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友观点】一个非专业人士的学习笔记; 闫博士的报告说了什么?【漫画版】

文稿:文东

插图:为真不破

复核:文粤

动物的细胞每天都有部分在死去,同时部分在诞生。它们大都是真核细胞,由细胞壁、细胞质、细胞膜组成,DNA在细胞核里。

细胞靠自我复制和分裂进行繁殖:细胞核先复制一套DNA,细胞质随即也增加一倍,然后细胞壁在中间合拢分裂,新细胞就诞生了。而小个子的病毒是一种低级细胞,有DNA而没有正规细胞核,最要命的是,它不会自我复制分裂,只能靠钻进某种动物细胞里窃取它的复制能力来为自己服务,是个十足的小偷。被利用的动物就叫作宿主。

病毒表面有很多叫作刺突的手拿着“钥匙”去试探宿主细胞壁上许多叫作“受体”的小锁。一旦钥匙和锁匹配,病毒就能钻进细胞,只要有一个病毒把它的DNA塞进宿主细胞核里,就能利用它复制出成千的病毒DNA,然后宿主细胞质又会根据这些病毒DNA生产出成千的病毒,最后细胞死了,细胞壁破了,成千的新病毒又跑出去攻击更多的宿主细胞。

这中间病毒用钥匙打开细胞壁上的锁是关键,钥匙决定宿主。蝙蝠病毒只能感染蝙蝠,不能感染人类,因为没有打开人类细胞锁的钥匙。不幸的是,来自蝙蝠的新冠病毒居然有适合人类的锁。闫博士将告诉我们,那不是它自己长出来的,是别人给它的,为了把它打造成生物武器。

站不住脚的新冠自然起源说

自然进化只能发生在与新冠最相似的病毒身上,已知的只有三种:解放军实验室的ZC45和ZXC21,以及石正丽说的RaTG13,名字太难记了,就叫它们 “解放军病毒” (因为两种很像就合并一起称呼)和 “石病毒”吧。新冠不可能由它们进化而来,理由如下:

1、石病毒虽然和新冠相似度高达96%,但其实是虚构出来的,在世界上并不存在。就好比两个人待在一间只有一扇门的密闭屋子里,四周都是摄像头一直监控。结果一个人被杀了,另一个人说有第三者进来杀了人又跑了,可是摄像头没有拍到第三者,现场也没有留下任何第三者的指纹、毛发等痕迹。显然这个人在撒谎,没有第三者来过。石病毒就好比是这个所谓的第三者,除了石正丽的一套说辞之外,没有任何在实际存在的证据。

2、解放军病毒是蝙蝠病毒,只有适合蝙蝠的钥匙,没有适人钥匙,而新冠有酷似SARS病毒的适人钥匙。如果解放军病毒要在自然演变中长出了适人钥匙变成新冠,只能通过“基因重组”(从SARS病毒那里置换钥匙),这只有三种可能:

左边:2-1)如果钥匙置换已经发生很久,除钥匙以外解放军病毒的其他部份肯定会有些变化,绝不可能没有变化。好比耍刀的人练起了弓箭,时间长了他的体型动作肯定会变,不可能还跟原来一样。

右边:2-2)如果钥匙置换最近发生,那解放军病毒要跟SARS病毒同时待在同一个细胞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它们两者的钥匙差异太大,SARS病毒拿着适人钥匙进不了蝙蝠细胞,解放军病毒拿着蝙蝠钥匙进不了人体细胞,它们无法相遇。这好复杂,你记得一件事就够了:

连石正丽们也知道以上都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只能在下面最后一个可能上做文章。

【上部文字】2-3)解放军病毒要从SARS那里自然置换钥匙,只有最后一种可能:它们同时待在某个第三者,某种中间宿主细胞里。蝙蝠?果子狸?穿山甲?貉?石正丽们满世界找,结果全部失败,连她自己也丧气地说可能永远也找不到。呵呵,不是可能,而是肯定找不到!计算机研究排查了几乎所有物种,没有一种适合做中间宿主。所谓中间宿主在理论上,事实上都不存在。

但是,闫博士仍不罢休,要穷追猛打到底!!!

