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2月26日郭先生喜马拉雅大使馆discord群答疑录音

战友(小粉猪):从凤凰农场退出来的战友,也都参加过惩贼,DC大游行,还有夏威夷惩豆的活动的战友,都是紧跟郭先生爆料革命的坚定的战友,我们这些人有坚定的信念,我们退出来以后,我们的问题是,我们是不是可以建立一个准农场,申请建立准农场,如果申请建立的话,准农场的条件和要求是什么,谢谢。

郭先生:小粉猪这个问题,不用回答了,这个直接喜马拉雅联盟宪章里面有,可以和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联系,你就明白了,只要具备资格,都可以,但是你要符合那个资格好么,谢谢。

战友(小粉猪):好的,谢谢,但是我们得到的回答是现在不允许,所以我们很着急,文贵先生。

郭先生:只要觉得你够条件,跟咱们的长岛哥还有老班长联系,没有什么不允许的,只要符合准农场和农场都会被允许,谢谢。

战友(知心姐姐):关于法治基金的,五月份寄的支票,一直没有回复,当时在VOG里Sara说,会有义工跟我联系,但是也一直没有联系,我觉得现在的喜马拉雅Discord群里应该有这么一个法治基金频道,这是我的建议,第二个是,这两天我翻我的邮件,发现一个邮件,因为是五月份签的我都忘掉了,后来发现这封邮件是一份不是遗嘱的遗嘱,如果有需要的话,也可以发过去,谢谢您。

郭先生:我来回答一下,我今天只有十来分钟就得离开,抱歉了,我还有另外一个会议。当然一定要发过来了,发过来没有问题的,谢谢。第二个,法治基金的频道是由法治基金来建,谁也没有权力建,好吧,谢谢 。

战友(小哥):前一段时间讲到热战有可能发生,这一段时间这一个声音又逐渐的消减下去。灭共的话有三种可能,第一种热战爆发,第二种袁世凯戈尔巴乔夫等的出现,第三种经济金融等方式扼杀中共。请郭先生评论一下这三者的可能性各有多大,谢谢。

郭先生:这个很复杂啊,谢谢您的问题,这是非常非常大的事,有些事情我们可以把情报说出来,但具体的行动,一我们有很多是不知道的,另外一个有些知道也是不能说的,但是从共产党的反应和美国的军事行动,大家要记住,这一天看来是很可能发生的,但是我们不希望它发生。所以说太准确的回答是不现实的,也不能这么做,因为会误导大家,但是我还是那句话,不要被这个吓住,而且不要因为这个事情做出错误的决定,又买这个买那个,根本不可能的。这个到来的时候,远远的不是那些行为能阻止的。包括现在我告诉大家的是,现在国内的经济呀,还有接下来,向这常委问的习的问题,那都是很实在的问题,大家面对的威胁,就仅仅一个病毒,你能染上都远远超过战争对你带来的威胁,这是最重要的。看待战争不要以为看热闹,看电影的感受,那是很惨痛的,我们希望它不发生,但是我们要做好最坏的准备,太具体的情报不可能,我们不可能百分之百准确,说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形式是不可能的。

刚才很多战友给我发信息,关于Sara发的一个什么公告是不是啊,是不是有这个问题啊。等一下我看一下啊,看一下马上回复大家。很多战友发信息问这个事

战友(Glass小桃):郭先生我是Glass小桃,我刚才把我截图的那个所谓的Sara今天的那个公告,我发到主文字室了,你看一下是不是指这个,谢谢。Over。

郭先生:嗯,好的,兄弟姐妹们我看到了啊,我简单搂了一下啊,他写给长岛、老班长的,还有文斌的。如果是这个的话,我简单说一下她所说的这个钱,这个去哪儿了,还有个数,还有一个说这个她没有账号了。还有一个,她的事情是她的律师在处理。大概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应该大家说是这个。我先简单搂了一眼,我给大家回复一下。

