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2月20日郭先生喜马拉雅大使馆Discord与战友聊天音频

这个玩意也不好用,我觉得咱们还是GTV比较好,我今天晚上抽时间,因为我有很多很多会,我要把会开完之后看看今晚直播一下跟大家聊聊天,大家可以在下面问我问题,今天晚上在群里面啸天给公布一下,今天晚上直播的话,六点到7点直播,只回答VOG还有凤凰农场的事情,当然让战友都听到也挺好。

我想跟大家说的事情,为什么要组建这个discord群呢,因为从昨天到现在咱们很多很多长期做义工的战友,由于凤凰农场解散的事情很伤心很伤心,在这种情况下呢,我听到以后心里很不舒服心里很不安,文贵非常清楚,很多战友是跟随爆料革命,跟文贵来的,做义工也是为了爆料革命灭共,不是跟的哪个人,包括我郭文贵,你们不要跟文贵,你们要跟灭共的人。

跟灭共的人有几个条件,你有能力灭共,你除了有能力你还有这个勇气灭共,对吧。我很早就说过,你有这个勇气,有这个能力,你做到了灭共了没有?这是个最基本的前提。我相信没有一个人,特别是在咱们在墙内的战友们,冒着生命被抓、被喝茶的风险,跑VOG也好、跑凤凰农场也好、跑到哪儿了什么地方也好,去在那儿玩儿了,没有人。

所以说,我理解大家的这种心情。凤凰农场的事件绝对是一个让我意想不到的事件,随着时间的推移,真相会慢慢揭开。我们就是坚持唯真不破啊,我们要考虑到这个,现在的感受,包括共产党啦、欺民贼啦,我们考虑到战友们这个整个心理承受能力啊。包括我们要维护这个Sara个人形象,Sara是我们的姐妹。是文贵的妹妹,也是你们的战友。但是爆料革命,她没有任何特权,她也没有任何的所谓特别之处。过去几年七哥反正永远挡在她前面,护着她。

但是我觉得,现在很多人在VOG也好、凤凰农场也好,战友们有些人,不一定是Sara,有些人已经把战友当成自己的财产啦。特别是有些人挑拨离间,一会(郭)啸天可以把那个音频啊,给挂到这个Discord里边去,让大家听一听。这个侯小宝在这个对话当中,使用变音啊,在Discord好像还变音。最起码几次谈到要建议Sara、和那些在Discord聊天一群人,要把所有凤凰农场解散的原因归罪于喜马拉雅农场常委会(联盟委员会)。大家可以去看(听)到,这个是不可以造假的,当事人都活着呢。

几次,我不知道那位先生是谁、是哪位战友,强调说不是事实,不能这么说。侯小宝还是强调要把这个怪给喜马拉雅农场。这个事情就很有意思了,喜马拉雅农场大家认可的,绝对不是你一个人的,为啥侯小宝就干这事儿呢? 过去一、两个月,Sara就不明白喜马拉雅农场的这个(问题)一切都是因为台湾,这个农场一切都是因为侯小宝。什么只听路德的、只听Sara的,这话听起来就为了Sara好,实际是害你的。

就像现在共产党那边都说习近平你是神,你是伟大的神。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情。这个音频今天战友发给我,我很震撼。就在说什么,我们要追求自由,我们要搞报社,我们能独立,我们不怕你那个。喜马拉雅、GTV的股票谁也拿不走,我们要独立,然后陷害喜马拉雅委员会。而且口上还说呢,支持郭先生、支持爆料革命,我们的目标不变。就像共产党似的,支持习近平,我支持共产党,我为共产党献上爹娘、献上一切,但是这种腐败都是自己的。你觉得真诚么?共产党必然之亡。

从这个语音里就看出来,凤凰农场必须解散。VOG你可以存在,但VOG绝不能再代表战友。任何是战友的,不能在VOG,因为这已经变了质了。凤凰农场为什么要解散?路德最有权解释解散。路德告诉Sara你不能再用我路德和Sara这个美西农场,你解散吧。路德跟我说,我还挺惊讶。后来这Sara跟我说,你把这凤凰农场拿走吧。我说,那好哇。本来就因为台湾农场搞得鸡飞狗跳,我都没想,我说这是台湾的原因。

在这之前,侯小宝飞到凤凰城,要跟Sara搞口罩厂。然后呢,这个不但搞口罩厂。头一段时间,你知道这一系列的事情的发生,经常。更重要的事情,我在直播中说过,为了这个搞得这个遗书事件。这个遗书事件听说是一个叫铅笔小元给出的主意,还有侯小宝。在这之前,搞政庇。这个小元和侯小宝,以及包括有家人在旁边说服了Sara。但凡有点脑子你们想一想,甭说在美国,在中共国,你去给我说说,你要要求所有的相信你的人,还不是跟随你的人,(是)跟随爆料革命的人,你是一个普通的战友,而已。你让大家集体留存信息,让铅笔小元都签(记)下了名字。谁给了你这个权利?合法么?合理么?居心何在?谁会为此负责?这些可以把爆料革命毁掉。

