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定义生物武器之后仍抛CCP 病毒起源之争,意欲何为?

近期BBC等媒体又让中国科学家石正丽身处实验室泄漏说的风暴中心,武汉病毒研究所。她说欢迎任何形式的调查,以排除病毒从她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 这个罕见的声明发出时间适逢世界卫生组织准备下个月到武汉调查CCP病毒起源之际。

BBC记者调查历经奇葩的阻扰

BBC记者日前前往云南矿洞去探访,他们发现通关这个云南省的边远地区,如果在平时只是道路艰险,那么当日对他们来说简直难于上青天了。他们遭遇了便衣警察和官员乘坐无标牌的车在蜿蜒崎岖的土路上一路尾随,亦步亦趋。 路上摆设路障,大卡车在他们到来几分钟前无缘无故“坏”在唯一可走的路上。检察点的人直白告诉记者,他们的任务就是阻止不让进去。

所有这些兴师动众的阻扰只是因为记者要对这里一个废弃铜矿的调查,因为2012年这里曾经有6个矿工感染神秘病毒,后来三人死亡。他们的不幸如果不是2019年CCP病毒施虐全球赋予它新的含义,早就被人遗忘。现在这三个人的不幸去世成为了世界科学界关于CCP病毒起源争论的焦点。CCP病毒到底是来自自然还是实验室?从中共官方阻扰外媒记者探访矿洞的竭尽全力可以看出他们正在试图操纵舆论。

通关这个深林覆盖的起伏丘陵及其洞穴曾经是一个由石正丽所主导的浩大科学研究基地完成的。她因为2003年的SARS病毒研究声名雀起。她发现那个杀死700多人的病毒可能来自云南矿洞蝙蝠携带的病毒。从此她被称为“中国的蝙蝠女侠”。她领导了一个浩大的研究项目,旨在预测和阻止更多类似爆发。他们抓蝙蝠,取粪样,把样本带到1600公里外的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研究。由此他们发现了几百种新的蝙蝠冠状病毒。武汉现在既是领先的冠状病毒研究所所在地又是CCP病毒爆发的第一个城市,这引起了这两者相关联的猜疑。

中共政府,武汉病毒研究所和石正丽本人都愤怒地否定了CCP病毒源自武汉病毒研究所的指控。面对世界卫生组织姗姗来迟的准备明年一月份来武汉调查病毒起源的决定(作案现场已经毁尸灭迹,这是考古来了?),石正丽罕见地发表了以上声明。极少接受采访的她也通过电子邮件回答了BBC记者的几个问题。

当问她世卫组织的(装模做样考古)调查是不是可以帮助排除实验室泄漏嫌疑,她说:“我跟世卫组织专家联系过两次,我代表个人清楚表明我欢迎他们来武汉病毒研究所”。当继续问她调查能不能包括实验数据和实验室记录。她说,“我个人欢迎任何形式的基于公开、透明、信任、可靠、合理的对话方式的访问,但具体方式不是我决定的。”(完全是预先编好的说辞,听起来光明正大的,魔鬼在细节里。公开透明可靠合理信任这些词应该是调查方对被调查方的要求才对吧,这怎么成了被调查方对调查者提要求了?明显轮到具体方式决定权不在她,在CCP。对这样一个已经过去一年的案发现场的考古还要如此不爽快,想干啥呢?遮掩啥呢,按说,不做亏心事,调查越彻底越能洗刷自己是不?遮遮掩掩只会引起更多猜疑。)

BBC随后接到武汉病毒所的电话,告诉他们,石教授仅仅是代表她个人发言,没有得到所里的同意。(既然石只是代表个人,那世卫组织即使做到她所说的公开透明等要求,可能还是会遭到各种刁难。玩啥呢,是不是还有新的病毒武器在这个实验室开发中,不希望被发现?虽然大多数世界科学家都被收买,总是担心有人会良心发现,站出来做吹哨人?)

世卫组织装模做样的考古调查

绝大多数科学家(不包括闫丽梦博士这样的敢于用良心发声的英雄)相信CCP 病毒源自自然,经过一个中间宿主,从蝙蝠跳到人类身上。尽管石教授愿意协助,看来世卫调查小组可能也不会有什么发现。世卫的调查准则虽然没有提到实验室泄漏这个说法,但是10人调查小组中的个别专家认为并不能排斥实验室泄漏这个可能。

彼得,达斯扎克,英国得动物学专家,是10人小组成员之一。他曾经参与了耗资几百万美元的全球病毒取样项目,包括与石正丽在蝙蝠病毒取样的合作。他说实验室泄漏是阴谋论,无稽之谈。他还说:“我还没有看到实验室泄漏的证据。我看到了很多的证据表明这是人类对自然界野生动物栖息地侵入造成的必然结果,在东南亚很普遍”。(这个专家就是那个电子邮件被黑的人,他参与了定立攻守同盟,嫁祸自然,他不知道他的电子邮件被黑的事情吗?怎么现在的专家这么脸皮厚,换了我,已经被揭了底,还是低调点,原来他也是参与得矿洞蝙蝠研究的人,与石正丽有合作关系,世卫选调查组为什么不避嫌?)

