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0日郭先生GTV直播摘要-英喜庄园出品

12月20日郭先生GTV直播摘要

听写:明湾(文湾)、胖丁、Cathy;校对:Cathy;封面图:GTV;Page:赞赞;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d27e1dcb-3fec-48be-9df4-b8cafcd212c4.jpg

👉完整版GTV回看

关于VOG投资和担心信息泄露和义工的安排

1.问题1 关于VOG投资

(VOG的投资款还在冻结吗) VOG的投资款,以及VOG以借款签署的跟战友们的合同,这个数没有对完,VOG参与借款项目的(没有任何投资),借款项目的钱一分钱也没入账,且都在冻结中。Sara没动一分钱。你的钱一分不会少,郭先生负责,你想退可以退,你想转可以转。

(凤凰农场的借款转走了吗)都呆在银行,都在支票上。

VOG给你们签的有效的法律文件我们都承认,转给各农场了那个东西还在(你签的付款票据就是你的一切,到哪个农场只是联系渠道,不会有半点影响)。你就登记下来我给了谁多少钱了,各农场报到委员会我们核实完,你就呆在这个农场了,你的钱一模一样,啥都不用改。更换合同再通知你,不更换就保持原来的合同,等着政府SEC作出裁决以后,我们统一给你兑现,一分都不会少。所有VOG的卡号都有效,百分之百有效。什么都有效。只要VOG给你承诺的,签的文件都有效,一个都不能少。我们永远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保证这个。

(VOG的投资能转农场么)可以啊,在Sara没跨过红线的情况下,我们会将Sara的3%的利益和其他战友合理解决,不可能都剥夺她,这是不可以的。属于Sara和VOG的一样不能少。

(对帐为什么那么久)这是Sara很大的失误啊,做得不好。这也是我生气的地方之一,但是你要理解Sara多少法律要面对,所有的账都是被封的。坦白的说战友们,我特别想把钱退回去。我分分钟现在把大家的股票起码赚多少倍,我干吗给你们呢。我巴不得SEC做个裁断把钱全退回去。七哥的奋斗和Sara的奋斗不就是想保住你们的投资么。共产党不是来打击你七哥来了,也不是纯粹打击爆料革命。内部战友说我们怕的是你培养的战友们穷人们,他们都有几亿几十亿了那就麻烦大了。战友们你们没看清这个本质你们就糊涂了。战友们你们想要对帐还是退钱,你们尽管说,太容易了。

(VOG借款怎么转到香草山)转到哪是你自己的选择,选择任何农场都可以。强烈建议尽量不要转到香草山,尽量转到其他农场。因为长岛哥是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的秘书长,你们都转到那去,这是不太好的,我觉得你们尽可能选择其他农场,当然你也可以转到香草山。

(借款谁接手)1、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24小时值班,你可以联系;

2、今天建的公开的喜马拉雅大使馆Discord群,目前有文斌、郭啸天、文佳、文啸、文随你可以跟他们联系,他们会按照你的要求协调其他农场,跟其他农场一起帮助你完成。或你直接和任何一个你愿意的农场,加入后跟农场联系。

3、你可以继续留在VOG,一切都是有效的。关于你过去和VOG签署的有效协议,只要是真实的都是有效的。

(很多战友的BOA银行里的钱被一条法令给划走了,现在还没有消息)这种事一定要和Discord的群主联系,我们到时来解决。

2.我没告诉大家,发生了很多事,你们都不知道。有一个战友汇6000万美元,中间被人家骗了。我就告诉他,你再也不要跟这个人联系,你就听我的,钱拿不回来七哥负责。真的头发都白了,过了40多天的时侯,某个国家的警察和他联系,骗人者所谓地下钱庄者已经被抓了,你的钱在我们银行,你可以把你的钱汇到指定帐号。谁要想骗了我的战友,走着看。海外的百分之百保证,国内的不敢百分之百。

3.我们GTV所有的法律问题几乎全是来VOG,就是因为忽视了法律问题。后来突然间战友进去了那么多钱,最后回忆实在是麻烦。既有我们不懂法,也有VOG轻视了法律,还有战友们,还有共产党的打压的综合的结果。突然间就在一天发生的事情,我们不能怨Sara,也不能怨VOG,只能恨共产党。但我们要引以为戒,想尽办法让战友不受损失,想尽办法要解决这个问题。更重要的事情,我们自己要守法。这是当时的事情。所以现在我们很多战友说,我汇的钱我找不着,我汇的钱不回复,我汇的钱不理解,等等Discord太多太多信息了。

