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 Room 599 总结

  • 编辑:Ranting
  • 作者:Jenny Ball

深入调查需要更长的时间,但我们需要进行更深入的调查。我希望在最后选举程序之前,任命特别检察官,对所有这些战场州调查。我认为很有必要,总统应立即宣布具有传票权的特别检察官,由大陪审团起诉犯罪行为的人。-班农

川普总统法律顾问约翰·伊士曼(John Eastman):除了宾夕法尼亚州的琼斯·德诉讼案中的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外,几乎没有一家大型律师事务所站在总统府一边。这都是左派现在的战略,在法律上打压对方,以防任何大律师代表对方的可能性。

至于如何获得立案,这是美国总统对选票诚信进行质疑的运动,宾夕法尼亚州政府官员的违法行为,显然应该立案。

得克萨斯州的诉讼,将所有四个主要摇摆州一揽子送交最高法院审理,这样他们可以解决这些州的违法行为,应该立案,但被拒绝了。

这就是这里发生的情况,州最高法院应听州务卿的要求,州务卿单方面去除了签名验证过程。宾夕法尼亚州最高法院,甚至禁止了人们质疑非法选票的权力。

如果这是在外国发生的,我们说这是一次非法选举,但它就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发生了。

关键路径:我们已要求最高法院给予快速审查。我们已经要求在周三中午之前,对我们的请愿书提出反对意见摘要,并在周四中午之前做出答复。

班农先生:他永远不会让步,也不会退缩。他们所要的就是一个说话的场地,因为证据多的压倒一切。

亚利桑那议员第四区的代表保罗·戈萨尔(Paul Gosar):从选举开始的那一刻起,我们就知道有问题。共和党州长如何能够认证这样的选举结果?这可能就是他被召回的原因。

司法委员会发出传票,查收马里科帕县投票机,但却与那里的监票负责人发生冲突。他们在隐藏什么?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例如:有两张选票,都投川普。但是机器将其中一张投给了拜登,2%的错误。 后来,连投川普的票都没有算在内,在人口最少的地方就有3%错误,那意味着90,000张票。而川普在亚利桑那州仅输掉了10,447票。所以这只是冰山一角。

我们正在安排听证会,希望有疑问的代表能安排明天的时间举行。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在这份精彩的演讲中看到整个预测舞弊数据,那样他们没法不同意选举出现了舞弊欺诈,因为演示的是数据,而数字不会说谎。

我所做的就是希望进行公正的选举。

肖恩·帕内尔(Sean Parnell)上尉,前国会候选人:宾夕法尼亚州50%的人不信任选举。

三十年来,没有脊梁骨的共和党人,每当出现任何逆境,都是挥舞着投降的白旗。我告诉他们我们必须战斗,因为如果我们现在不战斗,我们就没有明天了。原因是:激进左派和民主人士控制着这个国家的每一个文化机构, 他们控制媒体,控制好莱坞,控制教育系统,现在,还控制着投票箱。

如果你认为民主党人在2020年外科手术级的选举欺诈表现出色,那么他们将在2024年更加厉害。我相信我们确实现在正处于宪法危机之中。

肖恩(Sean)和保罗(Paul都建议要召集特殊大会,打电话写邮件,用一切手段给国会议员和参议员,告诉他们继续参加战斗。但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不要灰心,继续战斗!我们处于前沿阵地,我们正在为我们的子孙后代而战。

比尔·巴尔(Bill Barr)的新闻发布会简直令人发指!人们要了解这不只是偷窃,这是敌人的整个结构,这是关于中国共产党,关于影响力,关于主流媒体,这是它的一整套运作。

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这种选举欺诈是民主党的协调策略,缺席选票,法律违法行为,正像我报告中所述的六个方面。

毫无疑问,这些法院案件被驳回不是因为证据不足,而是程序藉口,包括最高法院,我的意思是,德克萨斯州的起诉案件是一个很好的案件。

川普改变了共和党为工人阶级的政党,有很多传统的共和党人不想上川普这趟火车,所以我只能解释说,这些州立法机构的表现是无法解释的,他们拥护经济民族主义,但拒绝总统。

我们国家的机构正在让这个国家失望,无论是反川普的主流媒体,还是州立法机关,共和党内的人,毫无疑问还有玩弄指责的民主人士,他们不在乎用什么手段,只要达到目标不让川普连任,哪怕违法犯罪, 法院也是如此。