另外一个就是,所谓的搞政庇。Sara问过,我说你可以在在法制基金、法治社会,Sara是董事的前提下,无偿地、不能收费地,去资助、(提供)咨询帮助战友。任何费不能收,有任何收费就是纯粹的诈骗,触犯美国的法律。郭文贵告诉大家,有些信息我现在不方便说,因为这个事情美国某部门已经立案。很多战友被封、被查,包括我们的很多家人。那么,有些共产党给提供的信息,潜伏在VOG和凤凰农场的这个特务,录了大量的语音信息。正好Elliott Broidy买通这些人,立了案,把我们战友挖到了假的也给查了、立案了。这是严重的事情,这不是个简单的普通刑事问题了。

接着同时,在法治基金的前提下,侯小宝任何人都不是法制基金的人。我非常信,到现在我都不相信Sara搞政庇,包括这个遗书事件,是她(策划)的。她没这个胆,她也没这个脑子。她有这个常识,我从语音里面看到Sara的,简直是竟然是侯小宝撒谎,她不阻止他。这让我非常之震惊。侯小宝和这个Sara在这几个人对话当中,已经把VOG和凤凰农场据为自己私有财产,以及她的全部农场。

这几天我在想,凤凰农场几乎跟其他农场不沟通,也不遵守任何农场,这个农场委员会的规定。像这些对账的事情,对账是你的法律责任。你不对账你就是诈骗,你不敢一一验你就是诈骗违法。非常简单,不用多少战友告,三个战友去告去立马就立刑事案啦。这就是事实,你别以为你在台湾没事儿,在哪儿都会有事儿。这铅笔小元怎么爆出来的这是?从美东,就跑到美西去啦,从加拿大到美东,从美东到美西。Sara都变成这个样子啦,凤凰经济电视台,盖(房子)都没有了,不存在。这Sara、VOG、和新中国俩联邦、和爆料革命任何有关系的事情,不允许再发生。再和她那边发信息有任何联系,一切后果自负。

第二个事情,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呼吁战友你来配合,保护每个战友的利益,包括你提供信息的,我们来负责,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负责。在这个截止日之前,她必须辞职。如果我在这个停止了,还有任何打着爆料革命和喜马拉雅农场、新中国联邦,再有任何商业的、和战友们联系,都是不合情不合法……

更重要的事情,兄弟姐妹们,要搞清楚,你们有着绝对的选择,这是你们的自由。从爆料革命第一天起,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大家愿意选择,愿意跟着爆料革命你就跟,不愿意跟的你就退,不愿意加入农场你就不加入农场。

以后这个群建立了,由啸天、文肖,还有咱们这么多战友都在这块经营这个群,以后战友群里留言,必须回复。这个……咱们这么多人,还有文随都在这儿呢,所有的人都可以在这儿沟通,也可以和各农场沟通。以后这个群,就是直接,每天我都要看到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要知道。

但今天我们有三个不允许,希望战友要知道,任何情况下,不要去攻击Sara。Sara和VOG、和原凤凰农场,绝对不允许去,这是今天我在这里直播的原因。不相信Sara她有恶毒之心,伤害爆料革命,我绝不相信,到现在我也不相信。我听了这个语音,我伤透了心,我心在流血。但Sara绝对不允许再代表战友们,这是必须的。不攻击Sara,不攻击VOG,不攻击凤凰农场,这是第一个“不”。

第二个“不”,绝对不允许VOG和Sara,和侯小宝、和铅笔小元,这些人再代表任何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和农场,绝不允许。

第三个,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战友们有任何人以任何方式任何理由跟随爆料革命和农场的,丢失一分钱。

这三个最大的“不”,我希望啸天你们整理一下,告诉大家。

那么我们现在,我们不害怕共产党利用点什么,我们更不害怕欺民贼这些垃圾们,我们就是唯真不破,就是坚持真实。我们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所以说战友们,今天我在这里给大家说,一切都要记住,文贵为你们这些事承担一切责任,我承担责任,我会协调一切有关方,协调不了,他们满足不了的,我来最后承担责任。钱不能少,你们有选择来和走的任何权利和自由,谁也不能再代表战友,从第一天不允许代表,谁也永远不能代表战友,我也不允许任何人去攻击战友,伤害战友,欺骗战友,这是不可以的。

所以说,我这个心里边很不舒服,文贵在这块衷心地、庄严地我得做好。衷心地啊,我在这儿向所有的战友们道个歉。因为这件事情的变化,文贵的无能,没有处理好这些事情,给你们带来的不方便,给你们带来的这个不舒服,给你们带来的让你们没有睡好觉,给你们带来的所有的麻烦,文贵向你们道歉,我尽力做好。还是那句话,大家有选择一切的自由,好不好?

