NGO在中国的分支机构大幅度减少。

中共还将对社团的管控延伸到海外。在海外的华人社团组织,比如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在海外几乎每个大学都有分会,西方各主要城市都设立中国各地的同乡会,各行业还成立华人行业协会,等等。这些海外华人社团组织基本接受当地的中国大使馆或领事馆领导,其主要负责人也须大使馆或领事馆同意或认可,大使馆还向这些社团提供经费。这样,这些社团实际上成了国内社团的延伸。中共通过这些社团向海外华人传递爱党爱国的党思想,执行使馆的一定任务。比如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就曾经发生领事馆通过华人学生会动员中国留学生抗议学校邀请达赖喇嘛来学校演讲。有些大学还在华人学生学者中成立中共党支部,后来因为涉嫌违反美国有关规定而撤销。相当部分华人社团被中共利用成了中共获取美国科技情报的工具。纽约的福建同乡会甚至接受使馆指令对郭文贵先生进行人身威胁,成了中共的黑社会帮凶。

西方社会普遍是小政府大社会,很多工作比如灾难救援、慈善、社区管理等是由民间团体组织实施的,这样公民普遍可以参与自组织活动,民间自我管理能力强。但中共将几乎所有事项全部由党管控起来,害怕民间自我组织的发展危及自身的统治。在中国将来民主化之后,公民社会的发展,公民自我管理能力的培养和提高,将是一项任重而道远的艰巨任务。

阅读本人文章请搜索“三票先生”

本人更多文章导读:

【三票专栏】十权一统 统于一党(15)看中共的极权统治——监察篇 – GNEWS

人类呼唤美国英雄 – GNEWS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1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