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141)沈南鹏是互联网真正的教父,代表中共党中央,扎克伯格见了他就跟狗一样

整理: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都是从700多篇郭文贵先生直播听写文字版、盖特精选而成,具有文献价值。由战友之家文迅等按时间、主题整理。感谢战友听写!

标题简述:
2020年8月9日,郭先生说:就是张首晟先生,干掉他的一个关键的人物就是沈南鹏。沈南鹏是导致他被干掉的最核心的原因。Sequoia几乎是垄断了半个中国的互联网巨头。这个沈南鹏他的背景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你把马云八辈子祖宗绑在一起,给沈南鹏舔腚都不配。
……
在你硅谷里面的老大,托马斯。硅谷的,包括Eric Schmidt、还什么扎克伯格见了沈南鹏Neil Shen的时候,那真的是说难听点的,就跟狗一样,轮得着他们说话嘛?Neil Shen晃着膀子,小个一进来,两句英文就,啊!啊!啊!,大家都闭嘴。他在桌子上一说话,你放心,桌子上没有人说话。包括香港那几个大佬,哎呀,我的妈啊。什么超人啊,Richard Li是吧,什么什么一见他全不Li啦,全都不说话啦。为什么?他是互联网的真正的教父。
……
Neil Shen出现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这代表中共中央。

2020年8月9日
小羊女士:因为硅谷呢,本身是白人左倾路线,白左、社会主义的摇篮。所有的思潮,像1960年代的hips文化的摇篮就是伯克利大学出来的。所以他们一向支持精英、科技精英,以标榜自己是社会主义信仰者为荣,为一种标签。所以全世界的黑暗势力巴不得利用他们这样的影响力来影响科技界,所以他们是深度渗透的、深度被蓝金黄的一群顶级的精英。说到这个话题呢,郭先生我跟您汇报一下,我接触的咱硅谷的战友啊,有70%-80%是因为张首晟教授意外去世这件事情被唤醒的。大家当时非常非常震惊,没有一个人能想到张首晟教授去世这件事情能有这么深的内幕,包括我在内。我当时是一个星期内没睡好觉,不是我害怕死亡这件事情。而是突然明白共产党这个邪恶组织能把这么顶级的科学家利用到这个程度,而且这么毫不留情的让他肉体消失。这个太恐怖了。而且正是因为我认识张首晟教授,所以我的那种刺激就特别特别大,对我的震动特别大。然后我们这边的所有战友啊,几乎90%以上都是因为这件事情,完全认识到共产党的邪恶跟他们已经有切身的利害关系,非同一般。都是听了你的爆料,你的爆料唤醒了所有的科技工作者。
郭先生:你想问啥?
小羊女士:如果您现在对着张教授的家人,您有什么话要说吗?
郭先生:谢谢你啊,小羊。我跟他呢见过几次面,如果他家人看到这个节目的话,我希望他家人听以下几个事情是真是假。就是张首晟先生,干掉他的一个关键的人物就是沈南鹏。沈南鹏是导致他被干掉的最核心的原因。Sequoia几乎是垄断了半个中国的互联网巨头。这个沈南鹏他的背景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你把马云八辈子祖宗绑在一起,给沈南鹏舔腚都不配。我第一次在公众面前谈沈南鹏,我第一次在这谈Sequoia,就是留给你们硅谷了算是。我没有说过吧?几年爆料啦。这个沈南鹏在中共的级别相当于什么?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小羊。不知道沈南鹏的,你看咱战友爆料天天有人说,见有人提过沈南鹏吗?为什么没有?
