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体制下普通民众的生存环境 (拆迁部分)–爆料革命随笔之四

【日本大阪方舟农场】作者:馨子 校对:杖子小哥

说起“拆迁”在中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要把这两个字翻译成英语、日语、德语、法语、意大利语乃至更多语种,我相信很多翻译人员或多或少会感觉有些难度。如果加深一些难度,将这两个字换个说法叫“强拆”,相信中国人还能懂得,但我真的不确定还有多少翻译能准确地生动地翻译过来。我试着用谷歌软件翻译了一下“拆迁”,英文叫:Demolition;日文叫:解体;德语:Abriss。后边不试了,对不对不清楚,也不清楚这个翻译好的单词是不是能准确表达出“拆迁”的含义,亦或这就是中文所谓的博大精深吧。

单从字面看并不难解释,也不难翻译,拆就是拆掉某物,迁就是迁移、搬走,合起来就是拆掉搬走,或者搬走拆掉,这只能说物权是在完全自主的情况下的含义。但是,中文语境下的“拆迁”是有特定含义的,在中国版图上所有被拆迁的住户非常清楚,其深层的含义可绝不仅仅如此,里边纠缠着多少利益、权力、法律等等,朦朦胧胧,看不清摸不到,但又完全绞在一起。

每一起强拆都是“依法”进行的,每一次依据的所谓法律都是没有判决的,没有经过法律判决的强拆就是抢劫!法律的严肃、神圣不可侵犯成为笑话!法律对中国劳苦大众来说变成了奢侈品,法律只是掌权者手中的玩偶。

任何一次拆迁工程,有多少官员升官发财?有多少人获利颇丰?有多少人沾沾自喜?有多少人小富即安?有多少人倾家荡产?有多少人含冤离世?有多少人欲哭无泪?有多少人投诉无门?有多少人流离失所?有多少人作恶?有多少人帮凶?有多少人绝食?有多少人自焚?有多少人隔岸观火?这些都含在了“拆迁”和“强拆”里边。这里边的每一个问号的后边都有不止一个故事,哪一片被拆掉的砖瓦没有沾上血污?我就此打住吧,留一些想象空间给您。

    其他国家我不了解,仅说说我所在的日本,我们家附近有一个维修、焊接的小作坊,占地约40平方米,2层小楼,破旧不堪,年久失修。而它的周边是一大片空地,也就是所有的房子都拆除了,只剩下这孤独的一间房了。看得出,空地的所有者(地产商)特别希望拥有这一小块土地,一旦持有,就会产生很大的经济效益,至少一栋大厦将拔地而起。可是,它就是巍峨屹立在那里,无人敢动。其实,正确地说法应该是残留在那里,但依旧无人敢动。

这是法律的威严,是私人财产不容侵犯的庄严写照。

如果这个小楼搁在中国的任意一个城市或乡镇,我自不必说,相信它早已被拆迁了,大厦早就平地而起了,很多人会欢呼雀跃,很多人会暗自窃喜,但绝对会有人悲痛欲绝!

偌大的一个中国,缺失了什么?

在这里插进来说一点儿基督教,基督教新教传承至今约2000年,其带给人类社会最大的受益就是人人平等和契约精神。凡是对神敬畏的,无不遵循着神的国度所建立的平等关系和契约精神,进而对他人产生同样的敬畏。这种敬畏是每一个人信仰的基石,由此而建立的国度、政权、法律、准则等,深深地刻在人们的内心。它时时规范着人们的行为,调整着社会的秩序,这就是我们看到的当今世界的普遍现状。

而当一个国家、一个政权、一小部分窃取了最高权力的人将自己当作神,悲剧就降临了,就无偏差地降临在普罗大众身上。中国的宪法关于“国家保护公民的合法财产”的文字留下了可供官方随意解释的弹性空间,埋下了伏笔:现在的宪法从来不说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我想拆你的时候我就说你是不合法的财产,这就为不保护公民财产打下了伏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