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票专栏】十权一统 统于一党(4)看中共的极权统治——选举篇

作者:三票先生

概要:中共控制几乎全部的选举,用种种黑社会的强权手段对选举人、被选举人、候选人的产生以及选举方式、计票、选票的保存等全过程实施全方位无死角的无缝控制,以确保选举按中共的意图实施,强奸民意,不仅欺骗国人,还欺骗全世界,造成中国也有民主选举的假象。

选举

中共号称有民主选举,党任命的官员都是人民选举出来的,代表人民的利益,以此掩盖其政权的非法性,欺世盗名。中共控制几乎所有的选举,前面我们分析过中共的党内选举,因为人大有立法、审查预决算,选举和任命立法机关、国家和政府领导人等权力,我们重点分析和人大有关的选举。

中国人大代表的选举,表面上可以十人联名推荐参加选举,实际上都是党决定人选。在八十年代还有像点样子的选举,虽然候选人只是发个简历,不用发表演说,也不用同选民见面,但形式上还是有选票选举的。九十年代后基本没有什么选票选举了,变成了指定。少量地区有选举,但是因为选民对候选人不了解,就是走过场。前几年上海地区选举还出了笑话,选民对走形式的选举不满,选举日本著名的AV女优苍井空为人大代表,选举机关宣布重新选举才作罢。

如果你不是党推荐认定的人选,你要找十人联名推荐参加选举会如何呢?2011年江西新余的维权人士刘萍、魏忠平等人宣布参加人大代表选举,有218名村民联名推荐,结果被中共当地警方传唤、跟踪、威胁、关押,最后被抄家,以放弃告终。同年著名足球评论员李承鹏在成都宣布参选,因为他是名人,所以中共当局对他做法温和,就是委派居委会官员每天不厌其烦地去他家里劝他放弃参选,弄得他不能正常生活,这些官员还威胁周边居民不得联名推荐他,最后只得放弃。迄今为止大概有不超过10个人以这种方式成功当选,但这些人要么没有起什么作用,要么被威胁陷害甚至坐牢。所以这个方式就是镜花水月,装点门面的。

再看当选人大代表后,选举领导人的控制过程。首先,候选人是由上一级党组织决定,以推荐人选的方式秘密确定为候选人。然后,上一届人大的主要成员组成一个叫“主席团”的临时机构,显然这个机构是听命于上一级党组织的。主席团正式向人大代表提出候选人。为保证选举不出意外,所有人大代表按地区分成若干小组,在每个小组里面成立临时党组织,由于人大代表中中共党员占70%以上,所以这个临时党组织就控制了这个小组,以保证选举按党的意志进行。

为确保选举不出问题并且营造民心所向的气氛,中共还控制选举最后的监票和计票环节。主席团会提出一个总监票人和监票人名单,这些人都是中共党员或者确保是拥护中共的人,然后交由大会代表用举手表决的方式通过,在举手表决时大会主席会装模作样地问“反对的请举手”,众目睽睽之下面对中共的淫威谁敢举手反对?在计票的时候如果有反对票(含弃权票,下同)或者反对票比较多,中共会口头指令(不留记录)计票人按中共的意图不计反对票或者将反对票控制在极少票数以内,以营造全票当选或高票当选、当选人是民心所向的假象,习近平等中共领导人全票或高票当选就是这么造出来的。中共还没有明确规定选票保存的期限,选票在选举后就立即销毁,计票时也没有全程摄像监控,即使有人胆敢对选举提出异议也无法审计。极权政权的选举如朝鲜、委内瑞拉和当初的萨达姆等与中共何其相似乃尔,我们看到本次美国大选造假,在诸多方面和中共如出一辙,完全是在中共的操控下实施的,但同中共全过程选举造假相比,还是小儿科的水平。

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中共人大选举还是实行差额选举,内定一个确定要当选的候选人,再选择一个没有声望和知名度的人作为陪衬,以彰显民主,又做婊子又立牌坊。但是,1993年浙江省长选举,中央委派的正牌候选人葛洪生落选,做陪衬的候选人万学远当选。三天后,贵州省也出现了类似的事,代表们联名提名陈士能为候选人,和中央指定的候选人王朝文PK,结果陈士能当选。从此以后,中共就取消差额选举实行等额选举,把这个遮羞布也丢掉了,直接裸奔。为敬效尤,万学远和陈士能后来的仕途非常不顺,中共不允许这样犯上作乱选举失控的事情再度发生。

按中共有关选举法规定,只要有20名以上的代表联名推荐,也可以成为候选人。2011年43岁的成功地产商曹天宣布参加郑州市长的竞选,并自愿拿出1亿元人民币作为廉政保证金。他在自己的博客上发布了参选声明和纲要。这样离经叛道的事使党非常不满,中共郑州市委立即成立由国土局、公安局和税务局三部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调查曹天的地产企业偷税漏税和行贿等非法行为。于是在他宣布参选后的第七天,他不得不离开郑州成为一名逃亡者,最后他的公司被税务部门罚款三千余万元,他本人关闭企业到处流浪,至今下落不明。从此无人再敢尝试。

中共就是这样用近乎黑社会的手段对选举实施全过程无死角的无缝操控,看主席台上一个个衣冠楚楚人模狗样,背地里暗箱操作强奸民意,化国之公器为一党之私器,上演一出出沐猴而冠、皇帝新装的闹剧,不仅欺骗国人,还欺骗全世界,造成中国也有民主选举的假象。在一次全国人大选举江泽民为国家主席的选举中,有代表气愤不过,填写了宋祖英和李瑞英(坊间流传为江泽民的情人)。在唱票的时候,主持人念到两人的名字,会场里爆发出嘲笑声。习近平上台后,由于在选举的时候安排军人正步进入会场,公然用枪杆子威慑代表,代表们连这样调侃娱乐的机会和勇气都没有了。

人大选举是中共党内选举外最重要的选举。人大选举尚且如此,其他选举就可想而知了。中共控制了几乎所有的选举,可怕的是,面对中共假选举强奸民意,三十年前中国人民还有些许反抗,逐渐地变得麻木,认为选举就该如此,最后变得主动配合、甚至歌颂中共的暴行是如此文明优雅并从中获得快感,这真是中国人民的悲哀!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真正意义上的广泛的民主选举,要想使中国人民拥有和珍惜民主选举的权利、按普世规则有序选举,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12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