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共国房地产租售差走上邪路之时就决定了它的最终的厄运

作者:不言

国内的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近日发布《2020年全国重点50城租售比调查研究报告》。即2020年,中共国大多数城市租售比为1:611,远低于国际合理水平,且租金回报率也远远低于全球其他重点城市。也就是说购房者若想要通过出租房屋的方式来收回购房成本,则平均需要50.9年。

数据显示,2020年,中共国全国50个重点城市的租售比为1:611。其中一线城市的平均租售比为1:646,二线城市的平均租售比为1:588,三四线城市的平混租售比为1:623。什么是房屋租售比?简单解释就是指每平米使用面积的月租金与每平米建筑面积房价的比值。目前国际上用来衡量一个区域房产运行状况良好的租售比一般界定为1:300-1:200之间。由此可见中共国各大中城市的租售比则是远低于国际水平。也就是说,欧美房子出租20年到30年就可以收回成本,而中共国至少需要50年。

报告显示,其中高租售比前十位的城市,集中分布于西北和东北的二线和三四线城市,其中,银川以1:289的租售比位居首位,是唯一一个处于合理租售比区间的城市,其次为乌鲁木齐和湛江,租售比分别为1:364和1:376,位居第二、三。比如,银川2020年租金水平为25.94元/㎡/月,房价水平却仅有7487元/㎡,房价处于50个重点城市末位水平;乌鲁木齐2020年租金水平为23.93元/㎡/月,房价为8712元/㎡,房价也处于50个重点城市低房价前三的水平。

低租售比排名前十的城市,集中分布于环渤海、长三角、珠三角经济圈的二线和三四线城市,其中,厦门以1:975成为租售比最低城市,其次为三亚和苏州,租售比分别为1:864和1:786。其中,厦门2020年平均租金水平为47.51元/㎡/月,房价已经达到46335元/㎡的水平,成为仅次于深圳、上海、北京的第四大高房价城市;三亚2020年租金水平为42.43元/㎡/月,房价为36660元/㎡,位居房价水平第八。

计算统计,全国50大中城市的平均售租比为50.9年,也就是中共国居民想要用租金收回买房成本需要50.9年。50个城市中,厦门售租比最大,为81.3年,也就意味着在房价和租金不变的前提下,在厦门需要81.3年才能通过租金收回买房成本;其次为三亚,售租比为72年,苏州售租比为65.5年,青岛售租比为64.4年,售租比前十的城市中,仅有深圳一个一线城市,售租比为63年。

相比较2019年,2020年的租售比呈现出小幅下降(其主要原因则是在于房价在继续上涨,由于经济崩溃,百姓消费能力下跌导致租金水平却在下调。)。2020年,全国重点40城的平均月租金为37.8元/平米,同比下降了9.9%。其中,北京的平均月租金同比下降了3.4%,为82.8元/平米。广州的平均月租金则同比下降了6.2%,为42.9元/平米。这看似正在下跌的数据,相较于50年的租售比年限,实则是微不足道了。

中共国房屋租售比突破1:300的那一天开始,实际已经预示了它已经失去了原本租住的作用,以今天的房屋租售比来看,全国大中城市的平均租金回报率不足2%,如今即使存到银行的钱回报率(4%)都远远大于此。曾经房地产被共产党“定义”为商品属性的那一天起,它就违背着基本经济学原理逆势狂奔。逆势的房屋租售比已经预示了房地产必然会回归真实的价格。

而同时对房地产起到支撑作用的核心力量的年轻人,过着和欧美一样的提前消费,负债累累的生活。普通家庭则因购置房产,不仅花光几代人的积蓄,还欠下银行贷款。数据显示,中共国目前人均欠债13万元,有6.5亿人没有存款。

数据显示,2010年的中共国是全球储蓄率最高的国家,超过了50%,当时的欧美国家的储蓄率才只有10%不到。而短短10年之后的中共国储蓄率已由过去的50%,跌至现在的45%。其中最可怕的是中共国还有5.6亿人在银行没有存款。中共国居民的负债率更是超过了200万亿,人均负债近13万元,特别是年轻人群体,负债情况更加厉害。

中共国在短短10年之间从“储蓄大国”变成了“负债大国”的原因,有学者分析,主要有四个原因。

第一,中共国劳动者的工资上涨速度赶不上物价上涨,百姓们在存钱能力降低的同时,背了很多债务。物价上涨的主要原因是中共货币发行量较大,水涨船高,但实体企业并不一定有好的收益,企业效益不好,老板拿不出更多钱支付工人薪酬,尤其在民营企业打工的工人,他们的工资收入增长无法跟上物价上涨的速度。很多家庭收入开支相抵,没有多余的钱存银行,有的家庭购买商品还需要分期付款,不仅没有钱存银行,还欠债消费。

第二,1980年代和1990年代初期,人们的工资收入很少,但没有大额消费,那时,房子由单位分配,出行坐公交车或骑自行车。自从房地产市场化之后,房子价格如脱疆野马,二十年的时间里翻十几倍甚至几十倍。这时,中共国也取消了福利房分配,房屋需要购买,中共国老百姓为了买房,不得不拿出银行储蓄支付首付。相当一部分人为买房掏空家里“六个钱包”,不仅如此,由于房价过高,95%以上的人不可能一次性付清房款,需要向银行分期贷款,一套房要二三十年才能买断。自2015年之后,居民因为要买房,向银行贷款,不仅花光积蓄,负债率也在急剧上升。

第三,很多居民除了买房,还要买车。一辆车十几、二十万,与房价相比价格不算太高,但是许多人还是不能一次买下来,一辆十几万的轿车要分24个月还债,这对于因购房花光积蓄的普通家庭来说,压力也是很大的。此外,除了贷款买车,车辆每年的保养、维护等各种费用,也是一大笔开支。

第四,中共国负债率攀升与年轻人的提前消费的观念也有关系。数据显示,90后群体人均负债12.7万,要用18个月的工资收入还清。同时,负债的90后,每4个人就有1个人使用花呗,每3个买手机的就有2个人喜欢使用分期付款。另一方面,国内的借款渠道越来越多,线下有小贷公司、抵押贷款公司,线上有花呗、京东白条,以及银行信用卡都可以透支消费。

这些总结说的不假,但是核心问题为什么会这样,我总结只有一点,就是共产党故意通过这种“饮鸩止渴式的通胀型房地产经济”对中国人现在以及未来的所有财富进行收割,而将财富输送给一大批共产党高层家族在海外的妻子和儿女。结果已经摆在眼前,只要美国全面制裁共产党的企业、出口、金融。建立在虚假经济之上的房地产、金融将是第一个倒塌的,可以去看看委内瑞拉、前苏联解体、津巴布韦等等一切你都明白了。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7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