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风云】20: 香港红衣主教

作者:香草山写作组 Tiffany 的早餐 校对/发稿:飞虹

摘要:罗马教廷原来一直是全球反共的精神堡垒。约翰·保罗二世、本笃十六世两位教宗和香港大主教陈日君互相尊重。陈日君主教多年为香港民主化和大陆宗教自由奔忙。本笃十六世在阴谋下黯然隐退,教宗方济各公然和中共勾兑,罗马教廷被共产党蓝金黄拿下。

香港对于中国的重要性,不仅体现在香港是墙内的沦陷区和墙外自由世界的连接点,是封闭的人民币体系和全球金融市场的连接点,也体现在香港是无神论共产乌托邦和信仰世界的斗争焦点。香港反送中前仆后继、勇敢无畏的抗争,视死如归的坦然,行动的勇气和决心,没有信仰是绝对不可能在共匪长期高压和恐怖下坚持下去的。

实际上,香港抗争人士除了对共匪有相当认识的逃港者(香港风云 10: 从小学游泳,长大去香港 ),更有在自由世界下长大、深受信仰鼓舞的年轻一代,罗马天主教和基督教新教的教徒构成了抗争人士中最坚定的那一部分。郭文贵先生在2019年2月17日、23日,路德先生在2020年6月27日多次谈及罗马教廷和香港民主运动的关系。

2005年4月2日,罗马天主教教宗约翰·保罗二世(John Paull II)逝世。从1978年成为教宗后,他经历了冷战的最后十年,是西方传统基督教文明在欧洲战胜共产主义无神论乌托邦的精神领袖。按照天主教传统,所有适龄的枢机主教,即俗称红衣主教在梵蒂冈西斯廷举行了教宗选举秘密会议(papal conclave),会议选举德国巴伐利亚红衣主教继任宗座,于4月19日就任,号教宗本笃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

左:教宗约翰保罗二世,右:本笃十六世

2012年是一个关键年份,北京的共产党围绕中共十八大开展了一场腥风血雨的宫廷内斗(世纪大案 9:南普陀计划盘古相聚 7: 新一代盗国集团 ),美国围绕2012年奥巴马-拜登政府的连任,也发生了一系列外交事件(世纪大案 13:真假本-拉登世纪大案 14:班加西事件)。经过残酷的斗争,北京的习近平-王岐山集团和美国的奥巴马-拜登集团联手巩固了各自的权力。

世俗世界的斗争波及天主教世界。2013年2月11日,教宗本笃十六世宣布因健康和年老因素辞职,成为600年来首位请辞的教宗,引起国际舆论哗然。数年后,意大利费拉拉荣休枢机主教卢奇·内格里(Luigi Negri)透露,本笃十六世一直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在美国,基于维基解密公布的内容,一些天主教徒团体要求川普总统成立调查委员会,调查奥巴马政府是否对本笃十六世施压。

接任教宗为耶稣会会士,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教区总主教,号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郭先生在爆料中暗示方济各和共产国际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以及他个人有与同性恋相关的丑闻。郭先生在和班农的连线中,谈到数百年来首位辞职的本笃十六世:

“很多人说背后有共产党和教宗界的黑手党们,有合作,做出了威胁,逼迫他离开了,而且当时梵蒂冈的最高法院和法律系统的高层人士全都被免。然后教廷就大量出现了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这是导致今天签署2018年秘密协议的原因。秘密的都不是好东西。凡是跟共产党秘密的都不是好东西。”

这里的秘密协议,指的是教宗方济各和中共于2018年9月22日签署的有关主教任命的临时协议,实际上是对中共染指天主教教务的让步,使中共得到了大陆的主教任命权。这份协议将在两年后,也就是反送中的次年2020年10月续签。2020年6月,天主教世界惊爆中梵秘密交易丑闻,自2013年教宗方济各上任起,中共每年给梵蒂冈20亿美元,让天主教廷对中共的事务闭嘴。

爱尔兰裔的班农先生是虔诚的天主教徒,然而长期以来,他直言不讳地反对教宗方济各对天主教世界的误导。他认为,本笃十六世受迫于当时一个巨大的利益集团的压力,不得不让现任的教宗方济各上位。在班农先生眼里,教宗方济各可谓达沃斯人集团(盘古相聚 4. 同一个世界、同一片沼泽——达沃斯人 )的傀儡,腐败的共产主义分子。班农提到约翰·保罗二世和教宗本笃十六世堪称当代最伟大的教皇,而且这两位教宗都和陈日君大主教非常亲密且互相尊重,在班农看来陈日君大主教在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个被尊重的宗教领导。

