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正把钱从全球反恐战争/CIA中拿出来还给人民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小溪

校对、上传 文怡

据美国保守政治媒体DJHJ(DJHJ MEDIA)12月28日报道,川普总统周日晚签署了中共病毒纾困法案,这让一些人感到困惑。在深入探讨后,人们开始谈论川普援引的“后门”专案否决权,即:1974年的《封锁控制法案》,同时也忽略了川普发给极左派激进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南希•佩罗西(Nancy Pelosi)的备忘录,这将引发一些关于川普从哪儿能找到钱来救助美国人的讨论,否则政府就将投入巨额资金。

据国防新闻:“在2001年9月11日之后,全球反恐战争开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国会建立了海外应急行动账户(OCO),作为国防部预算的一次性补充拨款。 但与许多其他紧急或临时联邦支出一样,海外应急行动账户就被大幅度扩大并用于无关目的。

2020年10月7日距美国在阿富汗发生冲突19年后,国防部仍通过海外应急行动账户获得其大部分资金。解除该账户的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该账户已变成一笔巨额资金,目的是使国防部的支出增加到远高于基准预算的水平,并且与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以及叙利亚等其他国家的军事行动无关。

在2011年预算控制法通过后,财政滥用变得尤为严重,当时国会议员开始使用海外应急行动账户绕过五角大楼的支出限制。

2001年以来,国防部已从海外应急账户收到约2万亿美元。如果它被认为是联邦机构,那么在2020财年为海外应急账户提供的707亿美元将使其成为第四大支出,这使除国防部以及卫生及公共服务部和退伍军人事务部之外的所有其他机构相形见绌。

长期以来,海外应急行动账户的支出超过了军队在战区的存在。在08财年,美国积极参与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战争,在这些国家平均部署了187,000名士兵。 海外应急账户在那一年的支出高达1.87亿美元,相当于每个士兵1,000美元。”

川普在备忘录中指定“海外应急行动/全球反恐战争资金(包括撤资)。根据政府定义:“撤销–取消国会先前提供的预算授权。 1974年的《封锁管理法案》明确规定,总统可以向国会提议撤销资金。”

备忘录全文:

总统给参众两院议长的信——预算和支出

(2020年12月27日,分享给所有新闻机构)

尊敬的主席女士:(尊敬的主席先生:)

根据2021年《联合拨款法案》(H.R.133;简称“法案”)第6条(b),我特此指定海外应急行动/全球反恐战争指定的所有资金(包括撤消资金) 国会根据1985年《平衡预算和紧急赤字控制法案》第251条(b)(2)(A)节的规定,如所附帐户清单所述。

随附的管理和预算局局长备忘录中对此行动进行了详细说明。

真诚的

唐纳德•川普

2019年他做了同样的事情:

华盛顿白宫

2019年2月15日

尊敬的主席女士

根据2019年《联合拨款法案》(H.J. Res.31;简称“法案”)第5条,我特此指定海外应急行动/全球反恐战争中指定的所有资金(包括撤消资金)国会根据1985年《平衡预算和紧急赤字控制法案》随附的帐户清单中概述的1985年第251条(b)(2)(A)节的规定。如所附帐户清单所述,行动细节如附件所示。

管理和预算办公室主任的备忘录

奥巴马也曾使用同样的备忘录,那么有什么不同?不同的是,川普结束了奥巴马无休无止的战争,并捣毁了中央情报局。

据拦截(The Intercept)报道:“CNN称,五角大楼“计划在明年年初撤回对CIA反恐任务的大部分支持。” 《纽约时报》暗示,此举的目的是让中央情报局在阿富汗进行的秘密战争“变得困难”,如同川普减少了那里的美军人数。ABC新闻把这个决定描述为“史无前例”。

如果在45天内川普成为总统,人们可能最终会理解这份中共病毒纾困法案以及谁曾经做了什么。在此之前,必须相信川普总统已经结束了无休止的战争,以及钱需要流到华盛顿特区内部人士口袋之外的其他地方。我们只是需要把它从政府手中夺走。

评:

在爆料革命三年多持续揭露中共如何蓝金黄美国、”3F“美国,唤醒美国民众联合全世界正义力量一起推翻中共的呐喊和呼吁声中,在DJHJ等这类良心媒体对不断曝光真相下,特别是通过亲身经历了中共病毒事件和窃选美国总统事件后,更多的美国人正在醒来,这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左派。他们在逐渐明白与中共深度勾兑的奥巴马政府和中情局等政府部门官员都对美国民众做了什么,而现在的川普总统又在为他们做什么。

深陷沼泽地的华盛顿特区的内部人士们,运用手中的权力,把来自全美纳税人的巨额政府资金以反恐战争和中央情报局的名义装入自己口袋。特别是奥巴马政府时期,这种明目张胆的行为达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甚至绕开了五角大楼的支出限制,并高出了美海外军事战区的支出。更为夸张的是这笔巨额资金已经支付了19年,而且成为第四大政府机构支出,并且这笔反恐资金基本与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以及叙利亚等其他国家的军事行动无关 。

而川普总统在第一个任期里,就启动了海外撤军计划,相继从伊拉克、叙利亚、阿富汗等海外军事驻地大规模撤出,2021年还将从索马里撤回驻地美军,结束奥巴马政府时期在海外无休止的战争。

在川普的第一个任期里,还开启了令国际恐怖组织头目闻风丧胆的反恐战争新模式——“斩首行动”,通过斩首行动先后成功除掉了极端组织伊斯兰国最高头目巴格达迪;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少将苏莱曼尼;基地组织在阿拉伯半岛的头目卡西姆·里米;伊朗“核武之父” 法克里萨德。

川普推行中东和平计划,承认以色列首都耶路撒冷和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推动签署以阿和平协议、巴林-以色列和平协议,促进中东地区实现和平。

以上这些都为集中精力应对中共,大规模消减华盛顿沼泽地控制的这笔海外应急行动资金创造了条件。

现在川普总统要努力将这笔钱拿回来通过中共病毒纾困法案补贴给美国民众,同时还不会增加政府负担,堵上了政府资金被盗取了十几年的漏洞,砍断了那只伸向全美纳税人钱包的魔爪,打击了与中共深度勾兑多年的奥巴马政府及中情局等部门的政府官员。川普总统上任以来所做的这一切,让华盛顿沼泽里的大鳄们近乎疯狂。

原文链接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