然后呢,这个群呢,我会定期到这个群来跟大家聊天,未来我会想办法。

VOG的款项怎么解决?所有VOG款项问题请和喜马拉雅农场联盟委员会解决。

然后在这个群里边,有啸天、文随、还有文斌,文斌我不知道在不在,还有文肖,文佳,还有这个群里的战友都会一一回答你们,所有从过去的到现在的,任何一分钱都会负责。全部由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一一地从这个VOG、从这个凤凰农场,统统地都给你们解决。你们放心!

跟郭叔说的,你不怪七哥,七哥一样自责,你怪不怪,天圆地方,你怪不怪都自责,非常自责。这个地方我会定期来看,一定定期来看,这个平台就是咱们这个所有VOG、和凤凰农场,以及没地方,不愿意去啥地方的战友的沟通的平台,谢谢悠悠。

兄弟姐妹们,刚才我说的那几个“不”,咱一定要牢记,牢记牢记牢记。你可以把那几个“不”总结成七个“不”也行,咱们总结一下也行。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我今天给大家聊聊目的就是这个,我基本上说完了,你们几个主持人谁在,你们说一下,今天这个你们要给大家说,未来这个群……

一直跑步跟随,重新来吧(七哥念战友话),咱没有什么重新,一直都是一样的,不叫重新,还有南国,谢谢你的关心,没有什么重新,那本来就正常,任何一个农场都不能代表爆料革命,也不能代表这个战友。

永远记住,任何一个农场,这种事情发生是好事,我们这为啥是好事啊。接下来你相信农场未来会几十个几百个的时候,它一定会经常发生,啊文木,雅典娜,它是正常的,它不发生不正常,发生了对咱是好事。七哥追求的最高境界是什么?遇难呈祥!是不是,这不叫难,它就是个挑战嘛。

最起码Sara,我不相信Sara有任何恶心、歹意,她不是那个人。那个语音通话让我看到了,就是Sara的内心起到的波澜,她真把自己当大领导了,她真以为战友就是她的资产了,她真以为那些人就是,比七哥重要了,是吧。这是让我很震惊的,很震惊的,没想到。这是让我非常非常震惊的。

包括这个侯小宝,瞪眼撒谎,她不阻止他,让我很震惊的。Sara为了侯小宝,那家伙……Sara也没说你为了你七哥如何如何,好像是为了我已经付出多少。她为了侯小宝做的事情,那比对七哥多了去了。他那样地撒谎,她不阻止他,让我很震惊!竟然说七哥的兑不兑现,那看七哥的了。七哥从爆料革命到今天,什么时候没兑现过。我怀疑我,就差了攻击我侮辱我了,是不是?大家也都听听那个声音,好好看看。这个简直让我感觉,我对Sara是,感觉忽然之间我好像不认识Sara一样,这太恐怖了这个。

所以说这共产党的这个,这些烂招也好,不要怨共产党,你共产党来了,你只要干净,你怕共产党怕他干什么呀。为什么别人不被干掉啊,为啥咱自己被干掉了。不要怨共产党,怨自己,不要怨共产党。

七号飞船,好家伙,七号飞船还有,明月清风,文铃……(七哥念战友)

这加手机爆热,乱世佳人,是进入的声音,把进入声音关掉就好了,香港小子,香港小子在这儿呢啊,好家伙。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我今天给大家说这个,在前线一个VOG、一个凤凰农场解散,你们就伤心了,那要遇到什么挫折,那你们不是没心了吗?那咱还咋灭共啊,咋搞爆料革命啊兄弟姐妹们?你们伤心,我很伤心,我也很抱歉给你们带来的这个不舒服。但是你们不要那么脆弱嘛兄弟姐妹们。

未来的农场当中,这种事情发生,还早着呢,多着呢,谁变成了今天的Sara,谁就会变成今天这个事情。所以说我们要让每个农场,它都不能大到了所谓的垄断一切,那是不可以的,这是天意吧,天意这一次啊,绝对是天意。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这是好事。这个在这个平台上,你们最起码未来可以直接跟七哥说话,七哥沟通,没有任何问题的,好吧。

行,那我就这样好不好,这个啸天啊,文肖,我今天就说到这儿,薰衣草,跟随七哥。然后呢,你们这个保持这个台的运作,今天晚上我直播,然后呢,咱们以后我定期地来,好不好?

现在多少人了?

(现在有大概四五百人吧,也不好数。总之就说郭先生刚才的声音不能说是特完美,但是可以听清内容,到时候会综合下录音的音频,也会听写出文字,到时候会贴出来,谢谢郭先生)

好,谢谢大家啊,那我就先离开了。

听写团队义工

(文随riki、一尘、Embracer牙牙、巴比龙、shangshang、SCELF (文正))

+1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