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揭露中共一直“甩锅”病毒来源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文𤦍(Manpui)

校对、上传 文怡

据国家脉搏(The National Pulse)12月30日报道,中共没收中共病毒来源研究样品,企图消灭所有追查根源证据。

去年12月或更早,中国突然爆发武汉肺炎,也就是今天所说的全球覆盖中共病毒瘟疫。 疫情后来很快从中国蔓延至全世界,造成了全球性大灾难。 迄今已经有约8251万人感染,近180万人死亡。 国际社会要求对中共病毒源头进行独立调查,并要向在疫情爆发初期刻意隐瞒疫情并造成拖延累计全世界的中共政府追究责任。

为了摆脱被全球追责、甚至被索赔的难堪局面,中共当局策划了一系列推脱责任的应对之策。

美联社报道;在中共国南部的山谷深处有一个矿井,该矿井曾经藏有蝙蝠,该类蝙蝠所带有的病毒是与中共病毒病毒最为接近。该地区具有浓厚的科学价值,因为它可能为中共病毒的起源提供了线索,然而,由于政治敏感性和保密性,对于科学家和新闻工作者来说,该地区已经成为信黑洞,没法进一步探究。

两名知情人士说,最近来访的蝙蝠研究小组设法采集了样本,但样本却被没收了。中共已命令中共病毒专家噤声。 美联社的一群记者也被便衣警察用多辆车拖走。他们于11月下旬封锁了通往该矿井所有通道。

自从第一例中共病毒感染患者以来,已过去一年多,美联社的一项调查显示,中共政府正在严格控制其起源的所有研究,积极鼓吹可能来自中共国以外的理论以压制真相。

美联社发现,中共政府正向研究该病毒起源于中国南部并与军队有联系的科学家发放数十万美元的赠款。 但据美联社获得的内部文件,它正在监视他们的发现,并要求任何数据或研究的发表必须由中共管理的新工作组批准,由习近平主席直接命令。 来自政府内部的罕见洩漏,数十页未发布的文件证实了许多人长期以来一直在怀疑的,但这些都被最高层强力限制住。结果没有公开。 当局严重限制了信息,并阻碍了与国际科学家的合作。

美联社的调查基于对中外科学家和官员的数十次採访,以及公告,洩露的电子邮件,内部数据以及中共内阁和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文件。 它揭示了在整个大流行中显而易见的政府保密和自上而下控制的模式。

如美联社先前记录的那样,这种掩盖延迟了关于大流行的警告,阻碍了与世界卫生组织的信息共享,并阻碍了早期检测。 熟悉中共公共卫生系统的科学家说,同样的做法也用在“敏感研究”方面。

一位经常与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合作的公共卫生专家说:“他们只选择可以信任的人、可以控制的人。”由于这些人担心受威胁而拒绝透露身份。

这场大流行已经削弱了中共政府在全球舞台上的声誉,中共领导人对可能暗示他们疏忽大意的任何言论发现都保持高度警惕。 正在管理有关中共病毒起源研究的中共科学技术部和国家卫生委员会没有回应请求置评。

中共外交部在传真中说:“中共病毒已在世界许多地方发现。” “科学家应该在全球范围内开展国际科学研究与合作。”

一些中共科学家说,仅仅是因为没发现任何有意义的东西而很少分享。  “我们一直在寻找,但一直没有找到。”中共著名病毒学家张永珍说。

中共领导人有效地将有关该病毒起源的研究政治化, 恶意中伤。“今年4月,川普总统搁置了一个由美国资助的项目,以识别中共和东南亚的危险动物疾病,有效地切断了中美科学家之间的联系,并使寻找病毒起源的工作复杂化。 ”

川普指责中共通过武汉P4实验室引发瘟疫。 这一理论被一些专家说不能排除,但目前尚无证据。

对中共病毒起源的研究对于预防未来的疫情至关重要。 尽管允许世界卫生组织的庞大的国际专家团在1月初前往武汉,但并没有去市场,也没去当地最大的传染病医院。,无法调查导致疫情的原因。

最后一些公共卫生专家警告说,中共拒绝给予国际科学家更多的访问权限,已经危及了全球合作,全球合作确定了近二十年前的SARS爆发源。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One Health Institute创始执行主任乔纳·马泽特(Jonna Mazet)表示,中美科学家之间缺乏合作令人“失望”,而美国科学家无法在中共开展工作是“毁灭性”  。

