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潘多拉盒子”——中共对美国的骇客攻击

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据《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新闻网报道,2013年前后,美国情报部门注意到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情况:根据三名前美国官员的说法,当中情局卧底人员飞往非洲和欧洲一些国家从事敏感工作时,中共情报部门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在某些情况下,中情局人员刚通过护照检查后就会被中共盯上。中共的行为是如此光明正大,以至于美国情报官员猜测,中共希望美方知道,他们已经确定了中情局特工的身份,从而扰乱他们的任务;当然也有例外,中共的监视非常隐蔽,只有通过美国间谍机构自身先进的反监视技术才能发现。

中情局一名前官员称,中情局一直在利用中共在海外日益增长的影响力来获得一些情报。他们在北京找不到中共的痕迹,但在吉布提可以,沿着“一带一路”(中共的万亿美元基础设施和扩张计划)图谱,也可以获取中共的情报。他还表示,中情局在非洲大力招募 “俄罗斯人和中国人”,中共是知道这种情况的,所以中共通过追踪美国特工行踪来“报复“美国的行动。

一位前情报官员说,这些异常情况 “吓着了中情局的大领导”,因为中共”本不可能知道”这些中情局卧底人员各种信息的。中情局官员对此百思不得其解,纳闷中共到底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按惯例,中情局可能会搜查内部的“奸细”,找出到底是哪个叛徒将这些信息给了中共。

中情局官员认为这种情况很可能与中共的骇客活动有关。中共的骇客致力于窃取大量敏感的个人隐私信息,如旅行和健康数据,以及美国政府的人事记录。美国官员认为,中共的情报人员很可能从这些被窃取的资料中找到线索,确定了卧底美国情报人员的真实身份。

对数据的争夺——控制,保护和窃取数据,以及如何利用数据实现经济和安全目的——将是中美正面交锋的战场。正如中共试图使用信息战来作为对抗美国的武器,美国间谍机构也试图渗透中共的数据库,并利用自己的大数据能力,试图确认中共对美国情报人员和行动的了解程度。

美国最高反情报官员威廉·伊凡尼娜(William Evanina)告诉《外交政策》,中共在”全面搜集个人信息资料方面走在了世界前列”,其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中共仅通过网络攻击,就窃取了美国大部分民众的个人数据,包括他们的健康情况、以及财务、旅行和其他敏感信息。

网络安全服务公司Trinity Cyber的CEO史蒂夫·莱恩(Steve Ryan)说,在情报界,”信息为王,信息越多越好”。在美苏冷战时期,情报主要是以零碎和局部的形式出现,现在则是电子拦截和秘密人脉的报告。今天,日常生活的全面数字化创造了大量的数据库,一旦进入这些数据库,就可以获得所有的情报。

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称,从根本上说,中共相信数据能够保障安全。在中共面临内部和外部压迫的情况下,它确保了政权的稳定。

2010年,一个新的十年即将到来之际,中共官员非常愤怒地发现,中央情报局多年来系统性地渗透到了他们的政府中,美国的情治人员被安插到了军队、党组织、情报机构和其他地方。一位前高级反间谍主管回忆说,愤怒的情绪向上辐射到了”中国政府的最高层”。

随后,从2010年到大约2012年,中共情报官员利用中情局特工秘密网路通信系统中的一个缺陷——这个缺陷最早是在伊朗被发现的,德黑兰很可能把这一情报分享给了中共——无情地连根拔出了中情局在中共国的人脉网络,监禁和杀害了数十人。

一位前中情局高级官员说,中情局对中共国的愤怒和报复性反应并不完全感到意外。”我们经常在内部进行对话,讨论如果中情局被中共国同样程度地渗透,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将如何反应”——也就是说,如果美国官员像中共官员一样发现,一个全球对手已经如此彻底地渗透到他们的队伍中,他们会有多愤怒。

中共的愤怒不仅仅是因为中情局的渗透,而是因为它暴露了中共的腐败程度。加入世贸后,中共国发展迅速,成为了世界GDP第二的所谓“富有”国家。平均月收入仍在2000元人民币以下(按当代汇率计算约为240美元),但官员的非正式收入大大超过了他们的正式工资。一个不参与腐败的官员会被同事们视为傻瓜。现金可以买到任何东西,包括官职。

据四名现任和前任官员说,在对隐藏的中情局特工网络进行调查的过程中,中共官员了解到,中情局正在秘密支付”晋升费”——换句话说,就是贿赂,这在中共官僚体系中升迁是必需的。中情局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让”心怀不满的人升职”。据一位前中情局高级官员说,那时中共国的腐败程度相当惊人,”晋升费”有时高达数百万美元。据另一名中情局官员说,这些补偿有时包括为在外国大学学习的孩子支付昂贵的学费和生活费。

