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经济和信息的垄断企业才是法西斯独裁者

图片来自: cnn.com

格伦·格林瓦尔德(Glenn Greenwald)是一个独立的无党派记者,近日在其个人网站上发表了一份详实的分析和调查报告,明确指出川普并非是主流媒体一直描述的法西斯式独裁者,相反,正是那些控制美国经济和信息的垄断企业,才构成了对政治自由的持久威胁。

文章首先指出,在过去四年里,如果一个人要想获得上有线电视新闻的机会,混一个主流报纸专栏作家的头衔,或是成为学院教所有些声望,那他就必须宣称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是一个威胁到美国民主根基的法西斯式独裁者。然而,这俨然已被证明是场荒谬的闹剧。

川普从不滥用手中的权利,“独裁”是对他的抹黑

文章予反驳称,仅在2020年,如果川普愿意,他有两个绝佳的机会来取得独裁权力,一是全球疫情,二是遍布美国城市的大规模抗议和持续的骚乱,而他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这么做。但是像可能的独裁者, 如匈牙利的维克托·欧尔班(Viktor Orbán),就迅速借口病毒来宣布戒严。即使是前任的美国总统们,更不用说外国暴君了,也曾利用比今年夏天看到的规模小得多的内乱为借口,在街头部署军队来安抚民心。

川普虽然拥有许多总统享有的特别权力,但他从未滥用。例如在疫情爆发之初,川普因未行使自己的特别权力而实施《1950年国防生产法案》(Defense production Act of 1950) 而受到了特别是来自民主党人的批评,尤其是民主党人的批评。《华盛顿邮报》在3月发表报道称,州长们和国会民主党人以及一些参议院共和党人,甚至他的总统竞选对手乔·拜登(Joe Bide)都一直敦促川普启用该法案。然而川普出于种种原因并未利用疫情来行使特殊权力,这完全和独裁者的行为大相径庭,使川普错失了一次当“独裁者”的机会。 

另外一个突出的例子是因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而爆发的持续抗议和骚乱。虽然阿肯色州共和党保守派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敦促派遣大规模军队来平息骚乱,而川普除了在口头上不断呼吁敦促各州州长采取措施平息骚乱,否则会派出军队干预外,并未实际下令部署军队到各州。然而,当他只是象征性让军队使用催泪瓦斯驱散示威者,从而得以步行从拉斐特公园前往圣约翰圣公会教堂时,却激怒了包括福克斯新闻(Fox News)在内的右派的严厉批评,指责他没有使用更强硬的手段恢复秩序。

那些把川普说成是一个崛起的独裁者的人所预言的事实际上从未实现过。虽然川普将布什和奥巴马时代留下的军事打击能力彻底升级,但他并没有发动任何新的战争。当他的政策被法院宣布违宪时,他要么修改这些政策以符合司法要求,比如“穆斯林禁令”,要么撤回这些政策,比如动用五角大楼的资金来修建隔离墙。和那些无休止的预测和暗示正好相反,没有一个记者因为批评或负面报道川普而入狱,更不用说被杀害了。与关进古拉格(Gulags)集中营或国家间的报复相比,抨击川普更能够出畅销书、创造社交媒体明星、以及签下有线电视新闻 “分析师 “的新合同。在美国的城市里,没有”骄傲男孩 “的起义或右翼民兵发动的内战,撇开夸大其词和怪异的推文不谈,川普政府更像是美国政治传统的延续,而不是彻底背离。

 把川普视为暴君的荒谬剧本都是情景剧,是一种为了利润和收视率的计谋,最重要的是,它是一种转移人们对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注意力的有力工具,而这种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正是通过破坏旧秩序的基础上使川普横空出世。那些手上沾满鲜血和破坏经济的人原先认为川普无非是美国政界一个完美的可预测和把握的角色,具有所有政客的已知弊病,但现在却把川普说成是美国政治的一个异类,是美国困境的主要始作俑者,其目的就是为了逃避他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应负的责任,同时还想把自己打造成自由和繁荣的守护者,并最终重新夺回权力。而1月20日正是他们既定的目标日。

美国政府的威权主义早于川普政府之前就长期存在

川普政府当然也绝对不是不实施任何专权,例如,司法部对记者消息来源进行起诉; 白宫并不是事事都公开; 反恐战争和不按正规程序的非法移民拘留也还在发生。美国政府本身就是一个威权主义者,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两党几十年来无休止争战状态导致了行政权力的扩张。除了极少数例外,过去四年里的无法无天和滥用权力的行为是美国政府长期固有的,早在川普之前就存在,而不是他发明的。可以说,自反恐战争,更准确地说是自冷战开始和国家长期安全形势出现以来,在某种程度上,川普和前任的所有美国总统一样,都是威权主义者。

举一个歪曲报道的鲜明例子,当记者和包括奥巴马助手在内的职业政治人士看到一张儿童移民在边境被关在笼子里的照片时,他们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他们的愤怒,然而后来却发现这张照片不是来自川普政府的拘留所,而是奥巴马时代的拘留所,他们是无人陪伴的儿童,而不是被迫与家人分离的儿童,但从道德角度来看,“笼子里的孩子 “是不能被接受的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另一个更具说服力的例子是被称为川普时代最专制的,同时也是被美国媒体完全忽略的案件,就是根据间谍法对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起诉的决定。但这其实是奥巴马司法部发动的前所未有的新闻战的延伸。 

集中在少数美国企业巨头和超级亿万富翁的政治权利是对美国真正的威胁

川普是否暗藏着专制野心,这既不可知,也无关紧要。即使他有,他也从来没有表现出什么能力来实施这些野心,或者策划什么阴谋来颠覆民主。而美国最强大的机构,包括情报界和部分军方高层、硅谷、华尔街和大公司媒体,从一开始就反对和试图推翻他。 

在川普之前,美国是否算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国家,一直是学者们大量争论的话题。2014年一项具有争议的研究认为,经济权力已经如此集中在少数美国企业巨头和超级亿万富翁手中,而且这种经济权力的集中导致了他们手中具有了几乎不可挑战的政治权力,而其他人手中几乎没有政治权力,因此美国更像寡头政治,而不是其他。经济精英和代表商业利益的有组织的团体对美国政府的政策有实质性的独立影响,而以大众为基础的利益集团和普通民众几乎不具有任何独立影响力。该研究结果为经济精英统治理论和有偏向的多元主义理论提供了实质性的支持,但并不支持多数派选举民主或多数派多元主义理论。 

美国的建国者们肯定没有设想或渴望绝对的经济平等主义。早在政治说客和候选人对企业超级政治联盟产生依赖之前,大多数人就已经担心,经济的严重不平等和财富过于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必会污染政治领域,巨大的财富差距在政治领域复制,使政治权利和法律平等成为虚幻。如今这种担心已经被中共新冠病毒所取代。持续的封锁、政府以立法“COVID救济”的名义将大量财富转移给企业精英,加上对网络的日益依赖,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使得企业巨头在经济和政治权力方面几乎无人能挑战。

原文链接

翻译: Alton

校对:沙拉猫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2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