当问他是不是准备排除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时,他说:“那不是我的工作!世卫组织谈判好了调查准则,我们只是追踪证据。这就是我们要做的“(奇怪不,谈判?跟谁谈判?中共吗?对于这样一个走过场的毫无意义的考古调查,居然还要和被调查对象讨价还价?到底谁是被调查对象?)

华南海鲜市场,你在哪里?又轮到你出场了!

世卫此次考古调查的一个焦点居然是已经拆除的华南海鲜市场,因为该市场曾经出售野生动物,并且是和最早的CCP 病毒病例有关。但是中共自己已经排除了海鲜市场是源头的可能性。(兜兜转转居然又回到海鲜市场?世卫不知道这个市场已经拆除了吗?还把它列为调查焦点?去拆除的废墟上调查病毒起源,能够查出来什么?荒唐至极,演给谁看?)

彼得达扎斯克说:“我们会看聚集感染案例,看接触者,看那些动物的来源地。看看我们能够发现什么?”(对于一个已经拆除的市场,请问你如何找到动物来源地?不要说海鲜市场已经不存在,你以为海鲜市场进货销售会保留记录给你看?)

虎头蛇尾的研究项目?

云南矿洞感染的那几个工人因为暴露于布满蝙蝠的矿井,引起了可能是感染蝙蝠冠状病毒的猜测。也正是这种跨物种传播的可能性,让武汉病毒研究所到云南采集病毒样本。他们在前后三年采集到293个蝙蝠冠状病毒。

但是,除了一个简短的论文,他们并没有发表很多关于这个研究的成果。(哼·奇怪不?历时三年的采集研究,多达293个病毒样本,却并没有发表什么研究成果?是不是采集的目的和他们所声称的并不是一样的,所以不方便发表?)

当CCP病毒在武汉街头巷尾疯狂传播的时候,石正丽给CCP病毒进行了基因排序。并比较CCP病毒和她历来收集的基因代码,在她的数据库找到了CCP病毒的近亲。RaTG13 是一个根据来源蝙蝠,地点(通关)和发现的年份(2013)命名的病毒基因。被发现7年之后。这个病毒基因将成为如今科学主题争论的焦点。(真的吗?在生物武器已经被定义之后,再回到这个子虚乌有的病毒基因RATG13争论,转移视线吧?BBC没有看过闫博士的两篇科学论文吗?)

历史上有很多实验室病毒泄漏案例。比如第一次SARS病毒传染基本控制后,曾经从北京的病毒实验室泄漏过两次。(为退而求其次让世界人民接受病毒实验室泄漏做铺垫?)增强型基因改造病毒也不是没有干过,目的是为了检测治疗和疫苗对病毒变异的威胁早做预案。对目前已经分离和排序的CCP病毒基因表明及其强的传染性科学家们都很吃惊。这引起了世界科学家们对该病毒曾经在实验室增强改造的怀疑,不得不直面这个可能性。

RATG13 在排除实验室泄漏可能性中充当着耀眼的角色。发表于三月份的自然医学杂志,如果是泄漏的话,石教授应该在她的实验室找到比RATG13更亲近的比对。 (绕回来否定泄漏说了)虽然RATG13以96.2%的相似度成为与CCP病毒最亲近的冠状病毒,但还是太远了,不至于能够改造成CCP病毒。该论文推断CCP病毒可能是一个源自自然,经过不易察觉的在人和动物之间长时间传播变异增强了传染性致死性,成为了2019年始于武汉危害世界的CCP病毒(谁的论文为什么不提?记者写文章太不严谨了。说啥呢,在闫丽梦博士发表了她的科学论文之后,包括骨架,福林酶切位点等必须条件之后,日本科学家已经成功按此方法重复该过程,得到了实验室制造的CCP病毒,文章还在否定增强型改造的可能性?睁眼说瞎话?BBC这个时候再把这个论文挖出来,意欲何为?)

虽然也有科学家开始追问最先的自然感染源来自哪里,丹尼尔鲁西是华盛顿特区乔治城大学的医生和传染病学教授,他是一个研究大型传染病(比如中国的萨斯,非洲的伊波拉和巴西的塞卡病)的老手。他相信中共应该已经搜索了所有传染病的数据库去找这个起源病毒。“他们有能力,有资源,有动力,他们应该已经研究了所有的动物和人类病毒数据库”。 找到病毒源头很重要,不仅仅是关乎更广泛的科学解读,更为了杜绝它再次发生。“我们应该找到病毒源头。我认为一定找得到,甚至可能已经找到了。只是没有透露,那为什么不透露呢?“(问得好! 为什么要隐瞒源头?)

