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还能否了解大瘟疫的真相?北京“钦定”调查组进入武汉

新闻来源:THE MAIL ON SUNDAY《周日邮报》; 作者:IAN-BIRRELL;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19日

翻译/简评:狙击手维克多;校对:SilverSpurs7;审核:海阔天空;Page:拱卒

简评:

俗话说:“要投毒,先铺路”。在人类的战争史上,生物武器的应用并不多见,因为防住任何病毒都不是最难的事。因此在投毒之前,要先把传播病毒的高速公路铺设好,这其中包括事先埋伏假论文和假临床数据,事先收买国家卫生部门高官,事先收买生物专家和权威学术期刊的评委,压制涉及其中的医务人士传播真相的言论,还有要媒体宣传配合,乃至反对党官员的配合。打通越多个环节,病毒的传播才能越畅通无阻。病毒武器只是此项“大瘟疫宏伟工程”的一部分,中共国在海外几十年定点蓝金黄的积累也必不可少。

本文虽长,但值得阅读。它为我们详细揭示了英国慈善基金总裁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北卡大学病毒学教授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数十名诺奖获得者、世界卫生组织、《柳叶刀》与中共国之间的各种长期勾结,以及他们在追查中共病毒来源真相的过程中扮演了何种角色。

看上去,这些号称国际权威的生物学专家们都是被中共国耍得团团转的弱智群体,可他们若真的弱智又是怎么在专业领域捧杯获奖的呢?据笔者的个人生活经验所知,这些专家都是人精中的人精。在他们能获得任何学术奖项之前,都必须学会本专业知识和财经、法律、关系学等,就橡木桶理论一样,但凡缺一门功课,大奖就被别的专家抢走了。因此,答案已在人们心中浮现——勾结与利益,蓄意掩盖真相!

原文翻译:

我们还能否了解有关中共国与大瘟疫的真相?北京任命与武汉深度关联的英国科学家进入世卫Covid-19病毒来源调查组。

我们还能否了解有关中共国和疫情的真相? IAN BIRRELL撰文道,有两个问题仍在被试图掩盖:世卫组织任由北京筛选调查病毒来源的人员,而后者则任命了一名与武汉曾有深度关联的英国科学家。

来自美国顶级科学家和官方医生的一些爆炸性电子邮件信息显示,有人认为Covid-19病毒可能源于人类活动,而非源于动物。

另外还有人质疑,冠状病毒是否可能是人为设计的。

这些文件显示,在疫情初期,在美国顶级科学家们向白宫提供的一封关键信件中,有一段文字被删除了,而这段文字提示该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意外泄漏”。

与该项质疑相伴而行的,是对世界卫生组织的担忧,后者因其不敢挑战北京,且任由北京自我调查病毒来源而广受批评,与此同时,有证据显示中共国正在愈加增大力度掩盖疫情爆发事实。

世卫组织任由中共国对参加病毒来源调查的科学家进行筛选,并自行任命十人调查小组,其中一人是英国慈善组织总裁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他的基金曾向一所安全级别很高的武汉病毒实验室提供资金,帮助其在蝙蝠病毒领域的相关研究,后来该项目由于安全原因被停止。

图片:位于中共国湖北省武汉市的病毒研究所已保存了超过1500种病毒毒株。 这些文件还显示,在疫情初期,在美国顶级科学家们向白宫提供的一封关键信件中,有一段文字被删除了,这段文字提示该病毒可能来自“实验室意外泄漏”。

生态健康联盟总裁达萨克努力引导人们消除对实验室泄漏的担忧,声称这是“毫无根据的”阴谋论。另外,他成为《柳叶刀》医学期刊的疫情起源工作组组长的身份也同样引起争议。

尽管查找病毒来源真相对遏制疫情进一步爆发至关重要,一些专家却在担心,此等所谓的官方调查将排除Sars-Cov-2(Covid-19的病毒毒株)是人为制造的可能性 。

澳大利亚弗林德斯大学医学教授,疫苗首席研究员尼古拉·彼得罗夫斯基(Nikolai Petrovsky)说:“很长时间过去了,仍然没有人对冠状病毒起源进行有效的独立调查。”

新发传染病专家大卫·雷尔曼(David Relman)谴责世卫组织和《柳叶刀》,称它们“掩盖问题”,并要求这两个机构必须“申明”其与中共国的利益冲突,以保持它们的信誉。

他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写道:“必须使用最佳的科学方法对各种可能性进行系统、客观的分析,而非仅凭直觉来进行口诛笔伐。”

武汉P4病毒研究所,病毒学家石正丽(图左)正与她的同事在一起工作。3月5日,另一位人士也加入质疑,怀疑该病毒毒株“可能是人为制造”。

加州斯坦福大学医学院的微生物学和免疫学教授雷尔曼(Relman)同时也向那些否认存在实验室泄漏可能性的人发起了挑战,他说:“如果Sars-Cov-2是从实验室泄露而导致疫情,那么了解事故链条并防止再次发生就变得至关重要。”根据信息自由的要求,北卡罗来纳大学流行病学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发布了数千封敏感电子邮件,这加剧了人们对科学机构试图通过掩盖信息以保护业界精英的怀疑。

