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媒体罔顾事实,集体压制关于羟氯喹的真相

新闻来源:American Greatness《美国梦》; 作者:C·博伊登·格雷(C. Boyden Gray); 发布时间:2020年12月18日

翻译/简评:随波逐流;校对:SilverSpurs7;审核:johnwallis;Page:拱卒

简评:

长期以来,美国媒体不仅集体选择无视世界各地关于羟氯喹对新冠肺炎疗效的正面消息,反而自大选那天起,一直坚持“羟氯喹有害”的报道。意大利政府在早期用羟氯喹治疗covid-19的门诊医生呼吁下,将此药划为非处方药,允许医生病人之间自行决定使用。来自纽约的西奈山卫生系统和底特律的亨利·福特卫生系统的研究,比利时和荷兰合作的多家医院以及许多小型研究也都给出了有力证据证明了羟氯喹的疗效。但媒体界在大西洋两岸的科学期刊编辑和公共卫生官员的帮助下,发起了反对羟氯喹的激进运动。在美国国土安全部举行的Covid-19“早期门诊治疗”的两次听证会中,多名学者、议员、媒体、以及食药监局集体无视证明药物疗效的有力证据和支持者的建议,他们极力夸大所谓研究发现的羟氯喹对covid-19病人的危害,并美其名曰“遵循科学,遵循事实”。而支持使用羟氯喹的人都被指控为“反科学”以及“阴谋论”和“虚假信息”的宣传者。

在中共“蓝金黄”影响下,为了配合疫苗推出,各方势力同流合污编织了一场“巨大的骗局“,使这一疗效显著且便宜的药物迟迟无法投入治疗。由于大多数美国人必须等到春季才能打上疫苗,而病例数还在持续攀升,如何采取有效行动,冲破重重阻力,使患者能够尽早得到药物治疗是美国当下急需解决的问题。

原文翻译:

美国媒体正在压制关于羟氯喹的真相

海外的动态进展已被美国媒体完全忽略了。 反而,自选举日以来,媒体一直坚持“羟氯喹有害”的报道。

由于大多数想要接种新冠肺炎(COVID-19)疫苗的美国人都不得不等到春季 — 而且病例数还在持续攀升 — 因此,我们必须专注于保证非住院病人的治疗,并重新审视媒体设计的羟氯喹传奇故事 。

意大利国务委员会上周向正确的方向迈出了一步,该国推翻了意大利7月22日非处方使用羟基氯喹的禁令。 在一群寻求使用抗疟疾药进行COVID-19的早期门诊治疗医生的呼吁下,他们公布了这一改变。

正如意大利报纸《共和国》(La Repubblica)所引述那样,第7097/2020号令认为,对药物功效的持续“不确定性”要求他们允许个别医生和患者就使用该药物做出明智的决定。

到目前为止,这一进展被美国媒体完全忽略了。这不符合正常的媒体叙述。(作为比较点,当一家欧盟机构最近根据西班牙六名患者的数据发布了一份与使用羟氯喹有关的“精神疾病和自杀行为”的备忘录时,该消息被登在《新闻周刊》当天的头版。)

自三月以来,任何观看过有线电视新闻或翻阅过报纸的人都知道,媒体界在大西洋两岸的科学期刊编辑和公共卫生官员的帮助下,发起了反对羟氯喹的激进运动。

当前公开的关于羟氯喹的新闻叙述是,没有证据表明它可以有效治疗COVID-19,并且实际上可能有害。提出相反建议的任何人都被指控为“反科学”以及“阴谋论”和“虚假信息”的宣传者。

但是这种叙述是错误的。首先,有强有力的证据表明,在疾病早期服用羟氯喹有助于治疗COVID-19 — 特别是来自纽约的西奈山卫生系统和底特律的亨利·福特卫生系统的研究,两者均表明该药将COVID-19患者的死亡率降低了近一半。 比利时和荷兰的大型多医院合作以及许多小型研究也显示了羟氯喹的好处。