本·伯格夸姆Real America Voice“美国真实声音”记者在主题为“美国的转折点”学生峰会上报道。礼堂里有成千上万的年轻人,由于中国病毒封锁,还有成千上万的年轻人无法进入。

他们激烈谈论的是中共,以及中国对美国的影响,特别是关于民主党人如何被腐败以及关于暴政和大选,他们来自全国各地,我问过每一个年轻人,没有一个人相信选举结果是合法的。

拉希姆·卡萨姆:由于新的变异病毒,英国采取了最新限制-软禁措施。据传新的毒株更具传染性,可能更容易传播。奇怪的是,这都只是政客们在《镜报》或《太阳报》小报看到的东西,目前尚无证据证明,却给人们正带来极度恐慌,并要封锁一切。

闫丽梦博士,中国病毒学家,曾在香港大学P3实验室工作:谈论突变病毒时,由于病毒的传播以及病毒本身的特性,这是不可避免的。但问题是它会增加死亡率还是提高有效率,这取决于病毒在实验室出来之前。我的意思是,在CCP实验室进行动物实验后,这些病毒已经增强了针对人类的攻击能力,并且在活性和死亡率方面均得到功能增强。

因此,现在可以看到,尽管它们具有传染性,但是死亡率似乎没有增加,因为这是一种固定参数。另一个效果是:由于人口众多,染病人数激增,恐慌无疑给人类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因此,出台了许多政策,对国家和政府都造成了极大损害。

杰克·麦克西:关于这种新毒株,作为早期预防,能否用羟氯喹加锌?此外,还使用瑞地昔韦作为预防剂,我们发现服用它们的人几乎没有感染。现在这种情况,难道不是更加需要将这些药物提供给世界人民吗?

闫博士:当然需要!我从2月底就开始谈这个话题,世界上还有很多其他的医生谈论这个话题。这些都是我们已经知道的,非常安全有用的预防和治疗方法。还有我们的机器和其他药品。但是政府听取了那些顶级专家的意见,那些由中共,世卫组织和世界组织操纵的顶级专家,他们不允许人们听到这些信息。各个国家的政府和管理部门禁止人们看到这些信息,即使医生也不能使用它,因为没有任何指导意见。所以这才是大问题。实际上,我们有很多解决方法,但他们都不让用。

杰克:上周世卫组织在说,禁止旅行将是未来阻止病毒流行的关键。他们说,各国将合作,世界应赔偿那些负责任及早封存的国家。现在我们知道中国是不负责任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中国得到了赔偿,他们用个人防护用品和药物用品,绑架了全世界。

您谈到中共的虚假信息,这些科学家很烂。他们警告不要使用羟氯喹,却去到某些国家推广它,而在其他国家却没有推广。哥斯达黎加卫生部长说,是中国科学家让他们使用羟氯喹的。

闫博士:没错!这是操纵的政策,从而操纵各国政府。想像一下,如果中共向英国(打比方)投掷核弹,能造成多大损失?但是现在这种大流行一波又一波,在英国造成了多大损失?如果投炸弹,人们知道这是一场战争,现在人们甚至无法意识到,因为它们是病毒,人们争论,但仍然不相信这是一场生物战。中国政府给他的朋友药品和防护用品,一旦他们不是朋友,他们就给你传播更多的病毒。他们很容易用病毒武器控制它国。

从一开始我就已经说过,这种病毒人传人,具高传染性,如果不及时控制将导致大爆发。另外,免疫力也无法提供足够的保护。对感染人数的预测基于数学模型,可能不那么精准,但许多其他统计学家也进行了分析,得出的结论是,这将导致疯狂的结果。

我在7月的福克斯新闻上告诉过人们,当时,这一比例为1/600。后来,这将是1/16,而再往后,如果像现在这样不断增加传染率,那么也许没有人能够幸免。因此,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情况。

杰克我发现令人非常恐惧的是,西方国家立即采用了中共的模式,即将人们焊死在他们的公寓中虽然现在还没有完全到那种境地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