巴里克(Baric)的团队与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了有争议的研究,创造了嵌合病毒(新型杂交微生物)以测试蝙蝠病毒感染人类细胞的能力。他承认,可以毫无人为操作痕迹地制造这些病毒。

这位流行病学家参加了政府与大学专家的讨论小组,该小组是由美国国土安全部官方召集的,在此之前,一种新型呼吸道病毒在武汉流行并致死多人的信息已经见诸报道。

往来电邮沟通被赋予了“赤色黎明”的滑稽主题标签。2月10日,这一天,中共国停止将无症状感染者纳入统计数据,此举令世界感觉疫情正在放缓——前白宫预防灾难顾问马克·基姆(Mark Keim)也加入了该小组。

他向该小组(其中还包括了“对抗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办公室”的高级医学官员)提供了九种“情景假设”,其中明确指出:“新型病毒可能是来自人类行为的结果,而非来自人畜共患。”

中国北京戴着防护口罩的人们走出地下通道。 该小组成员正在咨询律师,因为许多页的电子邮件似乎已被删除

基姆(Keim)博士在接受《星期日邮报》(<The Mail on Sunday>)采访时说,他希望同行专家们保持开放的态度,并补充说:“我们知道人造病原体和人畜共患病原体都是存在的。” 基姆解释说,尽管流行病往往来自人畜共患病原体,但科学家只能基于确凿的证据方可排除某种假设。他说:“当我们提出没有切实证据的假设时,我们必须保持谨慎。”

3月5日,又一名参与者质疑该病毒株“可能是人为制造”。巴里克坚定地回答说:“绝对没有证据表明这种病毒是生物工程的产物。”阐述这段对话的新文件被“美国知情权”组织(US Right To Know)获得,这是一家致力于调研生物安全的公共卫生研究机构。

该小组正在咨询律师,因为许多页的电子邮件似乎已被重新编辑,并且担心数千个能够在初始搜索里查到的文件并未实际完成移交。执行董事加里·鲁斯金(Gary Ruskin)表示:“我们担心中美两国政府可能不会告诉我们有关Sars-Cov-2起源的真相。”

另一组意见交流会则是按照白宫在二月份的要求而展开的,该会议要求美国国家科学院,国家工程学院和国家医学研究院的顶级专家们评估病毒的来源。

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一名医护人员正对一名男子进行体温检测

最初的答复是说,专家初步观点认为,没有证据表明这种病毒是由人为制造的。但是一个注脚注释道:“是否应该将‘并不排除来自冠状病毒进化研究实验室的意外泄漏’添加进去?”

但是,这些文字并未出现在各学院的最后一封信中,也没有提及病毒感染的结合位点(从第一份草稿开始就要求他们提供)。传染病专家特雷弗·贝特福德(Trevor Bedford)则警告说,“如果你们要在这两种情形之间权衡证据,只能说,这两种情形都有很多证据值得考虑”。

病毒演化专家贝特福德(Bedford)上周解释说,“我们无法确认到底是通过人畜共患途径还是实验室泄漏进入人群”,但是他想排除任何故意投放生物武器的想法。他补充说:“我仍然认为人畜共患途径是可能性最大的情况,但我仍然认为目前没有确定的结论”。石正丽是一位著名的武汉病毒学家,她因多年在洞穴中收集蝙蝠病毒样本而被称为“蝙蝠女侠”,她曾与巴里克紧密合作,在无法得出关于病毒来源的确定结论之后,她和两名武汉最高安全等级的病毒实验室的同事在《自然》杂志上发文澄清,其中被迫披露了其所收藏的蝙蝠冠状病毒样本的详细信息,并声称这些样本与2012年因类似呼吸道疾病的三名矿工死亡有关。

这份极具影响力的论文发表于中共国迟来的承认病毒人传人的那一天,该论文揭示了一种名为RaTG13的病毒的存在,该病毒与Sars-Cov-2病毒的关系最近,具有超过96%的遗传相似性,它(RaTG13)的样本来自中华菊头蝠,并保存在他们的实验室中。

其他专家质疑中共国为什么不分享有关此毒株的更多信息。后来发现,该名称从2016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描述的一种病毒更名而来,但不同寻常的是,该论文从未被引用,并且未明确阐述该病毒与死亡矿工有关。

受到质疑后,《自然》杂志命令武汉的科学家们印制了一份“补充材料”,确认该病毒与矿工有关,并且他们在距该市约1,000英里的同一矿洞中还收集了另外八种蝙蝠携带的Sars病毒。

《自然》杂志表示评议已经“提出”,结论是该文件在某些细节上“不够清晰”。一位发言人说:“原始论文中描述的科学发现不会因目前的这些澄清而受影响。”

一位西方专家说:“这份补充材料包含了一些重要更正,但提出的问题多于答案。”他指出,原始文件未显示病毒与矿工死亡有任何关系,而是声称他们死于真菌感染。“为什么现在观点突然发生转变?为什么初次询问时他们否认与病毒有关?”

