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议院报告:奥巴马政府向已被确认的恐怖组织拨款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文所未闻
校对 文怡 上传 云起时

图片来源: News BBT

据YAHOO新闻(Yahoo News)12月29日报道,2014年经奥巴马政府批准,非营利性人道主义机构世界宣明会(World Vision United States)与伊斯兰救济机构(ISRA)进行了不当交易,将政府资金发送给一个因与恐怖主义有联系而受到制裁的组织。

参议院金融委员会主席查克·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最近发布了一份报告,详细说明了他的工作人员于2019年2月开始的对世界宣明会和伊斯兰救济署之间的关系进行调查的结果。调查发现,世界宣明会并不了解伊斯兰救济署自2004年以来一直受到美国的制裁,因为它曾向本拉登控制的基地组织前身 – 阿富汗服务局(Maktab al-Khidamat)提供了大约500万美元的资金。报告称 – 这个无知源于审查不充分。”该调查是由2018年7月《国家评论》的一篇文章引发的,在这篇文章中,中东论坛(MEF)的伊斯兰主义观察主任萨姆·韦斯特罗普(Sam Westrop)详细介绍了中东论坛的调查结果,即奥巴马政府批准了 “20万美元纳税人的钱给了伊斯兰救济署”。韦斯特罗普写道,政府官员特别授权发放这笔赠款中的 “至少11.5万美元”,即使在得知它被定为恐怖组织后。

据这份参议院报告,世界宣明会于2014年1月21日向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提交了一份赠款申请,以开展其“青尼罗河恢复方案”。拟议的方案旨在向苏丹青尼罗河地区受冲突严重影响的地区提供粮食安全、卫生设备和保健服务。美国国际开发署向世界宣明会提供了723405美元的项目拨款。报道称,次月,伊斯兰救济署同意为世界宣明会向青尼罗河地区部分地区提供人道主义服务。在与国际移民组织(IOM)讨论关于在苏丹合作开展一个独立的人道主义项目之后,世界宣明会才发现伊斯兰救济署受到了制裁。国际移民组织在对世界宣明会及其合作伙伴进行例行审查时,发现了伊斯兰救济署受制裁的身份,并与外国资产管制处(OFAC)合规小组联系,以确认此事。报道称,在收到外国资产管制处的确认后,国际移民组织拒绝了世界宣明会的合作提议。

世界宣明会的法律部门于2014年9月接到通知,伊斯兰救济署可能被列为受制裁实体,随即在调查期间停止了对该组织的所有付款。

世界宣明会于2014年11月19日致函外国资产管制处,要求澄清伊斯兰救济署的地位,并要求在伊斯兰救济署受到制裁的情况下,向其颁发临时许可证,以完成该组织的现有合同。两个月后,财政部作出回应,确认伊斯兰救济署受到制裁,并拒绝了与该组织合作的许可申请,因为这 “不符合外国资产管制处的政策”。一个月后,世界宣明会又提出申请,要求获得与伊斯兰救济署进行交易的许可证,向他们支付12.5万美元的服务费,否则将面临法律后果,并可能被驱逐出苏丹。

2015年5月4日,奥巴马政府国务院建议外国资产管制处批准世界宣明会的交易许可证申请。第二天,外国资产管制处批准了许可证,向伊斯兰救济署提供的服务支付了12.5万美元,随后向世界宣明会发出了一封 “告诫信”,让其知道,它与伊斯兰救济署的合作似乎违反了《全球恐怖主义制裁条例》。

该报道称,调查 “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世界宣明会有意寻求通过与伊斯兰救济署合作来规避美国的制裁”。该报告补充说,”我们也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世界宣明会在收到财政部的通知之前就知道伊斯兰救济署是一个受制裁的实体”,”然而,根据所提供的证据,我们得出结论,世界宣明本可以获得适当的公开信息,本应该知道如何适当地审查伊斯兰救济署作为一个子受赠人,但却没有这样做,导致美国纳税人的钱被转移到一个有支持恐怖组织和恐怖分子(包括本拉登)前科的组织手中。”

该报告称,世界宣明会对潜在子受赠人的审查制度 “近乎疏忽”,并称该组织 “忽视了基本的调查程序”。该报告说,世界宣明会在接到国际移民组织关于伊斯兰救济署被制裁的通知后,花了几个星期的时间对这一说法进行调查,而未能得出结论,所依据的是 “只能说是有缺陷的逻辑”。该报告指责世界宣明会试图逃避责任,并指出国际移民组织”能够迅速审查伊斯兰救济署,并确定其作为受制裁实体的状态”。报告称”如果世界宣明会采用了国际移民组织所采用的同样的尽职调查和类似的方法,纳税人的钱就不会落到与一个已知的资助恐怖组织的组织手里。” 该报告同时称,虽然世界宣明会制定了更多的筛选方法,但 “财务委员会工作人员对其今后避免类似情况的能力持保留态度”。

该报告指出,”世界宣明会有责任确保从美国政府获得的资金或美国人捐赠的资金不会最终支持恐怖活动”,”本委员会特别关注的是,世界宣明会试图将自己无法适当审查分包商的责任推给联邦政府。需要建立一个更健全的、从根本上说是健全的筛选和审查制度,以恢复公众对世界宣明会的信任,使他们相信向世界宣明会提供的捐款不是为非法组织提供资金”。该报告最后说,”此外,虽然我们没有理由怀疑世界宣明会的说法,即这些资金的目的是全部被伊斯兰救济署用于人道主义,但这些资金不可避免地帮助了恐怖活动。”

评:
伊斯兰救济署是受制裁的组织,却与之合作,并支付服务费,这不单单是世界宣明会的审查疏漏,而且是奥巴马政府明知故犯。这不由得想起最近佩洛西抛出的一头大撒币肥猪清单,不知其中有多少资金会最终流到恐怖组织手里。反观川普总统,总是以美国民众为本,这样的总统得民心就不难理解。民心民意下,川普总统的连任还会不实现吗?

原文链接

+1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