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债市实为黑天鹅孵化基地,崩盘在劫难逃

图片来源:weixinnu.com

据《福布斯》记者撰文称,中共国的詹姆斯·卡维尔(James Carville)时刻或许已经到来。这个梗已经有些年头,最早要从1993年克林顿(Bill Clinton)政府被债市围困说起。当时,任何关于白宫可能扩大预算赤字的风吹草动都能让债券收益率一飞冲天。这让身为比尔·克林顿高级顾问的卡维尔坐不住了,他调侃说:“我常常想,如果轮回存在,我想投胎做总统或者教皇或者棒球明星。但现在我希望自己化身债券市场——你可以震住所有人。”

这正是此刻中共国债市的真实写照。中共政府治下的债券市场规模高达15万亿美元,频繁的大额抛售令一尊习近平越来越难淡定。最近几个月的损失为近13年之最。股市波动与债市截然不同。习执政期间,A股已经产生数次极端波动。最惨烈的一次发生在2015年,上证指数在数周内狂泻30%。当时,中共决策层的应对策略毫无章法,为了“止泻”,该用的不该用的金融工具全招呼上了,可谓昏招迭出——放松杠杆和法定准备金率,关掉 IPO(首次公开募股),停止数千家上市公司的股票交易。更加不可思议的是,他们允许赌徒抵押房产获取炒股资金,以居心叵测的爱国主义之名怂恿普通百姓“为国接盘”。

反观债券市场,最近市场情绪变糟很大程度上反应了违约激增。中共病毒乱象与习去金融杠杆的初衷背道而驰。这种冲突源于中共妄想填补从11月到12月产生的约9000亿美元资金缺口。此番波动不仅让中共体制措手不及,更让外界看到中共国已经陷入高达15万亿美元的金融困境。说得直白一点,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焦头烂额的根源是不切实际。如果习的喽啰们再不上心,债市将给习政府带来难以预见的麻烦。谁也无法幸免于中共国15万亿美元的“不切实际”难题。正如卡维尔27年之前的金句所言,债券可没这么简单。

2015年,习政府允许佳兆业集团(Kaisa Group Holdings)违约美元债券,让这家大陆地产开发商第一个吃了螃蟹。然而,由此带来的副作用让中共高层大跌眼镜——不仅导致A股暴跌,而且让中共国企业走回了“不择手段促增长”的老路。接踵而来的是川普总统(Donald Trump)于2017年发起的贸易战,数千亿美元大陆商品被加征高额关税,这成了中共搁置结构性改革的另一个借口。多年前,中共决策层就希望“驯服”的影子银行市场,在贸易战的副作用下,“肿胀”到了13万亿美元的规模。诚然,中共政府现在回归到了去杠杆模式,相比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或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中共国央行大大收紧了货币刺激政策。但过去几年债务和信贷激增让中共政府剧烈失衡。

习于2012年末掌权,成为了几十年来权力最大的中共国领导人,上任之初承诺尊重市场规律,减少政府干预。这对于实现“国退民进”至关重要。2021年已经临近,中共国却要面对车拉马的窘境。毫无疑问,中共国庞大的经济体量和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给投资者们带来了巨大的机会。中共政府稳步诱来后者,循序渐进打入全球性股票指数(由明晟(MSCI)编制的各种指数)和债券指数(英国富时指数,FTSE Russell)。然而,考虑到习当政的8年期间,黑箱操作“遍地开花”,究竟有多少债务无法被偿还无从得知,中共国金融体系尚不足以进入黄金时段。这是习时代的讽刺之处。

眼下,“过剩与违约齐飞”在中共国愈演愈烈,部分归因于新冠病毒带来的破坏,还有与日俱增的外国投机客扎堆进入中共债市的冲动。这类赌徒就是卡维尔当时所称的“债券义和团”。这些声名狼藉的玩家会自作主张把他们认为不明智或危险的政府、货币或企业政策拉出来“游街”。他们通过推高债券收益率和抵制债权拍卖来刷存在感,从而提高政府的借贷成本。可悲的是,这样的金融流氓却被中共政府奉为上宾。

与此同时,中共在国内大开倒车。昔非今比的例子不胜枚举。譬如,90年代末,克林顿访华期间,时任党魁江泽民和克林顿“现挂”了一场向全中国和全世界直播的记者会。这在20多年之后的习王朝成了绝唱,尽管中共国已经傲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当年,记者和专家们都深信不疑,到2020年,大陆将取得与香港比肩的经济成就。但近年来,中共国越来越密暗无天日,政治、经济无不如此,“一国两制”形同虚设,香港的自主权遭到了丧心病狂的瓦解。

如今,多亏中共见不得光,11月份,外国投资者们被永煤控股债券违约惊掉了下巴,这可是一家AAA级巨型煤矿开采企业。由此触发了债市大规模抛售,中共国市值4万亿美元的企业债券市场变成了黑天鹅孵化基地,连环爆雷在所难免。当月,中共监管机构承诺对债券市场中的欺诈和违规行为“零容忍”。中共国最大纺织品制造商山东如意科技加入“违约俱乐部”之后,为该公司评级的顶级评级机构,东方金诚受到牵连,遭到证监会严厉处罚,被责令进行为期3个月的整改,期间不得承接新的证券评级业务。

:中共治下,债市、股市、P2P全是一回事,玩的都是空手套白狼的把戏。债券违约并非新事,2016年和2018年都曾发生过集中违约,但涉事企业均以民企为主,2020年的这一轮爆雷以大型国企开局,似乎是对习总加速师狂踩油门的“肯定”。中共病毒远未结束,短时间内经济反弹无望,企业资金链只会越吃越紧,为了保住乌纱帽,以债还债成了各级政府“帮助”企业的常规操作,虽是饮鸩止渴,但对于末路狂奔的中共来说,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原文链接

翻译报道:萌萌的朋克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2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