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叛乱法能否为护宪运动提供法律支持

作者:柏熙

在前些日子里中共利用各种华文自媒体的宣传,对鲍威尔律师进行栽赃和陷害,中共国墙内的民主人士圈内已经弥漫着对鲍威尔律师的质疑,这来自于中共目前的策略,与民主党极左翼分子进行对川普总统的分割瓦解。在最有效的手段,即控制白宫幕僚长,对川普总统欺骗和误导。同时,被严重腐蚀的平台推特以及其他平台上,利用林伍德律师此前的一篇关于禁严令的推特,放出川普总统与鲍威尔律师开会讨论该法令的假新闻,离间川普总统的团队,妄图下降他们的公信力。沼泽的一套组合拳打下来,似乎对正义势力有化瓦解的作用。但其实收效甚微,这是因为在川普总统首执政的四年中,他和他的家庭、团队已经用切实的努力向关注美国政治的人证明了,目前美国国内主流媒体在不断放出假新闻,沼泽面之巨大到平台控制言论、自媒体误导认知、最高法院和州法院公然不受理合乎宪法的诉讼案件的严峻程度。

在昨日沼泽们利用自媒体对川普总统与鲍威尔律师开会的内容进行广泛造假后,川普总统立即发推证明该信息是Fake News。事实上,川普总统与鲍威尔律师开会并未讨论任何与戒严令相关的话题,戒严令最初来自于其他律师们的推文,讨论是否使用戒严令让舞弊七州重新进入选举。目前的局势中,从趋势分析的角度讲,川普总统的司法程序虽仍在进行,但司法之路确实障碍重重,沼泽面之广大,出乎大多人意料之外。最初德州向最高法院诉宾州的案件一起,站在关注者的眼中看这次法律实操,本应是司法上的巨大转折点,可以说应该是里程碑式的胜利。因为无论最高法院受理或者是不受理,最高法院和宾州等四州中一定有一方会被视作违宪。一般认为,最高法院一定不会放任不管,如果选择直接不受理本案件,则视为宾州等四州的违宪行为是合法的,而最高法院则可以公开违宪不审理该案件,这对当时预判是幅度一般的沼泽面来说,是一个双重打击。但川普总统的对手则比预判的要凶狠的多,他们没有任何的底线、无耻到近乎疯狂的地步,操纵最高法院直接对该合法案件不受理,从那之后,最高法院也失去了宪法正义性的地步,不过沼泽们确实做到了中共所说的“舍车保帅”,他们舍弃了最高法院在司法界以及美国公众中的护宪地位,也要保住这个用舞弊和欺诈手段获得的在“主流媒体”口中的所谓“拜登总统”,沼泽面与中共配合,也在此前用各种假消息如奥巴马被捕、拜登可能被影子政府(Deep State)放弃等混淆公民视听。如此来讲,在目前的形势下,最初采用司法手段,走1月6日之前的司法流程是完全正确的策略,川普总统及其团队在这个阶段内,广泛搜集了美国公民掌握的拜登舞弊证据,并且正义的美国公民们完全了解了这件事全部经过,全世界各国的挺川游行也充分说明了世界公民对选举反舞弊、反欺诈的坚定支持。在司法流程之后,川普总统的团队还会有其他的部署,目前虽然处于未公开状态,但考虑到整体形势的严峻性和沼泽面仍在不断扩大,分析看川普总统几乎一定会走向林肯总统的道路,为美国“再造共和”。此时已经有自媒体认为,首先有可能出现的局面是川普总统像林肯总统那样施行反叛乱法。