小羊女士:我知道啊。
郭先生:沈南鹏的政治力量、经济力量、技术力量,你把这几个人绑在一起也不行,他是真正的大佬。马化腾啊、什么彦言啊、熊晓鸽啊、阿里巴巴啊,这跟他不是一个级别。在中国一切都说政治经济、政治科技,政治商业、政治互联网。你告诉我马云什么政治?马云给人家当小三的、白手套,马化腾是比马云的政治地位要高,知道吗?那彦言、熊晓鸽就是个拉皮条的,啥狗屁都不是,知道吗?但是一半的政治家是马化腾,全政治家是沈南鹏,全超级政治家就叫马明哲。中国历史上近几十年牛叉的人,那真的是马明哲排第一,沈南鹏排第二。Neil Shen在曼哈顿的能力,现在就在我对面的房子,还有在美国的政治能力。我告诉你,都说是邓文迪介绍了伊万卡和库什纳认识,但是Neil Shen那在库什纳、伊万卡和川普总统这块的影响力,那不知道大多少去啦。那怎么弄啊?但是Neil Shen是拿中国护照的,不拿美国护照。他能拿一千次美国护照,他不拿。那个在你硅谷里面的老大,托马斯。硅谷的,包括Eric Schmidt、还什么扎克伯格见了沈南鹏Neil Shen的时候,那真的是说难听点的,就跟狗一样,轮得着他们说话嘛?Neil Shen晃着膀子,小个一进来,两句英文就,啊!啊!啊!大家都闭嘴。他在桌子上一说话,你放心,桌子上没有人说话。包括香港那几个大佬,哎呀,我的妈啊。什么超人啊,Richard Li是吧,什么什么一见他全不Li啦,全都不说话啦。为什么?他是互联网的真正的教父。
小羊女士:哈哈,Richard Li。
郭先生:Richard Li,简直是垃圾啊。谁不敢骂他,就Neil Shen骂他,指着骂。傻X,滚出去,滚!就这么骂的。啊,不要嘛!滚,滚,滚!就这什么小超人啊。所以说你看看,什么小超人哪?所以你看,马明哲只要出现的地方,那绝对是就等同于当时的总理、国家主席出现了。只要马明哲坐在这的时候,叫做Mark Ma一出现的时候,完了,不是Jack Ma,你放心都懂,这是老大,代表总书记再加一总理。Neil Shen出现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这代表中共中央。
小羊女士:太恐怖了。
郭先生:我们的首晟先生啊,一个非常棒的人,但是他真是一个科学家,他就不知道。首晟同志他是一个好人。他是因为上海帮,拉拉扯扯的跟Neil Shen,Neil Shen就把很多希望就放在他身上。说你知道整个Neil Shen就因为首晟他的这个人的价值,不知道给他带来多少钱。就中共中央所谓的量子电脑中心、量子电脑经济研发和量子电脑应用中心,成立了几大中心,全都是Neil Shen跟他一起干的。背后的核心价值就是,当时首晟到香港的时候还搞了这个两三次的投资——Road Show。我们的基金经理谈完以后说他,“他这个科学家就是傻子,他都不知道人家Neil Shen拿走多少钱了? ”他都不知道这人拿多少钱了。你知道首晟出事以后,谁是他的合伙人,你查过吗?红杉资本谁是他的最大合伙人吗?美国最有实力的家族,11个家族9个是他的合作者。现在就在白宫,我不能再说名字了吧,小羊。
小羊女士:我知道,我知道,我能猜出来。
郭先生:就今天最牛的,11个,现在都聚集到我旁边了,长岛。今天晚上川普总统在那里搞了一个募捐,都在。Jannerson、Jannerson家里面,到jannerson家里面,11个,9个都是。您想想沈南鹏,还有什么李磊啊、什么这些人哪,什么耶鲁派啊。你告诉我中国现在几个高科技什么大疆啊,你告诉我哪个不是人家沈南鹏开始的?马云在沈南鹏面前算个屁啊,你不都是借钱吗?孙正义说:“你让我尊重中国人?尊重谁?保证不包括Jack Ma,但是一定不能少了Neil Shen。”