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社》精选主题专栏:对评论的回应:’中国挑战的组成要素’

《路德社》精选主题专栏组出品

11月中旬,美国务院政策部总监发表文章《中国挑战的组成要素》。文章认为,中国挑战的核心是中共不惜余力地重构世界秩序,以服务于中共的专制利益和目标。文章解释了滋生左右两翼的错误期望的根源:中国经济自由化,再加上西方的介入,以及让北京加入国际组织,将给中国带来的政治自由化。文章描述共产主义独裁专政的特征,追溯中国在世界每个地区肆无忌惮地搞经济合作和胁迫计划,研究马克思列宁主义教条和过渡民族主义信念,这些信念为中共追求全球霸权提供认知源,文章还并调查了中国的弱点 — 既有专制政权的特有,也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独有特有。最后,文章提出保障自由的框架。

此文章产生的反应颇有启发性。中国共产党对文章进行了习惯性的谴责。相反,世界各地的公共知识分子、学者,和政府官员都发表赞赏,感谢政策规划人员集中力量收集中共掠夺性政策的证据、提取中共执政野心、为美国和所有致力于维护自由、开放和规则的国际秩序的国家勾画前进道路的所做出的努力。美国对该文的最佳回应既有赞美,勉强,也有对该文狭隘局限性的愤怒。美国内批评尤其具有启发性,既针对他们提出的严重问题,也针对他们宣扬的误解。

《中国挑战的组成要素》源于美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围绕中共发起的新一轮大国竞争而对美国战略方向进行的调整 — 与特朗普政府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和其他一些政府文件一致。美国政府对中国挑战的关注并不意味着 — 也是许多人错误认为的 — 美国必须背弃世界其他国家。相反,该政策文章强调,为了反制中国寻求全球霸主地位的诉求,美国必须恢复其联盟体系,改革国际组织,以便服务于美国的核心利益,维护一个由自由和主权民族国家组成的,基于人权和法治的国际秩序。

特朗普政府的政策正反应了这个方向调整:

  • 首先,特朗普政府带领揭露中共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初期信息掩盖和造假活动;
  • 加大力度打击中国进行的大规模知识产权窃取行为;
  • 把美国置于追究中国严重人权侵犯行为的前沿,其中最突出的是追究新疆再教育营对100多万维吾尔人的残酷监禁 — 美国是唯一对中共官员实施这些不合理暴行进行制裁的国家;
  • 在今年春天,当中共瓦解香港自由之后,终止了香港的特殊贸易地位;
  • 增加了对台武器销售,启动了美台首次经济对话,并与台湾签署了卫生,科技谅解备忘录。
  • 激活四国集团(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美国),并通过其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战略,确认了该地区的关键重要性。
  • 改革金融开发公司,改革进出口银行,以提高美国及其盟友和伙伴投资于其他国家实体和数字基础设施的能力。
  • 此外,特朗普政府说服50多个国家加入承诺安全电信的“清洁网络”计划, 并放弃”中国国家冠军企业”华为和中兴通讯提供的技术,后者是中共的延伸,其硬件和软件都对个人隐私和国家安全产生威胁。

《中国挑战的组成要素》退后一步,放眼大局,通过整理中国行动的模式和目的,解释了为什么迫切需要这些政策,以及为什么必须采取更多行动。另外,政策文章确定美国必须承担的10项任务 — 从恢复国内社会和谐,到尽基于公平和互惠准则与北京的可能合作,再到在国际上倡导自由 — 此举为重塑美国对外政策奠定了基础。

对此文章,知名或不知名批评者的一个共同主题是,该文件没有达到乔治-凯南那样的水平,凯南是一名职业外交官,他在1947年成立了政策规划参谋部,并担任一任总监。冷战初期,凯南1946年从莫斯科发来的《长电报》和1947年发表的外交事务文章《苏联行为的根源》阐明了苏联对自由的威胁。美国国务院官员撰写的最具影响力的文章,是政策规划团队的灵感来源,但我们没有试图复制它们,因为凯南深知不同的挑战和时刻需要不同的保证和重心。最重要的是,今天的政策规划人员从凯南坚持决定将大国行为的”意识形态与环境”结合中学习到,并牢记他的忠告:”为了避免破坏,美国只需要符合自身的优秀传统,证明自己作为一个大国值得被保护”。”

至于那些声名狼藉的批评者,他们并没有给出读过该文章的证据。中共全资子公司每日小报《环球时报》率发文反击。中共党报《中国挑战的组成要素》在对凯南侮辱一天后,将文章驳斥为“来自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和其他反华美国政客和参议员的恶意言论” 。在次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谴责了”政策规划参谋部”的文章,称其”只是美国国务院活冷战化石堆积起来的又一个谎言”。

更准确地说,提及“冷战活生生胜利者”才是事实,但更明确的是,中共没有注意到政策规划人员将中国的挑战与苏联的挑战区分开来。本文强调,与二战后的前苏联一样,今天的中国对自由构成了最主要的威胁,同时也强调了不同的权力形式所发挥的作用。文章指出,“苏联主要扩大了其统治范围,并试图通过军事胁迫来施加其意志。” 相反,尽管中国未发展出世界领先的军队,却主要通过苏联达不到的经济力量来追求世界事务的重组。

