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共产党,你的名字出卖了你

作者:美国纽约七星会农场写作组|BLACK 5

编辑、美工:灭共小宇宙

共产主义踏入中国之日起,“共产党共产共(公)妻”的传言便如影随形,中国各阶层视其为洪水猛兽。中共便使尽浑身解数堵截该“谣言”:

一、中共文人宣称“共产共(公)妻”并非共产主义产物,清末革命党人便因“共产共(公)妻”为人所诟病;或一再强调中共未以官方形式推行“共产共(公)妻”。

二、毛泽东亲自上阵,在其《丢掉幻想,准备斗争》一文中直指国民党以“共产共(公)妻”污名中共。

三、中共红军专门翻印《俘虏工作须知》,专门指导如何驳斥“共产共(公)妻”传闻。

为了解真相,我们不仅要听其言,更应观其行。回溯中共百年历史,其所作所为是最好的证据,谣言与否,不辨自明。

曾有哲学家说过:“成功的造反就是革命,失败的革命就是造反。”中共在城市暴动中屡次受挫,便将力量向农村、山区集结,“农村包围城市”是封建制流寇造反的新型提法,“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中共开历史倒车的改朝换代之举。

井冈山上红旗漫卷无非是毛泽东率众聚啸山林,故而偷袭火并王佐也不足为奇。招兵买马依赖钱粮,“无产者”手擎大刀长矛,地主宅院走一遭,无需质押,不论信用,一张借据换来银元粮食。地主后人即便侥幸存活,其手中的借据也沦为千年不赖、万年不还的“永续债”。

中共的“抱负”远非于此,落草仅是权宜之计。如何将割据势力迅速做大做强?以往简单粗暴的“借贷”无法满足其扩张需求,物质基础和上层建筑双管齐下,经济上从农业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土地入手,瓜分田地,烧毁地契;制度上打破农村早已成熟的社会管理体系,以此保障中共生存发展的稳定性、长远性。

在此其间,充斥着挑动、引领、指导人民斗人民,借刀杀人,其心可诛。参与“土改”的人员及其后人可曾料到数十年的辛劳却是为他人做嫁衣裳?数代人为之疯狂的土地从地主手中最终转为“集体所有”,而“集体”为何物?说不清,道不明,神一般存在。

今日的土地承包人、失地农民与当年的佃户何其相似,他们身上不断重演着地主曾经的遭遇,全国土地强征、房屋强拆于各处涌现。

中共窃取国家政权后,其目标转移至城市工商业,政治运动屡次三番将资本家推为众矢之的;巧借“公私合营”之名对私有财产巧取豪夺。

早年加入同盟会,后拥护中共的一代船王卢作孚在中共“三反”、“五反”运动中遭受迫害,1952年2月于重庆吞服安眠药自杀。

1952年4月,冠生园创始人冼冠生先生不堪逼供,于冠生园楼上跳下,毙于上海南京路,冠生园旋即为中共当局接管。

积极响应“公私合营”,将三百年产业、秘方合盘上缴给中共的同仁堂掌门人乐松山在文革中亦未能幸免……

在中共如潮一般的政治运动中,惨遭谋财害命的民族资本家不计其数,以上诸位只是沧海一粟。

更为可悲和危险的是——如今“公私合营”卷土重来,中共谓之“混合所有制改革”。中共各级国资委、财政局制定计划、指标、任务,伺机寻找当地优质企业,目标基本为非上市公司,以便其非透明操作,无须承担公示义务。

目标企业实际控制人如有反对意见,中共当局便会采用一切手段使目标企业就范:边控、监视居住企业实际控制人;指使银行抽贷,不惜将企业逼至破产,哪怕殃及上下游企业,也无所顾忌。而其他原有股东的权利和转让价格议价空间,更丝毫不在中共眼中。先富起来的人不过是中共待宰的羔羊。

先富起来的人尚且如此,“弱势群体”的不幸更为沉痛。国有制改革一夜之间将资产财富纳入少数人口袋,而创造财富的广大国有企业员工被分流下岗,三瓜两枣买断工龄,无情推向社会边缘。医疗、教育、住房等一系列改革又是雪上加霜。

中共治下的工人阶级成了真正的无产者。 无论是有产者,还是无产者,其生杀予夺均为中共牢牢掌控,任由中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中国共产党,你的所作所为无愧你的名字。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七星会(为子孙爱七哥)

美国纽约七星会农场(原名:为子孙爱七哥农场),是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总部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 我们坚信(并以此为使命)郭先生所倡导的正道主义是人类的新信仰,而且会成为新人类的信仰,当地球不适合居住时,人类会把正道主义信仰带到新的星球,永远传承。 我们的目标是跟随郭先生建立以契约精神和正道主义信仰为核心的新中国联邦国家文化。 我们的口号是: 欢迎加入~ 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 感应七哥神奇的能量 1月 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