这是孙正义的原话,“说他是我一个学习的榜样”。这是一个不是黑道、白道,人家是正儿八经,人家就是道、人家就是道。我就是道,我可以跟你布道,我可以跟你创造一个道。这是为什么大半个中国江山,咱中国硅谷的孩子们、这些科学家们,就满脑子是电脑。什么是最可怕的,你知道吗?战友们,学学江湖。所有的兄弟姐妹们,你们学学硅谷的历史,美国有竞争、有斗争,这都没问题。但是在硅谷绝对不能存在这种完全没有红线的、没有底线的,就是完全是邪恶的暗杀和邪恶的谋杀。这叫什么呀?这个不是战争啦,这叫超限战。就我完全无痕迹的我让你死掉,无痕迹的把你技术拿走,无痕迹的叫你老婆孩子消失,无痕迹让你得病,无痕迹把你技术偷走。这是真正的力量,这叫黑暗的力量。小羊你没有想过,还有一个问题,你觉得过去硅谷就一个张首晟死不正常吗?你觉得过去硅谷从过去的三十年,有几个科学家突然死亡的?你给我数数。
小羊女士:因为我个人本来就认识张首晟教授,因为工作关系。而且在他去世之前两三个月还在一个会场、一个会议的场合见过他。当时他在台上演讲的时候充满生命活力、光彩照人,讲的最新的technology。就是谁会想到几十天之后他就会从地球上消失。这个事情对硅谷的所有工程师、科学家、创业家、投资家都是颠覆性的震撼。所以所有的人要找到真相,找到真相的结果是让大家所有的人都睡不着觉。所以您说的,已经意识到这个超限战了。
郭先生:我请问你小羊,你在他死之前亲自见过他,你觉得像忧郁症?你觉得像自杀吗?
小羊女士:就是不像啊,就是我看他在开会的场合,真的蛮有生命活力,滔滔不绝的在讲他最喜爱的那几个话题。
郭先生:你见他应该是他死之前大概在六周左右,最起码是在两周以前,一定是的。不会再两周以内,因为他真正得到这个噩耗的时候,是大概在他死前的八九天。他一下子就垮了,他就垮了,然后意思就是给你两个选择,一个就是你自己了结吧,你肯定完了,你不能给FBI给弄走。一个是我们给你找个出路。他就说,那我选择一个出路。他怕死,是吧?结果出路就是直接把他扔下去了,就这么简单。跟王健一样,是吧?直接给扔下去了,自杀。你想想,我跟你讲一个人。当年是2003年的时候,你查一查在硅谷,就在Central Road的旁边,那出租的apartment,特别特别好的apartment。有一个华人,当时是从山东过去的一个华人家人,当时他是一个姓曹的,他和他的夫人在那去。他事实上是在旧金山的,结果他到了硅谷去了,大概是要搞一个科技合作项目。当然他的背后就是共产党,山东公安的情报部门。就在他拿到这个东西以后,你去查查历史,在Central Road这个人就莫名其妙的跳楼。所谓一华人失足摔死,当时我记得硅谷还报导这件事。我见他老婆的时候,我在洛杉矶,我说你觉得他怎么会失足死了呢?他才30几岁不到40岁的人。她说他怎么会失足死?她说他当时拿着电话往外打的时候,他说有人要杀我,我就听得咕咚一声,嗷嗷的喊,他就没声音啦。我说这个有录音吗?她说没有录音。我说你报警了吗?她说报警了。警察告诉她说没有录音“你出去。”没什么证据,给我撵出来了。她说我在那里哭。警察说:“再哭也把你也关起来。”这真的是很夸张的事情。
你再查查华人,硅谷的战友你们都有电脑,都是高人,你们不要听我说,你们自己去查去。从硅谷那天开始起,有多少华人是非正常死亡的?还有华人在硅谷有了技术创新以后,回到国内后,多少人限制出境?你自己去查,不要听我的。共产党对美国人是偷和交易,对待中国人直接就抢,抢不来就杀。这不是我说的,你们自己去查去。所以说我们的首晟先生,他太天真了。Neil Shen是把他的所有,首晟每次讲完那些东西,他都不知道给他惹来杀身之祸。他给Neil Shen的东西,包括那些教授、专家交流得来的东西,他都不知道两边的枪都对着他。美国的情报部门。他这个东西给了中共交易,你想想这个最后,两边不知道谁啊?美国可能把他抓了,依法干掉。共产党是非法干掉。他不知道啊。导致他死亡就是Neil Shen把他弄的太重要了。然后他完全无底线的跟他们合作,而且马云在里面也想分一杯羹。华为就更不用提了,自从Neil Shen把华为介绍给他以后,华为就把张首晟推向了死亡的边缘,只是哪一天什么方式而已。