第一个,她说的这个数是她出账的数,大家一定要记住她那个账号叫Maywind那个公司,她收多少钱她没说!她应该告诉大家她收了多少钱。再一个,她收多少钱出多少钱和她交不交帐没关系,什么那个人得到威胁了,叫PJ的躲在家里边,这不能成为你交账的借口,法院不听你这个。这简直跟小孩吵架一样,这真是个村妇的水平,知道吗,可能吗?谁威胁你了?咋威胁你了?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谁威胁你了你报警啊,有FBI呀,是不是?家里边还有特警、还有军人多厉害呀,赶快报。这美国不是法律社会吗,是不是?这就不用找上帝,去找法官、找警察马上就可以立案,干嘛不行呢,这会儿的都成了弱者了呢?

另外,你不是有律师吗?刚才那上面不是说有律师吗,那让律师去告啊,那律师干嘛不保护你的人呢?你用你被威胁不交账,只说出账,不说进账,把大家又当傻子了。第二个她说的说我从来没有个人账号了,我没有钱了,是都交给政府了,胡扯八蛋!

我再告诉大家一下,说话要负法律责任。这个Sara 真的是疯了,现在我觉得是。我还要保持这七条,但是必须告诉真相。所有的四十六点三个Million是在Sara本人账下和在VOG账下。但是那个账你被银行关掉了那跟这个不是一个概念,就是这个钱在不在你名下,你给战友个明确回答。那你这个账号没了,和VOG账号没了和在不在你名下啥关系呢?这又偷换概念了,这又要去找上帝去了,跟共产党似的,你一说银行取钱,它说那咱要论情怀讲贡献,你这不是胡扯吗?!

第三个,你什么叫美国政府来管理啊,人家到现在SEC没下过一张纸、一个文件说你把钱交给美国政府了。Sara你把账单都亮出来了,你把政府给你下的文拿出来吗?战友的钱你交给美国政府了,美国政府是哪个机构?什么机构?什么文件?你能不能拿出来呢?你别又偷换概念了。

还有一个什么我的律师来受理,你糊弄战友,开玩笑,你哪个律师我不知道,你哪来的律师费?你跟哪个律师,你让你律师出个文件说这个Sara的钱没在她个人名下,没在VOG名下。我再重申在你名下和你账号被关两回事,那钱在支票上呢,那还用说吗?这种常识发公告,真是灾难,一点常识都没有。

Sara正在利用所有战友的信任在示弱、装可怜,掩盖真相,还不实话实说。动不动就保护好战友的每一分钱,你保护战友的每一分钱先说你拿到了多少钱,这钱在哪儿呢?和你那个所谓的Maywind的什么被威胁躲在家里没关系。你的那个钱在不在你个人名下,还在你VOG在不在你名下,拿证据说出来。再一个政府把你封了,封在哪?你把证据拿出来。

再一个我律师来处理了,这不是军官,就是律师的,战友们又都不是吃兔子胆儿长大的,一吓唬就吓跑了,见律师也害怕。这律师不行就上帝,上帝不行再军官。你还能拿啥?然后就是说有人在在家堵着威胁吧,你把Maywind的账交不交?进了多少钱?这多简单道理,战友们你们为什么就没有人问这个基本的常识呢?

七哥可以为战友们赴汤蹈火,咱们要不能让任何欺骗我们。但战友们起码看到这个以后要有个常识,你老问我,很多人问我这个问题,看到Sara公告了吗?我就看了不到大家数了数不到四十五秒钟,这是我的结论,好吧。如果不完善的地方回复我再补,这是我个人意见,不代表任何公司和机构。请如果你们知道你们Sara姐姐的,你们伟大的Sara姐姐的跟上帝都可以沟通的,你可以问问她,我们不需要眼泪,战友们也不需要你保护钱,你拿出切实的行动,你拿了战友多少钱?说交给美国政府了,交给政府谁了?在你名下有没有钱?谁威胁PJ了?那你赶快报警啊,快报警啊。中不中,兄弟姐妹们。七哥说的有理不?在不在理儿?