但私下里,美国官员认为,中共领导人也担心,腐败在多大程度上让中情局渗透到其内部圈子。中情局的成功招募,”显示了党的体制性腐败”。对中共来说,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腐败官员即使在任时没有被中情局招安,也经常在海外寻求庇护。2012年底,中共最高领导人宣布了一项新的反腐运动,导致数百万官员被抓。

据一位前高级情报分析师称,2013年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的泄密事件,揭示了美国国家安全局深入渗透了“华为”位于中共国的服务器。这位前分析师说,此后中共官员才开始了解到,互联网和技术是怎样彻底地被用来对付他们的,在这之前他们对此几乎没有概念。在情报层面,这是他们一直缺乏的东西,随后中共也将互联网作为武器来攻击美国。

前美国情报官员说,在中共领导人开始整肃之前,中共安全部内普遍存在低层次的腐败行为,其间谍有时会将行动所得的钱财注入自己的”窝点”。在中共高层的打压下,这些活动越来越难以为继。但现任和前任官员表示,中情局在中共国的网络被发现后,中共开始加强对外反间谍工作。

两名前中情局官员回忆说,大约在2010年,中共的安全部门已经制定了一套复杂的计划,开发了跟踪航班和乘客名单的数据库软件。他们正在积极利用这一技术进行反间谍活动和获取情报行动。这两名前官员还表示,中共不仅加强了中转枢纽的生物识别技术,还增大了对乘客数据的黑客攻击力度。可以肯定的是,在发现美国情报机构对其渗透有多深之前,中共已经窃取了大量数据。然而,2010年到2012年之间的动荡,让中共加强了警惕。一位前美国国家安全局高级官员说,正是在这个时候,中共情报机构从仅仅能够窃取大型数据集,过渡到了从其中快速筛选信息以供使用的程度。美国方面开始观察到,在数据处理中心也安装了中共的情报设备。

对于美国情报人员来说,让中共成功入侵美国人事管理办公室(OPM)是十分丢人的。在OPM入侵事件中,中共黑客窃取了2150万名现任和前任美国官员、他们的配偶以及求职者的详细、通常是高度敏感的人事数据,包括健康、居住、就业、指纹和财务数据。这些调查可以深入了解个人的精神健康记录、性史和癖好,以及个人的海外亲属是否可能受到政府勒索。

官员们说,当与旅行细节和其他被窃取的数据配对时,来自OPM漏洞的信息很可能为中共情报部门提供相关的线索,这些信息可以对比出潜在的美国间谍。现在,中共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搜索疑是美国间谍的人。伊凡尼娜说,中共大量收集个人数据,用来追踪世界各地的持不同政见者或其他被认为是中共敌人的人士。一位前国家安全高级官员说,美国和中共在全球范围内的正面交锋,打开了一个全球性的潘多拉盒子。

但在OPM违规事件发生后,异常情况开始增多。2012年,美国高级间谍猎手开始对一些棘手的事情感到头疼。在一起案件中,中共特工试图骚扰和诱骗一名美国官员的妻子,当时她正陪同孩子们在中共国进行实地考察。

美国前中情局高级官员道格拉斯·怀斯(Douglas Wise)回忆说,一些人担心,中共可能故意秘密篡改个人在OPM档案中的数据,为日后安插特工做准备。中共也可能对OPM数据进行详细分析,了解美国政府所需人才,以便能渗透美国政府。怀斯说,美国情报机构相应改变了他们招人的筛选程序,预防无孔不入的中共间谍。

中共现在对美国政府系统的运作有了空前的了解。与此同时,美国在与中共打交道时,则是闭着一只眼睛。随着中情局精心建立的中共国特工网络被彻底摧毁,中共的野心也日益膨胀。如何处理中共成了一个棘手的问题。

评论

中共在硬实力上远不是美国的对手,但是使用非常规手段是其一贯的做法。回看1949年溃逃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中共对其彻底的渗透让蒋介石彻底失败。中共从来都是将美国视为唯一的敌人,干掉美国是当前中共领导人最大的心愿。美国不断遭受中共的骇客攻击,其技术和信息被偷窃,所处的情形与当年的民国政府何其相似。

这篇文章充分验证了郭文贵先生在2017年发布会上的预警:中共用蓝金黄的手段,实施搞弱美国,搞乱美国,搞死美国的3F计划。当前美国政府内部被中共渗透程度已经难以想象,美国正面临着生死存亡的选择。无孔不入的渗透,对潜在美国政府领导人的了如指掌,给了中共更多的底气来作恶。

中共窃取美国数据,已经酿成大错,对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了极大威胁。中共又打开了一个新的“潘多拉盒子”,多行不义必自毙,美国民意的觉醒已为消灭中共做好了铺垫。

原文

翻译:文非

校对:文旺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2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