她说:“即使我们忽略上述证据,即没有适当的中间宿主可以进行重组,而是假设确实存在这种宿主,这种重组事件在自然界也是不可能发生的。”为什么呢?

(a)两种病毒必须同时在一个宿主细胞里交换遗传物质,这一情况极为罕见,可能性太低,

(b)SARS在人类历史上只发生过一次,它的适人钥匙同样是罕见的,两个罕见同时发生,可谓罕见之极。打个比方说,好比在千万人口的城市里,两个强盗不约而同偶然地同时闯入同一户人家,还在那里交换了作案工具,而且其中一件作案工具还是罕见的珍品,这是什么情况?

综上所述,自然起源说十分荒诞,无法想象真正的科学家会坚持这一说法。他们要么是贪财、贪色、好名,要么是怕死,再或者是完全不了解情况,比如石正丽病毒是伪造的,他们不了解。下面我们再回过头来说说为什么石正丽病毒是伪造的。

所谓石正丽病毒,据说是云南矿洞里有几个矿工死于肺炎,然后发现是被洞里蝙蝠上的病毒感染的。

最后石正丽弄出个RaTG13病毒来(她本来起名RaBtCoV/4991,后来又变成RaTG13,问她为什么改名,两个是不是一样,她几个月都不回答,后来还是武汉所的那个小姑娘所长,王岐山的私生女王延轶跳出来说,就是同一个东西。

闫博士明确指出:“作者在不做任何通知或说明的情况下更改以前发表的病毒名称是不道德的,作者不引用他们自己的出版物,而在该出版物中他 们对同一病毒曾经进行过描述和报告,这种做法也是不道德的。” )

石正丽还在《自然》杂志上发了论文,但这是假的,它既没有活体样本,也没有它的基因组被分解或复制,连病毒样本都说用完了,真叫作“活不见蝠死不见尸”。它只存在于数据库中,是地地道道的“纸上病毒”。

  1、基因数据库在允许上传数据的同时,由于技术原因,允许一定的滞后等,过程复杂就不多解释了,但这就给了造假者以可乘之机,这是事实。

   2、想要造假的人可以这样进行:先编一个基因序列,然后送去测试,拿原始的测试结果和她编的东西一起在基因数据库里先建立起一个条目,然后这个东西就成了该基因在自然界存在的证据。

3、那么石正丽病毒是这样编造的吗?看看实际情况:2020年1月27日递交基因序列,2月13日公开,可是测试资料却一直到5月19日才公开,正常吗?

4、石正丽说样本是从蝙蝠肛门里采集的,样本中细菌含量连百分之一都不到,这是多么干净的“粪便”啊。序列中30%真核资料不是来自蝙蝠的,奇怪不?石正丽说原始样本用完了,也没分离和回收过活病毒,所长王延轶也证实这一点。到7月石正丽还这么说。

但这是不可能的,闫博士计算过,这是不可能的,样本的数量足够他们做活病毒分离。

5、矿工死亡的临床资料完全不可信,甚至他们是不是死于肺炎都没有得 到证实。事实上第一手数据是没有发现病毒,连尸检也没有进行过。 

6、石正丽他们对2012年发生的矿洞事件发生那么大兴趣,三个团队去了六次,却把成果推迟到2020年才发表?这是为了什么?在发现一个新病毒,而且六个人因此而死亡的情况下,她有什么理由要这么做?这么多年她们在干什么?新冠开始了才想起来拉它垫背作为自然起源吗?

7、2020年6月,怪事来了,有人在国际基因数据库中发现RaTG13以前已经上传过了,数据表明这些东西2017到2018年间就上传了,然后石正丽在《自然》杂志承认2018年就完成了基因测试,那么前述3)里面那一系列奇怪的举动是什么意思?而且事实上,各种国内国外资料证据表明从13到18年石正丽关于此事已发表过不少东西,然后到2020年又上传基因数据?

