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原则与底线永恒

作者:dX

我们总在试图追求某种恒定或永恒。这是人类这种生命几乎就等于欲求、智性并具有灵魂追问的半动物半神的存在,追寻无极限的本性使然。

加之我们这华族文化嘛,几千年农耕文明所习成的根深蒂固的求安求稳民族心理,和自西周以来全面家天下的权力意识与控制欲望,以及相应的造字成文反复书写、观念灌输与潜移默化,于是,我们把这种意识自觉不自觉也带入社会生活中。比如人际关系,尤其恋人夫妻,我们动辄“今生今世”“天长地久”,我们很容易为“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感动得一塌糊涂(我也喜欢这样的情感和情意)。也于是我们喜欢“万岁”的赞/咒语,发出“富不过三代”之类的哀叹。。。

当然,在爆料革命中,我们也容易陷入这种企求“恒定”的魔咒。于是,我们自陷,或被“蛇”或“燕子”下了蛊毒,不知不觉受了蛊惑,或二者兼而有之,我们想要居位据位,居功据功,居誉据誉,陷入非我莫属、卧榻之侧岂容他她人安睡,或至少退而不休的“元老”心态。

其实,我不知道宇宙本身是否永恒,也不想用佛家“成住坏空”这样大的话来说事,我只是想下而器之地说,这个社会人生中,鉴于人性本身的不完美,鉴于我们贪嗔痴慢疑的凡胎根器,这里没有基于我执的恒定或永恒。我们也抱持不住基于我执的任何东西。

生老病死,情势变换。泥石板结的地球,流走如过隙的一茬茬生命。进而夸张说,铁打的职与位,流水的人与事。我们来过,爱过恨过,快乐过悲伤过,战斗过奋斗过,付出过也收获过,这就足够。不必太在意付出与收获酬劳物质上是否一定成正比,更不必也不应想要(当然也不可能)牢牢抓住不撒手。

永远做一个平常人,因为我们本来就平常,既具备人性的各种优点,也人性的弱点一样不少,尤其我们骨子里还积淀着那些多不那么“文明”的几千年华族文化的东西(如上所言,亦如GNEWS《未来联邦新中国传统文化教育的问题》一文里的总结)——无论我们置身何时何地,身居何职何位,不委屈自己做人的本分,不愧对自己做事的本职,不轻慢自己作为一个公民应有的权利和责任。真善做人,勤勉做事,素心居位,能上能下,轻松上下位。回归物事本质,明白无论宏大如一国总统接地气如街道清洁工,任何职位都不过做事的载体而已,你永远是那个“人”。抱定一颗平常心。我们就真快乐了,真坦荡而洒脱了,自我欣赏自我尊重并真获人欣赏尊重了。这样我们反而不会因为越想抓住越可能失去了。

同时明白,鉴于人性如此,加之诸多文化根由,在我们以及任何人与人关系上,没有所谓永恒——没有永恒的朋友,没有永恒的夫妻,甚至没有人际关系学意义上永恒的兄弟姐妹、父母子女,当然也没有永恒的共同利益——唯原则和底线永恒。

越过一定原则和底线,朋友可能分道扬镳,夫妻可能反目,兄弟姐妹可以成陌路,父母子女也可以不相往来,共同的利益可以是毒药。如凤凰农场和VOG事件后,文贵先生某日直播中警告:不要越过底线!

——最后,我想说,我写出这样文字,对于如上种种,并不是说我就能轻易超越,就能驾轻自我把持。我不过是站在距离舞台很远的一角,置身事外,勉强看到了某些点面,因此顶多算是共勉吧。

这也大概就是“先烈”的本质含义:热战火拼时代,先烈就是冲锋陷阵在前,倒在敌人炮火刺刀之下,为后来者铺垫道路的人;爆料言说革命时代,先烈一语含义可以放得更宽,一仍是指牺牲于共产党邪恶力量之手的革命战友,二则可以指倒在新型革命时代,共产党“黄”、“金”、“誉”之下的一路冲锋在前、曾为爆料革命立下真实汗马功劳的战友。他她们有的人爆料革命“生命”从此结束,但他她们身上人性的优缺点,华族文化性的某些弱点,我们平常人等一样也不少。准确说,他她们为我们挡了“子弹”和“刺刀”,使我们可以衣衫整洁,眼无愧避、面无愧色地行走在大街上,游走于各种社交平台间。

因此,当我们一方面为他她们感到惋惜,不得不与他她们分道扬镳,甚至不得不采取法律行动的同时,也不妨多一份宽容。当明天再有战友倒在“黄金誉”下,就让我们默哀吧。如耶稣说,你们谁没有罪过,就朝他她扔石头吧。这也是文贵先生的“七个不允许”之第一“不允许”的真实意蕴。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