其次,据美国疾控中心说法,在该药的70多年历史中,全球已有20亿人服用了羟氯喹,而且众所周知,羟氯喹非常安全,可以被“孕妇和哺乳的母亲”服用。 相比之下,今年最大、最受称赞的声称羟氯喹可能会对COVID-19患者造成伤害的研究就是一桩丑闻,该研究论文后来被《柳叶刀》撤回,柳叶刀杂志的主编将该论文称为“巨大的骗局”。

然而,自选举日起,新闻界就一直坚持“ 羟氯喹有害”的说法,这点在他们对之前由国土安全部参议院委员会就COVID-19的“早期门诊治疗”举行的两次听证会的报道中体现的最明显,听证会是由威斯康星州共和党参议员罗恩· 约翰逊(Ron Johnson)召集的。

在11月19日举行的第一次听证会上,耶鲁大学流行病学家哈维·里施(Harvey Risch)博士认为:“每一项门诊使用羟氯喹药物(有或没有伴随药物)的研究都显示出降低住院和死亡风险的实际效果。”

布朗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阿希什·贾(Ashish Jha)博士表示接受媒体的观点,并向委员会表示:“羟氯喹在治疗COVID-19方面不仅显示了微不可察的效果,而且给患者带来了巨大的风险。”

新闻界是如何对听证会报道的呢? 《纽约时报》发表了由阿希什·贾撰写的题为“参议院的蛇油推销员”的专栏文章,副标题为“没有证据表明羟氯喹可以帮助Covid-19患者。”

阿希什·贾写到:“一次又一次的试验还没有发现羟氯喹可以改善Covid-19患者预后的证据。一些研究发现,它的弊大于利。”文字记录再次试图抹除西奈山和亨利·福特的结果,直接忽视了他们。

在12月8日,第二次参议院听证会开始的时候,密歇根州民主党参议员加里·彼得斯(Gary Peters)对里斯博士和另外两位医生发起了惊人的攻击,这两位医生在第一次听证会上已作证支持羟氯喹。

彼得斯说:“上个月,该委员会举行了一次听证会,标榜为对早期冠状病毒门诊治疗的审查。不幸的是,那次听证会放大了科学界不支持的、未得到验证的有关治疗的理论。” 他补充说:“该委员会被用作攻击科学和促进信誉不良的治疗的平台”,而“我们有责任遵循科学,遵循事实,而非阴谋论和虚假信息。

那天,《纽约时报》头版头条刊登了听证会的经过,标题为 “抬高边缘理论,罗恩·约翰逊质疑病毒科学”。 就在本周,《华盛顿邮报》严厉批评了约翰逊组织的听证会,称:“他不顾科学研究发现的,羟氯喹可能危害COVID-19患者的结果而继续推广使用羟氯喹。”

参议员彼得斯特别赞扬了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他说:“继续使用科学标准来授权创新和有效的早期治疗。” 然而很大程度上,正是由于FDA — 和里克·布莱特(Rick Bright)博士在他与克里斯汀·布莱西·福特(Christine Blasey-Ford)的律师黛布拉·卡兹(Debra Katz)一起写的对举报者的诉状中,竭力宣称羟氯喹为“这是未经证实且有潜在危险的药物”— 导致在“国家战略储备库”中有数百万支捐赠的闲置羟氯喹无法被COVID-19患者及其医生使用。

当体弱和年长的病人生病时,使用何种可能会帮助他们维持不住院治疗,并且几乎肯定不会造成伤害的药物,应该留给病人和他的医生之间做决定 — 就像如今在意大利一样 — 没有媒体界及其善于叙事的工程师干预。要是没有新闻界及其公共卫生和学术界的同盟挡路,那么任何有助于儿童重返学校和企业主谋生的措施都是轻而易举的。

原文链接

点击阅读英国伦敦喜庄园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点击观看英国伦敦喜庄园在G-TV的精彩视频

欢迎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Discord官方群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点击spark adobe版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2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