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影《楚门的世界》《骇客帝国》看现实中的爆料革命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文永

校对 上传 辛丑

图片来自 LETTERS TO PALKIES

《楚门的世界》拍摄于1998年,当年获得三项奥斯卡奖提名,六项金球奖提名,在当时引起极大轰动。而时隔多年,依然有很多人喜欢,堪称是一部经典电影。

电影的主角楚门,生活在乌托邦一样的完美世界:他的家在一座风景秀丽的小岛上,岛上有着怡人的海滩和美丽的夕阳,居民也都非常友好。楚门自己则有着一份不错的办公室工作,妻子在医院上班,两个人和楚门的母亲住在一栋大房子里。这一切似乎都很完美。然而意外的事件把楚门从平凡的生活中惊醒:先是在路上看到了死去20多年的父亲,他似乎想要和楚门说什么,却不幸被陌生人抓走。另外,自己心仪的女孩在约会时也被人抓走了。而她在被抓走前告诉楚门:“不要相信他们说的,你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从此楚门开始留意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慢慢发现了很多不寻常的事情,从而逐渐对看到的现实开始怀疑,最终发现,原来自己生活在一个完全人造的世界里:他身边的每一个人都是演员,包括他自己的妻子,甚至一起长大的朋友。整个世界,包括大海、阳光、日落都是假的… …最终有一天,楚门决定冲破这个虚假的世界,去寻求真实的天空。

电影《骇客帝国》拍摄于1999年,它的主旨可以说比《楚门的世界》更进了一步。影片的背景是几百年以后,这时机器已经控制了整个世界,包括人类。它们将人类的身体控制起来,给他们大脑输入程序,让人类的精神生活在一个虚拟的,完全由程序控制的世界。这个虚拟的世界,看起来和我们平常的世界没有两样。幸运的是,有少部分人类个体觉醒了,逃出程序的控制,他们通过努力,救出更多人类,和机器进行斗争。影片的主人公Neo就是这样一个从虚拟世界唤醒以后回到现实世界里与机器抗争,并最终领导和团结人类力量,推翻机器统治的“唯一一人” (影片中叫做The One)。

反观当今中共和Deep State给我们编织的世界,和这两部电影中描绘的虚拟世界又是何等相似:经济总是稳中向好,CPI指数永远小于0.3%;工资逐年增长,手里的存款似乎越来越多;中共国的教科书里不见了《捕蛇者说》和《狂人日记》,只剩下岁月静好;打开电视,看到的满是古装剧和各色娱乐节目;普通人为了房子,车子,或者小孩的教育而重复着996式的工作,过着平淡的生活。

这样的世界让很多人深陷其中,觉得这就是现实的常态。即使偶尔有人对这样的生活提出质疑,也会被其他人认为TA的精神有问题:“为什么你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这不是挺好的吗,别人都这么过来的!”

然而,就像《楚门的世界》里面,天空的吊灯有时候会掉下来、《骇客帝国》里的虚拟世界,偶尔也会卡壳一样,即使设计得再好的系统也会有瑕疵。在中共编制的这个虚假世界里,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些“不和谐”的事情,比如三聚氰胺事件,2015年股灾,假疫苗事件等。很多人会从这些现象中看出一些端倪,隐隐约约觉得我们生活的世界似乎有些不对,但是到底哪里不对,又很难说得清楚。

而这一切,都因为2017年郭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的出现而彻底改变。爆料革命就像在我们看到的假天空上戳出了几个洞,让真实的阳光穿过来,让我们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很多战友像楚门一样,受到最初爆料的冲击,把自己了解到的信息与爆料的相互验证,从看热闹到跟随,最终突破虚假的世界,去寻求真相。

在《骇客帝国》里,摩比斯给尼欧(Neo)两个选择:一个是蓝色的药丸,可以让他继续留在虚拟的世界,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平凡的生活;一个是红色的药丸,吃下以后能够突破机器构建的虚拟世界,进入真实的世界。爆料革命的战友,就是一批选择了吃下红色药丸、选择了追求真相,面对真实世界的人。当然在《骇客帝国》里也有人吃下红色药丸以后反悔,最终背叛人类,与机器勾兑,想要重新回到虚拟世界,这样的人和爆料革命中碰到的伪类是何其相像!

也许正是因为电影《楚门的世界》的导演彼得·威尔有着丰富的人生经历,看到了这个世界背后的真相,所以他试图通过这样一部电影,来唤醒观众。而文贵先生则是通过30年和中共打交道的经历,亲身体会到中共的假、丑和恶,通过爆料革命的力量来唤醒各类人,包括普通人。就像《骇客帝国》里面的尼欧一样,从自我觉醒,到唤醒国人,并集合战友们一起,推翻中共编织的虚假世界,走向一个属于中国人的真实、文明的世界。

有人说电影来源于现实,而现实又比电影精彩一万倍。这一场爆料革命的历史大戏,我们每一个人,不仅做一个观众,也亲自参与,成为这场历史剧的一部分,我们的一言一行,每分钟都在影响历史,改变历史,甚至是创造历史。

+8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hhx1998
3 月 之前

这个角度不错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