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票专栏】十权一统 统于一党(8)看中共的极权统治——媒体篇(上)

作者:三票先生

概要:中共严格审批各类媒体的设立,在各类媒体中设立党组织负责内容的最终审查,对不符合党思想的言论严厉处罚。互联网媒体成为主要大众传播工具后,中共花费纳税人的巨资设立互联网防火墙,不让民众接触海外的信息。中共还建立了一整套完备的互联网监控体系,建立庞大的网络评论员(俗称五毛)队伍,培养和收买网络大V,使用各种手段按党的意图引导和控制网络舆论,混淆是非,达到控制民众的作用。

中共起家的时候,深深知道媒体的作用,当初蒋介石之所以被打败,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在蒋的治下媒体还有自由,被中共钻了空子,所以中共窃国后,尤其是反右以后就完全控制了媒体。用中共的话说就是“媒体是党的喉舌”,“党媒姓党”。

中共的各类媒体,包括报纸,电视,电台,杂志,图书出版,影视音像,互联网等,均需要党的部门严格审查后才能设立,各媒体机构均需要设立党组织为最高领导机构,负责内容审查的总编辑均需要中共党员担任,各类记者每年需要年检获得从业资格,无论是否党员均需要上“学习强国APP”学习党和习近平的思想,在线一定时间并答题合格后方可通过年检。中共有几乎是全球最严厉的媒体审查制度,媒体稍有不慎,轻则记者编辑遭到开除整肃,严重的就吊销媒体,抓捕记者编辑。8964期间著名的上海媒体《世界经济导报》因发表纪念胡耀邦的文章,报纸被停办,著名媒体人总编辑钦本立遭整肃病危,临终前在病榻上被中共当面宣布开除党籍。2004年《南方都市报》总编程益中因为发表收容制度的文章被抓捕关押五个多月之久。今年发生的湖南记者陈杰人因为批评政府被判刑15年!《炎黄春秋》是一批中共老干部创办的政治性媒体,因为经常发表与党的主旋律不一致的文章,在习近平当政的2016年被停刊,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该杂志曾经得到过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的大力支持和保护,习仲勋还曾为该刊题词。

上世纪九十年代,互联网传到了中国,中国第一代网民能够从互联网直接了解外面的世界,一下子开阔了眼界。可是好景不长,中共从1998年开始花费巨资研制并设立网络防火墙,此后每年持续投入巨资对软硬件升级和更新。这个墙阻隔了每个中国人与外界的信息联系,人民不能自由地接受外面的信息,任由中共断章取义歪曲事实,选择性地释放符合党思想的信息。外面的世界也无法及时了解墙内的信息,比如这次中共隐瞒武汉疫情,外面不知道武汉究竟有多少人感染多少人死亡。汶川地震的时候外界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伤亡。可怜中国人用自己纳税的钱让中共建造防火墙,来蒙住自己的眼睛堵住自己的耳朵。

最近十年随着电脑和智能手机的迅速发展,互联网成了超越传统媒体的主要媒体,微博微信等成了人们主要的接受和交流信息的工具,中共也实时加强对网络的管控,主要措施有:

1、网络实名制。所有手机号码都需要本人亲自用身份证实名申请,在互联网上开设邮箱、账号等都需要用手机实名验证。这些个人信息和公安局联网,如果网络上出现不符合党思想的信息,就可以迅速找到是谁发出的。

2、敏感词过滤。对有些中共禁止的行为,如游行、示威、罢工等,网络上只要出现这样的词汇,就自动过滤拦截,这样的词叫敏感词。这种管控闹出了不少笑话,网络戏称习近平为包子,于是包子成了敏感词,你要是发个微信给家里说你要吃包子,是发不出去的,必须用汉语拼音或“肉馒头“代替。有人发感概“每一个这样的夜,总会做梦“,结果发不出去,仔细一看,原来”夜总会“是敏感词。为了避开敏感词,中国网名想出了各种办法,用同音字代替,比如用”捂汗“代替”武汉“,”并读“代替”病毒“,”穿浦“代替”川普“。这种汉语言文字的”创新“成了互联网敏感词时代的一大奇观。

3、人工过滤删帖。有些新发生的敏感事件,来不及自动设立敏感词过滤,就需要人工过滤删除。每个网络媒体都会招聘众多的网络管理员,用来监控互联网的信息内容、删帖。由于中共敏感事件和敏感人物众多,网络管理员的数量和开支是非常庞大的。

