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不改,无惧“喝茶”

前言:文初

爆料革命进入关键阶段,土共即将土崩瓦解,很多战友们可能会因支持爆料革命、支持新中国联邦建设而被“喝茶”,本人也因宗教信仰问题和早期支持爆料革命多次被有关部门请去喝茶。近日翻出此文,分享给战友们以提供借鉴,此文出处系一位死磕派律师哥们两年前发给我的,作者已无从考证,经电话咨询发我的律师朋友同意后,分享给战友们。

作者:佚名     配图:小艾

6月19日上午10点半,像往常一样超市买完菜回家,院子口停着一辆不多见的警务大巴,当时觉得奇怪,隐隐觉得是来找自己的。

上楼过程中未发现异常,结果最后半层楼到家门口转个弯一排制服堵在门口,其中一个问我姓名。数了数一共来了六个人,两便装四制服。

礼貌的问询他们找我有什么事,为首的说需要找我了解一下情况,要去家里看看。打开门把他们请进屋,四下打量了一下之后说家里的情况我们了解了,现在不太方便说你的情况,需要进一步配合他们去所里做个询问笔录并且出示了警官证。

没有理由不配合警方询问,于是给朋友打了个电话简单告知情况(法律规定的拥有的权利,但只能打一个电话,之后为首的警官全程盯紧你的电话不让再使用,甚至还想代为保管)之后跟着上车,采取的是押送嫌犯座位,坐在没有车门不能开窗的一侧,身前身后都有制服贴着。

车上我就开始直说,要问我什么情况现在能告诉我了吗。出示过警官证的C警官(坐在我身边)就问我,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我说我真的不清楚,我什么也没做,如果你们告诉我具体哪方面事情,我肯定配合你们有问必答。

前排的警官扭头质问“你是不是在网上发帖说了杭康的事情”,我一听心里大概有底了,便回答说我并没有在网上发任何有关杭康言论的帖子。但是既然您们找到我来了,肯定是我说过什么我也知道。C警官接话说对啊你认个错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什么过激言论。我说我知道是什么事情了,我跟人吵架被她举报了。我发过一条关于杭康的朋友圈,我认为杭康人的行为是爱国的并且有勇气的。然后那个人就说了一些让我不舒服的话,我一生气就把她拉黑删除了。然后您们就找上来了,这不是她举报的是什么。C警官说那就行了,去所里再详细讲吧。

到所里走程序接受询问做笔录,按照我在车上说的,很快做完了问询,C警官问我杭康的事情在哪里看到的,我说我是在“油管”看的,C警官又问我怎么看到的,我说是通过梯子软件。要我出示梯子软件给他看,我说我跟那个人吵完架拉黑之后就删了。这个时候进来了一位便装的眼镜仔开始接手我的笔录,C警官称他为“专家”(实际应该为网警)。

“专家”一来气势凌厉连环发问,问我最近有没有去过境外,家里有没有人去过境外,梯子是谁提供给我的,有没有在网上发过杭康的事情。我均一一作答,他不满意我关于梯子的说法,要我提供下载方法给他看,我说这个比较复杂,要搜百度,然后一个个去找别人的翻墙经验贴子,按照提示找到网址,再下载安装,在这里没法演示给你看。

专家不满意,于是提示我“你是不是在群里说过杭康油行特首发表声明撤销反送C”,我否认。专家于是大怒,说我不老实是个无赖,他见得多了。我说我配合你们的工作有问必答,但没说的我就是没说,这没必要撒谎。如果你有证据说我说过,能不能给我看一下让我回忆起来我什么时候说的。专家气急败坏,说我小事非要搞成大事,现在就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条例,计算机使用安全什么的,使用翻墙软件行为已经构成违法,要进行处罚。期间他多次拿起我的手机,手动查找他需要的内容(主要是微信聊天记录),然而微信号因为早就被麻花疼永封了,他没能查出任何有价值的内容来。

