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书事件是韩正牵头灭爆小组针对法治基金的行动因暴露而夭折

撰稿:巴黎七星农场;审核:喜马拉雅的馍夹肉;校对:Maarago

据路德社12/23/2020 路德时评(路博艾冠谈):川普为什么否决国防授权法案?国会有把握否决川普否决权吗?班农采访闫丽梦博士透露出的时间点1:11:50

路德:我来给大家解读一下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很多人现在非常关心,就是遗嘱的事情,为什么说凤凰农场的这个遗嘱还有有些农场也有,为什么说是一个很重的一个致命伤,这个事情绝对是天意,天意让爆料革命、文贵先生发现,然后真正地解决。这绝对是天意让这起事件在这个时候被发现,否则整个新中国联邦、爆料革命、法治基金等可能全部被一锅端。这个局太大太大,因为我看了很多份遗嘱,别人都是这样写的,一张纸上、一张纸上,说我自愿把我的什么什么哪些部分,它一张纸上写了几个东西,第一、把GTV继承给谁;第二,一部分钱捐给法治基金,这是第二点;第三点,一部分钱捐给举个例子了,因为每个不一样,一部分捐给什么凤凰农场,一部分捐给什么什么别的新中国联邦建设。就是把这几个东西 摆在一起,博博士你看到这几个东西摆到一起是啥概念,想过没有,博博士,你可能有没有意识到这个多恐怖。

博博士:这个感觉有点像可能以后授人以柄的感觉,把这些东西都这样的摆出来的话,以后很容易形成纠纷这样的东西,

路德:不,绝对不仅仅是纠纷,这是局,这是一个大局,这个东西摆到一起就相当于,举个例子,有谁谁谁写了一个东西说我把这个遗嘱把哪几个人,第一博博士、第二个本拉登、第三个再摆一个谁谁几个恐怖分子,那你说你博博士你还有,并且不只一个是这样写,五百个人都这样写,你说你和他没关系,别人都会说你和他有关系。

博博士:这个太邪恶了,这个跳进黄河洗不清啊,而且就是说被写遗嘱的人也没招谁惹谁啊, 就直接被写上去,跟别人列在一起,所以这个也太邪恶了。

路德:大家想过没有,就摆在一起,这就是它故意摆在一起。

博博士:尤其是路德说很多人一起这样写的话那问题就大了。

路德:回头很多人一起,给你作证。

博博士:对,如果一个两个还好说,如果很多人一起的话问题就大了。

路德:就这里头他回头他可以,你看任何一个点他去击破,比如说什么农场现在在什么灭贼行动,这灭贼行动有一个人在那里搞点事,然后,那等于说回头这一堆人都出来,你看这么多所有的东西全部在里头,这不就跟那个我们现在用RICO法案来灭中共,那中共也可以用美国的法律来搞你呀,第一、它直接回头它找几个自己的证人太容易了,它找几十个证人,对中共来说太简单了;第二,事件它也很容易呀,它直接搞些人来做事件就行了;第三,然后这里头策反一些,就像黑手党当时黑帮策反一些人,做所谓的污点证人,这一系列东西往那一做,等于说每张纸都是这几个放在一起,这几个放在一起,当你说我们的新中国联邦和这个没关系的时候别人都说你有关系,我们的法治基金和这个没关系,它都是有关系的,冠博士,你说是不是啊?