 “关于这种病毒的起源有很多猜测,”马泽特说。  “我们需要退后一步……让科学家在没有指责的情况下得到真正的答案。”

起初,研究似乎正在迅速发展。对中共病毒起源的暗中寻觅表明,中共政府是如何试图误导的。

首先搜寻始于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这是一个潮湿、低矮的建筑群,在这裡发现了第一批人类中共病毒病例。 科学家最初怀疑该病毒来自市场上出售的野生动物,例如与SARS传播有关的“果子狸”。

去年12月中旬,摊贩蒋大发开始注意到人们病了。 首先是60多岁的兼职工人,他帮助在摊位上清洁动物尸体。 不久,他与一位下棋的朋友也病了。 三分之一是40多岁的海鲜贩子,后来被感染并死亡。

患者开始向附近的医院求医打点滴,到12月下旬触发警报,使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感到震惊。 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负责人高福立即派出一个团队进行调查。

蒋大发说, 在1月1日一夜之间,市场突然被勒令关闭,禁止供应商取回他们的财产。 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研究人员从门把手,污水和市场地板上收集了585个环境样品,当局向该处喷洒了消毒剂。 以后,他们会把裡面的东西全部运出并焚化。

美联社获得的中共国内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数据显示,截至1月10日和11日,研究人员正在对武汉的数十个环境样品进行测序。 为世界卫生组织提供建议的加拿大微生物学家加里·科宾格(Gary Kobinger)给他的同事发送电子邮件,表达了他对该病毒起源于市场的担忧。

他在1月13日写道:“这种(病毒)非常接近非典,如果我们抛开事故……那麽,我将研究这些市场(卖出的野生)蝙蝠。”

到一月下旬,中共官方媒体宣布有33个环境样品测试呈阳性。 在给世卫组织的一份报告中,官员们说,有11个标本与新的中共病毒相似度超过99%。 他们还告诉联合国卫生机构,老鼠和老鼠在市场上很常见,而且大多数阳性样本都聚集在贩卖野生动植物的地区。

2月,随著病毒继续迅速蔓延,中共科学家发表了有关中共病毒的大量研究论文。 然后,两名中共科学家在一篇论文中提出了没有具体证据的证据,表明该病毒可能是从市场附近的武汉实验室洩漏的。 后来将其删除,但它增加了图像控制。

内部文件显示,由此很快开始要求在中共进行的所有中共病毒研究都必须得到政府高级官员的批准—评论家说,这项政策瘫痪了研究工作。

2月24日,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实验室发出的通知,根据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重要指示”,发布了新的审批程序,以供公佈。 其他通知要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员不得与外部机构或个人共享与中共病毒有关的任何数据,标本或其他信息。

官方媒体报导,习近平于3月2日强调对中共病毒研究的“协调”。第二天,国务院将所有中共病毒出版物集中在一个特别工作组下,并标记为“不公开”的通知,其范围比CDC早期的通知所涵盖的范围更广,适用于所有大学,公司以及医疗和研究机构。

该命令说,在习近平的指示下,必须像“象棋游戏”那样安排研究的交流和出版,而宣传和舆论团队则要“指导出版”。 它继续警告说,未经许可出版的人,“对社会造成严重不利影响,应追究责任。”

前中共疾控中心副主任说:“法规非常严格,没有任何意义。”他拒绝透露姓名,因为被告知不要对媒体讲话。  “我认为这是政治性的,因为海外可能会发现那裡所说的话可能与中共所说的相矛盾,虽然表面一切都受到了控制。”

接到秘密命令后,研究论文的浪潮逐渐减弱。 尽管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刘军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重返市场近20次,收集了大约2,000个样本,但他们所披露的内容并未予透露。

 5月25日,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接受凤凰卫视採访时终于打破了市场的沉默。 他说,与环境样品不同,市场上没有动物样品测试呈阳性。

这项宣布令科学家惊讶,他们甚至都不知道中共官员从动物身上采集了样本。 它还排除了市场作为病毒的可能来源的可能性,并且进一步的研究表明,许多最初的病例与病毒无关。

随著市场陷入僵局,科学家们又将更多的注意力转移到寻找可能来自蝙蝠的病毒上。蝙蝠与人们在洞穴中祈祷,狩猎者或采矿人会警告想接触蝙蝠的科学家。 中共病毒的遗传密码与蝙蝠中共病毒的密码极为相似,大多数科学家怀疑中共病毒直接从蝙蝠或通过中间动物跳入人类。