4.你要真有事要说Discord喜玛拉雅联盟大使馆找那去说。

5.问题2:关于担心信息泄露。

不用担心,任何人故意泄露你的信息,在美国的法律是极为严格的,这是犯刑事罪。

(不是美国农场出卖战友信息,我们也能用美国法律追究吗)只要你在美国发生的事,就能用美国法律追究,不在美国不行。

(VOG的信息泄漏怎么办)只要信息泄漏了,我们会全力以赴去查,谁把信息泄漏的,查出来他在美国绝对是终身待在监狱里。不信,你试试。

谁要把你们的信息给共产党以后,你七哥早晚一天会查出来,像那个豆豆一样。咱一定灭了共,咱一定找当初是谁出卖了爆料革命战友,谁出卖这些信息的,我们一定会抓出来。我对你负责。

6.问题3:原VOG的义工怎么安排?

所有的义工战友们,你们的义工本来是伟大的、纯洁的,在这个情况下,你要接受,喜马拉雅农场和新中国联邦和爆料革命,你一定会遇到这样的问题,这跟我们灭共的事业上来比,这是极小的一件事,它是正常的。今天不发生在所谓的凤凰农场,也会发生在任何一个农场,凤凰农场这会又做了一个先驱。先驱当中让你经受了痛苦或者是伤心,战友们,说实话,感情上我和你们一样伤心,但我想告诉你们的事情,这不值得伤心,应该高兴,因为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在这个过程中要强大、要完整、要成功,首先就要建立一个生态和体制,在这过程当中,就是优胜劣汰,就是一个把好的变成更大的,把坏的变成更少的,但是你说没有坏的是不可能的。义工的安排,请和喜马拉雅大使馆Discord群的文随、郭啸天、文斌、文啸、文佳联系,我们会统一安排,你愿意加入到任何一个农场都可以。

我向义工们和战友们真心道歉,七哥有时夸Sara夸得太过。过去这三年跟Sara吵架的,挑战的,离开VOG的,不管谁挑战Sara,当时木兰伤肝伤肺了,很多人离开包括政事小哥,我都护着Sara,因为我想让Sara强大。这个七哥真的是不公的,没有我这么护着,Sara走不到今天。我在昨天听到他们发的信息,我真的是蒙了。头两天她这玩失踪不联系,耍脾气这有威胁的味道。我已经伤心了,心在流血。我到现在都很难相信,Sara是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你侯小宝瞪着眼睛陷害战友,你Sara支持、纵容。太可怕了。一说就上帝啊,公知啊人知啊跟这啥关系啊,上帝能给战友们钱吗,战友们的钱你要交待啊。你有本事把上帝叫到前面和我们对话,你又不能代表上帝。交接手续你不跟喜玛拉雅联盟联系,你什么意思?今天早上我就把Sara所在的群统统删除。你不跟我联系,你就再也别跟我联系。你竟然以为所有到VOG,到凤凰农场的都是跟着你去的。那就试试,看看谁跟你。

到底什么原因解散凤凰农场

7. 解散完全突然。事情起源于大概最早是当凤凰农场要搞政治庇护,这件事Sara问过我,我当时正在一个视频会议上,她说:七哥,我们现在做政治庇护,帮助战友。我记得我给她的回复,记得不一定那么准确,我说:可以,挺好的。后来又回复:一定要在法治基金、法治社会、千万要有专业律师、还有合法的情况下、而且还不能获利。过去这一年多以来,对法治社会、法治基金的捐款者和支持爆料革命、因为支持爆料革命在国内被残害者和提供重大情报支持灭共者,包括GTV的投资者被抓、被害、被残害者,我们一直想尽办法,只要符合条件的,在法律范围内,法治社会、法治基金给提供必要的法律支持,做政治庇护。大家一定要记住,前提是什么?你是法治基金、法治社会捐款者,你是受害者,你有事实。我们提供法律上的支持和一定费用的支持,绝不要你的钱,你必须是真实的政治庇护,且一定是在我们建议或你专业律师下,我们提供法律上的支持和援助,这是合法的。凤凰基地这个政治庇护,后来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儿!是什么事了,面积大、专业化、且有战友发来各种信息,都跟我想象的是不一样的。我心里已经很不悦悦,我开始担心了,就在这个时候,我们有战友在入境时被抓、有战友直接在边境给撵回去,其中有战友的手机、电脑被收走,包括我的家人,原因就说你涉嫌虚假政治庇护。这件事情太大了,我一次没跟Sara说,我说你一定要小心。我跟Sara沟通最近很少,Sara很忙很忙。这件事情让我准备要跟Sara好好谈一次,甚至要见面时,有战友发信息给我,凤凰农场在做让战友们写遗书,而且Sara公告发了盖文和推文,这事当时把我给惊住了。在发这之前,是有律师告诉我,说Sara干这事你知道吗?我说我不知道,这个事一定是假的不是真的。律师给我说他并没有发给我,战友发给我的时候,我就傻了。我就告诉Sara,你知道这意味什么吗?你胆子太大了,你敢让战友写遗书。在这中间,很多战友跟我反映VOG的问题、VOG回覆的问题、凤凰农场做政治庇护的问题、反映台湾侯小宝在凤凰农场所作的表现及在过去将近一两个月的时间,很多战友跟我说凤凰农场每次都说路德、Sara美西农场,一说就是路德、Sara美西农场,那我们要是有问题了,路德要负责、Sara也要负责,我回复是:我负责。我从无一次告诉Sara。在这中间,Sara问过我,说:七哥,我要跟班农他哥哥联系,我要做口罩厂。后来我知道是侯小宝要她跟班农哥哥联络要做口罩厂。