2006年2月22日,上任一年的本笃十六世擢升陈日君为香港教区枢机主教,即俗称的红衣主教。陈日君出生于上海,是国共内战时期的逃港者,也是香港民主运动的长期推动人物。郭文贵先生曾谈到,陈日君和曾荫权的关系,也成为共产党必须要灭曾荫权的因素(香港风云 3: 曾荫权入狱 )。

在郭文贵先生2019年10月15日的直播中,他谈到香港反送中运动中:“包括香港的陈方安生啊,李柱铭啊,黎智英啊,黄之锋啊……,香港这次革命最重要的领导者是谁?天主教徒。

“这次在香港,我告诉你:就是香港天主教,是核心的力量。刚刚的100多个被消失的,被扔到海里的尸体,百分之七十多,八十,都是天主教徒——大家去查查他们的背景去吧。站在前线的很多都是天主教徒。香港这场运动最核心的领导是陈日君大主教,出钱出力最多的也是他们。”

谈到天主教的问题,便触及中共多年的敏感地带。中共夺取大陆政权后,对大陆地区的天主教的打压和迫害,已经是公开的秘密。罗马教廷长期以来都是欧洲乃至世界反共的舆论中心。罗马教廷和共产国际作为信仰和无神论的两大代表,从意识形态上可谓势不两立,梵蒂冈也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没有和共产中国建交的国家之一。

教宗方济各在飞机上召开新闻发布会 图片来源:Vatican News

2019年11月26日,理大保卫战硝烟未散,大批被捕的学生和抗议人士已经被半公开地运往大陆受苦(香港风云 19: 理大保卫战),教宗方济各在东京飞回罗马途中召开空中新闻发布会。教宗对智利、尼加拉瓜、委内瑞拉、黎巴嫩、伊拉克、玻利维亚等世界各地发生的热点冲突都予以表态。当随行记者问到香港问题时,教宗三缄其口。

教宗此次出访亚洲之前,已经荣休的香港红衣主教陈日君要求教宗一定要对香港的示威和警察的暴力行为表态。然而,这次出访中,教宗从曼谷飞往东京途中经过中国和香港领空时,曾向习近平和林郑月娥致电,适逢反送中最血腥的一幕,又对香港问题避而不谈,令舆论感受到教宗方济各对港共黑警一方的偏袒。

北京方面对教宗的讲话表示满意:“我们尊重教宗表示的友好和友谊。”

陈日君荣休主教在梵蒂冈圣彼得广场 图片来源:陈日君主教Facebook

郭文贵先生评价陈日君主教:“他非常爱护香港的天主教徒,而且也是非常保护,也非常热爱中国的天主教追随者,还有地下教会的各位信徒们。”陈日君主教为香港的人道主义危机奔忙,到反送中一年后的2020年9月,共产党制造的生化危机已经席卷世界。陈日君主教冒着冠状病毒的疫情,搭乘班机亲赴欧洲疫情最严重的意大利罗马,为香港的人道危机和大陆受迫害的地下教会请命。陈日君向教宗的私人秘书递交陈情信,在旅馆等了三天,可是教宗方济各拒绝见陈日君主教,陈日君只得在9月27日无功而返。

历时一年的香港抗争让天主教世界认清了中共在香港的恶行。意大利许多主流媒体站出来为陈日君说话,罗马第一大报Il Messaggero发表了题为《教宗方济各给年长枢机主教一记耳光》的文章,讽刺教宗的懦弱行为。

正当此时,美国国务卿麦克·蓬佩奥(Mike Pompeo)计划于当月29日访问梵蒂冈,以表达美国政府对中共迫害宗教自由的不满,对梵蒂冈和中共的协议表示抗议。教宗方济各则继续他的躲字诀,以美国大选临近为由,拒不和蓬佩奥见面。然而,真正的原因则是蓬佩奥批评梵蒂冈刻意忽视中共的人权迫害。

罗马教廷的中枢,耶稣的门徒圣·彼得的传人,教宗方济各已经成为共产党的提线木偶,而美国以班农为首的真正有信仰的天主教徒们,香港视死如归的勇士们,却坚守着自己的信仰,继续践行着自己的信念。

(待续)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圣经故事背景,哲学,生活,宗教,诗意,免费英语教学,美东时间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国志愿者在美东香草山农场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块和 chat-room与您相约!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