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道观察】由“燕子”方芳看中共极权治下镜花水月的女权

作者:卡拉马佐夫姐姐【㊙️翻Gnews原创组】
校对:萌萌的朋克

图片来源:www.bldaily.com

近几周,美国多家媒体爆出中共间谍方芳(音译)色诱渗透多名美国政客,包括加州众议员,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之一埃里克·斯沃威尔(Eric Swalwell),且该新闻热度不减,持续发酵。但方芳只是众多被中共控制的 “燕子”(女间谍)之一。她们主要通过自身的女性魅力,再加上其他方面某些出众的能力,宛如一只只端坐在网中央的蜘蛛,等着一只又一只“猎物”自投罗网。这些“猎物”就是西方各路权贵,包括政客以及商界、学界、工业界要人。猎物数量是有限的,而中共最擅长“人海战术”,当其豢养的“蜘蛛”足够多时,就有足够比例有权势的“猎物”深陷其中、动弹不得,积累到一定数量,量变引发质变,如此攫获对自由世界的控制权。以方芳为代表的各路女谍个个貌美如花,出入各种觥筹交错的社交场合游刃有余,看似光鲜,实则毫无自由可言,她们就是中共的工具、奴隶。中共把她们变成了魔鬼的钩子,利用人性中好色的弱点去勾引西方有影响力的人士,达到目的后,估计不少“燕子”身心俱毁。

笔者以女性视角来看,被中共利用的女性岂止方芳这样的女间谍,中共极权治下的所有女性,七十年来无一幸免成为中共实现各种各样“伟大目标”的工具:

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中共极权利用西方女性主义思潮的开端

早在十八世纪末,玛丽·沃斯通克拉夫特(Mary Wollstonecraft)撰写的《女权辩护》(A Vindication of the Rights of Woman)标志着西方女性主义的开端。经过一个世纪多的各种思潮与运动,至二十世纪四五十年代,二战结束之时,早已形成滔天巨浪,席卷了整个西方世界。笔者相信,当时女性主义者的初衷是伟大的,目的是要给女性更大的自由,把女性从男权社会体系被奴役的处境中解放出来,当时的代表作是存在主义哲学家西蒙娜·德·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撰写的《第二性》(Le Deuxième Sexe),此书为女性主义提供了系统性的理论框架,是女权主义思想史上的一座里程碑,深刻改变了二战后全世界女性的处境。

女性主义代表思想家波伏娃与其伴侣萨特在北京,摄于1955年

对于各种各样的新思潮、新想法,中共一贯的套路都是先利用,占领道德制高点和思想控制权,最终这个新想法一定会被中共带歪。当时风靡全西方的女性主义也难逃厄运。乘着西方左派存在主义女权思潮的东风,毛泽东喊出了当时最响亮的洗脑口号之一——“妇女能顶半边天”,鼓励(忽悠)女人和男人一起加入一个个莫名其妙的“社会主义大生产”项目。乍一看,跟中共声称的“旧社会”相比,女人不再被约束在家庭的小天地里,而且男女一起工作,看着挺有道理,其本质却是利用女权思潮来打破传统的父权体制,这样才能把权力集中到中共自己身上。换句话说,中国女性从未拥有过真正的自由、真正的女权,不是在父权体系下被男权思想奴役,就是在极权体系下被共产党奴役,说到底就是换了个奴隶主而已。最恶劣的是,毛泽东鼓吹的“妇女能顶半边天”给女人们造成一种自己解放了的假象,让她们被奴役而不自知,实则只是从一个牢笼跳进了另一个牢笼。而且,相比旧牢笼中或多或少会有家庭的爱和温暖,这个新牢笼是用国家机器铸就的,更加坚固,毫无人性。

中共治下七十年:中国女人的身体由最高领袖说了算

“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着生殖器。”郭文贵先生这句生动的顺口溜绝非夸大其词。与“妇女能顶半边天”这种洗脑口号几乎同时出现的,还有“人多力量大”、“英雄母亲”之类。意思就是女人不仅要跟男人一起干活,还得干男人不能干的——为国家生孩子,生得越多越好。那时绝大多数人都吃不饱,还要响应各种各样神经兮兮的“运动”消耗能量,女人还得被迫拼命生孩子,“最高领袖的意志”严重违反能量守恒定律,简直是把女人往死里整。请问这是哪门子女权?连小命都快被折腾没了。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中共突然来了180度大转弯,实行“计划生育”,一家只准生一个娃,生完了不管女人愿不愿意,拖去上环,那环就逐渐长在肉里,几十年后把环硬生生地从身体里出来时,早已连着肉,根本分不开,想想都疼。如果一不小心又怀孕了,也不管女人愿不愿意,也不管胎儿长多大了,直接拖去流产,女人的子宫甚至整个身体根本不是自己说了算。中共要你多生就多生,要你少生就少生。过去女人的身体受家族与父权制控制,现在牢牢被中共控制,反正不是自己控制。

图片来源:https://zhuanlan.zhihu.com/p/34446343

千禧年之后:大城市伪布尔乔亚女权兴起,终是镜花水月

二十一世纪后,大城市陆陆续续出现了所谓“中产”女性(此处中产打了引号是因为在共产主义国度没有有产者,除了盗国贼),她们颇有小资情调地讨论实际生活中关于女权的话题,比如男女各赚多少钱,男女如何分担家务,女性的职业发展,等等。这些讨论本身没有错,错在看似岁月静好地讨论时,中共极权的阴影总是挥之不去,因为所有人包括女性一直被中共奴役着,从来没有自由。渐渐地,关于女性主义的讨论不知怎么变了味,这个话题逐渐沦为转移社会主要矛盾(共产党对老百姓的压迫)的主要话题之一,变成挑拨夫妻关系、家庭关系的利器。而“发动群众斗群众”可是中共的拿手好戏。此时“女权”不幸变成了中共挑拨离间的又一个工具。

如今人口增长速度下降得厉害,中共眼看韭菜不够用了,又逼着女人多生孩子,于是开始污名化女权,忽悠女性“回归传统”。这么折腾一大圈,好不容易冒出来的一点点女性主义的苗头又被扼杀了,理由又是冠冕堂皇的“为大局着想”、“为国家着想”。

图片来源:https://www.sohu.com/a/257833123_604477

真女权的希望:女权即人权

从中共残害、奴役女性的历史可见,他们既不信“妇女能顶半边天”,也不信“传统父权社会”。他们只有一个目的:把权力牢牢抓在自己手里,其他这个权、那个权都是工具,有用的时候拿来当拐棍,没用的时候扔一边顺便再骂几句罢了。

说到底,女权即人权。有中共极权在,就不可能有人权,因而也不可能有真正的女权。好在令大家充满希望的是,即使在中共高压洗脑统治下,依然有许多人格独立、智慧勇敢的女性站了出来,比如羽坛女皇叶钊颖女士、科学家闫丽梦博士等。她们事业杰出、不畏强权、向往自由,这才是女性主义理想的样子,即活出一个大写的人。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2月 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