就在凤凰农场要解散的头一天,N个战友跟我投诉的时侯,我得到了内部战友的情报,很明确地说Sara已经被放出的蛇和燕子给拿下了。我压根不相信,共产党根本就是胡扯,我真就没信。我给路德发了一个信息,我说:“路德先生,你得劝劝Sara,这事不能这样干”。路德先生说咱们能不能视频呢?我说可以,我和路德先生,还有科学家闫博士我们三个人视频,从晚上11点到凌晨1点多。我就说了这个事情,我说路德先生你要搞明白,你要跟大家声明,你到底是不是路德Sara农场的?你要是路德Sara农场的,你路德要负责任。你要公开说,这个凤凰农场我跟Sara共同负责。你们共同分担那3%的利益,同时你也要负责任。你要公开说。第二,你要告诉Sara,不能触碰法律红线。就这个问题我们三个在视频当中谈了一两个小时。路德先生后来说,“不行就解散了吧,这样下去责任太大”。第二天路德先生给我发信息说,“你觉得我什么时候跟Sara说,我不想参与凤凰农场的事情?”我说再过两三天吧。事实上就这个事情通过话之后,我今天才明白,我大概齐猜的,我还没有跟路德先生通过话。今天我和路德先生视频的时侯,他大概漏了一句,我想大概我判断是正确的。他给Sara通电话了,说Sara我要退出凤凰农场,我得公告,你不能再用我的名义了。同一时间我给Sara发信息,我说Sara你要小心,你不能再搞这种私人的死亡遗书了。这是什么概念呀?我还没告诉她我得到多少内部消息,她被蛇咬了,被放燕子了等等。Sara给我发了一个信息说,“七哥,你把凤凰战友都领走吧,我不干了”。我当时也在视频会议中,我呆了一会就把信息发给路德先生。路德先生说,“好啊,就解散了吧。郭先生,挺好,这对大家都好。本来农场就要做强做大,而且不要失控。是要做壮,做得健康,建立生态系统,不能一方独大。解散吧,也挺好”。我说好啊,我就给Sara说同意,我就发给了长岛哥和老班长。他俩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相信很多人会怪老班长和长岛哥,天知地知。路德先生和科学家是证人。他俩就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信息发过去的时候,老班长正在睡觉,过了一会才说,好,那我们就安排去接凤凰农场的。我说你们怎么接,你们跟Sara联系,把这么几件事,借项目、帐项目、VOG3%一直要在那。同时我也给Sara发信息,告诉她,“你的3%会永远在,你跟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有一个合法的、有责任的交接”。这是一个起码的常识。就算你卖糖葫芦,今天我不卖了,明天你得跟人交箱子,交接吧。又不是你的钱和你的事,你要有一个交接。她压根就没有跟联盟委员会任何人联系,联盟委员会长岛哥和老班长和17个委员很认真地开会研究步骤,怎样把战友们安排到各农场,制定规则,大家很认真。回头再找Sara,找不着了。Sara不给回复了。大家都知道什么情况了。Sara是最早于我们公告出去的,她公告的,我们还没公告呢,Sara就公告了:凤凰农场解散。这是Sara自己公告的。这件事情本来不应该在公开说。Sara自己公告了。我又傻了。解散了,既然解散了就赶紧交接吧。我的信息她也不回了。这是第一次。联盟委员会的信息她也不回了,找不着人了。Discord不交接,她认为是她的。帐也不交接,后来找的几个人来就被踢出去了,没有授权。找不着Sara了。

