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票专栏】十权一统 统于一党(10) 看中共的极权统治 —— 立法篇

作者: 三票先生

概要:中共的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中国的最高权力机构,但是宪法又规定必须坚持中共的领导,宪法就是中共的一块遮羞布。中共控制人大代表的选择,控制人大领导机构的组成,控制人大的各项立法和选举,党凌驾于法之上,人大就是“橡皮图章”,中国人民还生活在两千五百多年前的商鞅时代。

中共的宪法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中国的最高权力机构,但是宪法又规定必须坚持中共的领导。这是一个滑稽的前后矛盾的表述,实在是侮辱天下人的智商,三岁孩子都会比大小,中共的宪法就是一个滑稽的怪胎,而中共的人大就是一个假擀面杖子。

1954年中共召开第一次人大制定第一部宪法,在简短的开幕词中毛泽东着重说的一句“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就为宪法定了基调。其后毛在一次中共内部会议上说了这么一番话:“没有宪法的社会,就是最好的社会。中华五千年,从来没有宪法,也没见什么损失嘛!汉唐强盛,有宪法吗?满清准备玩宪法,结果亡得更快。教训是深刻的嘛!可我们有不少同志,就是迷信宪法,以为宪法就是治国安邦的灵丹妙药,企图把党置于宪法约束之下。我从来不相信法律,更不相信宪法,我就是要破除这种宪法迷信。国民党有宪法,也挺当回事,还不是被我们赶到了台湾?我们党没有宪法,无法无天,结果不是胜利了吗?所以,迷信宪法的思想是极其错误的,是要亡党的。我们伟大光荣的党也是历来不主张制定宪法的,可是,建国后,考虑到洋人国家大都制定了宪法,以及中国知识分子还没有完全成为党的驯服工具的情况,人民群众还受国民党法治思想毒害的悲惨国情,为了争取时间,改造和教育人民群众,巩固党的领导,还是要制定宪法的嘛。制定宪法,本质上就是否定党的领导,在政治上是极其有害的,在不得已而为之的情况下,我们一定要化害为利,最大限度地缩小宪法的约束,坚持党的领导。”这段话在中共正史中没有记载,仅见于一些当事人的回忆文章中,但按毛一贯的讲话风格和中共其后的做法,这段话应该是可信的。

由此可见,宪法就是中共的一块遮羞布而已。毛发动文革的时候曾经对来访的斯诺说他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文革期间毛不仅废除了宪法,而且废除了党章,政治局和常委会、国务院、人大等机构的正常运转都被废除,直接用听命于他一个人的“中央文革小组”为最高权力机构,身为国家元首的刘少奇手拿宪法都保不了自己的命。文革后中共提出恢复法治,也只是文革中被毛无法无天所整治的官员保护他们自己而已,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法治。1979年邓小平强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坚持党的领导。1982年的宪法则直接明确写入中共的领导地位,连遮羞布都不要了,直接裸奔。宪法尚且如此,中共全国人大的立法地位就只是一个假擀面杖子。

前面“选举篇”我们说过了人大代表的选举和人大会议的选举都是在中共的控制下进行的。人大的主要领导都是中共安排的,历史上朱德、万里、彭真做委员长的时候,在党内的职务只是政治局委员,连常委都不是。乔石之后人大委员长才由常委担任,但是排在第二或者第三位,在党内听命于党魁和政治局常委会的决定。人大副委员长中会有一名政治局委员担任人大常务副委员长,其余中共委派的副委员长只是中共高官退休的一个荣誉性安排,党内地位不高。人大副委员长中会安排八、九个民主党派的头领担任,但是这些民主党派实际都由中共控制。中共各级地方人大基本都由各地中共最高领导兼任人大主任。中共在各级人大中都设立党组织,任何重大事项先由人大党组秉承中共的意志做出决定,再提交人大进行象征性的表决。因此民间戏称人大是“橡皮图章”

