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外交困下的习近平何去何从?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水彩

校对 上传 辛丑

图片来自 Wallpaper Cave

近日,路德社(LUDE Media)连续报道了中共首领习近平患有脑动脉瘤的消息,路德透露该消息是由习身边人传递出来的,非常准确的内幕消息。

路德社是随着爆料革命兴起的一个新兴网络媒体,有着众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忠实拥趸者,也是全球仅有的一个能得到并真实发布中共高层内部情报的媒体平台。其开播2年多时间里,先后爆出中共“一带一路”对外扩张、蓝金黄计划、对美3F计划、香港危机真相、中共病毒真相、中共推行数字货币的真实意图、美国即将启动的对中共的制裁、中美经济脱钩、人民币和港币将变为废纸、中共国内粮食危机、亨特•拜登硬盘门、中共内部权斗加剧及中共即将倒台等一系列重磅内幕消息。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消息目前已经逐一被验证或正在验证中。其所报消息,是了解中共政府黑箱操作内幕和铁幕下中共国政治、经济、外交、民生等一系列问题真实状况的重要窗口,因其有着惊人的前瞻性、准确的预见性和宝贵的情报价值,从而引发世界各国政界、军界、商界、情报系统等及社会各界,包括中共高层和中共内部人士的高度持续关注。

12月27日路德社再度首曝猛料: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因患脑动脉瘤准备手术;次日又爆出此消息为习身边人透露,习之前已经为此做过多次介入治疗,即将进行的脑部手术实为迫不得已。

习现在的情况就如同身上绑着定时炸弹,不知何时就会被情绪波动、紧张疲劳、压力过大、血压升高、饮食不当、头部撞击、温度变化、剧烈运动、用力过猛、颈椎或其他身体不适等引爆。任何细小的诱因,都可能使习脑动脉血管突然爆裂致颅内大出血,极短时间内就命归黄泉,就算侥幸存活,也是长期昏迷的植物人状态。

习自知此次手术风险巨大,原本这个年龄身体已不比年轻人容易康复,何况本身基础状况也不是特别好,可能还有些陈旧性创伤和老年慢性病。之所以过去采取的都是保守治疗,应该是血管瘤的位置不好,手术摘除不是首选项。但保守治疗不能根除,一再复发,并随着年龄增长,一次比一次严重,到现在不得不采取手术摘除,否则会随时危及生命。

中美关系眼下搞成这样,美国已与中共处于完全敌对的状态,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中共原本寄托于帮助拜登窃选上台,结果败露,原计划大概率会落空,尽管眼下中共长期收买的势力还在拼死一搏。

反观川普,根本就是胜券在握的样子,接二连三对中共政府的制裁法案,是一拳接着一拳,丝毫不见停手,而且拳拳击中要害。最近川普又接连更换了多个内阁成员,一个比一个对中共强硬,个个都是有着丰富实战经验的狠角色。哪还有半点要离开白宫的样子?眼瞅着华盛顿的沼泽正在被他排干,中共几十年在美国花大力气暗中扶植收买的势力,很快会被一网打尽。至今中共都没能找到招数破解。

海外爆料革命,风起云涌,已经成为不可小觑的政治力量,还形成了准政府组织,有自己的媒体平台和经济、金融、组织架构,眼下和多国政府正在密切合作。一旦获得美国等国家认可,新中国联邦立马会成为接管中共盗国贼财产等的合法机构。

转看中共国内危机四伏,政治、经济、外交都已经走到尽头。习面临党内外各种压力,任何一个领域爆发危机都足以令中共崩溃。建政70多年来,中共对百姓片刻未停地敲骨吸髓。除了不断压榨和盘剥,对中国人民的杀害和屠戮,对几千年中华文明的彻底摧毁,对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土地资源的盗取和给山河造成的严重污染,对中共国民几代人的严重洗脑和毒化,所有这些恶行引发的对中共的仇恨,表面上被暂时压制下来,但都化为万亿级当量的炸药,只待一个小小的火花就将瞬间引爆。

民主生活会上贾庆林和温家宝的公开信,在习看来也是来者不善,大有对其问责的意味。对于现在中共的内外交困,老家伙们谁心里不门清?他们代表了中共内部一批老盗国贼,出于对自己、家人和海外藏匿的巨额财富及众多私生子女安全和未来的担忧,联合起来向习施压。

话说回来,公开信里提到,中共即将面临的全国性粮食短缺、银行挤兑和破产、货币恶性贬值,大面积停水停电、物资极度短缺,还有在突然全国断网又发不出薪水的情况下,如何实现全国维稳?彼时中共内部的忠诚度能否经得起考验?这些都是实实在在存在的问题,而且个个都尖锐、无解,让人头疼。

虽然这些危机长期潜伏在中共国社会内部,是70年中共恶政积累压制下来的,但眼下却得习一个人背锅。作为中共现任首领,显然他难逃其咎。原本计划的对外采取以攻代守的策略现在被彻底击垮,而且中共病毒的真相已经无法掩盖。有消息来源指,美国已经掌握了关于习策划和发动病毒攻击和干涉美国大选的重要证据,接下来中共应该很快就会面临全世界的追责。未来习及中共将会以战争罪被控上国际军事法庭,判决的结果对于他和他的全家来说都将是承担不了的后果和付不起的代价。

况且手术中及术后恢复过程中还会有众多不确定因素——手术能确保成功吗?多久会恢复意识?期间会不会遭到背叛甚至暗杀?在身体功能未恢复前国内外突然发生重大变故怎么办?临时成立的特别危机办能不能靠得住?能不能稳得住局面?这其中让习不放心的因素太多太多,变数也太大。

习当然知道,中共历来都是人走茶凉,情比纸薄,病床上躺得久了,各种风言风语,小道消息就满天飞了,传得多了,中共内部培植多年的亲习势力也会土崩瓦解,现在只能把赌压在手术成功,短时间内迅速恢复上了。但习自己也知道这种概率真是不高。

眼下还算是半个盟友的俄罗斯,习认为对帮助中共稳定局面有一定的作用,为此提前打了拜年电话,向全世界证明自己目前身体健康的同时,对于中俄双方的利益保障和同盟关系,彼此再一次互相做了强调和承诺。习希望普京能信守和兑现承诺,但是普京能否真地做到,习内心也没有太大把握,希望普京会看在钱的面子上对背弃承诺有所顾忌吧。

在各方重压之下,习所面临的困境真是令人唏嘘感叹。真所谓“正邪一念间”,习上任以来做了很多近乎疯狂的举动,给中共国乃至世界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和灾难,也正是这种疯狂加速了中共走向灭亡。现在他连同中共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继续执意往下走,就是万劫不复的深渊;退一步则拥抱世界文明,避免中国人饱受战乱和灾荒之苦,引导中共国和平过渡到民主文明国家的伟人。“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历史前进的步伐,其实谁都无法阻挡。

令中共国人感念的是习的父亲习仲勋曾是中共内部少有的开明派,他曾经非常支持中共国民主化改革,也曾因此深受中共的迫害。我个人认为,习告慰和纪念父亲最好的方式,应当不是修建多么大的陵寝,而是继承父亲的开明思想,借这个最后的窗口期,解救中共国人民于水火,实现父亲让中国成为一个真正的民主、文明、法治国家的政治主张。如果有这样的义举,将永远为中国人和历史铭记。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