8.Sara说要离开农场的时侯,我跟王彦平说了,我让她给Sara打个电话,Sara可能情绪激动。王彦平就把Sara当姐姐一样,王彦平就给Sara打电话。通话过程中,Sara哭得一塌糊涂。说那天她给我发信息要解散农场。王彦平说话的时侯Sara就把手机打在外音上。王彦平问她,你把和我的通话放在外音上,是要录音吗。Sara就把电话挂了,王彦平就恼得不行,说你挂我电话,我坚决不再跟你联系了。最后因为文肖和文佳是凤凰基地来的,在喜马拉雅大使馆上班,由他俩,还有郭啸天跟Sara联系,听说Sara很激动,说了一些话。这个事情发展到不交接的时侯,大家都傻眼了,因为战友就乱了,不知道该去哪。这是天大的问题。我们的律师就开始介入了。我们的律师强烈要求马上发函,声明函、公正函,然后到当地所有的(有关的)要冻结。这个时侯很麻烦,要牵扯到GService有很多战友在那里做义工,承担了董事责任,还有很多人是凤凰基地所谓的新中国联邦电视台的,还有人把家都搬过去了。这个时一定要跟联盟委员会,大家承认的决策机构协调,除非你不承认。你不承认是你的问题,喜马拉雅联盟机构是大家投票时你认可的,你不承认是你个人的问题。你必须遵守这个规则。这是法律。在美国,你口头的承诺就是法律。就象我现在直播的视频都可以作为呈堂证据。大家要明白,这在美国是有法律效力的。好嘛,Sara也联络不上了。这时Sara开始Discord里开会了。开会的音频有战友发给我了。我不喜欢这种方式,我特别讨厌大家留言哪、录音哪。过去几年,所有欺民贼跟我的联系,你看我把谁的私人通话晾出去过?这是很不道德的事情。但是虽然给了我了,我一听就傻眼了。这里面非常明确,侯小宝三次在Discord里明确地告诉Sara和所有人,所有的责任,凤凰农场的解散要推给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这都是有录音的。第二条,我们可以生存,我们可以发展,我们可以搞报纸,我们可以生存。第三条,我们的投资在GTV里,谁也拿不走,那是我们的利益。3%的利益还是我们的,希望郭先生说话算话。当然,中间还有,他客观地说道,价值观一样。跟郭先生一样,支持爆料革命,继续灭共。阴奉阳气,侯小宝把我震惊了。怎么可以在我们的爆料革命里有人竟然瞪着眼睛撒三次谎,嫁祸给喜马拉雅农场联盟委员会。Sara一次都没有阻止。这是昨天发生的事。这是Sara失踪之后这几天发生的。你有精力去Discord聊天,陷害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你没有时间跟我们聊天。昨天她把对帐的单子,简单的数发过来了。而且,大家要知道,这么多战友到凤凰基地去了,你得给个交代吧?你得给个说法吧?什么人玩消失啊?都是大陆那些江湖骗子,村里的人,借了钱找不着了,干了坏事找不着人了,才干这种事。什么人会玩消失,你们告诉我?都什么年代了。Sara极大地震撼了我。

从成立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Sara基本上不沟通了

9.我从来几乎没问过Sara,也就在凤凰城写遗书事件,还有做口罩厂事件和做政庇事件,和侯小宝到达凤凰城这个事件,还有做胸扣,报了个价,我们把做样板的钱都汇过去了,做胸扣。我说好呀,就把订金付了。好象很贵,后来一报价差好几倍,我从来也没有怀疑过侯小宝。在这个中间,挑战喜马拉雅农场委员会最严重的,就是侯小宝还有台湾的文欣战友。原因就是他不加入喜马拉雅农场,原话就是,我只听Sara和路德的。因为这个事情,凤凰农场和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和长岛哥、老班长和委员们发生了剧烈的冲突。

10.从成立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Sara基本上不沟通了,Sara基本上一方独大。大家都看在眼里,但是在台湾这个事情上发展到极点,包括洛杉矶和旧金山农场准备要加入和成立上。这中间有几个反复,到最后发生确实有人不行,我说现在还真得靠Sara,所以Sara确实在组织上非常非常棒,在旧金山、洛杉矶Sara做得非常好。但是在台湾的问题上非常过分,这都是侯小宝干的事情。那么,这个中间发生这个事情的时侯,战友们有很多反应。有一次我发给她一个战友对Sara最近的轻浮、傲慢、独立、忘本、大脑症等一切说法的时侯,我发给Sara,告诉她你要注意。Sara就给我回复,从来没有过的Sara非常没礼貌地,突然就说:“七哥,我想和这个人通话”。你们听说过共产党的中纪委还有美国的检察院,还有美国的什么俱乐部说,客人有投诉你的。你说,谁投诉我?把这个人揪出来我看看。这体现了什么?第一,我不相信有人投诉我;第二,他不懂规则。投诉你可以匿名,对吧?我就把这位战友的联络方式给Sara,但是她再也没有给我回复。就这样的投诉最近实在太多了。

