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 Room 617 总结

  • 编辑:Ranting
  • 作者:Jenny Ball

行动,行动,行动!川普总统将专注于他的第二个任期,这就是为什么要否决。这样将粉碎所有那些四处奔走试图给您制造麻烦的家伙的企图,摆脱2/3不让您制裁230法案的议员,这太荒谬了。您有第二任之前的27天宽裕,让我们开始行动。 –班农

这就是为什么《大流行作战室》(War Room Pandemic)在美国连续数天播客排名第一,超过2600万次下载。彼得·纳瓦罗博士的《完美的欺骗》将载入史册。

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博士正在完成《完美的欺骗》第二部。第一部展示了六个战场州的选举欺诈和违规行为,以及其规模。其水平完胜 CIA考试水准,毫无疑问,这次选举川普的胜利被盗窃了。

民主党对缺席选票的投票箱和能够投票成功采取了有意识的策略,这就是我在第二部中要充实的内容。

到目前为止已经完成的内容:

他们有两种交叉策略。首先,更改所有规则,法规和法律,以扩大缺席的范围,可能会出现的缺席邮件和选票,特别是在民主党辖区。其次,大量加载更多邮件选票,并将其放入流程中,然后再进行处理。确保缺席选票在整个流程中,尽可能少地被拒绝。

这一切都隐含的是欺诈,因为这样做,放松执行以下操作的审查:投票没有签名匹配。所以就有了两次投票和死去的选民。

令人震惊的是,这一切都靠着病毒大流行为藉口实现的,有点像注射了肾上腺素,开局不错。有意识地努力在六个战场州改变法律,法规,规章,可能在宣布川普赢得2016年的选举就开始了。

而共和党人是整个过程的一部分。此外,还有其他人,你们已经做了最好的报道,也许还有其他人报道了:扎克伯格和索罗斯,他们都是世界历史上最大选举抢劫案的一部分。索罗斯的策划,扎克伯格的资助。

索罗斯(Soros)一个名为“公共利益集团”的基金,这些基金基本上用作基层组织工具,以识别民主党选民,并使其更容易参加民意调查。这很简单。例如,他用与选举无关的各种策略,他买下了所有那些法官和律师。将钱投入到看似小小办公室,实际上发挥重要作用的州办公室。所以,他是盗窃案的重要组成部分。

实际上,扎克伯格花在非营利组织上的钱,不仅仅针对民主党,以窃取选举,并在过程中获得税收减免,这是另一个讨论话题。

彼得的重大消息:我已经初步了解一位统计分析师,这很重要,因为它像激光束一样聚焦,在我称之为污水池的佐治亚州。我希望今天报告能够出来,现在有一些官僚的麻烦。

这位统计学家有两个关键发现
他比较了富尔顿县的一个选区,表明在某种程度上,支持川普的缺席选民基本都以某种方式消失了,这一项足以改变选举结果;
此外,他们从统计角度分析这种所谓“超出的选民”现象。不知何故,死去的选民,幽灵的选民,州外的选民都是不止一次的投票。他发现他所关注的两个地方,乔治亚州和宾夕法尼亚州都有大量这种选民。

纳瓦罗在Fox访谈中说道:我们有行政命令,以将基本药物供应链以及个人防护用品供应链带回美国。总统还签署了一项非常重要的大宗电力系统变压器命令,这面临中共国的巨大风险,他们控制着我们的印刷电路板和各种事物。不仅是这些工作移到了中国工厂,供应链中一些项目也可能损害我们捍卫国家的能力。

因此,第二个川普任期的重要议程之一已经排定,我没有放弃揭露这次选举欺诈。我们要对中共国强硬,并最终把我们的供应链和工作岗位带回家来。

莉兹·哈里斯(Liz Harris MBA草根组织者:莉兹激励了自发组织的行动,她管理着500多人,组织他们工作。这是一个“我们人民”的草根群体,他们的行动改变了历史的弧线。他们面对着“红军”统治的世界,是亚利桑那州成百上千蜜罐般勇敢的人们,不懈的战斗着。

利兹:我是从“死人选民项目”开始的,我意识到亚利桑那州没有足够的选民能够影响选举结果。川普差10,500票,所以我很快注意到,在国家数据库中投票的人,我发现五分之一的人甚至在该州都找不到,或者他们的名字找不到,甚至找不到他们存在过的记录。

我给叫他鲍比·派珀的人打电话,他意识到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是,亚利桑那州的人口增加了约44%,但过去20年我们的选民名册增加了200%。

所以我在芬金与朱利安尼市长召开的听证会上作证说到这个情况。

我们明天星期三下午6点在国会大厦举行集会,基本上是报告我们的发现。绝对要求撤回选举认证,我们马里科帕县监票会提供了足够的机会和足够的证据,证明他们需要立即对投票机进行审核。

我们有大量的发现,其中之一是,亚利桑那州有很多人是从多个政府机构中投票的,即他们将政府机关作为主要和次要地址。

鲍比称另一项发现为幻影投票者,是由于数据的操纵方式。

此外,多位目击者看到共和党数据中心和马里科帕县记录仪办公室内奇迹的数据变化。我们实际上打印出了某人在2020年选举中某个时候在投票,突然他们就从选民册中消失了。谁能解释这是怎么回事?

将所有这些发现放在一起,我们至少有16万张非法选票。我们没有得到所需要的选民记录信息,因为可能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获得这些数据,我们被告知,当拿到那些数据时,都会是被篡改过的了。

许多人不应呆在那些权力的位置上,就像杜西州长,他在听证会召开过程中签署选举认证。他们不应该当选为代表来代表“我们人民”,“我们人民”要求撤回认证,我们受够了,我们不答应!

马克·芬臣(Mark Finchem)亚利桑那州州代表:下一步行动:

  1. 为公民搜集的证据寻找一种使用机制。
  2. 我现在正在给副总统写信。
  3. 我要问立法会议员,我们现在已经不能说合理的怀疑,我们的证据占优势。我希望马里科帕县监票委员会,立刻兑现传票交出选票机。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