在著名的批评者中,最知名的是耶鲁大学历史教授、中国学者奥德·阿恩·韦斯塔德。他在《外交事务》一篇题为《美国不能单独制约中国》的文章中断言,“这份报告正确地把中国视为冷战结束以来对美国的最大挑战,表明北京在国内变得越来越专制,在国外越来越强硬”。据韦斯塔德称,该报还“正确地认识到,中国试图通过施加经济压力和从事间谍活动,以及利用导致许多外国人错失中国共产党压迫性质的天真来获取优势。”

不过,韦斯塔德指责称,“这份报告受到意识形态和政治约束的限制;鉴于这是一份特朗普政府的文件,它必须呼应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对国际组织的厌恶,尽管这些组织是对与中国打交道的关键。” 这位教授还认为,这份报告“几乎完全无视当前形势的最基本事实,即美国只有通过国内根本性的改革,才能与中国展开有效竞争。”

作为一名精通中国历史的学者,韦斯塔德反驳了文章中并未找到的观点,并忽略了它的主要特征。正如Westad所写的那样,我们的论文“表明,摧毁,然后有选择地重建现有国际机构符合美国的利益,这并不是真的。 ” 相反,政策规划工作人员要求重新评估国际组织,以确定它们为自由服务的地方和它们不再推动它们所建立目标的位置,主张尽可能进行改革,并在必要时建立新的机构。

此外,与韦斯塔德相反,政策制定人员强调了有效外交政策的国内基础。我们认为保障自由的10项关键任务中,有5项涉及国内改革 — 从美国宪政的恢复、繁荣和公民和谐的促进到美国各级教育体系的恢复。

另一位著名的评论家和著名学者哈尔·布兰德在《中国挑战元素》中发现“有价值的见解” 。 尽管彭博社专栏文章标题中提到了青少年时期的嘲讽,“特朗普政府中没有乔治·凯南”,但布兰斯 —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国际关系教授、彭博社专栏作家 — 写道,该报“比美国以往任何政策文件都更完整地解释了中国行为的根源,即推动中国共产主义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意识形态、极端民族主义和准帝国主义派对。” 此外,据布兰德表示,该报告“表明,中国的目标不仅限于其周边国家,还包括国际体系的根本变化”;该报“详细描述了中国行为的一些令人不安的方面,从经济掠夺到北京威胁性的军事集结,以及严重脆弱性 — 腐败丛生、无法逃避的人口问题、经济不稳定 — 这些都威胁着中国的持续瞪起”;并且它“概述了美国应该采取合理措施强化其地位。 ”

然而,布兰兹却对《中国挑战的元素》进行了批评,称其未能跻身凯南人的行列,而凯南“才华在于他能否定义一个雄心勃勃但最终可实现的最终国家”。 凯南设想的遏制政策将导致苏联从内部解体,而如今的政策规划人员布兰兹认为,这一政策“没有给出可信的胜利理论” ,并没有“澄清美国试图对北京实现的目标” 。

的确,在如此多的人长期以来错得如此离谱、且对中国行为和意图影响如此重大的情况下,政策规划人员并没有假装掌握自己并不拥有的未来知识。事实上,人们无法完全排除布兰兹考虑到的几种可能性:美国的坚定促使中共放弃其扩张主义目标,或引发内部崩溃,或者尽管美国坚定,但中共掌握着未来几代人的权力。

然而,布兰兹却忽视了政策规划人员为制定符合所有三种可能性的具体政策提供了一个框架。文章反复指出,美国外交政策的目标必须是,通过维护一个由自由主权民族国家组成、以人权和法治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同时确定基本任务 — 从坚持我们的基本原则和捍卫我们的宪法传统的最佳 — 来推进美国的利益,而实现这一目标取决于这些任务。

了解中国挑战的内容 — 不仅包括中国的知识,也包括我们自己的知识 — 是制定保障自由政策的必要条件。

彼得·伯科维茨是国务院政策规划司司长,也是国务院不可剥夺权利委员会执行秘书。他在斯坦福大学胡佛学院休假,他是泰德和黛安·陶贝高级研究员。本文借鉴了《中国挑战的组成要素》,政策规划人员将于下月发表。

【文章仅限作者个人观点】

援引

本文作者:红胡子
审核校对:玫瑰天空
上传排版:糖果儿

0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蘿莉島主
3 月 之前

路德社沒有談過的話題、請不要強行冠名路德精選

0
蘿莉島主
3 月 之前

特朗普是CCP使用的詞彙 再次提醒妳

0

路德社精选

路德社精选栏目-喜马拉雅新西兰奥克兰伊甸农场新闻组 有意加入喜马拉雅农场新西兰站的战友们,请使用官方discord 链接 https://discord.gg/nyPUqYj 并附上您的挺郭经历及法治基金捐款凭证。谢谢大家🥰 12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