新加坡杜克国大医学院的王林发说,由于在中共和整个东南亚都发现了带有中共病毒的蝙蝠,因此,中共病毒的野生动物宿主可能在该地区的任何地方。他说:“在某处有一只蝙蝠,其携带病毒与中共病毒的相似性为99.9%。”

中共病毒的研究正在泰国等国家进行,中共病毒专家Supaporn Wacharapluesadee博士领导深入农村的科学家团队从蝙蝠中采集样品。 在8月的一次探险中,Supaporn告诉美联社,可以在“蝙蝠”的任何地方发现这种病毒。

中共科学家很快开始测试潜在的动物宿主。 记录显示,传染病专家夏雪山获得了140万元人民币(合21.4万美元)的赠款,用于在云南筛选动物的中共病毒。 官方媒体在2月份报道他的团队从蝙蝠、蛇、竹鼠和其他动物中收集了数百个样本,并对穿着防护服的这些科学家进行了拍摄。

然后政府施加了限制。 有关样本的数据仍未公开,尽管夏雪山今年已与他人合著了十几篇论文,但只有两篇是关于中共病毒的,而且都没有关注其起源。

中共当局曾经密切监视科学家曾经调查过的洞穴。 安全人员在云南省的三个地方跟踪了美联社新闻小组,并阻止了记者前往该洞穴,研究人员在2017年发现了负责SARS的蝙蝠种类。 在第二个位置的入口处,一个巨大的山洞到处都是游客拍照留念,当局关闭了此处。一名武装警察出现之前,一名公园管理人员说:“我们刚接到县里的电话。”

在该矿井中发现了中共病毒病毒的近亲(称为“ RaTG13”)。RaTG13是在2012年后发现的,当时有六名男子因神秘的肺炎而生病,三人死亡。 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和中共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都从这里研究了蝙蝠中共病毒。 尽管大多数科学家认为中共病毒病毒是自然界起源的,但有人说它或它的近亲本来可能会被运送到武汉并被错误洩漏。

武汉病毒研究所蝙蝠专家石正丽曾多次否认这一理论,但中共当局尚未允许外国科学家进行调查。

 一些国家支持的科学家表示,研究工作照常进行。 著名的病毒学家张先生获得了150万元人民币(合23万美元)的资助,用于寻找这种病毒的起源。 他说,合作的科学家正在向他发送样品,包括贵州的蝙蝠和河南的老鼠。

 “蝙蝠、老鼠,里面有新的中共病毒吗? 他们有这种特殊的中共病毒吗?” 张先生说,“我们从事这项工作已有十多年了。 好像我们今天才刚开始。”

他拒绝证实或评论有关他的实验室在当局提前发布该病毒的基因序列后暂时关闭的报导的评论或评论。 他说,他从未听说过对发表论文有任何特殊限制,并且他的论文要经过的唯一审查是所在机构进行的常规科学审查。

但是没有政府支持的科学家抱怨说,现在很难在中国南方获得对动物样本的批准,而且对于政府资助的研究小组的发现知之甚少。中共当局也推广了表明该病毒来自其他地方的理论。

记录显示,政府向中科院的毕玉海提供了150万元人民币(合23万美元)的资助,以开展中共病毒起源研究。 毕玉海与他人合著的一篇论文指出,6月份北京市场的一次暴发可能是由来自欧洲的被污染的冷冻鱼包装引起。

中共政府控制的媒体利用这一理论表明,武汉最初的爆发可能源于从国外进口的海鲜,这一观点被国际科学家拒绝。 世卫组织表示,人们不太可能通过包装食品感染中共病毒,并且故意暗示中共病毒并非在中共国开始。中共至今还没有提供足够的病毒样本用于确定。

中共官方媒体还广泛报导了来自欧洲的初步研究,这些研究表明去年在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废水样本中发现了中共病毒。 但是科学家在很大程度上驳斥了这些研究,研究人员自己也承认,他们没有找到足够的病毒片段来确定它是中共病毒。

在过去几周中,中共官方媒体从德国科学家那里进行了调查,认为这表明该流行病始于意大利。 生物安全研究所所长亚历山大·库库勒(Alexander Kekule)曾多次表示,他相信这种病毒首先在中共出现。