冠博士:是的,这个就可以看到背后布的一个局,通过中共这种全方位行为来想办法创造条件。

路德:这个局很大,今天我们只说这一点,后面还有更重要的局,最终的其实就是对准法治基金,因为法治基金第一,因为CPP要做啥证据它都做得了,当然啦这个东西绝对不是SARA她主动去做的,SARA他们真正要害(人)的话,SARA就不会把公告写出来,她就会私底下做,做完以后,突然一天,你想想过两三个月以后,她做的事件和所有东西都具备的时候,你还不知道你还有这么多人写了遗嘱,啪一下出来的时候,那就很恐怖,SARA她就把这个公告写出来,写出来,欸,据今天文贵先生跟我说,他说灭爆小组、韩正领导的灭爆小组非常生气,说提早暴露,这本来这是一个大局,再过三到四个月,我告诉大家这可能真的是一锅端,这个一锅端是真正的大家一点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了,因为他会把法治基金扯进去,而法治基金和法治社会牵扯到的事情,就会牵扯很多政治上的一些东西 ,因为法治基金是可以做政治游说的。SARA这绝对是被人利用了,那毫无疑问,否则如果SARA跟他们是一伙的,她不可能还傻乎乎地写个公告,她应该私底下暗暗地准备准备几百个,慢慢地准备,准备完以后,啪一下出来,并且把这些所有的遗嘱全部在律师认证,是不是?全部律师验证,然后这所有东西就是实锤,然后几十个、上百个全部都是把这个列在一起,你想想这是啥概念,这是第一点;第二点,这里面写这些东西有一个重要点,就相当于这个骗保一样,这个保费骗保不也是有的时候是这样,然后写个遗嘱是谁,写个受益人是谁,这里头也是;还有一点很多都写什么遗产留给家人,他里面写谁谁谁哪个家人,这其实就是一种洗钱的方式,他回头说你这么多遗嘱通过新中国联邦什么什么来洗钱,所有的这些、这个局是很深,因为很多事情现在我还不方便说,所以我支支吾吾,要到一定时候才能说出来,反正告诉大家灭爆小组现在,这是天意呀,不经意化解一个这么重大的一个危机,再过一段时间,三到四个月,它等于说它有一个包围圈,就像美国现在对中共的包围圈,它也有个包围圈,它是一点一点,现在等于说这个包围圈还没有围拢,中间有缝,出去了,但是再过三四个月它所有的包围圈证据啊全给你做实,它自己造的让人它潜伏的人做的证据,潜伏的人做的事件全部做实的时候,这个包围圈就铁了,就围拢了。所以啊,你看这个为什么这些五毛天天说这些东西,这其实就是他们做的包围圈。很多,现在我先暂时说一点。

艾丽:对呀,这个先说这件事情,这个如果是这样讲的话,我们在想新中国联邦要打造一个能接中共盘的人,中共是不会让你做成的,它一定会垂死挣扎,我们可以看到刚才路德讲到的这场角力,韩正牵头的灭爆小组,就是一定要把爆料革命、把你真正在国际上形成信誉的,就用你的矛戳你的盾,因为我们要建立一个有信用的联邦,我们已经在美国依靠美国的法律来建立这样的,然后用为美国的包括救美国人命和世界人民的觉醒、看清中共,做了这么多贡献积攒的这些信用形成的这样一个NGO,像法治基金、法治社会这样的实体,那么它就要把你打破,当大家想一下当它如果写了遗产,如果这个人被意外地被干掉了,那么你就成了一个无头的案,它可以任意地去指控你,说你去参与了黑社会的行动,这就彻底把法治基金的信用打掉了,我们一直在讲,验真不容易,但是验伪很容易,它只要给你做一件让你犯法翻不了身的事情,我们法治基金、法治社会在海外的新中国联邦的这样的集结的一个团体,虽然是一个NGO的团体,但是她也是代表了这样的信用,所以它就要把你的信用打垮,让世界看着说,欸,我有做实的东西,然后全面地利用它的大外宣,现在还能指挥得动的全球的这些媒体,来搞死你、搞臭你,然后彻底地搞砸你,这是他们的目的。因为他们砸了,他们不希望任何能够有能力、有实力拼盘新中国,而新中国人民的希望就是新中国联邦和相关的这些农场和机构,这是救人的机构。它把一个救人的机构,让每一个机构都让你惹上,特别是SARA这样的目标比较大的凤凰农场,让你惹上一身的官司、麻烦,让你无休无止追缠,然后在媒体上对你打击,所以这个是非常邪恶的,我们要看到,中共不死国难世界的难就不止,就是这样。它还会用什么邪招都不用想, 所有恶招、邪招都能用,它从物理上让你消失都可以干到,可以发话1月6号之前让川普总统消失,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这种邪恶的这些招数。(以下略)

综述:在这场正义与邪恶的终极之战中,每位战友不仅要有辨别善恶的智商和情商,还要有和邪恶战斗的技谋,光有善良的心和追求正义的理想和信仰还远远不够,SARA公告的遗书事件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大部分战友对SARA根本不会有任何戒备之心,所以在善良的SARA被蒙蔽之下,会有很多人上当因为这样的上当给每个参与其间的战友带来危险,这又何其不是遗嘱事件的另一个最大的伤害面呢?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1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12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