11.我公开一再表示,任何农场都要以战友为主,任何农场都不能侵害战友的利益。我在过去四个月中,我给Sara的私下信息,告诉她给战友必须回复。我说过多少次,你们可以问Sara。我说得最多的就是这件事情。不管如何,你要给战友回复,我几次告诉Sara。你要再这样,我就跟你没有联系了。不管如何,无论什么情况发生,你要给战友回复。人家拿一百块钱,一万块钱,一百万,你得回复。我从有手机开始起,人家的事情我一定回复。战友们这么多,没办法了,我只能集体回复。那么这个时候,越来越多的投诉,我在直播中隐隐约约地说过。最近这样的事实在太多了,包括写遗书的事情已经成为刑事问题了。因为我们得到了战友的情报,有一个从加拿大来的“铅笔小元“曾经到美东农场长岛哥那搞了一个十万借款,然后迅速转到凤凰农场。听说此人和侯小宝是建议Sara搞政治庇护和写遗书事情的重要策划人,还有几个所谓的当地的博士。是国内的战友跟我说的,我不知道此人。

12.总部的人专机飞到凤凰城,从凤凰城那件事以后我开始有了一点点问号,问号在哪呢,就是到机场接机。我以前跟Sara说了,你要用专业的摄像机录下来给战友们看看对凤凰基地支持。结果大家都看到那个直播了,我跟Sara说你也太丢人了,不弄个象样的,还新中国联邦基地呢。Sara说我们有正式的录像的,一会儿就上传。我等了几个小时,问了Sara好几次,一直没上传。这件事情让我对Sara有小不舒服,Sara开始不诚实了。后来我发现好多事她都不诚实,我跟路德说过这个感觉,我要觉得谁骗我一下就不行了。就这没半点影响七哥对Sara的感情。这个事情的变化让我是很震惊的。特别是大选日新中国联邦电视台去直播,结果没直播出来,还有这些事情发生,我第一次怀疑他们做事情的本质和能力了。从那我再也提过凤凰基地的事。后来凤凰城做的事情,我就觉得是不是被渗透了,我就多次提醒Sara,她以前哭鼻子抹眼泪真能接受,而且每次都能说到感恩爆料革命,感恩这一切,后来这一切就没有了。她在凤凰城住的房子和办公室都是最好的,但短短几个月凤凰城巨变。为啥你被芳芳了啊,是因为你太脆弱,立场不坚定,能力不够,境界不够,蛇他再有本事能咬到天空中的巨鹰么?燕子再有本事能把巨鹰给睡了么?首先你比燕子低,没有蛇的智慧和力量狡猾,你才被他给拿下。

13.这个时侯大家不要忘了,凤凰农场有一个新中国联邦电视台,当时是在华盛顿搞砸了之后,我再也没有授权他们搞凤凰基地电视台,但他们还在搞。包括咱们Gservice基地,也在凤凰城。还包括新成立的几个公司都在凤凰城。在那里有一个大家集体生活的公寓房,吃住免费。正准备租一整层当地最好的办公室,在凤凰农场解散的第二天就准备签合同了。看到这些进展,我们从未想过要解散农场。

14.就在解散农场的前一分钟,我压根没想过解散,Sara跟路德通话之后,她要解散的。我们尊重了她的选择。Sara今天又推出来,我做错了什么?我做错了什么?我告诉你做错了什么,第一条,凤凰农场不是你Sara的,你当成你Sara的了。到VOG的所有战友的钱不是奔Sara去的,你当成Sara的了。反过来说,VOG你接受任何人的钱,你都要负法律责任。你完全无视法律的存在。凤凰城基地的每一分钱你都要说清楚,你完全忽视了。这么多战友到凤凰城去,你要对他们负责任。你要对整个爆料革命负责任。你完全忽视了。我再告诉你,你当时承认的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你背后搞的小动作,你完全做错了。背弃承诺。你的上帝在哪里,Sara?还有在中间诋毁战友,或者别人诋毁战友,你不加以制止,你犯错了。更重要的事情,你要解散的凤凰农场,你不告诉战友,是你要解散的农场,路德跟你通话之后,你主动要解散的农场。你把责任推给别人,这是何等的罪恶。你颠倒了黑白。你在挑战爆料革命,你跟战友说,我开始怀疑郭先生和爆料革命了。你怎么怀疑的?能把你怀疑的观点说出来吗?才几天哪,你就颠覆了一切?你没有做错什么。什么正义的力量在聚集,你搞一个东京爆协出来,你搞个正义联盟出来呀。我知道你正在成立什么群,你还不知道你做错什么。你不知道你做错什么的本身就是最大的错误!搞政治庇护,叫战友写遗书,你不负应有的法律责任,你不做交接,你这都是巨大的错误。