华为里面一个、其中一个被安全部派去的人也被抓了,就是跟他联系的人也已经被抓了,在山西给抓了,现在找不着了。这个哥们是跟我最关键的,今天我可以说一说了,小羊,爆料。因为他告诉我的料,是我知道的真正的。他说我可能要消失。我说为什么?他说:“张首晟被做掉以后,我是重要的联络人,我也可能被消失。”我说那你不行。他说怕什么,我已经早就准备好死了。他说反正我不会进里面待着去。他不把我做掉,我就把我自己做掉,我不会进去待着的。他说张首晟这件事情,就是华为和沈南鹏这帮孙子彻底把他给毁了。他说,用他没有任何保护机制,就是把你用尽拉倒。而且甚至希望他死,你把技术拿完以后。再就是技术上,小羊咱们在硅谷那都懂得,你今天把你的核心东西拿完以后,你再往下延申,你没多大的空间了,剩下到应用这个范围的时候,你已经没什么价值了。当知道美国调查他的时候,他知道调查你,那你就牵扯到我了,这些人直接就把你做掉了、灭口了。这就叫做共产党的超限战,超限还战,没有限制。而且最巧妙的办法,不可查不可寻,然后就把你做掉,战就是生死嘛,是不是?没有限制、没有红线,而且共产党对待自己的民族的人,那是没有任何考虑的。
所以说今天我第一次说出来,如果说硅谷的兄弟姐妹们你们还不清醒,你呆在美国你和任何老共。我不管你什么立场,你和老共的企业家和白手套,还有像中国的马明哲,马化腾,马云,百度李彦宏等等,还像熊晓鸽这样的人,你再合作。你等着,你要么就是张首晟,你要么就是2号张首晟,你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你完全可以不理爆料革命,不理无所谓,但我希望你为了你的家人,为了你自己的生命安全,你要做好两道防线。第一个,我绝不碰美国法律,美国人不让干的事我绝不干,这是起码的常识,这跟我爆料革命没关系。第二个,任何情况下不要和中国来的、在中国市场发展的科技公司,和所谓的民族爱国人士有任何的接触。因为那就等于开始了你的死亡,进入了超限战,只是什么时间、什么方式消灭你。这就是我的建议,谢谢小羊。
……
不是,我跟你讲艾瑞克•史密斯牛不牛?小羊?托马斯牛不牛?马斯克牛不牛?马斯克牛不牛吧?扎克伯格牛不牛?比你们牛吧?他想说真话他敢不敢?他敢不敢?我跟你讲艾瑞克•史密斯在伦敦跟我见面,他说了一句非常关键的话。他说在这世界上我敢惹ISIS,我不敢惹共产党。
小羊女士:对,因为他们没有下限。
郭先生:它叫超限,下限你还有限哪,超限了,没控制了。你知道张首晟最后跟其中一个联络人说过一句什么话嘛?他说如果你们要觉得,真的是这多天真啊,然后就说如果你们要觉得我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的话,他说我可以选择消失。但是你们给我安排一个安全的方式,苦苦哀求啊,然后说不管任何情况下不要惹我的家人,不要碰我的家人。我可以告诉你,张首晟的家人,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一定下一个对准你的家人。因为他的家人已经真正的选择了就是说闭嘴,绝不说话,是吧?这是所有中国人的选择。你的闭嘴就是给了共产党最好杀你的理由。就像肖建华这帮人出来以后,当时记得我爆料时候说过的吧,他们说如何如何,我说我告诉你,你把钱拿回去的越快,你死的越快。头两天跟我联系了,“文贵呀,你真说对了,钱拿了,人又抓了。”我说你这不是神经病嘛?你像张首晟家人一样,你相信共产党就得走进火葬场。你不说话你干嘛?张首晟他怎么死的?你们家人最清楚。他怎么可能是跳楼自杀,还怎么还写遗书?怎么可能?胡扯的事情。怎么那么一样,所有粘共产党的人死法都一样。你觉得正常嘛小羊?所有硅谷的兄弟姐妹们,如果这个还不能再唤醒你,那没有什么可以唤醒你了,你也不需要被唤醒了,你就继续下去吧。