8、如果石正丽所述属实,她们发现了这么个稀罕的蝙蝠病毒,理所当然要对它能否传染人进行研究和实验,她们做了吗?没有。为什么?有什么理由?

9、新冠爆发后,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张永振教授在《自然》上发表相关论文,指出新冠与解放军病毒的关联性和一致性,而完全无视所谓RaTG13的存在,但很快他的实验室被关闭整改。这多奇怪啊?

10、这个所谓蝙蝠病毒RaTG13,据研究表明,无法被两种菊头蝠的受体所接受。从蝙蝠身上找到的蝙蝠病毒,无法感染蝙蝠!

   11、再来看这个所谓基因序列本身,它与正常的,自然界存在的蝙蝠冠状病毒有不寻常的数据差异,这是当然的,编造出来的数据总是不自然的,闫博士用了许多资料来说明。

12、在上述同义非同义分析之后,长话短说,看下表:

注意箭头所指的这两个数字,44.0:1和10.8:1,大家可以自己详细去看闫博士报告,这里只说结论:这两个数字是不可能出现的!因为Orf是最不容易发生变异的部位,所以它对应的数字绝对应该高于S2对应的数字,而现在,10.8,远低于S2对应的44.0。这表明,新冠和所谓RaTG13,要么两者都是假的,要么一个真的一个假的,绝对不可能两者都是真的。现在新冠事实上存在,所以RaTG13一定是假的!顺带一提,闫博士还顺便揭露了一系列大陆新近发布的病毒信息都是伪造的,这里就不赘述了。至此,新冠自然起源说彻底破产,完全站不住脚。

#拙劣的基因工程和邪恶的生物武器

关于新冠是基因工程的产物,闫博士主要提供了以下证据:

1、新冠与解放军病毒在整体上的高度一致性和它的钥匙与SARS钥匙的高度一致性表明,它是以解放军病毒为基干,配上SARS钥匙组合而成的人造病毒。

2、以上基因改造,大陆不仅技术成熟,而且人力物力资源丰富,完全可以方便快速廉价地完成生产。

3、在新冠S蛋白上发现两处酶切位点是基因改造(技术含量不高且廉价)的明显痕迹。

4、石正丽和她的密切合作伙伴李放在上述两个酶切位点同样的位置分别都做过“钥匙”替换实验,这是一个惊人的“巧合”。打个比方,你家失窃了,发现是特殊型号的保险箱的某个部位被人以某种特定的方式破坏了,经过调查发现,你的邻居居然买了两个同样型号的保险箱,就在这几天里伙同她的兄弟在两个保险箱的同一部位做了两次相同方式的破坏实验!这个案子是谁做的?诸位读者可以试着当一次陪审员,自行判断一下。

5、邪恶的是,新冠在S1和S2连接的部位有一个独特的弗林酶切位点,极大地增强了新冠的感染力。

6、闫博士指出,这些改造所需的相关技术,恰好是武汉病毒所精通擅长的。结果就是令病毒感染力致病性各方面功能得到了加强。但是所用的技术虽然熟练,却并不高精尖,非常“经济实惠”。

7、闫博士随后给出了可以在六个月内方便廉价地实现上述改造的可靠可行的工作流程。

8、闫博士的总结表明,新冠病毒模板来自军方实验室,改造的结果是它针对人类的攻击力得到了巨大的加强,与它实际上对全人类已经造成的巨大破坏完全吻合。

9、上述基因改造的目的和实际效果完全符合生物武器的三大标准,那么新冠病毒不是生物武器又是什么?中共不仅制造了邪恶的生物武器,而且敢于使用它,已经杀死了数以百万计的包括中国人在内的各国人民,这是铁的事实,丧心病狂,令人发指。

笔记写到这里,知识有限,如有谬误之处,希望得到专业人士的指正。

以上观点仅代表本人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zhang
3 月 之前

辛苦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