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专题】 ICAC 廉政公署 – 一杯变了味的咖啡 (一)廉记咖啡:Do you want coffee?

搜集:文燕

编撰:文燕

审稿:台湾荔枝

上传:文粤

廉记咖啡

廉记咖啡,是指由廉政公署所提供的咖啡,通常意指廉政公署调查,例如「请饮廉记咖啡」,便是指请接受廉政公署调查。

事缘港英政府时期,廉政公署成立不久,当时从英国聘请了一批英国的资深警务人员,由于文化关系,他们邀请证人或可能被检控人进行调查时,总会请问他们会否喝杯咖啡(Do you want coffee?)。而渐渐地廉记咖啡亦远近驰名,成为接受廉政公署调查的代名词。

Do you want coffee?

香港廉政公署(Independent Commission Against Corruption,缩写ICAC),原称「总督特派廉政专员公署 」,1974年2月17日组建,是一个与所有的政府机关相脱离的独立的反贪机构。现更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廉政公署 」,由专员、副专员及其他委任人员组成 。现任香港廉政专员为白韫六。

廉政公署的职员并不隶属政府公务员架构,其首长廉政专员直接向政府最高首长负责,也仅仅向他负责,并依据《香港基本法》第57条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全权独立处理一切反贪工作。

为有效揭发、调查和打击贪污,廉署获以下三条法例赋予特别权力,分别是《廉政公署条例》、《防止贿赂条例》及《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 。其调查对象初期限为公务员,继而扩展至公共事业机构,进而包括所有私人机构 。

廉政公署成立以来,一直以执法、预防及教育等三管齐下的方法打击贪污,致力维护香港公平正义、安定繁荣,并获得香港政府及广大市民的广泛支持,也致令香港成为全球最廉洁的地方之一。

成立背景

上世纪70年代以前,香港社会贪污状况非常严重。连消防队救火也要给黑钱,否则消防员到场后会按兵不动,看着大火吞噬一切 。

1960年代至1970年代,香港人口不断膨胀,社会资源未能满足需求,民众被习惯以贿赂尽早获取公共服务,从而助长了贪污。公共服务机构中贪污情况十分严重,警务处和警察队伍尤甚。图为19世纪60年代,香港民众在公交站排队候车。

一位后来在廉署反贪风暴中被治罪的名叫韩德的香港警司曾有一段著名的供词:「贪污在香港警察队伍中已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就像晚上睡觉,白天起床、刷牙一样自然。」1973年,涉嫌贪污420万港币的香港九龙总警司葛柏在被调查期间成功脱逃出境,引起了香港社会的极大愤慨。已对贪腐忍无可忍的香港市民走上街头,展开了声势浩大的「反贪污捉葛柏」大游行 。

时任港督麦理浩认为事态严重,委派高级副按察司百里渠爵士成立委员会对此案进行彻查,百里渠随后发表的著名的「百里渠报告」指出:「除非设在香港警队内部的反贪污部能从警方脱离,否则大众永远不会相信政府确实有心扑灭贪污。 」该报告得到麦理浩的认同,在其推动下,1974年2月15日立法局通过《香港特派廉政专员公署条例》,宣布成立一个「与任何政府部门包括警务处没有关系的独立的反贪组织」,即香港廉政公署。

廉政公署出现腐败,谁来查?

廉署是香港社会发展的基石

香港百姓有一个共识,即「廉署是香港社会发展的基石」。正如廉署的宣传词所言,「香港优势,胜在有你和ICAC。」「你」是身处香港社会的每一个人,「你」的廉洁自律及对反贪防贪的积极参与,加上廉署的「不惧不偏、大公无私」,共同构成了香港的一个竞争优势,即廉洁、高效、透明的政府运作机制和营商环境。对于一个社会而言,建立反贪机构并不难,难在如何从体制深层到具体运作,构筑强大而可持续的反贪公信力。

廉政公署成立以前,香港曾是个贪腐盛行的社会。廉署成立后短短数年,香港便跻身全球最清廉地区之列。在相关的系列民调中,香港公众对廉署的信心始终维持在90%左右,对廉署工作的支持度则超过99% 。

廉署成立后,香港的反贪工作赢得全球的广泛赞誉。至2010年香港的经济自由度排名已连续16年蝉联全球第一,评选机构《华尔街日报》及「美国传统基金会」认为,其中的首要因素便是香港具有廉洁的政府。

2019年12月,香港廉政公署已成立「特别调查组」,专责处理反送中运动中警队失当行为。 (路透)

自从2007年汤显明加入廉政公署后,喝咖啡的廉政公署的金色招牌正式受归国有,正式归边。香港的各政府部门有如大齿轮和小齿轮,皆紧跟着政治的前进方向移动,几乎所有政府部门都不能幸免。香港的金色招牌已经变色、变酸,ICAC廉政公署这杯咖啡已经变了味。连廉政公署也没了,香港还是香港吗?

据部分退休廉政公署职员表示,香港回归后的打贪行为逐渐失去功能,廉政公署的工作常常被所谓的上级干涉行动,不仅如此,甚至反过来常常被人不具名检举,大家灰心丧志,工作完全失去监督打贪意义,讽刺的是反过来被人检举!

在中共管理下的廉政公署徒有虚名,早名不副实!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本人

资料来源:百度经济网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