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攻占香港是称霸世界战略的一部分

翻译:康州盘古农场-Bruce
校对:康州盘古农场-烟波浩淼
审核:康州盘古农场-V

在中共在香港问题上违反了一项国际条约之后,世界不应该相信它能遵守其他任何条约。

2020年6月30日,一名亲中人士在香港集会上高举中共国旗,庆祝香港的国家安全法获得批准。 (张健(Kin Cheung))

2020年将作为一个重大转折点被人们记住,包括冠状病毒大流行和美国大选。对大多数美国人来说,更不为人知,但却是塑造21世纪的一个严峻转折,那就是6月30日晚上11点,这个前英国殖民地移交给中共23周年前夕,在香港发生的一件事。

那件事是中共对香港实施新的国家安全法,中共用这个共产主义的工具,以惊人的一击,全盘剥夺了它对移交后给予香港50年的权利和自由的承诺。这部法律在北京制定和通过,在没有让香港人有任何发言权的情况下强行实施,它实际上消除了将香港相对自由开放的制度与中共日益专制的统治分开的制度障碍。在这个法律下,实际上香港的任何选择行为都不是权利问题,而是在北京的授意下——或不授意下——完成的。

这条法律的通过,标志着共产党的暴政第一次全面攻破了一个繁荣成熟的自由社会。对香港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悲剧。对我们所有人来说,它是21世纪世界秩序的预兆,而中共的统治者习近平已经施加了巨大影响,并提出在 “人类命运共同体 “的愿景下占据主导地位。

因为香港属于中共的主权范围,所以中共把对香港的碾压称为纯粹的内部事务。这是不对的。中共与英国签订了具有约束力的国际条约——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保证从1997年香港回归之时起至少至2047年,香港在国内事务上实行自治,在北京称之为 “一国两制 “的安排下享有 “高度自治”。

今天引人注目的不仅仅是中共的不诚信,它违反了一个还有27年时间的具有约束力的条约——尽管这应该让任何倾向于相信北京这种毫无价值的宣言的人感到不安,就像它承诺到2060年将碳排放减少到零一样。更令人震惊的先例是,中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粗暴地将香港这个充满活力的开放城市笼罩着镇压、审查和政治犯囚禁。

在估量中共对下一个目标——台湾的威胁,以及习近平在全球范围内所期望的统治地位可能的时间表时,必须了解一旦北京真正摇身一变,中共对香港的卷土重来有多快,以及它已经变成了一个多么黑暗的场景。不到两年前,香港还是自由世界的伟大城市之一。它是中共沿海750万人口的国际大都市家园,享受着自由贸易、自由言论、英国人的法治传统,并为属于他们自己的政府所称的 “亚洲世界城市 “而感到非常自豪。

是的,有越来越多的大麻烦的预兆。北京没有兑现其对真正民主的承诺,使香港的行政长官由北京选定,而立法机构中长期存在亲北京的多数。尽管如此,动态开放的香港和中共大陆的共产主义高压监控国家还是有量的区别。

然后,在2019年,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试图强行推行一项允许引渡到中共的法律。香港爆发了大规模的街头示威活动,最初是反对引渡法,林郑月娥最终撤回了这项法律。抗议很快就变成了对民主的要求,以及对北京日益高压的控制的广泛反抗。抗议活动持续了数月,在催泪瓦斯的包围下,示威者和警察之间的街头战斗不断升级。

北京完全拒绝作出任何妥协,而是发出可怕的威胁。香港人坚持自己的立场。2019年11月底,他们抓住了一个象征性的机会,通过在区议会选举中为民主派候选人提供压倒性的胜利来登记他们对民主的渴望。这些职位基本上是无权的,但这至少是一个投票的机会。这场胜利让人们看到,在预计于2020年9月举行的更为重要的立法选举中,可能会有足够的民主派选票来最终克服为确保亲北京的多数派而配置的选举制度。

2020年初,从中共武汉传出了冠状病毒。此后,相关限制措施加倍成为中共卑鄙手段的遮羞布。3月,香港政府对几乎所有非香港居民实施入境禁令,现在延长到2021年3月,极大地限制了通过该市的国际交通,并有效地将许多国际记者拒之门外。

6月,当全世界都在关注这场流行病的时候,北京对香港的自由给予了致命的打击,通过了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