小羊女士:我现在觉得听了以后呼吸急促、四肢发凉,我自以为我还是有点勇气的人,现在太震撼了、太震撼了。我当然听说过沈南鹏先生的大名,我自己有一个很长时间的朋友,他的萨塔公司就是接受了沈先生的一笔投资。在中国的互联网界那算是谁能接收到Neil 沈的一笔小投资,哪怕是象征性的一点钱,就可以融到很多很多的钱。他是整个华人圈、互联网界的确实是最大的大佬,但是没想到你今天把这几个点穿到一起,那就给所有的人又震撼了,震醒了又震醒一批人。
郭先生:刚才你说的小羊啊,你看这就是搞科技的人才,几乎都是没有勇气的。这是一个行话,搞科技的人才是没有勇气的,搞科技的人才几乎是辨别力很差的。因为他人生中很少去,他老在科技上往前走,他是个单向的跳跃性的思维,他不是横向的思维。所以说他一般来讲,他在选择面前一般都是没有勇气的,甚至是非常单纯的,可以说是很幼稚的。另外一个你看你们的思维,要么前要么进、要么左要么右,很少有厚度。比如说你刚才说沈南鹏,你说的都是钱。我跟你说的跟沈南鹏的钱没关系,沈南鹏最大的作用是什么?你刚才说的投你钱了,有很多人进来了,这都是你的思维,你看我跟你聊天,聊那么长时间,乳化基金,然后投资,然后把技术放大,然后市场化,这就是你所有的逻辑思维,恰恰这些让你永远不会成功。沈南鹏是什么价值你知道嘛?沈南鹏不是跟你钱的魔力——点石成金,点石成卵。沈南鹏是让你认识你应该、你必须认识的人,还只有他才能让你认识的人,这是他的第一核心力。知道嘛?你说给你的朋友投钱了,投钱算啥嘛?对不对?算啥嘛?湖南人讲话。
小羊女士:这是Niel沈另一大功能。
郭先生:最大的,是不是?我给你。你有什么技术啊?小杨?有这技术好,我给你投上100块钱,然后我让认识谁?我让你认识你需要的Jack 马,我要你认识你需要贷款的马明哲,我让你认识可以让你马上应用你技术的马化腾。我让你认识国家安全部科技副部长,邱部长、还是董部长、还是李部长马上让你认识,全国强制性推广。这比钱重要。这就是为什么Facebook扎克伯格,拿着习的书籍在那学习,滑稽到那种程度,去到北京吸雾霾去。艾瑞克•史密斯,飞机下来一开始,用他的话说,我只要到北京去,飞机下来我不自觉的。飞机一进北京,我觉得我的腰要往下弯一弯,一到北京私人飞机下去,自然而然的脑袋、腰就往下弯了几度。是吧?托马斯要去北京,只有北京说,我现在让你马上过来,他马上过去。他从来不会拒绝。他就不知道为什么,本能的不会拒绝。这就是你独大,是不是,一万二千亿美元,一万三千亿美元,扎克伯格六千亿美元。你在它那不算钱,它能让你钱消失。它的能力是什么?它是政治科技之后的给你一个市场的一个通道。所有的Neil 沈、还有马明哲这些人、还有马云、还有马化腾、百度李彦宏,他们都有一个魔力,可以让你介绍某些人的能源,让你反向的回到,把你的科技和你的钱无限放大。这是硅谷人臣服他们的原因啊。只要知道,只要他能让我认识我想认识的人,我明天可能就是Google,我明天可能就是李彦宏,我明天可能就变成马化腾了。这是魔力啊,所以你说Niel 沈在哪儿不晃啊,是不是?我一点,我就让你变成这国家的马云了,我一点就让你变成这国家什么了,这是他的核心。
小羊女士:明白了。