我可以明显感觉到,负责搞笑的“专家”都不知道自己要查的是什么,因为他最后质问我是不是在网上说过“杭康油行特首发表声明撤销反送C”,而这句话我是根本没说过的。为了这句话我到底说没说过我跟专家有了一场毫不退让的但是态度非常配合的对话,毕竟他说话时候代表的是体制这种可以轻易碾碎我的自由的东西。

随后是打印笔录,签字按手印采取指纹生理标记,手机被拿走说是要读取信息。签《权利与义务告知书》,然后请进询问室让等待。

就一直把我晾在询问室,找个年长的便装陪我坐着等(也是去我家里的一位)。我跟他闲聊,说我真心希望郭嘉越来越好,只有郭嘉越来越好了,我们才可以生活得越好。也提出了一些他没有去想过的问题:为什么前几任上大家都过得挺好,钱好赚也有钱花世界很太平。而现在您为了我这种事情加班加点那么辛苦,工资也没有涨,物价却越来越贵了,一个西瓜就要60块了。他想了想说道:美国还是太坏了,就是不想让我们过得好。

期间他们换了一次岗,另一位去我家里的便装陪我又坐了一个小时。我们也闲聊,他向我说起了他的儿子,大概是他儿子跟我年纪相仿的原因。他说他儿子毕业后不好好搞,学的土木工程,毕业应聘去了中建三局被外派,一个月1800块钱人晒得跟非洲人一样。后来辞工跳槽没了企业编制几经波折现在人在广州做事,也有两万多工资虽然买房买车了,但是太累想回武汉来,而他不同意因为在武汉没有那么好的发展前途,也是担忧以后怎么办。我想了想,什么也没说,毕竟他儿子已经不在让他觉得生活有保障的这个体制里了。

在这几个小时里我也整理了一下思路捋了一遍所有的过程,下面说重点:

1.手机上的微信聊天记录是他们要找的重要内容,如果你手机清空了聊天记录,删除了朋友圈内容,他们就无法从你手机固定证据对你进行处罚。

2.大数据后台虽然对手机有监控,但是只要不涉及当下郑智热点敏感词不会触发维稳机制。正话反说有效,错别字创新词无法识别,至少他们无法在你手机的海量信息检索里面查找到他们想要的内容,除非你被人恶意截图举报了。

3.苹果无法用机器扫描内容,只能人工翻看。

4.自己手机上没有的内容无需承认是自己说的,法院认定有效的证据也必须是从你手机上面能够调取出来查看固定的证据。如果他们在你手机查不到想要的内容,会用诱导威逼利诱哄骗各种手段让你自己主动交代并且录入询问笔录。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自己想明白。

5.不出卖任何朋友,因为牵扯到的人越多,他们就越容易往“勾结境外势力煽动颠覆破坏郭嘉”上靠,切记。

6.他们问你想好了再答,没问的一律不答,做到态度上诚恳配合警察工作。大部分底层办案都是走程序,并不想真的为难你,认清这点大家都OK。

7.本例中的“网警专家”是极坏的,会用他有限的学校侦查理论来唬你。比如向我提问有没有说过那些话,我刚回答没有他便马上声色俱厉喝问到还没问是什么你怎么就说没有。企图证明他的智商和”逻辑“比你高明,让你交代问题。

大概被扣押三个小时后,出具了行政处罚通知一式四份签字画押。但是却不提供给我,我伸出手想拿一份被下达通知的办案警官(比C警官更高级别)拿回去了。因为钳制言论自由这种事情,本身就是不能见光的,而这种处罚如果被拿到世界人权组织曝光就是标准人权案例,迫害公民的基本言论自由权利。

这个警官最后把我送出了询问室,并且告诫我说:你可以关心政治,但是不要随便发表言论。

最后我想引用历史上著名的反抗纳粹遇害的白玫瑰组织主要成员及领导者—我是你们的良心,21岁的慕尼黑大学学生苏菲.绍尔的遗言作为本记结尾致词:

“我们并不沉默。我们让你们良心不安,白玫瑰不让你们安宁。”

审核:Ivy(浪迹天涯)

更多资讯,欢迎订阅美东香草山农场官方推特账号

更多文稿,欢迎浏览美东香草山GNEWS官方链接

+1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China
2 月 之前

灭赤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