这部法律长达66条,但归根结底是北京赋予自己权力,可以在中共政府认为与国家安全有关的任何事情上干预香港——在中共共产党统治下,这个概念意味着党的统治者希望它意味着什么。法律将当局认为危险的批评或与 “外国分子 “的”勾结 “等活动定为刑事犯罪,用词模糊,足以让香港人在以前正常的讨论中面临风险。严重违法者可被送往中共大陆起诉和处罚。

法律中包括将 “犯罪”定为刑事犯罪的条款,不仅是对香港,而是对全球任何地方的任何人,都可以。根据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12月提交给国会的报告,”如果不加以制止,该法可能会赋予中共政府审查全球话语权的广泛权力。”

根据这项法律,大陆安全部队今年夏天首次公开抵达香港,被授权进行他们认为合适的监视、无证搜查和逮捕。香港当局开始从公共书架上清除民主书籍。他们取缔了著名的抗议口号:”光复香港!时代革命!(Liberate Hong Kong! Revolution of Our Time!)”。我们时代的革命!” 他们禁止学生演唱或播放去年抗议者想出的那首令人难忘的国歌:”愿荣光归香港”。当香港一些有创意的抗议者举着空白标语牌进行示威时,他们被逮捕了。

对于香港的民主倡导者来说,定于9月举行的立法会选举提供了一线希望。他们希望赢得多数席位,于是在7月中旬组织了初选,投票率创下了纪录。但选举一直没有举行。7月31日,林郑月娥宣布,由于冠状病毒的担忧,选举将被推迟——整整一年。

这样一来,旧的立法机构依然存在,民主派议员占少数。但即便如此,对北京来说也是异议太多。11月,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以 “国家安全 “为由,取消了四名香港民主派立法者的资格。其余15名民主派议员为抗议这种无望的局面,纷纷退出。

与此同时,逮捕和起诉一直在快速进行,使香港的监狱里充满了政治异见者。自去年抗议活动开始以来,已有一万多人被捕,其中许多人是在中共的安全法出台之前被捕的,但他们所有人(或者说香港的任何人)现在都面临着中共对国家安全的严苛定义正在重塑规则的制度。本月早些时候,著名的年轻民主倡导者黄之锋(Joshua Wong)和周庭(Agnes Chow)被判刑。

香港最著名的民主异见人士,现在因多项罪名候审的,是73岁的 黎智英(Jimmy Lai)。他是一位富商、出版商,也是大受欢迎的民主派报纸《苹果日报》的创办人。香港当局今年已多次逮捕他,戴着手铐脚镣游街示众,洗劫他的报社办公室,最后根据国家安全法指控他勾结外国势力,可能被判无期徒刑,可能在中共服刑。

香港当局已对多名外逃的异见人士发出逮捕令,并以游说美国政府支持香港民主诉求的 “罪名 “通缉一名已入籍的美国公民。8月,12名香港异议人士试图乘船逃往台湾。他们被中共的海岸警卫队抓获,并不是在香港,而是在中共大陆被监禁,目前已有10人被起诉。

香港政府正在修改学校教科书,删除三权分立等民主理念,代之以中共版的 “爱国主义教育”。有报道称,香港家长不敢在自己的孩子面前讨论政治,以免学校当局查出异议的迹象。

习近平10月在附近的中共经济特区深圳发表演讲时,把他对香港的计划说得很清楚。没关系,香港眼前的成本(已大大减少),将被纳入习近平称之为大湾区的周边中共地盘,作为他的一带一路倡议中一个顺应潮流的节点融入中共的体系,以实现贸易至上和全球主导地位。

在美国总统川普的领导下,美国率先在全球范围内对这一噩梦作出回应,撤销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取消引渡条例,并将包括林特首在内的部分香港高官列入黑名单。最重要的是,川普政府唤醒了世界对中共的危险正在加剧,政府开始远离美国几十年来使中共富裕和胆大妄为的开放性贸易和接触政策。在拜登政府中,任何可能会被诱惑而重走老路的人,都应该仔细看看习近平今年在香港这个曾经的自由之城所创造的严峻景象,以及他做这件事的速度。

原文作者:克劳迪娅·罗赛塔(Claudia Rosett)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27日 上午1:30
原文来源:
https://www.dallasnews.com/opinion/commentary/2020/12/27/chinas-take-down-of-hong-kong-is-part-of-a-strategy-of-world-domination/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