4、封号封群。如果你的言论出现敏感词达到一定次数,或者敏感程度达到一定级别,网络平台就可以直接取消你的账号,这叫封号。如果这件事发生在某个群,那就封群。网络戏称如何证明你是一个正直的人,你回答“我被微信(微博)封过号”就可以了 。笔者就曾经因为转发彭斯副总统哈德逊演讲而被永久封号。封号后你不能和别人联络,但你可以看到别人发的朋友圈,微信群里别人的言论你依然能看到,只是你无法和他们交流。电影《人鬼情未了》上描写人死了但灵魂还在飘着,在看着你的亲人,只是你不能和他们交流。笔者被封号后的感觉就是如此,不能表达思想不能和别人交流,就和死去一样。

5、法律处理。如果你的言论严重违反了党的规定,比如你号召上街集会游行或者罢工,网络平台会报警,直接把你的信息通知警察,警察就会通过你的实名证件找到你,轻者对你诫勉谈话,网络戏称 “被喝茶” ,严重的就会拘留甚至逮捕坐牢。

记者无国界组织每年公布世界180多个国家新闻自由度排名,中共排名都在倒数前三位,和朝鲜、土库曼斯坦、厄立特里亚这几个国家一起垫底。

中共为了引导网络舆论,豢养了一大批网络评论员。这些网评员有组织地在各类社交媒体上发布党需要的言论用来引导大众舆论,灌输党思想。当网络出现对党的统治不利的舆论时候,他们有时用人海战术大量发布党思想来淹没不利舆论,有时发布容易引起关注的信息转移大众注意力,如明星出轨离婚等,有时发起一些容易引起争议的话题引起网络争论,如中医、转基因等,制造群体矛盾转移注意力。这些网评员统一由中共提供经费,由于每发一条信息可以获得五毛人民币的报酬,这些人被戏称为“五毛”(据说最近因为经济萧条,报酬已经降低到三毛)。中共的网评员数量庞大,早在2015年共青团中央就要求各省总共招揽1050万网评员其中高校400万,仅广州中山大学就有9000名学生加入了网评员监狱里的犯人也被发展为网评员,这些犯人不需要给报酬,可以节约很多经费,他们可以用发信息数量换得立功减刑的机会,所以他们特别卖力,你在网路上的辩论对手很可能就是一名囚犯。中共每年花费在网评员的费用有千亿之巨!由此可见中共在管控网络舆论方面是不计成本不惜代价的。

中共还刻意培养网络大V,或者收买已经成名的网络大V来引导舆论。有些大V直接秉承中共的意志,煽动爱国民粹的思想,比如周小平、戴旭、胡锡进等,更有清华胡鞍钢、人大金灿荣、复旦张维为和国防大学张召忠四大金刚。另一类大V平时可以不痛不痒地批评中共,说些空洞的民主自由思想,以此吸引受众吸纳粉丝,扩大影响力和公信力,但在关键时刻引导舆论,典型的有经常在美国之音接受采访的章立凡、高瑜,还有贺卫方、方舟子等。比如对于武汉疫情的来源,这些人众口一词地说这个病毒来源于自然界而不是实验室,众多粉丝会受到影响。这些人隐藏很深,破坏力巨大。

中共还善于在网络上故意散布假消息制造混乱以假乱真。中共会指使五毛在网络上发布明显不合乎逻辑、或者明显有漏洞的对党不利的消息,然后指使其他五毛大量转发 ,于是大家信以为真纷纷转发。过几天又指使另外一个五毛或者大V指出其中的漏洞或者不合乎逻辑的地方,然后官媒出来公开辟谣。这样就使得公众对各种消息分不清真假,转发的人信用也受到打击,等后面真的发生这样的事大家反而不相信了,这叫 “假作真时真亦假” 。网络上曾流传石正丽带资料叛逃西方的假消息,很多人纷纷转发。但是石正丽本人随后出来辟谣了,官方媒体也转发。等后面真的叛逃者出现的时候,大家反而会将信将疑甚至不相信了,中共就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目的。

(未完待续)

阅读本人更多文章请搜索“三票先生”

本人其他文章导读:

【三票专栏】十权一统 统于一党(7)看中共的极权统治——思想篇 – GNEWS

【三票专栏】十权一统 统于一党(5)看中共的极权统治 —— 财产篇 – GNEWS

【三票专栏】从维护个人权利限制政府权力的维度看文明启蒙 – GNEWS

【三票专栏】联军军事打击后的中国局势推演 – GNEWS

+2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23456l
3 月 之前

去中心化才是方向

0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12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