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穹顶(十七)——共产主义下的人性

作者: Tito
校对/发稿人: Ting Guo

现在的中国人,追求去哪里了?憧憬去哪里了?希望去哪里了?难道人这一生,仅仅是为了活着而活着?

图片来源: 大纪元

回忆中,我不记得什么共产主义。我记得的是家乡的河流,是通往学校的桥梁,是三五成群的朋友,是每天放学后和家人的晚饭,是球场的嬉闹,是天黑后的朗朗星空。

共产主义怎么实现我不曾在乎。我在乎的是家人健康平安,在乎的是小伙伴能不能带我一起玩儿,在乎的是老师今天会不会叫我回答问题,在乎的是班花今天又和谁一起去玩儿了。

那个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在那个叫作家乡平凡的地方,找一份平凡的工作,照顾好平凡的家人,娶个平凡的老婆,和一群平凡的朋友,过平凡的一生。

我相信,这是大多数人的理想,这体现了人性中很温馨的一面,有善良,有孝顺,有爱,有想念。

曾经出现在课本中的共产主义,是让我困惑的,因为它告诉我,社会有阶级,并且要进行斗争。我们是无产阶级,我们是正义的,我们的生产资料被剥夺了,我们的劳动果实被资产阶级用资本剥夺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一边仇视着资产阶级的有钱人,一边狐疑,社会主义所谓的集体所有生产资料,生产资料到哪里去了呢?谁来管呢?

图片来源: 风闻网站

长大了,我发现了生产资料和积累的财富,是名为“官员”人来分配。那个时候,我忽然好想成为官员,好羡慕成为官员。你看你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都是官员的一句话,所谓的资产阶级商人,已经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斗争中败北了,而官员集中地的“党”,成为了我梦寐以求的地方。

我忘记了家乡的青山绿水,忘记了学校的知己好友,忘记了自己简单平凡的愿望,我忘记了一切善良美好,我开始朝圣般的跪拜在党的脚下,我渴望成为分配生产资料和劳动成果的人,毕竟豪车美人,一步之遥。

或许,冥冥中自有天意。毕竟我是有人性的,就算我可以跪出我的功名利禄,我跪不过没有人性的掠夺。生产资料公有,本身就是一种掠夺,因为那代表着,每个人其实什么都没有,能拥有劳动成果的,只有分配劳动成果的人。而分配劳动成果的人,只在乎劳动成果,不在乎青山,不在乎绿水,不在乎生态,不在乎文化,不在乎道德,不在乎人伦,更不在乎人的生死。我没法跪过这一关,我站了起来,后退了。

我想念我的家人朋友了,我想我的家乡了,我想念那通往学校的桥梁河流了,我想念种种的童年回忆了,我想再次感受那种故土的温馨。

我回去了,可当我见到的家人的时候,我发现,他们都是那么希望我能成为一名官员,告诫我不要管别人的死活,能获得权力就好。通往学校的河流,已经是臭水了,无成本无限制的排污,已经毁了家乡的生态环境。而我的那些朋友,对权力充满了渴求,而且很现实的说,这是改变他们生活状况的唯一途径。

入夜,再次想看见那朗朗星空,抬头仰望时,却发现,星光已经无法透过浑浊的空气了。我没向党朝圣,但是很多人已经跪拜了。家乡的一切,就是这种跪拜的代价。

无产阶级从来都不存在,有的只是一群企图分配别人资产的人。在以斗争之名的引导下,在以共产大义为名的号召下,中国大地上人性,上演了人性最贪婪,最无耻,最恶劣的一面。想要终止这一切,只有一个办法,把打开人性邪恶的体系,连根拔除。

文章仅代表战友个人观点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

欢迎战友加入喜马拉雅意大利罗马达芬奇农场,请使用官方DISCORD链接 : https://discord.gg/77fCxw5mFv 官方联络邮箱: [email protected] 12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