内部文件显示,中共政府还赞助了有关东南亚穿山甲作为中介动物宿主的研究。 在2月的三天内,中共科学家针对由广东海关关押的从东南亚贩运来的马来穿山甲,分别发表了与中共病毒相关的四篇论文。

但现在许多专家说这种理论是不可能的。新加坡杜克-国大医学院的王林发说,在穿山甲中寻找中共病毒似乎不是“科学推动的”。 他说,血液样本将是中共病毒在稀有哺乳动物中存在的最确凿的证据,到目前为止,尚未发现任何病毒的匹配。

世卫组织表示,正在研究500多种其他动物,包括猫、雪貂和仓鼠,以作为中共病毒的可能中介宿主。中共政府还通过对旧流感样本进行重新测试来限制和控制对零号病人的搜索。

自1月1日以来,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官员很久以前就检测了大约11,000份早期流感样品,而在意大利,研究人员最近发现了一个男孩,该男孩于2019年11月患病,后来被 检测出中共病毒呈阳性。

但是在中共国,科学家仅公布了两家武汉流感监测医院的回顾性测试数据,仅湖北省就有18家以上,全国500多家。 数据仅包括去年在中国收集的330,000个样本中的520个样本。

研究中的巨大差距不仅是由于缺乏测试,而且还因为缺乏透明度。内部数据显示,截至2月6日,湖北省疾控中心已经在黄冈对100多个样本进行了测试。 但结果尚未公开。

流出的少量信息表明,中共病毒2019年在武汉市以外的地方流行。 这一发现可能使中共官员对他们的早期疫情处理提出尴尬的问题。 中共研究人员发现,到1月2日,武汉数百公里外的一个孩子感染了这种病毒,这表明该病毒正在12月份广泛传播。 据一位对这项研究有直接了解的科学家说,但是早期的样品没有经过测试。

由于害怕暴露而拒绝透露姓名的一位科学家说:“有一个非常刻意的研究时间选择,因为过早地进行可能会太敏感了。”

世卫组织于7月撰写、于11月发表的报告称,中共当局在2019年12月发现了124例病例,其中包括武汉以外的5例病例。 世卫组织即将对中共进行访问的目的之一是回顾12月之前的医院记录。

世卫组织小组成员中共病毒专家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说,确定流行病的来源不应被用来定罪。他说:“我们都参与其中。” “直到我们意识到这一点,我们都将永远摆脱不了这个问题。”

中共病毒疫情随著中共当局的信息封锁和误导性宣传在武汉失控爆发,扩散全中国,祸害全世界。 观察家们注意到,自病毒疫情成为掩盖不住的公共话题以来直到今天,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共当局全力展开“甩锅”行动,试图甩脱实行独裁和新闻管制酿成疫情大爆发,以及后来仓促采取的不计人民死活的封城行动造成人道灾难的责任,并试图将自己塑造为全中共和全世界的恩人。

评:

中共谎言连篇,已记不清楚说了些什么。

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周一说:“在溯源问题上,中方本着开放、透明、负责任的态度,率先同世卫组织开展科学合作。世卫组织也向中方提供了全球新冠病毒溯源的 研究进展,有关合作正在稳步推进,双方保持著密切交流和沟通。”

外交部另外一个发言人赵立坚重申,中共虽然最早发生疫情,但并不一定是病毒源头。中共国认为,确定病毒源头“是一个负责的科学问题,“需要全世界科学家们的共同努力。

他们联合世贸组织演戏,一边又大量投入资金收买人作无谓的研究借他们的嘴散布谣言,然后继续在全球放毒、残害正义的科学家们。

针对外部,中共一研究机构又曝出新的研究成果,认为中共病毒源头在南亚次大陆,也就是印度和孟加拉国。 这是中共在病毒来源问题上先后甩锅给意大利、西班牙、美国和一些向中共出口冷冻肉类食品国家之后作出的最新一次甩锅的努力。 也没忘了继续在内部“甩锅”给包括猫、雪貂和仓鼠、老鼠、蝙蝠……

但是,正义人士没有被中共的谎言蒙蔽。

记得我们美丽勇敢的闫丽梦博士由1月开始联系路德社,冒着生命危险告知全球这个病毒真相,成为影响人类命运的重大事件。

美国川普总统直接发推证实中共病是来自武汉军方实验室,日本也提供了确凿的情报证实。

这篇报道,向美国民众还原了中共掩盖病毒真实来源的时间线,唤醒民意。相信中共接受审判的日子不远了。

 原文连接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