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官偏见

作者:Tito
校对/发稿人: Ting Guo

历史中的遗珠甚是难寻,留下的谜题倒是很多,而且众说纷纭,说不胜数。很多时候,孰是孰非,确是难下定论。读史往往是读人心,看到同一年代的不同记载,往往南辕北辙。是何用意?或是古人有心用大同之梦教化世人,或是学者有自己流派深受己惑,或是史官故布疑阵为当权者颂扬。反正诸多或是,想要找出真相已是不易。好在是,如今当权者头脑发热,亲自用自己的行为,为大众演绎出种种的官场生态,以至于让我们这些后人,可以从如今当权者身上的人性,去参考那些未知年代的种种政治行为。

图片来源: sohu

历史的笔墨是可怕的,比如说《史记》对周厉王的记载皆是负面。言厉王暴虐无道,放纵骄傲,国人皆公开议论其过失。而后,周厉王找人监视,发现有议论的人皆杀掉,以至于国人在街上都不敢言语,“道路以目”,意思是路上撞见了也就互相使眼色。如此堵塞言论,大臣召公进言:“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个典故也是由此而来。

或许有人会问,历史的笔墨可怕在哪里?周厉王这么做的动机,和当时的历史背景,这也是司马迁在《史记》中,没有交代清楚的。

我们必须用现在的一些概念去理解当时的历史。比如,权贵和政治集团。

没错,史书讨厌的,就是这一点,我们很难道从史书中看到真正的权贵是谁,政治集团是谁和谁同盟,就单纯的说一件事情的对错。

图片来源: sohu

事实上,周朝从第五位王,周昭王开始,就已经开始衰落了。《史记》中记载这段的大意;昭王到南方巡视,没有回来,因为当地人憎恶他,给他一只用胶粘合的船,结果淹死在江中。并且根本没有和诸侯报丧,因为让人忌讳。

这当地人杀周王和杀鸡一样,而且,难道那个时候没有“中央警卫团”么?“天子六驾”是周朝礼制天子出行的要求,难道就是天子一个人驾六马之车出行?没有护卫?且笔者认为,这是就不敢和诸侯报丧,可以看出朝中权贵和朝外政治集团当时相当的了得。或许,周昭王之死就是这些权贵的手笔。原因如何,又不过是政治的利益罢了,今天,不就是如此的么。

等到了周厉王的父亲周夷王时,已经发生了四周各国部落交相发动对周的进攻和侵扰。等到了周厉王时,原来臣属于周的噩国,看到周的势力衰弱,就乘机叛周。噩侯联络南淮夷和东夷部落,出兵进攻周的东部疆域和南部国土,一直打到东都成周(今洛阳市)附近。因此,周厉王在位,连年对外征战,导致国库空虚,因而开始与民争利,并且不许民议论,堵塞言论,导致“国人暴动”。

周厉王“防民之口”肯定是错了的,与民争利也是错了的,可是周朝王道崩坏的原因又是什么呢?遍地诸侯,看见周室衰弱就是立刻踩上一脚,这周礼天下,周王分封是主动还是无奈呢?诸多疑点。可以确定的是,当时的周王确实时权力受到限制的。

历史如果只是一个故事一个故事来看,那无疑是美好的,往往还有很深的寓意。可是当你找线索穿起来看,争取还原历史时空时,往往是瞠目结舌的。那到底是怎样一个年代?交代给我后世子孙的无非就是“礼制”二字。可是历史的穿插恰恰告诉了我们那个年代人性的灰暗,道德的缺失,礼终不是法。

一个周厉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来龙去脉,留给后人的线索是,秦帝国郡县制的由来。也暗藏了“商鞅变法”后,为何要杀商鞅,为何杀了商鞅后,又除掉了世族集团。权贵和政治集团千古由来,从未在真实的历史中缺席。而政治斗争不仅仅是今天中南海中的产物,那是远古至今中国人血脉中的诅咒。可悲的是,一代史官,写史的时候要么就是笔墨偏见,要么就是写史如写寓言,是意在教化世人还是隐瞒真相,那就不得而知了。现在看看,政治能交易,是非常好的一件事情,凡事,平衡最重要,只要有唯我独尊思想的人存在,这世道就不会太平。

美国是如此,中国,更是如此。

文章仅代表战友个人观点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请使用官方DISCORD链接 : https://discord.gg/77fCxw5mFv 官方联络邮箱: [email protected] 12月 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