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韭菜的上海房产-身边事记3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文文-自由法兰西🇫🇷

校对 上传 辛丑

图片来自 SmartShanghai

他算是一个远房的亲戚,从小叫他阿叔。

阿叔生的很有点儿传说中上海小开的模样。见过一张他在50年代末风华正茂的年纪在天安门广场拍的照片。那时的他应该刚大学毕业不久,带着很骄傲的心情,来到首都参加国家建设:一丝不差的小分头,棱角分明的面孔,炯炯有神的眼睛,配着雪白的衬衫,虽然是黑白照片,饱经岁月留痕,照片上的人依然显得非常精神、帅气。

说起来阿叔真有做小开的资本。阿叔的父亲在1949年前,也就是“解放”前,是上海的一个小资本家,虽称不上大富大贵,但直到上世纪60年代,家里满堂的红木家具,和一盒子小“黄鱼”(金条),还是有的。而且阿叔比小开可强多了,凭着自己的本事考上了大学,还学了一个在那个年代很热门的专业。

阿叔也知道自己的“出身不好”,所以现在快90高龄的他,一直到退休前都是“夹着尾巴”在体制内做了一辈子。一开始的时候是出于小心,怕被运动,被批斗,到了后来,谨慎养成了习惯,跟谁说话都小心翼翼,不敢妄议国事,言必称“党和政府”。渐渐的,以前阳光灿烂的沪上小生,随着谁也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尽头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艰辛探索”的磨砺洗礼,也逐渐佝偻成了一个干瘪的北方老头儿。

阿叔只有一个心事未了,就是父母在60年代被抢走的房产,至今没有归还。那不是普通的房产,是上海的一栋小洋楼。今天去看,仍矗立在原来的地址,只是住户换了好几波,产权也多次变更。无论如何,归还原主是不可能的,这是政府部门的原话,原因嘛,他们会说:基于历史原因…..复杂的产权……万恶的四人帮….云云。当然,也做了相应的补偿,如果你不识相再“闹”,那就属于“寻衅滋事”了。

兹事体大,阿叔当然懂,只是心里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小洋楼就是再折旧,光是那块地,今天就值不少钱,还有当初没收房子的时候,里面的红木家具、小黄鱼,都跟着一起成了无头案。只是在那个红卫兵用皮带上的铜扣能活活抽死人的年代,谁敢去问呢,能捡条命就念佛了。

出于好奇,特意上网查过这段关于抢房,占房的特殊历史,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原来这是文革期间,波及全国各地的一场“房改”风潮,始于1966年8月毛賊东在天安门广场第一次接见红卫兵后。在他的公开支持下,全国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席卷数千万青年的造反狂潮。

光是在上海,就先后发生过3波大规模的公开“抢房”。1966年8月,1966年12月,1967年7月。

红卫兵以查四旧的名义,到他们定义的所谓“地、富、反、坏、右”的家里抄家、抢房,翻箱倒柜,挖地拆墙,无所不为。他们的行为又引起社会上一些人的群起效尤,一直到最后,发展到公开的有组织的抢,政府部门勒令所有的“地、富、反、坏、右、资”等人把他们的房地产一律交公,并限期向当地房管部门交出房产证,不得提出任何借口拒绝执行。最后,通过办理一系列手续,把非法抢占变为合法分配。

阿叔家应该属于赶上了第三波,最后全家被赶到一个黑乎乎的里弄里蜗居,接受“改造”,经此一折腾,阿叔的父母很快就去世了,只是不知道他们临终的时候,是否后悔,当年应该果断地跑到香港、台湾,哪怕吃糠咽菜、一切从头再来!

阿叔家里的房产就这样以“莫须有”的理由被割了韭菜,阿叔只是恨赶上了四人帮,怪自己的运气不好,似乎到现在也并没有想明白这里面的根本原因。

阿叔全家现在京城有两套房子,一套自住,一套出租,前两年很开心地跟亲戚们说,房价涨到了10万一平米了,一副发了大财的感觉。他哪里知道,随着“大厦将倾”,他们奋斗了一辈子的财产将再次被CCP卷走。

狄更斯曾在《双城记》里这样描述法国大革命所处的历史时期:“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年代,这是愚蠢的年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绝望之冬;我们的前途拥有一切,我们的前途一无所有;我们正走向天堂,我们也正直下地狱。 ”

历史是一面镜子,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跟着共产党,走进火葬场!希望更多的同胞,能够早日醒来,追随爆料革命,保财,保命!

参考资料:

  1. 王炼利《上海文革中的抢房风》
  2. 金宇澄《繁花》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