“如果冠状病毒科学家发现了一种新型病毒毒株,并且有理由相信它可能导致人类死亡,那么就有很强的动机去尝试人工再造这种病毒,并对它展开进一步研究。”

他还质问,为什么武毒所没有分享其收集的其他八个病毒样本的基因序列?“‘我们怎么知道这些其他的病毒样本没有用于作为制造Covid-19病毒的骨架?”

雷尔曼(Relman)教授还表示,一种合理怀疑是,Sars-Cov-2的基因序列可能“来自蝙蝠病毒样本,通过基因合成技术再造活性病毒,而后该病毒从实验室意外泄露。”

新的世卫组织病毒起源调查小组预计将于下个月(在武汉爆发疫情一年多之后)前往中共国。但令人担忧的是,他们仍在依赖中共国提供的数据,并赋予北京筛选调查组人选的权利。世卫组织发言人称,只有在接受调查国同意的情况下,才能对该国进行任何调查是一种“惯例”。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仍被包括在有争议的英国人之中,但由于他存在明显的利益冲突且观点强硬,激起了不少质疑。

在《星期日邮报》透露该基金曾为武汉实验室提供资金之后,美国政府停止了向他的慈善基金提供370万美元(280万英镑)的捐助。《星期日邮报》还透露,该实验室的高级安全官员去年承认可能存在生物安全问题。

美国的主流健康研究资助机构在后来的一封信中询问达萨克的“生态健康联盟”,为什么武汉研究所“未能注意到蝙蝠病毒是从一个矿洞的蝙蝠样本中分离出来的,而进入该矿洞的死去矿工的病症“与Covid-19非常相似”。达萨克的慈善机构得获得了77位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支持,该机构抱怨说,他们正开始研究与Covid-19有关的病毒家族,就被莫名其妙地暂停了拨款。

上个月,按照信息自由的要求而公开的一批电子邮件显示,年薪41万美元(合303,000英镑)的达萨克向《柳叶刀》起草了一份声明,然后说服26位著名科学家联名签署了该声明,谴责“Covid-19 非自然起源纯属阴谋论”。

签署者包括由《柳叶刀》委员会任命的病毒起源调查组的12名专家中的6名,而达萨克本人是该调查组的组长。

罗格斯大学生物安全专家、化学生物学教授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表示,达萨克应被取消资格,因为他与武汉实验室密切相关,他的加入可能使一切调查结论都沦为“粗暴洗白”。但是,世卫组织Covid-19总干事大卫·纳巴罗(David Nabarro)则辩护说,据他所知,达萨克“在蝙蝠冠状病毒的专业知识举世无双,并且对中共国了解最深”。根据调查组的调查范围,尚未发现从蝙蝠到人类的传播途径,有趣的是,中共国将截至去年年底的Covid-19确诊数增加至124例——较之前41例确诊有所增加。

中共国政府一直致力于推崇一个未经证实的理论,即该病毒始于另一个国家,该文件并未排除“病毒可能在其他地方悄悄传播,然后才感染到武汉人的可能性”。

然而,文件也补充说,自从病毒首次从武汉报道并传播到世界以来,该病毒一直“非常稳定”,“病毒从首次被发现之时起就非常适合人类传播”。

这种说法是首次在正式研究报告中发表——由本报在5月份披露——该报告提出了关于“该病毒何以如此容易感染人类”的疑问,它还质疑关于疫情起源于一个武汉野生动物市场的说法,北京政权当月晚些时候否认了这一说法。

同时,中共国首批经历武汉Covid 19疫情的医务人员发出了警告,如果他们泄露城中疫情爆发的细节,可能会被指控犯有间谍罪,且可判处死刑(在中共国法院,几乎所有案件都以定罪告终)。

这是共产党官员在压制有关疫情爆发细节的最新的悍然举动,随后,他们逮捕了试图向当地居民发出警告的医生,并禁止外国专家进入中共国。

这是三个月前实施的,而就在同时,习近平政府正在宣称他们已成功地控制了境内疫情传播,进而寻求为中共国打造全球声誉。保守党议员兼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汤姆·图根哈特(Tom Tugendhat)表示:“疫情爆发之后,在隐瞒的气氛下,世界已经在为中共国的掩盖行动付出代价,他们现在的所作所为似乎比之前更差”。

原文链接

点击阅读英国伦敦喜庄园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点击观看英国伦敦喜庄园在G-TV的精彩视频

欢迎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Discord官方群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点击spark adobe版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2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