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疫苗不仅安全无保障 甚至不在疫苗伤害赔偿计划中

多伦多枫叶农场 阿黎
校对 上传 云起时

图片来源:The New Yorker

据自由人类(Humans are Free)12月26日报道指出,虽然美国目前漏洞百出的国家疫苗伤害赔偿计划一向被严重诟病,但当前快速紧急批准使用的中共病毒疫苗甚至不在国家疫苗伤害赔偿计划之列。这说明,如果人们受到这种快速上马,研究质量完全没有保障的疫苗的伤害,辉瑞和Moderna公司完全可以免责,受害者在美国法庭上将无人可责,只能自认倒霉。

2007年,政客们不顾美国纳税人的愤怒与反对,用纳税人的资金为那几家大型银行机构的过失行为买单,因为要防止银行业崩溃带来的“完全彻底的混乱”。

从银行业到农业,再到医疗保健–巨型企业用纳税人的钱养肥了自己,而华盛顿特区的政客们则为这一切提供了便利。

政府为企业不负责任的行为提供补贴的问题是,它鼓励了不负责任的行为。疫苗制造商正是如此,他们得到了政府的保障和责任豁免。

1988年诞生的国家疫苗伤害赔偿计划(NVICP)与其它利用纳税人的资金为不负责任的巨型企业买单情况一样,它用纳税人的金钱,为疫苗制造商的失误向大众提供赔偿。80年代末疫苗伤害诉讼案件持续上升,疫苗制造商游说政府,要求政府承担疫苗伤害诉讼的责任,要挟如果不答应,他们将停止生产疫苗。在NVICP诞生后的20年里,疾控预防中心(CDC)推荐的疫苗数量增加了近300%,纳税人的金钱也因为疫苗伤害而损失了40多亿。

这种通过敲诈民众向大企业提供的“安全网”带来的不安全影响,对于医疗行业来说,更是如此。试想一下,如果医生不承担渎职责任,将会出现令人不安的情况。因为一个人的过失而面临诉讼的威胁,就会产生负责任的行为动机。

这种免责的做法,激励了公司在很少进行安全测试的情况下生产新的疫苗,因为公司不必担心因伤人而造成的经济困难。实际上,即使 人们证明受到了疫苗的伤害,但疫苗制造商却完全不承担责任。即使通过NVICP获得金钱赔偿,也是由纳税人而不是疫苗制造商来承担。

现在,像辉瑞这样的公司只用了8个月的时间就开发出了一种疫苗,并获得了批准,他们完全没有动力投入资源对其安全性进行深入研究。

疫苗不良事件报告系统(VAERS)每年收到约3万份报告,根据CDC搜索显示,有13%的报告被归为严重事件(如与残疾、住院、危及生命的疾病或死亡有关)。

根据卫生资源和服务管理局的最新报告,NVICP总计支付了4,132,942,676.47美元,另外还有230,556,766.53美元用于律师费。仅过去六年就占了所有赔款的30%,这表明上访者的赔偿金额急剧增加。

此外,根据CDC的免疫实践咨询委员会(ACIP)文件,不良反应的数量事实上是被低估的。

尽管如此,那些因疫苗而受伤的人至少可以寻求一些补偿,尽管是从纳税人那里得到的。但中共病毒疫苗则不同,因为NVICP的“承保疫苗”清单上没有“COVID-19疫苗”。

如同CNBC报道的那样,在2月份,卫生和人类服务部(HHS)部长亚历克斯-阿扎尔(Alex Azar)援引了公共准备和应急准备法案(PREP)。2005年的法律授权HHS部长为生产或分销关键医疗用品(如疫苗和治疗)的公司提供法律保护,除非该公司有 “故意不当行为”。该保护持续到2024年。

这意味着,在未来四年内,这些公司 “不能因管理或使用治疗或保护COVID的产品所造成的伤害而在法庭上被起诉要求金钱赔偿”。所以,在中共病毒疫苗造成伤害的情况下,没有人需要承担责任,因为批准疫苗的是FDA,不能被起诉。

加州大学黑斯廷斯法学院教授多里特-里斯(Dorit Reiss)说:“你不能起诉FDA批准或不批准一种药物,这是其主权豁免权的一部分。”

在PREP法案中,政府建立了 “对策伤害补偿计划”(CICP),针对那些经历极端不良反应的人而受到严重伤害的人提供一定补偿。

但是,该计划的保障范围很弱。即使严重受损,每年最多能拿到5万美元。即便是死亡,这个项目的死亡赔偿金上限也仅有37万376美元。而且这个政府赔偿项目非常难用,赔偿的门槛非常高。

历年来,在提出的499项索赔中,CICP只赔偿了29项,总金额超过600万美元。

根据CDC报告,截至12月18日,3150人在接种中共病毒疫苗后产生了“健康影响事件”,根据定义,健康影响事件即:“无法进行正常的日常活动,无法工作,需要医生或健康护理人员的照顾。”

图片来源:Humansarefree.com

问题是,只有当可以证明故意的不当行为造成了伤害时,才能追究辉瑞或摩德纳的责任,也就是说,疫苗制造商必须在明知故犯的情况下真正被抓到, 否则疫苗受害者绝对没有对疫苗制造商的追索权。

评:

由于中共病毒疫苗没有被列在国家疫苗伤害赔偿计划中,一般情况下,被接种疫苗者有不良反应不可以起诉疫苗制造商,也得不到赔偿。如果不良反应非常严重,以至于危及到受害者的生命,或许可以得到十分有限的赔偿,赔偿的金额远不能弥补疫苗对接种疫苗者造成的损失。

中共病毒疫苗不被列在政府赔偿计划单上,原因很明显,那就是疫苗未经过足够的测试和时间考验,无法证明疫苗的安全可靠性。已有国际级专家指出,目前大多数中共病毒疫苗含有和中共病毒相似的病毒,可以攻击人体免疫系统,有些含有增加疫苗接种者患艾滋病的风险。向世界揭露中共病毒真相的英雄科学家闫丽梦博士早就告诉我们,中共病毒是中共制造的生物武器,只有派专家深入到该病毒的起源地-武汉P4实验室调查取证,才有可能研发出安全有效的疫苗。

福奇刚刚在电视上承认他撒谎了-前面他说群体免疫需要80-85%的人口接种疫苗,实际上群体免疫只需要65%的人口接种疫苗。本人想问问:“福奇先生,您打不打这个疫苗?”什么65%,85%,纯粹是误导,这种伎俩对于明白人就是小儿科,对于被主流媒体洗脑的大众来说,听起来好诚恳,福奇认错了!福奇的目的是让人们打疫苗,帮助大药厂推销疫苗。本人认为正确的答案是0%,不要打这个疫苗。福奇在用是80%,还是65%的人打疫苗,而转移是打疫苗还是不打疫苗的探讨。恐怕那些与中共勾结的美国卖国贼的另一个阴谋是把人们的视线从追查病毒来源转移到抢着打疫苗上。

我的一个邻居前两天就兴高采烈地跑来和我分享了她的喜讯-她的女儿和女婿幸运地接种上了中共病毒疫苗!愿上帝保佑她的女儿和女婿平安无事!

原文链接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hhx1998
3 月 之前

愿上帝保佑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