郭先生:这个思维你没做到。所以说我们的首晟先生就被介绍给那边去啦,是吧?我这重要,我这科技就变成了巨无霸了,我未来就可以称霸世界了。他们的口号是改变人类、统治世界、影响人类进程。张首晟先生也信了,他得到的是一个巨大的市场、权力的一个许可,和完全鄙视美国所谓的法律和规则的这么一个资源和通道,厉害了。最后发现,不行、有危险,需要牺牲你,那只能把你灭掉,这就叫超限战。
小羊女士:太恐怖了,太恐怖了。幸亏我不认识张首晟教授的家人。但是我心里可以想像,因为我也是孩子的妈妈,可以想像他家人是多么伤心欲绝。从科技界的角度,为什么引起全世界、科技界和工程界,包括投资圈的极大的震撼呢?因为硅谷是人都认识张首晟教授呀,而且知道他在学术界的那个高峰,他是很有可能下一个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得主,因为他物理学界的所有的奖项、全世界的最高奖都得遍了。所以,我们是学理工科出身的,我们硅谷所有的人都是这样,战友们大部分人都是这样的背景,然后就是感同身受,说这么有成就的人,说让他消失就这样消失了,这太冷血了,太残酷了,就是那种震撼。

2020年8月10日(路德社)
与中共对抗,这一周主要打击了中共网络超限战,文贵先生还提到了张首晟被沈南鹏设计杀死。

2020年8月16日
那么你这样想的时候,你知道新西兰是多么重要了吗?而且是最南端、最偏僻的国家。还有一个,每当7月新西兰冷的时候,是中国乃至美国世界上大半球地方都是热的时候,而且新西兰的这个南部冷、北部热,到奥克兰、惠灵顿这些地方,你会感觉到完全不同的一个国家的气候。而且有很多不同的这种山景、水景、植物啊,他是完全不一样的。那么今天我在直播前就馋的我受不了,我们这个厨师就是来自于新西兰的。他是换班厨师——有时在我这儿、有时到我家去,做烤羔羊、炸鱼是做最好的。但是他到这儿做的味道就没有我在惠灵顿吃得好,为什么?惠灵顿的食品鲜、海鲜鲜、羊特别的好,然后美食也好,而且这个新西兰的人特别善良。我不管过去说历史从一八六几年、一八四几年,华人到那去什么种族歧视啊,这个问题很长远咱就不说。但是这些年来对中国人友好的、包容性很强的,我认为是新西兰属于其中之一。所以说从这个人口的比例、华人的比例和悠久的历史,和独特的和中国对比的这种明确性的气候,加上现在我们中国在那块儿的旅游业务是最大之一,接下来还有一些金融业务正在开展、包括科技项目。不要忘了中国真正有钱的,像平安的老板啊、像这个Neil Shen沈南鹏这样的人、像马云这样的情人,好多真正有钱的把钱不敢进美国,甚至是大部分在新西兰。那么在这一点优势上就看到政治上的安全、人身上的安全,而且在西方法治社会里边,那么信仰和法治他所形成的成熟度,新西兰是排在前几名的。那么社会稳定度排在前几名的。信仰、这个信仰,在这个国家也是很有意思的。那你看到的是非常的跟西方不太一样的,就是它包容性特别的强。而且特别是我们华人的佛教、各种道教、包括西藏教,在那都可以生存。
综上所述,这个新西兰是高尚的、高等教育的,和中共现代治理下的强奸的中国体制下,中国人有钱人、有教育的人和高层次的人,或者有资产的人、有产人士,或者说是你比较特别的人士,一个最佳的安家乐业的、一个创业的好地方、生活的好地方。所以他的优势不言而喻、不言而喻,就这两大城市就有这么多华人,而且他背后联系的在中国国内的数千万的家庭,都是中共国最有影响的人。所以说新西兰农场老班长站出来和新西兰现在这个形势,对爆料革命的最新中国联邦极为重要。今年一看咱屏幕上是满屏星啊,咱们背后都是信仰之星。这个蓝和这个信仰之星、和这个新西兰的国土、新西兰的文化和新西兰的感觉,跟我们太配了。所以说我觉得真是感觉良好,对未来充满了无限的希望。谢谢!