战友(木木安娜):文贵先生,你好,我是木木安娜。我还是针对那个VOG遗书的事情。我想请问一下文贵先生,在海外很多人他是立遗嘱不止立一次的,可以立几次对吗?那么都是这以最近的你最新的那个遗嘱来覆盖之前的那个遗嘱。那么如果现在我们要是请律师做一个新的遗嘱在海外,那么是否化解了目前在VOG和凤凰农场中,这个遗书的风险,还是说反而会使这件事情会更加糟糕呢?我想请问文贵先生,谢谢。

郭先生:木木安娜我说的话,我不代表任何法律,我个人给你的建议:现在这个时候还要再签遗嘱,那就是作死呢,那就是害人呐。现在唯一的是给喜马拉雅大使馆赶快通报,说出你签过的遗嘱,然后一起来行动通过法律把这个作废掉,这是保护战友的。我们不接受任何人又出来个主意,又要谈遗嘱呢。这个遗嘱没完,大家爱上这个遗嘱了吗?我们不接受任何这个建议,也不会回答任何这样的问题。

这个问题是找死的问题,这是挖的巨大的坑。以后谁在给谈新遗嘱的事情一定不是我们战友,立马离开,我们不再回答这个问题,而且不要在这个群里讨论好不好,谁讨论谁负责,好吧。

战友(追世界):我想问一下,就是现在这个感觉您这边和Sara有这种隔空对话这种感觉,不能律师和律师之间直接对话,把这个问题当面说清楚之后,给战友们一个明确的一个答复,我觉得这是不是会有助于解决问题呢?现在这种隔空对话我觉得您讲的也比较有道理,但是Sara她那边怎么来说可能她有她的想法,所以说我个人认为啊就是律师直接对话可能会更好一些。

郭先生:这位战友你说的非常好,我们律师跟她对话,她不接电话。我们跟他的律师对的话,人家的律师很明确说要收律师费我才对话,所以说她说她的律师很清楚。你支招支的很好啊,你七哥你可以上月亮上你抓一把土回来,我当然可以,你说咱抓把土回来了,月亮在哪儿呢?土在哪儿呢?说话很容易。现在哪儿找Sara去啊?一找Sara又要被威胁了,那个PJ是按法律上收战友钱应该出来说的,到现在不出来呀,被威胁了啊。这主意非常好,我刚刚跟律师还在开会,在这个在你们之前我正在跟几个律师在开会,几个律师就是要刑事起诉。我在阻止刑事起诉,她发公告,sara永远发公告。打电话不接,发信息不回,不回答问题。多简单的事嘛!律师也可以说七哥的电话二十四小时开着,为啥不能打电话啊?

主意很好出,但是对方现在不是装睡着了,是把自己脑袋放在一个塑料袋里了,那你咋办呢?

战友(追世界):那就该狠就狠吧。

郭先生:这主意也不行,sara毕竟是咱们姐妹啊,咱不上了共产党的当了吗?那欺民贼多高兴啊。咱越这时候越得搂住,sara怎么弄咱还得把她当姐妹,还得坚持七条。现在保住战友的钱最重要!sara说钱不在你名下,有没有在你这个sarawind啊?在你名下有支票,在vog名下有支票,这问题很简单能胡说八道吗?这跟你有没有账号啥关系?

还有一个是May wind账上收了多少钱你不说,你只说出了多少钱,你这不是糊弄傻子的吗?现在是你收了多少钱,你为啥不能交帐呢?然后一说交帐关键问题,就说她被威胁了,就像过去一有问题就是眼泪,一说钱的问题就讲情怀,这不跟共产党一样吗?现在还不能狠,还没到狠的时候。

战友们都觉得要狠的时候轮不着七哥狠,那是你们狠也不是我狠,战友们集体狠。因为她拿的你们的钱,用最狠的法。刚才律师跟我开会说了,不用多,现在律师收到的几百份遗书里面,他说只要有几十个联合起诉她,那她就完了。你们愿意sara戴上脚镣手铐呆在大狱里面?什么她儿子是军官,你是军官的爹你犯法了也得被抓。什么军官不军官的。从第一天就说军官的故事和上帝的故事,现在是上帝和军官的故事代表不了战友的钱和利益。你就回答你个人名下支票上有没有战友的钱,4600万也好5600万也好,有没有?46也行!然后may wind钱进了多少,在不在、钱在呢?你别老说出了多少钱,战友们拿出了多少钱呢?多简单的问题啊?