15.什么年代了你限制战友之间互相联系,这两三天把我给震歪了。这么多战友跟我说,VOG有个规矩,从来不允许互相联系,只能单线联系。我头都快爆炸了,Sara。这叫爆料革命吗?为什么这些欺民贼、王八蛋正愁攻击我们找不着呢,你这搞的什么共产主义?你这是封建主义、奴隶制度。不但如此,战友们到了VOG,到了你凤凰基地,你要负责任,这叫法律。这是上天赋予我们的权利。到底解散农场是什么原因,你竟然嫁祸到你七哥身上,你嫁祸到整个爆料革命,你嫁祸到喜马拉雅农场联盟委员会。路德活着呢,科学家活着呢,你竟然说是七哥给我设了个套。你给郭啸天通话,说我给你设了个套。Sara,你值得你七哥给你设套吗?你最大的问题,就是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解决凤凰农场事件的七个不

16.不管如何,今天在Discord,我说了七个不,这是一定要说的。第一,不允许在任何情况下攻击Sara。我再说一遍,只要在我能控制的范围内,谁攻击Sara,绝对不是我们战友。第二,不允许在任何情况下攻击VOG和凤凰农场。第三,不允许VOG,Sara、侯小宝、铅笔小元代表任何人,特别不能代表爆料革命了,特别不能代表你七哥了,特别不能代表新中国联邦了。所有新中国联邦的物品一律寄回,一个都不能留。第四,不允许VOG,Sara、侯小宝、铅笔小元代表爆料革命,不能再谈这个事。第五,不允许VOG,Sara、小宝、铅笔小元代表新中国联邦。第六,不允VOG,Sara、侯小宝、铅笔小元代表喜马拉雅农场。第七,不允许任何情况下让任何跟随爆料革命和农场的战友们以任何方式、任何理由丢失一分钱,否则后果自负。

17.我现在给Sara,给所有凤凰,还有参与这个事情的人三条建议。我在这里向你们严正声明,必须以最快的速度与指定的喜马拉雅农场联盟工作委员会联系,按照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的准则,当初你承认的,包括按照美国的法律,无条件地将所有和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VOG所有跟战友有关的必须马上移交。因此造成的法律后果你们负责。第二,必须24小时指定的专人把有关的数据和相关属于这两个机构的信息必须交回来,而且任何东西丢失或窜改一概由你们负责。任何战友的信息被泄露,特别你铅笔小元,你们登记过所有的战友们所谓写遗书的信息,一个字不能少地都要交上来,因为你是打着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的名义做的。如果你不交,你必须文字写清楚,谁登记过战友们所谓的写遗书的信息,你对此负全部责任,我们再也不管了。第三,所有的跟爆料革命战友之间经济有关系的,不管你以什么方式,必须把如实的数据尽快地对接给指定的机构,就是喜马拉雅农场联盟机构,不存在什么总部。所有跟战友们有关的数据、文字、文件,一个都不能少,包括过去义工团所有组织的文件、文字、翻译,什么都不能少。交接之后,一切与你无关,由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负全部责任。对一切接下来的事情全面处理。例如,将受的官司,Sara你想过吗?任何一个官司你都打不起的。你们的官司你是打不起的。只有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可以帮助你打官司。我们一定不会推迟的。不管你做什么事情,这件事情不能把你扔到荒野里去,也不能把其他战友扔到荒野里去,这个事情一定要解决的。新中国联邦的任何东西跟你再没有关系。从现在起,你再使用都是非法的,包括电视台。所有到凤凰基地去的战友,请和郭啸天、文嘉、文肖,还有文随、文斌联系,愿意到纽约工作的到纽约来,愿意到其他农场的到其他农场,全面安排。愿意离开的按照应付的费用让你离开,但是必须是在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和喜马拉雅大使馆这几个指定人的联系下,来统一解散和转移工作。包括任何事情跟你们有关系的,后面的服务机构和人和过去的合同,都必须交接,交给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和喜马拉雅大使馆指定的这几个人。任何漏、改、窜改、丢失,后果由你们负责。

18.这事情不能再过去。包括我说在VOG,还有凤凰基地跟随法治社会,法治基金,所有有关系的文件都要拿回来。法治基金的董事Sara明天就会开董事会,就会把她移除。所有你掌握的数据GNews,全部都要移交。Sara,你还是我个人的妹妹,我现在还承认你。你所有因此导致的法律纠纷,我们会尝试继续帮你,但是是在你守规则的情况下,包括那些战友。但是如果你跨过了红线,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好吧,战友们,我大概把事情说清楚了。