反叛乱法在1807年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佛逊在任期间被通过。1863年,在南北战争开始后的第三年、共和党林肯总统就任后的第四年,在残酷的美国战争期间,一大部分“主流媒体”并没有对战争的惨烈程度有足够的关注,也没有对林肯总统的废奴宣言有任何积极的反馈。他们是因为利益面与南方大种植园经济绑定,以及被腐蚀等原因,公开反林肯总统、反美国联邦,他们肆意报导各种假新闻,与今天的主流媒体例如CNN、MSNBC等等极其类似。林肯总统在1863年,忍无可忍,关闭了数百家北方区域内的报纸,这些报纸都是常年报导假新闻、借此支持奴隶制、支持南方13州打内战、反对林肯总统的典型“Fake News”媒体,并且林肯总统逮捕了俄亥俄州的国会议员,该州是通南方奴隶制的主要州,其议员通敌程度令人咋舌。在林肯总统动用《反叛乱法》之后,依然被一部分媒体指责为“独裁者”,林肯总统护宪的决心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利用假消息横加指责而受挫,他愈战愈勇,才有了1864年南北战争的最终胜利,惨烈的战争后,美国在20年内大范围的废奴,北方经济高速发展,南方则因为民主党的存在而没有完全进入废奴运动。直到民主党在20年后完成的选票舞弊的复辟运动,随着共和党海斯总统为了防止再次发生内战不得不做出让步,民主党再次回到两院控制政局,因此奴隶制并未被完全废除。时至今日,以黑人作为政治正确的民主党,闭口不谈的就是19世纪的民主党在与全世界正义力量作对,在不断的增强蓄奴、构陷林肯总统、使用假新闻逼迫总统让位、鼓动南方各州反美国联邦,掀起了全美的腥风血雨。

时至今日,我们可以综合考量下川普总统像林肯总统那样使用《反叛乱法》的可能性。在推特中,反叛乱法成为目前比较热门的话题,笔者则认为川普总统使用反叛乱法的可能性较低,至于反叛乱法成为目前讨论声音最大的话题,这来自于一部分正义力量的护宪决心,同时沼泽媒体以及中共也在不断的带节奏,将反叛乱法描述为军管法律,事实上这是沼泽们和中共的邪恶伎俩。笔者之所以认为动用反叛乱法的概率不高,这个看法来源于,《反叛乱法》本质与戒严令是相提并论的法律手段,川普总统是不太可能使用戒严令,川普总统在推文中已经否认了推特中大量的披着自媒体外衣、本质是沼泽面一员的假新闻媒体所报导的他已经在讨论戒严令的可能性这个消息。最为可笑的是,川普总统推特被打上上了假新闻的标记,而大量的假新闻媒体却畅通无阻。在昨日川普总统与鲍威尔律师的会议后,推特的假消息漫天飞舞,说川普总统在与鲍威尔律师讨论戒严令的详则,但根本是确无此事。既然目前已经否认了目前对戒严令的探讨,那么可以推导出使用《反叛乱法》的可能性也相对较低。

前日,美国代理国防部长Chris Miller公布,五角大楼暂停与拜登团队的“过渡交接”合作。这代表美国军方目前处于等待大选争议的过程中,美国军方绝不会支持一个舞弊欺诈得来的美国总统,这将会对美国宪政造成最大的侮辱。从这里我们再回看网络上对反叛乱法的评价:反叛乱法在沼泽面和中共的一再渲染下,成了一个军管法律,但事实上美国是一个宪政国家,并没有对军管有严格的法律定义,这是因为宪政国家与中共国的党国是完全不同的,宪政国家中的宪法具有最高的地位,任何州和任何人都不得突破宪法,因此,本次宾州等四州违宪采用邮寄选票、选票舞弊等行为,是赤裸裸的对宪法宣战。护宪运动带来的护宪战争也许迟早会在美国出现,但美国并不像中共以及沼泽们所宣称的那样会走向军管,因在美国法律体系中,护宪的过程与军管没有直接关联。中共国只是用他们的一党独裁的法律体系来覆盖人们对传统美国法律的认知而已。因此,笔者并不排除美国使用军事护宪的可能,但也许不来自于《反叛乱法》和戒严令。这是因为笔者认为反叛乱法不能为护宪运动提供最佳的法律支持。关于这一点,应静待川普总统的团队将会采用何种策略,此时共和党议员们中正义的一部分也在讨论如何为更有效的护宪运动提供更好的法律支持。在当年林肯总统历史高光时刻的1月25日之前,一定会有更佳的突破口出现,而不可能像中共所宣称的那样护宪等于军管,中共的舆论宣传阴谋本次又行将破产。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