战友(肉馍馍卤肉饭):郭叔您好,我是十一月份凤凰农场第二次借款项目汇到may wind公司的,这个钱应该没事吧?谢谢。

郭先生:非常抱歉给你带来的麻烦,我再重复一遍,你们的损失,七哥负责任,我代表我个人啊。刚才律师开会还给我说你不要代表任何公司,你就是感情用事,我说我代表我自己。七哥负责任,放心吧。

这是为什么我说要sara你把may wind你把信息财务材料给我们,动不动就是律师,动不动就是上帝了,是军官了,你说那干啥嘛?但是当七哥为你们维护利益的时候,也别让七哥心里流太多血,为什么她发出这些信息的时候,你们就不能有点常识呢?为什么就没有人问我问的这些问题呢?不能让共产党认为的中国人。你只要真心对他好,中国人民就会咬你,只有骗他才好。现在七哥为你们争斗呢,你们啥也不管也不行啊。起码的常识要有啊兄弟姐妹们。

战友(追世界):七哥,没你这高度啊。

郭先生:行了又来了,最后一句话,我没有你有本事。这就是共产党的统治中国七十年,你现在有高度了吧兄弟,能不能高度行动一下啊?

战友(琳达):我是在美国的留学生,我是在五月份也投了vog,,但我投的是相信和跟随郭先生,郭先生您能对我们在美国留学生未来的几年能给些建议吗?因为我看我身边人越来也多的人都回国了。

郭先生:天呐,首先留学生我狠惊讶啊。过去很多人跟我联系说留学生要投资,我都拒绝了。后来有的投资者是代表家人的,长期支持的战友有联系。你这投资vog和gtv没有关系,但七哥会负责,这个跟GTV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但是很多留学生回国都是傻子,非常的遗憾,简直是糟透了,我想现在是想尽一切办法合法留下来,活下来,并让西方人知道你不是共产党,你对西方没有威胁,这比啥都重要。鉴于此只要你是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法治基金捐款者,能帮到你的,请就在这个群里联系,文真会记下来,然后我们的法治基金法治社会尽可能的帮助你在合法的情况下。但是不能写遗书,别谈遗书啊。

战友(琳达):我没有写遗书,我非常的相信您,我也非常的安心。就是我想知道未来的一两年的时间待在美国是安全的,f签证也是没问题的,是吗郭先生?

郭先生:目前看来是没问题的,但是我觉得一定记住,如果你不是共产党员可以,你要是共产党员的话就很难说了。绝对比你们大家听到想到的严重多得多。我可以告诉你们,就在昨天大圣诞节的时候,据我所知,日本和欧洲的几个国家有一系列对华人留学生更强的举措,可能更加直接粗暴,大家务必小心。如果需要这边有任何的,只要你是我们战友,不管是投资vog还是谁,咱们会全力以赴的帮助,全力以赴,在依法的情况下。不能任何的被操纵被利益,还有什么呢交换,这是不可以的。

战友(清茶):关于换汇的问题,如果还能换的话郭先生能否加我一下,我这有一些接触到的真相,我原来通过其它渠道联系过郭先生但没有联系上。

郭先生:换汇的问题我们没有任何渠道的,如果你有信息可以留给文真。

我再给大家说一下,关于sara今天的公告,战友们一定要有起码的常识和逻辑、判断力,如果没有的话,今天不上当明天不上当,你早晚会上当。一切都要符合逻辑符合事实,问问题回答问题不要情绪化,什么眼泪啊、上帝啊、律师啊、相信我啊。凡事说这话的都是骗子。我们相信事实,相信行动,相信法律,唯真不破。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这就是我对今天sara所谓公告的回复,文真会整理出英文版中文版挂出去,谢谢大家,拜拜。

喜马拉雅听写组(OnePunchD、文紫、shangsahng)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