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康奈尔为什么出卖川普?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丁过

校对 上传 小鸥

图片来自 Washington Times

美东时间12月20日,Fox主持人玛丽亚采访了美众议院少数党领袖麦卡锡等人,采访暴露了参院议长麦康纳尔夫人赵小兰家族貌似“合法”的航运生意,实际上和中共有极深的利益勾连:购买船的资金来自中共国政府的贷款,船是中共国国企制造,船员由中共国政府招募,绝大多数营运合同是运输中共国国有企业制造的产品。众院议长佩洛西的丈夫保罗·佩洛西与中共国大陆有一系列生意,都和中共政府直接关联。这也证明中共为美国高层政客输送了利益。还有(资深民主党参议员)戴安·范士丹,她的丈夫在中共国做生意长达25年,并通过与中共高层的私下会议获利。

麦康奈尔于11月9日说,川普有100%权力对选举欺诈起诉,一个多月后当川普更需要支持时,麦康奈尔叛变了。被郭文贵先生称为美国最有权力的佩洛西和麦康奈尔,和中共以及深层政府的更多秘密有待揭开。但作为共和党领袖的麦康奈尔,在12月15日发布声明宣布拜登为当选总统,并号召共和党参议员不要在1月6日挑战大选结果确实令人费解,麦康奈尔为什么出卖川普?

麦康奈尔宣布拜登当选的当天,班农反击麦康奈尔说,兄弟,到1月6日你就不是领袖了,你还不知道吧?班农按着说,我支持平民主义者和民族主义者,既得利益集团是那此把美国的制造业送到中共国,利用中共的廉价奴隶劳动力制造商品的人,因为这就是达沃斯党商业模式的核心。

答案就在班农的这一段话里,麦康奈尔和川普代表不同的利益集团。川普代表的是平民主义者、民族主义者及国家利益;麦康奈尔则代表建制派、家族利益及深层政府的利益,两者的利益从根本上是对立的。

川普竞选时的主要口号是“把产业和工作带回家”,当选后他也确实这么干了,到中共放毒前的2019年底,美国的失业率创下历史新低,税负在发达国家中也是最低的。川普实施的传统能源激励政策,使美国迅速成为全球第一产油国,此举解除了耗费大量能源的中低端产业回归之后的后顾之忧。

关税平等政策又保护了这些中低端产业。数据显示,美国的消费占全球的1/4,就业增加建立在产业回归的基础上,消费增长建立在高就业的基础上,财税收入建立在消费基础上,美国的消费占GDP的70%以上。经济良性循环是怎样的?2019年的美国经济就是样板。

但这触动了中共、建制派、达沃斯党及深层政府的利益,所谓建制派就是仅维护党派利益的人。文贵先生说川普是政治素人,不属于任何党派,而党派不过是深层政府养鳄鱼的沼泽,麦康奈尔之流也不过是深层政府喂养的超级大鳄而已。

川普和这些人的利益冲突,答案就在班农上面的那段话中。川普对中共等人工低廉的国家实行高关税以后,就断了达沃斯党的财路,中共本身是最腐败的建制派,最坚定的达沃斯党。达沃斯党再也不能把廉价奴隶劳动力制造的低价商品,利用美国的低关税倾销到美国,实质上是收税权的争夺,涉及根本利益,这就很好解释为什么“达沃斯党是肮脏的全球主义者”(班农)了。

川普的一系列政策,把利益分配权重新夺回,最大限度归还平民和国家,当然招致利益集团的激烈反对。尤其是中共历年以来的贸易盈余全部来自美国,川普对中共实行惩罚性高关税以后,中共国就会出现贸易逆差,对于中共来说这是致命的,川普成了真正的敌人,所以就发生放毒、和拜登攻占白宫的一连串事情。

因为中共一直实行以美元为主的外汇为锚的货币发行办法,中共印刷人民币补贴出口,就能挣硬通货美元。川普之前的几任总统一直纵容中共这么干,这也是中共成为暴发户的原因。

中共这样的手段不仅搞跨了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中共国的GDP仅等于美国的60%,广义货币供应量却相当于美国和欧洲之和,一旦失锚,这些巨量货币就会形成剧烈通胀,直接动摇中共的统治根基。

总而言之,中共的大政府高税收治理,以及其严重的腐败,都导致绝大多数人必然陷入贫困,社会整体失去消费能力,无法完成美国式的内循环。在这种情况下,中共只能向外寻求世界秩序主导权,以期输出国内矛盾及落后产能,把完全失败的模式强加给全世界,习近平及中共的邪恶因而暴露无遗。

参考链接: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灭共52165 新中国联邦

看来美国的政治也不是那么纯洁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