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禁止烧煤取暖,老百姓冬天陷入困境

撰稿:潜水艇2020

审稿:Jenny

网络截图

今天一个山东的朋友打电话过来聊天。他是我的一个供应商,他问我最近怎么都有没有订单给他。我说客户把订单都给停了,再说按照现在的汇率变化速度,即使接的订单也都要亏本的。

他厂里我以前经常去的,他的厂房在山东临沂的农村,冬天的时候,办公室里就放一个炉子,炉子连著一根很长的管道,管道沿著墙壁东绕西绕的通到窗外,排烟用的。炉子上面总是架著个水壶,壶里的水一直开著。我每次去,就自己找个小凳子,他们那里叫:“马扎” ,围坐到炉子边来,工厂老板会时不时往炉子里面添一小铲煤块,把火烧得很旺,整个办公室还挺暖和的。就在这样的环境下,谈订单,敲价格,定船期,签合同,说实在的,我还是蛮喜欢这种特有地方味道的氛围的。

但是中共自2017年就开始,在很多北方省份推行所谓的“煤改电”,“煤改气”。禁止农民烧柴做饭,烧煤取暖。强迫农民改用天然气或者电,做饭和取暖。

据山西洪洞县大槐树镇南营村的农民反映,自2019年12月开始,村干部就陆续到村民家中,用水泥、沙子将土灶的炉膛全部堵死,以后不让烧火做饭了。有的村民不配合,村里就派人翻墙到农民的院子里,强制把厨房里的土灶以及炉灶封死。除了水泥封灶,村干部还到村民家里,没收村民储备的煤炭和柴草等东西。

该村村民说,现在村民用的天然气,每立方米2.7元,做饭用天然气,取暖壁挂炉也烧天然气,一个冬天下来,就按4个月算,还是省著用,温度不敢开太高,他家里还要花将近5000块钱的天然气费。别的村民家里有老人和孩子,或者房子面积大,4个月下来花的钱更多,有的还达到6000元。

而在以往烧煤的时候,一样是取暖烧火做饭两不误,一个冬季下来,也就在1500元左右,最高也就是2000元上下。同样的,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乔李镇北麻村,在不少村民眼里,用天然气太贵了。村民们计算,如果24小时开著壁挂炉,一天要花120元,整个冬天按四个月得花1万4千元,远远高于往年烧煤花的不到3千元。

至于用电取暖,大家都知道,在北方零下几十度的环境下,空调的外机都很难正常工作,空调的制热效果是非常差的。特别是在北部各省份农村,房屋的隔热保暖效果几乎为0,空调就算马力全开,屋子里还是没有多少暖意。人呆在屋子里的感觉,可想而知。即使忽略这个问题,空调一天(12小时)用电量也在20度左右,一个月就是600度,一个冬天就是1800度,以0.6元的电费来计算,大概为1080元。这还没有算上烧饭做菜的电费。

中共总理李克强说的,中共国6亿人口月收入在1000以内,这些人口,很多都是在这些比较贫穷的北方省份,现在,中共政府打著“保护蓝天白云”的幌子,强推的这个所谓“煤改电”,“煤改气”,真的是让本来就贫穷的老百姓的生活更加雪上加霜。
现在,北方很多地方已经零下几十度了。那些被强制“煤改电”,“煤改气”的农户,要是用电用气取暖,这个费用根本负担不起,要是不用电用气取暖,那这个冬天怎么过呢?

中共政府不顾这些穷苦老百姓的现实情况,强推这个“煤改电”,“煤改气”,难道真的是为了“绿水青山”?稍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大气污染的真正来源是工业排放,农村地区的烧煤烧柴用来做饭取暖,根本没有多少关系。

中共真正的险恶用心,还是要百分百的控制老百姓。因为只要中共政府一断电,一断天然气,所有的老百姓就连基本的生活都无法保证了,只能乖乖听话了。对政府而言,断电断气多容易啊,但是要回到以前老百姓家家户户烧柴烧煤的时候,想一下让整个村的老百姓不能做饭不能取暖,那还是有点难度的。中共的这一手段,真的太下作了,阴险至极,毫无人性。

(本文纯属个人观点)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