人大的主要职能是立法、审议决定政府的预算和决算、选举和任免国家和政府机关主要负责人。这三项工作都是中共决定,然后交由人大通过。重大立法都是由政治局常委会决定,部门规章先由政府的法制办拟定再提交人大通过,各级人事任免则完全由中共决定。由于中共控制人大代表的选择,人大代表在中国只是一个政治荣誉,有些人大代表是靠贿赂获得。和西方的议员不同,中共的人大代表都是业余的,没有专门的办公室,也没有专门的经费和人员,只是每年召开一次会议,更像是一个俱乐部性质的组织。他们基本上都不是法律和财务专家,根本不懂所立法规和政府的预算决算报告中的专业知识,于是人大的主要工作就是举手和鼓掌,人大代表只是一个举手机器。理论上人大是独立监督政府和司法的,但人大和政府、司法一样都接受中共的领导,实际上人大就是中共的一个部门,一个摆设,人大每年的经费还不如中共的一个部门。

人大代表自己也有提案,但由于人大代表的政治荣誉性质和业余特征,经常闹出笑话和反智的黑幽默,仅举几例以飨读者:“个人所得税起征点太高就剥夺了低收入者作为纳税人的荣誉”,“中国的城市污染不是由汽车造成的,而是由自行车造成的”,“教育就像买衣服,买不起就不要买,没钱就别接受高等教育”,“媒体呼吁援助穷孩子是无知”,“我们不能提高劳动者的工资,低工资是我们的优势,否则外资就跑到其他低工资的国家去了”。前不久去世的申纪兰从第一届人大开始每届都是全国人大代表,她有一些著名的话语以供笑谈:“我非常拥护共产党,当(人大)代表就是要听党的话,我从来没有投过反对票”;有记者问她和选民是否有交流,她回答:“没有,我们这是民主选举,你(和选民)交流就不合适,(选民)不选你就别去麻烦人”;有记者问她关于网络管理的事,她回答:互联网应该有人管,不是谁想上就能上,要组织(党)批准,不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咱是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国家。令人啼笑皆非!

不仅底层有笑话,高层也有笑话。彭真做委员长期间,有记者追着问他党大还是法大,彭真躲闪不过面对记者憋出了一句雷人的话:“党大法也大”!万里做委员长期间,人大破天荒第一次否决了国务院提出的一个规章,这事轰动了新闻界,有记者就人大是“橡皮图章”一事请他谈谈看法,万里气愤地回答“即使是橡皮图章,也不是谁想盖就能盖的”!这是中共人大有史以来唯一一次比较有力的声音,空前绝后。民间有更绝妙的表述:“党委说了算,政府算了说,人大算说了,政协说算了”,区区三个汉字的不同组合,却道尽了各自不同的地位和角色,不得不叹服高手在民间。

好笑吗?我怎么写着写着觉得很心酸。我们纳税人用自己纳税的钱就养着这么一批强盗和这么一批酒囊饭袋。实际上中共就是把党凌驾于法之上,所谓的“依法治国”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法治(rule of law),“法”只是党管制民众的工具(rule by law),是中共这个黑社会的家法。2018年3月习近平通过中共全国人大修改宪法恢复终身制,在人大代表表决之际,习近平安排几十名军人正步进入会场,公然用枪杆子威胁代表投赞成票,遮羞布不要了,裸奔也省了,直接霸王硬上弓,这在中共的历史上也是第一次,震惊全球。历史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英国人民八百年前就有了《大宪章》,而中国人民还生活在两千五百多年前的商鞅时代,这是中国人民的悲哀。

阅读本人更多文章请搜索“三票先生”

本人更多文章导读:

从大历史的高度看《新中国联邦宣言》 – GNEWS

【三票专栏】十权一统 统于一党(9)看中共的极权统治——媒体篇(下) – GNEWS

【三票专栏】十权一统 统于一党(4)看中共的极权统治——选举篇 – GNEWS

[三票专栏】十权一统 统于一党 (1) 看中共的极权统治之 —— 党权篇 – GNEWS

【世事解评】川普会以组建新党作为获胜筹码吗 – GNEWS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12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