鲁西博士非常相信CCP病毒源自自然,但是他不想武断排除实验室泄漏的可能性。 “自从首例记录在案得病例,已经过去了13个月了,我们还没有找到那个传染源动物。那我们不得不考虑别的可能源头了”。“说不定中共实验室有一个基因上更接近的病毒株。他们没有告诉我们。他们会告诉我们吗?不是实验室的所有数据都会发表的。”“这是我给彼得达萨斯克博士的观点”。

“我在武汉病毒所工作了十多年,” 他说,“我和那里的人很熟。我过去15年经常访问武汉病毒所,和他们一起吃饭”,“我在中国工作都是睁大眼睛的,我努力回忆哪里有什么不对劲,但是没有任何反常的”。 当被问到这些与武汉病毒所的友谊和经费来往与他的调查小组角色会不会有利益冲突时,他说:“我们发表论文一切都在纸上,大家可以看,”在他看来,与武汉病毒所的合作经历,使他“成为世界上唯一对蝙蝠冠状病毒源头知道最多的人。”

关于CCP病毒起源。中共只提供过有限的数据,但是它已经开始推广他们自己的理论。欧洲一些没有定论的研究暗示,CCP病毒传播也许远早于原先的认定,中共的宣传部门充满了非中国起源的说法。

由于缺乏实锤数据,导致众说纷纭。大多数集中在RATG13和它的源头通关矿洞,早先关于六个生病的矿工的学术论文被扒出来了。但是它与武汉病毒所的说法不一样(为什么要撒谎?)其中包括昆明医学院的学生的硕士论文。 石教授告诉BBC说:“我下载阅读了该论文。”“论述文理不通,结论基于莫须有的证据和不合逻辑。如果你是我,你怎么办?”。

“昆明医学院的硕士论文的结论既没有证据,也不符合逻辑,却被阴谋论者拿来怀疑我”石正丽说。石教授还不得不回答为什么武汉病毒所的公共病毒数据库被突然撤下。 她告诉BBC撤下数据库是因为武汉病毒所的网站和个人邮件都受到攻击,出于安全考虑,撤了。

她说:“我们所有的论文都发表在英文杂志上,所有的病毒基因序列都保存在基因库数据库,我们没有什么好隐藏的。”但是关于云南的乡村有一个重要问题,不仅仅科学家要问,记者也需要问。

对于一个可能对为了世界造成百万人丧命并沉重打击世界经济的病毒,经过了近十年的取样排序,武汉病毒所除了取样上传序列,啥也没有做。我们不得不问,如此耗资巨大的,对野生动物海量取样的危险研究,到底是为了干什么? (这个问得好,给BBC点赞!)

“说我们做得太少,完全正确。”彼得达斯扎克告诉BBC。“说我们失败了是不公平得,也许我们还应该做十倍的研究工作量。”

“我们的研究工作是前瞻性的,非专业人士难于理解“。石正丽在电子邮件里说。(真的有那么高深吗?还是以这种借口阻挡提问?我记得闫博士说,你家厨房都能造出病毒,要说高深,研究救命的疫苗才是,造杀人武器和救人疫苗差之千里。)

世卫组织保证会以开放心态调查CCP病毒源头,但是中共政府对记者的问题并不是很热情。

BBC记者后来还决定往北去探访石正丽曾经研究SARS病毒的矿洞,但是他们遇到了同样的跟踪。无牌照的车亦步亦趋跟着直到遇到一个路障无法通行,很快看见别的车从一小路绕开路障,他们也想照办,但是他们被告知,他们不允许走那个路,只好作罢,回头去飞机场。

评论:我们知道病毒起源的问题上,几乎所有的主流媒体,包括BBC都是站在中宣部一边的。各种起源炒作,混淆视听而已。郭先生直播明确告诉我们CCP病毒已经被定义为生物武器,世卫组织不得不做样子去二次调查(考古)所谓病毒起源的时候,抛出这样的新闻,以及各种人物的说法,除了继续为自然起源说站台,更可能是退而求其次为实验室泄漏说埋下伏笔。可以看到矿洞是个神秘所在,记者是不能去的。所以你相信石教授承诺的欢迎到实验室调查是真的吗?世卫组织居然不避嫌,把一个有长远利益关系的专家放到调查组里面,你真的傻傻地相信他们能够给出可靠的结果吗?这都是各种配合演戏忽悠大众而已。

新闻链接

翻译评论署名:雾姐

+1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肥猫
3 月 之前

美国和全世界被中共玩弄于股掌之中,明明知道是中共释放的生化武器,却还三缄其口,羞羞答答,暧昧无耻的玩着政治游戏,哪里有什么伟大,都是一群和CCP五十步笑百步的无耻混蛋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2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