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危机】7: 一切都听党,走向火葬场

作者:香草山写作组 Tiffany 的早餐 校对/发稿:飞虹

摘要:品学兼优、德才兼备的党员李文亮被自己的党灭口,死于自己发现的CCP冠状病毒,美国国会纪念他的举措,被自己的遗孀表示抗议。实话实说的美女伯曼儿生命垂危,共匪却逼她上镜头认错。

2014年起,美国国会开始谋求通过法案,把中国驻美大使馆所在的街区更名为“刘晓波广场”,使中共不得不使用“刘晓波广场1号”的地址,以纪念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代表人物刘晓波。在北京的盛怒下,议案被奥巴马否决。

2020年5月,联邦参议员马克·鲁比奥(Marco Rubio, R-FL)、汤姆·科顿(Tom Cotton, R-AR)、本·萨塞(Ben Sasse, R-NE)和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 R-TN),联邦众议员、前副总统迪克·切尼(Dick Cheney)的女儿利兹·切尼(Liz Cheney, R-WY),在国会两院提出议案,再次要求将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外的街道改名,这次是“李文亮广场”,以纪念李文亮医生。

李文亮本硕就读于武汉大学临床医学专业,大二即入党。2014年起,在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执业。2019年12月30日,同院的艾芬在科室群发出疑似SARS的病例信息,不久李文亮看到,并将华南海鲜市场疫情信息等发到同学群,乐观开朗的他的命运随之改变。

12月31日凌晨,李文亮被医院领导叫到武汉市卫健委询问情况,天亮上班后又被医院监察科约谈,并在此后应要求写下检讨。2020年1月3日,他因“在互联网上发布不实言论”而被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中南路街派出所提出警示和训诫。武汉警方传唤了八个所谓造谣者。郭先生透露,下令抓八个人的不是湖北省的当地警察,而是公安部。

疫情发生后,武汉市中心医院只允许急诊科、呼吸科和ICU的医护佩戴N95口罩,其他科室,包括李文亮所在的眼科则不允许佩戴口罩。李文亮因接诊眼科病人感染,2月7日逝世。他在眼科的同事、眼科副主任梅仲明以及退休返聘的眼科副主任医师朱和平也先后在3月初逝世。

李文亮在病逝前六天发出最后一则微博:“今天核酸检测结果阳性,尘埃落定,终于确诊了”。李文亮人已逝,而此博文永生,回复早已过百万。优秀的党员李文亮医生死于自己发现、传播、“造谣”的CCP冠状病毒,而那个党则试图让世界遗忘李文亮医生。中国人把心中的情绪向这位去世的人诉说,他的微博被誉为中国的“哭墙”。

李文亮遗孀付雪洁的声明

5月30日,李文亮遗孀付雪洁针对美国国会的议案,发表声明称:“李文亮是一名共产党员,深爱他的祖国。他若有知,一定不会允许有人借他的名义来伤害他的祖国”。这段话是发自肺腑还是受到胁迫呢?

用2019年2月12日郭文贵先生直播的原话:“李文亮医生不管他愿不愿意,他已经成为了英雄,他是悲情的英雄,是一个2020版的医学界的杨改兰,你是被迫的,你必须当英雄。

“现在2020年出来了一个李文亮先生和他的八个同事,还有谢医生,几乎全家皆毁,而且是多次被利用。在这种情况下李文亮医生的遭遇,让我们更加看清楚共产党。就在这一个医生身上,充分地看到了以假治国、以贪治国、以黑治国,这一片治国的丑恶嘴脸!”

我们不知道34岁的李文亮医生在临终的时候,是否区分了爱党和爱国。也许他知道得太多,所以不得不死。2019年2月8日郭文贵先生在直播中说道:

“有共产党人家有医生发声,有8个医生,李文亮先生,你把他给弄死了!你弄死还不算数,你还不让人家说话 … … 。用警察整死发现的医生,用警察来组织一个大型的宴请来传染疾病。谁说谁反党,这不是典型的党灾吗?这不仅是人祸,你是人吗?共产党?是人都不是啊!你是黑手党!你是灾难党!这是党灾!… … 难道李文亮不能证明这是党灾吗?难道那8个医生不能证明这是党灾吗?”

2019年春节前的1月24日,武汉的考研大学生,网名伯曼儿的红颜少女,感染CCP冠状病毒,发烧住进天门市第三医院隔离病房二楼15号床位。自1月29日起,伯曼儿开始冒着风险发文,介绍她患病后被隔离的情况,包括医院消极治疗,放任她自生自灭,令她“死不瞑目”的情况。

伯曼儿的信息引来大量网民关注,引来警察去她家威胁她的父母。她继而发文:“警察来我家,说我抖音上发的东西是负面新闻,而我人在医院隔离,说的句句属实,我真的不知道我哪里说错了?如果有,麻烦跟我当面说,而不是去我家里找我家里人。 ”

2月1日,她发文说:“我挺过来了,医院见我没死,把我的氧气掐断了,他们联合起来谋杀我,我死不瞑目,我要活下去!”

共匪没有放过一位病危的弱小少女。我们不知道共匪以何种方式给了病危中的伯曼儿怎样的压力,她删除了相关文字。2月12日,她又发了一个认错视频。她插着氧气管,似乎是念着稿件,对镜头说了些“不信谣、不造谣”“相信国家、相信政府”之类的套话。

武汉考研大学生伯曼儿 图片来源:微博照片

2020年2月15日,郭文贵先生谈CCP冠状病毒疫情:

“共产党在香港的运动上操纵了多少民意,有小粉红、红旗手,多少人包括那个美女伯曼儿,你想想那个女孩录完那视频以后烧了。烧了!现在成灰了!一缕青烟呀!还是混杂的青烟就走了。大家想一想那个孩子。李文亮医生听说也是红旗手,听说是,也没了,一缕青烟也没了。多少个那个一堆一堆的火葬场的手机,还有那个二手货的爱马仕包,还有LV包,多少?!多少人过去是挺共的,在香港运动的时候是支持共产党的护旗手!值得吗?!荒唐吗?!看着心疼又难受!

“曾几何时就在眼前,大喊共产党我的国家我的党,一切都听党的,一切都靠党。爹亲娘亲也不如党亲 … … ”

郭先生脱口而出“一切相信共产党,跑步走进火葬场”。在之后席卷世界的CCP冠状病毒大流行中,这句话无数次地被残酷验证。

(待续)

相关链接: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