2020年11月15日(路德社)
冠博士:是的,因为如果说你把这件事情变成了一个内部的事。那么对方的律师就可以说,你这是在用国家这个公权力来影响这个政治选举,所以最后就变成了一个内部的扯皮,那就是扯不清楚了。但是、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件事情的本质,它确实不是对着民主党去,因为中共在美国建了这个沼泽地,不是只有民主党,是民主党和共和都有的。因为我们之前在川普总统选票计票的过程中,那在有些州它的州长是共和党的州长,但是他呢在这个过程中也不是完全配合川普总统,也和川普总统的团队是有过不同的意见。所以我们就看到这里面的政治的水实际上是很深的,如果你对着民主党去的话就中了中共的圈套,只有你跳出这个两党的党派之争,我们说这件事情本身它就不是两党的党派之争,达到国家安全的程度,到了威胁国家安全的程度,你才能彻底的把这个问题解决。而我们刚才说到的这个里面啊,朱利安尼先生说是委内瑞拉和中共,这里面就是证据已经很明显了在威胁国家安全,而刚才我们提到的红杉资本,那背后就是沈南鹏,沈南鹏之前文贵先生说过是这个互联网之王,他在硅谷投资,他控制的代表中共控制的这些软件,那最后背后体现的一定是中共的目的。那接下来在朱利安尼先生还说过,这个在南美的选举中之前用过,那十年前就美国禁止了,但是呢你这次又被二级分包,相当于换了一个马甲又进来美国,那你这样一个过程中,难道监管不知道?是不可能的。所以,这可是有这个美国的一些政府的力量在掩护的,所以这里面就涉及到了你政府的力量和中共的这样的一个勾兑,那你这些人和他们有这种腐败或者利益的勾兑,就像拜登一样你出卖国家利益来让他们进来。
所以这件事情,它也就不仅仅是民主党和共和党的事情,而最后我们可以看到它是一个协同的作战,这个整体的协调的事情。因为它是这样的,停止计票,然后那天突然停了之后,那个软件自动告诉你差多少,然后这个时候你再赶紧造假再补回来,所以这个你是需要一个巨大的团队在运作的,特别说他这些选票的信息都传给了国外,传给了委内瑞拉,传给了德国。那德国我们不清楚怎么回事,委内瑞拉非常清楚,背后就是中共有人在这个亲自的操作,所以说这些事情连起来的话,那大家就可以看清楚这个背后是怎么回事。那我们说这个事情最后打到司法战上,那最关键的就是证人和证据,那证据我们之前就讨论过很多次了,那么证人的问题,朱利安尼先生最关键的证人一定不会在媒体上说的。而我们说之前的中共的这个内斗,在大选之前就放出了三个硬盘,那我们至少可以判断说江曾孟这一股力量,它已经是这个准备跳船了。那么另外一方面呢,文贵先生之前说过,说秦城里面放出来的人是在亲自的这个操纵这件事情,所以你这两个事情结合在一起,那如果说真正这里面有证人走到法庭上的话,来自中共的证人到法庭上的话,那这个力量将会是巨大的,他认罪或者是作为证人来指证美国的沼泽地和他协作人,那这样的话这个法律就会是彻彻底底的赢。所以说这件事情背后我们可以看到,中共它早就意识到了你这个科技的重要性,中共利用它的体制优势,这个用资本渗透科技公司,找过了美国的这个法律体系的立法的防止高科技被渗透,所以导致了这样的局面。所以说这个法律战到最后呢,也一定是要让美国人反思自己的国家体系,反思自己的这个宪法是如何被中共这个进攻和颠覆的,好的路德。

2020年11月16日(路德社)