19.Sara你必须把和战友所有的信息全移交给喜玛拉雅联盟委员会,否则以后因此发生的所有法律纠纷,喜玛拉雅联盟委员会,法治基金,法治社会一概不管。你一定移交完,在律师的见证下,你这些信息都没有了。

这次凤凰解散,VOG事件很多战友太伟大了

20.所有原凤凰农场和VOG的战友们,你们可以选择任何农场,尽量不要加入长岛哥和老班长的农场,因为这件事情是有利益冲突的。这是不好的。另外,任何农场主不按照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制定的宪章,不准拉、不准骗,过度承诺,如果有,立即取消农场资格。加入农场,你们自己选择。不愿意加入农场的,可以跟喜马拉雅大使馆Discord群联系,我们统一安排。所有的战友们你们记住,你们的钱一分都不会少。文贵负责。第二,所有的义工,你愿意继续做贡献,继续支持爆料革命、灭共的,你就联系,我们统一安排。第三,你愿意和其他农场联系的,但是联系不上的,我们帮你安排。你能联系上,你联系。最后,我们最多在两周时间内对所有的上万个战友的去向会逐一查询、逐一登记,我们要知道你在哪个农场,你的事情解决没有。解决不好的我们一定在两周内帮你努力解决。

21.这次凤凰解散,VOG事件很多战友太伟大了。真的知道自己是干啥的。很多战友说,七哥我们忍受这三年就是因为你,还有就是你老夸Sara,我们就听了你了忍了,现在你说让上哪上哪没问题。投资者说我们的钱不要了,都捐给爆料革命了,无所谓你让我签我就签,太多人了。让我太感动了。

22.这个事件我承担99%的责任,对Sara没有原则的背书导致了今天的结果。

23.请战友们,不明白的,原凤凰农场和VOG的战友们义工们,请在我发的盖特的Discord里面,跟文斌,文隋,啸天,文佳,文啸联系。会回答你们的问题,给你们安顿。所有的战友们,文贵为你们的每一分钱和你们的付出付一切责任。

24.Sara作了一个先驱,Sara这个事不出现,是Sara没这个福,她承受不了这个福,未来在其他农场也得出。这个出了只能让凤凰农场的战友辛苦了。但是让我们整个喜玛拉雅联盟委员会和农场系列更成熟、更强大、更健康。受益的最终是战友,同时也考验我们对战友的良知和良心和我们协调的能力。在灭共的事业当中这算毛事啊。共产党的十万里长征,随便一个事都比这大吧。地主刘文学的故事都比这大。让战友安不安心,现在GTV的价值,我一用Discord,垃圾简直是。咱们GTV太牛了。Gclub,Gfashion,Gcoin,GDollar,我们喜玛拉雅农场是战友们真正的未来,经济上,联系上,保障上,稳定的未来。我们所有要实现的目标,新中国联邦,这是我们的核心不要忘了,手段叫爆料革命。忘掉郭文贵,忘掉Sara,忘掉路德,忘掉长岛老班长,忘掉农场主。你记住谁,谁倒霉,你只记住我支持爆料革命,我要实现新中国联邦,我发财的地方是农场,就这三条,爱谁谁。就这三条在,你就是永恒的。非常现实。Sara听说又组团了,正义什么,好啊,又拉人呢。有本事你Sara也搞个这个出来,我也上你那投资去。东京爆协三年前就成立了。最后赚钱靠实力,跟道德、跟信仰、跟啥都没关系。实现信仰真正靠你的信仰和上天的加持再加上你的经济实力。爆料革命靠的什么,绝对的信息和情报来源和你的命运和能力。谁有本事谁干呢。

25.我昨天最起码三次阻止律师(报案切割),一切后果我负责任,让我签字我签字。Sara她是我妹妹,她是我们爆料革命的功臣,从三天前Sara作的事情没有任何人能做到,这是事实。就是她有一个共产党的党徽,她是共产党的常委,我都会这么说她。那是事实。爆料革命唯真不破,我们要的就是尊重事实。不能前一天还是伟光正呢,打倒了就是淫魔、钱魔、恶魔。咱们这些老战友,都是聪明人,有搅局的你搅不了啥。你要配看我笑话我就拿你当回事了。当年盖裕达、盘古没人相信我们能盖起来。天天我就在怀疑、笑话中长大的。我真希望我一生中能遇到让我看得起、让我觉得值得当我的敌人,配当我的敌人,我在乎他对我的观感和评价,很可悲没有。你就问欺民贼,你能做到么,你能像郭文贵骗我们一把么。Sara是坏蛋,你能像Sara坏一把么。你能找到5万人在Discord里么。只有弱者在乎比自己更弱的人对自己的评价,只有真正的loser非常在乎别人对你虚假的评价。一个王者不会在乎旁边小苍蝇叫一叫的。一切都经历法律一次次的审核,这才能做到强、大、永恒。否则像马云似的,我说马云肯定完蛋,马云最近缴枪了,一切都是党的,一切都归党。最近国内的多少企业家和我说,你太牛了,从海航到许家印,到一个个的中资银行,到渤海金控,到潘石屹这个孙子,到王健林,到100多家国企,没有一样不对的,那是蒙的么。马云又准了。

26.凡是落井下石的一定会被石头砸死。在这个事之前Sara做的事情没有任何农场主做到。Sara的贡献没有人可以比。Sara承担的风险,付出的代价没人可以比。她为Gnews,为新中国联邦,为战友之家有不妥之处,否定Sara的功劳是天地不容的。

其他注意事项

27.联盟委员会长岛哥老班长到现在为止绝对做的是公平公正的。是我让人俩干的,也没有任何利益。我就闹不懂了为啥Sara跟他俩过不去。信主的人,你的信用呢,没有信用,你能信主么。未来我们的秘书长,主席轮流做,像联合国主席似的让各农场主轮班做。秘书长和秘书长班底是永恒的,像长岛哥必须在,多个副秘书长。

(联盟委员会权力会不会太大)不会,我们成立喜玛拉雅联盟委员会所有17个农场主都在里面呢,没有一个人可以作强作大,任何农场主的合理建议都会被采纳,绝对在监督范围内。还有我郭文贵在呢,我是个公平的人,如果我有私利,我不公平,这些农场主会把我给灭了的。

(以后农场会有公投机制吗?)以后会现在不会。

28.日本新首相,都在七哥的范围内,看看七哥过去的直播,日本是咱们的地盘,记住。

29.只要给法治基金捐款的,用于政治庇护证明,百分之百给你出。能不能帮到你,由美国政府,移民局决定。

30.防止独裁也防止以反独裁的名义不遵守农场规则。你不遵守农场规则,你比独裁还坏。我们既要学日本人和德国人的对言语的承诺和信用,这是一个前提条件,还要学习美国的尊重法律。如果你有像日本人和德国人信守承诺、团队性、纪律性都有,还按美国人和英国人一样遵守法律。那要有独裁,咱就把它灭了。如果你不遵守承诺,没有团队精神,不遵守法律,你想反独裁,你一定被独裁给灭了。未来的农场生态圈,防止做大做强,一定要解决所有战友的利益是排第一位的。战友是属于新中国联邦喜玛拉雅联邦组织,不属于任何农场。未来联盟委员会会把任何时间农场主都给你废掉。战友的利益不能受一点影响。任何情况下,各农场主都不能掌握战友的安全和未来,包括绝密信息。而且所有农场主都会为自己的不守法不守信付出代价。在爆料革命中假话、假事、信访多绝不可以。

31.台湾的战友们,我希望你们真正的能以支持爆料革命为主,而不是搞帮派。爆料革命再搞一个台独出来那是不可以的。侯小宝是典型的,他现在和爆料革命再也没关系了。台湾农场大牛巴黎武小楼他们都在和喜玛拉雅农场委员会联系。台湾不要到哪都搞孤岛文化,只有跟随喜玛拉雅新中国联邦把联盟委员会百分之百当成兄弟姐妹,敞开胸怀,你会得到更多的尊重。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对台湾这些年的贡献,历史上有过吗,从来没有过。如果得不到台湾同胞的支持和信任,台湾不是佛教之地,是扶墙之地了,太弱了。

32.VOG战友之家不能被禁言啊,谁要敢禁言不可以啊,很多反映VOG问题的GTV帐号,GTV不能对VOG有任何删除。

33.喝茶没那么可怕,用智慧知道怎么处理,绝大多数都是战友。

34.我们正在灭共的最关键时刻,对共产党国有企业的制裁一个接一个。对共产党的定点消灭正在进行中,共产党的经济如山泻一样正在进行中,现在是没粮没鸡蛋还没有电,银行还没有钱,不让你套现,更不让你往外汇给孩子上学。这个时我们发生这个事情就到今天晚上为止。绝不要在GTV上和战友之间再讨论这件事情,这就给共产党送去巨大的礼物,转移了灭共的主流视线。现在是灭共支持川普总统。这是我们的两大主题,其他都不要再搞了。我们付出的代价已经够了。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点击spark adobe版

👉点击关注英喜庄园文宣电台

👉点击阅读英喜庄园在G-News 的更多精彩文章

👉点击观看英喜庄园在G-TV的精彩视频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04037879-62d1-4f3f-83c9-7fec83b0b7d3.jpg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2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