国内的这些大的高科技,大家去看看胡润资本多厉害,大家都知道。沈南鹏之前文贵先生也报过,说这是巨头啊,科技界的教皇类的人物。所以就是说他们掌握的资源绝对是这种核心的资产,是能够涉及到这些东西。而他们在背后的操作就是共产党在操作。但是反过来也讲到,就是给我们的战友看啊。就是当你有了资产。为什么说共产党是邪恶中的最大的敌人,一定要干倒他。因为你看当他有了钱,他没有把钱给人民,当他有了权力和钱。和世界的地位的时候,他没有把这些福利没有把民主送给人民,没有把税务减退下来,在跟美国的对抗。当中美国人民要求你把税减下来,就这么5个字,你把税降下来就这么几个字的真相从来在连篇累牍的铺天盖地的新闻里。没有一个中国的媒体讲这件真事,是因为他把税收开的太高了,他做了不对等的这种交易。就是说当共产党和共产党治下的这些企业和被共产党洗脑了。以后的这些所谓的民营资本家也好,民营企业家也好,他们已经彻底被共产的这个病毒侵蚀了以后。他用的是什么?是利用委内瑞拉古巴等等这些,伊朗这些邪恶的恐怖主义国家来侵害自由世界。它不仅害自己,他还要侵害世界人民。他跟世界文明接触,跟美国接触的目的不是向他靠近,而是要毁坏掉他,这才是本质。就说这个体制的邪恶,到最后所有在这个体制内的人都跟他一样。变成了魔鬼,而没有用这个好的资金和技术去干一点有利于人类进步的事儿,都是骗子。

2020年11月20日
这个中国的私人企业家,凡是在王健身上没有吸取教训的,都将付出巨大的代价啊。我们救出了那么多人,所有的战友真的都是成功人士,我们救出来的还有一些咱们普通的战友们。我最喜欢他们说一句话,七哥,我们现在是新生了。11.20就是给中国私人企业选择新生一个最好的机会,这是我们最高的意义。接下来王健先生的他的大量的钱啊属于中国人的钱,全部都得拿出来。谁是杀害了王健的凶手,我们也找出来。谁替王健掩盖了真相的人,我们得要惩罚。当然杀人凶手要受到惩罚,现在已经初见受到惩罚啊,现在是不同方式。你看国内现在清理知情人啊,裴楠楠,我估计也最后的消失。贯君、刘呈杰、孙瑶就能活到老吗?她那个,大家再想想当年的假刘呈杰、假贯君、假孙瑶那个视频。啊,共产党但凡要一点儿脸啊,一会儿戳人家腚,一会儿要戳瞎,戳瞎五眼联盟的眼。你能不能戳破假孙瑶、假贯君、假刘呈杰这个谎言呢?一个国家做出这样的视频,你丢不丢人呐?啊。王健之死和王健家人之这种冷漠和贪婪,王健这样的人物都没唤醒他老婆,都没唤醒他小舅子,都没唤醒他儿子,都没唤醒他亲兄弟。也没唤醒陈峰呐,更没唤醒王岐山、刘呈杰、贯君、孙瑶,悲剧吧。贪、嗔、痴、慢、疑,在这些人身上全看透了,最后是一定要得报应的。中国现在的沈南鹏、马云还在那蹦呢,是吧?还在那折腾了。马明哲啊还在那儿折腾,还以为自己重要呢,还觉得自己的当白手套,当得很干净了、很强的,还有弹性,是吧?

2020年12月11日
郭先生曾参加硅谷一个沼泽地级别的晚餐。一个朋友告诉郭先生,他祖父是国际和平组织的创始人,巴菲特、比尔盖茨们一辈子梦想到他家来,但永远不会让他们来。比尔盖茨就是骗子小偷。郭先生亲见,这位朋友告诉欧洲某国领导人做一件事,让以色列和中东几国签和平协议。那是九几年的时候,现在都发生了。这些人绝对与共产主义为敌。他们看得上中共的三个人,马云、李彦宏、沈南鹏。沈是大鳄鱼。连邓小平、江泽民都碰不到沼泽地的人。沼泽地最在乎的产业,纳米工业、碳纤维、芯片半导体产业、卫星太空产业、生物科技、大药厂、互联网巨头、量子电脑、5G技术,这些60%不在美国,特别是光刻机、大型设备,基本上在德国、日本、瑞士、英国,日本有1200个最核心技术。这个沼泽地是全世界的沼泽地。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