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俺们村长那点事(现实篇)

作者:美国纽约七星会农场|跟随战神

编辑、美工:灭共小宇宙

时光似箭日月如梭,转眼我已经从有忧无虑的少年到了满面沧桑的中年。

人民公社虽然在1984年灰飞烟灭,但是农民的苦和罪并没有结束,即使后来有了所谓的土地改革和分田到户,也只是由原来的生不如死、民不聊生状态过度到了半生半死、暂且聊生的状态。

村里的房子从满村尽带茅草帽的土坯房变成了星星点点的砖瓦房,这并不意味着村民富裕了,而是为了给儿子娶媳妇许多家庭不得不借钱盖房。改革开放确实发展了,但是受益者是中共的当权者及其走狗们,农村和农民成了被遗忘和抛弃的对象,继续饱受摧残。

村长是由村民选举产生的,一届任期五年,可以连续任期两届。俺们的王村长在他的第二届任期未满时撒手人寰,患的是癌症,死时很痛苦。据佛教的说法临终的痛苦是赎罪的,赎今生的罪,受的痛苦越大赎的罪就越多,赎完罪就可以进天堂了。想必王村长已经进入天堂了,因为他痛苦了几天几夜才闭上了眼,赎的罪已经够多了。

王村长死后又有了新的村长,一直到现在经历了几任的村长。村长的面孔变了又变,不变的是他们的贪婪和无耻,不变的是对村民的压榨和掠夺。一位村长酒后吐真言:没好处谁当官嘞!可见村长把自己当成了官,当官一定要有好处,这个理念已经深深植入了村长们的心。

现在的村长姓林,是大队书记兼任的。在中共强调“党领导一切”的时候,村子里的头把交椅就已经是大队书记了,大多时候大队书记和村长是同一个人。当然,大队书记肯定是中共党员,村长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绝大多数情况下也是中共党员,因为不是党员上级很难批准通过。由此可见,许许多多的人都是为了混个一官半职的才加入中共,并不是像他们在誓词中宣称的“为共产主义奋斗”,却是为一己之私、一己之利而奋斗。

林村长上任前在村里开了个涂料厂,是时任村长家的常客,毕竟是个小老板,好烟好酒的肯定少不了村长的,村长女儿结婚还送了辆桑塔纳。回报来了,下任村长书记就姓林了。

农村的所谓“选举”就是个幌子,就像中共宣扬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在中共的眼中就是一把夜壶,需要了拿来用用,用完后继续丢在角落里,人民就是掩在他们裤裆上的一块遮羞布,仅用于遮羞,以人民的名义行罪恶的勾当。

林村长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卖地。有了过去几年走出村庄的经历,认识了一些大大小小的老板,那就赶快变现吧!结果县道、国道边上交通便利的土地都成了他狩猎的目标。

上万元每亩的土地,到村民手里的补偿只有几百元,当然,客观地说真不是林村长全贪了,有相当一部分是进贡给镇里的领导了。所以村民们数次到镇里上访告状都无稽而终。镇领导们“认真”听取了群众的意见和举报,“耐心”地介绍了党的政策,然后让村民们回家等待,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次次的等待、一次次的失望,有些村民按捺不住了,上访到县里、市里。县市就见不到领导了,都是信访办的工作人员负责接待,很不耐烦的听你叙述,半截就打断了你:写书面材料,然后回家等。其实你的书面材料一转身就被揉成一团,丢在垃圾桶里,村民们还望眼欲穿盼望着青天老爷主持公道嘞。如果你想上访中共最高权力所在地——北京,那么恭喜你,你将经历好莱坞大片一样的、九死一生般的经历。

首先当地乡镇会严防死守,把所有上访人员重点看管,你根本出不了门,上不了车。万一有漏网的到了北京,根本不是你想象中的样子,高楼大厦无你容身之地,烈日下信访办大楼前排队的人们摇摇欲坠,那时喝一口凉水都会成为奢望。第二天清晨会忽然发现信访办前门可罗雀,啥情况?访民的事情解决了?访民回家了?访民被政府安排宾馆了?你想多了,中共何时拿百姓当过人?!确实被“安排”了,被“安排”去了久敬庄。

北京的久敬庄有一个大型看押所,专门收押各地来京上访人员。进去的人面临的第一关是一顿暴打,是不管死活劈头盖脸的那种打,打的你会怀疑人生,很多人尤其是老弱病残都没有挺过第一关(老人、女人、残疾人这些弱势群体是上访的主力军)。

挨过第一关你就会被关进牢房,说是房子其实就是废旧车间改造的,几十人挤在一个房间,没有桌椅没有床,横七竖八地躺在潮湿的地上,蚊蝇是房子的主人,嗡嗡的乱飞乱咬,对这些不速之客表达着他们的不满和愤怒,有一些身体弱的和被打的奄奄一息的人就在这里离开了人世。

挺过来的人进入第三关,久敬庄定期都要清理一次,因为不断的有新人进来,人满为患只能定期将早些进来的清理掉,所谓清理就是让地方政府派人接走。地方政府负责接人的是当地的地痞流氓,他们满肚子恶气,对上访人员又是一顿棍棒相加,然后还要写永不上访保证书。北京的久敬庄,那是个满是冤魂的地方!

村里有个棒小伙气不过,直接找村长理论,旁边的身上纹着蛇、蝎、虎、豹剃着光头的壮汉们虎视眈眈。当天夜里小伙家的玻璃就被飞来的砖头砸烂了,老婆和娃儿吓得哆哆嗦嗦,哭着说不要再找村长了。

这就是林村长上任的后做的第二件事,是和第一件事同时做的,拉拢地痞流氓和社会闲散人员,明目张胆的参与黑帮组织。

我的一个堂弟就是一个涉黑的头子,手下上百号人,既有当地的又有操着东北口音的,和附近的多个村长互相勾结利用。镇领导居然将整个乡镇的市容市貌外包给他,每年几百万的承包费,明显的就是让他在镇里做强做大,政府不敢或不便直接出手的事情由他出面解决。有一次村里占地产生纠纷,村民因赔偿款不足而阻止施工,在村长的授意下他带着几十号人光天化日之下踹开村民家的大门,冲进院子一通乱砸,并公然进行威胁恐吓,十几个阻工的村民无一幸免。

中共统治下的农村完全是黑社会化,地痞流氓和村长们沆瀣一气,因为中共就是最大的黑社会,中共从地痞流氓起家到地痞流氓治国,他们对这一套轻车熟路。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山西的胡文海不堪忍受村干部的欺辱,持枪杀人,致14人死亡;河北石家庄农民贾敬龙用于结婚的婚房被村委会强拆,多次上访无果,愤而用射钉枪将村干部击毙。同胞们,上访不是路,只有反抗才能有出路,残暴的独裁者们听得懂的只有大炮,我们虽然没有大炮,但是我们有拳头!让我们伸出自己的双手一起埋葬他们!

往期链接:

说说俺们村长那点事(过往篇)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3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23456l
3 月 之前

上访不是路,只有反抗才能有出路,残暴的独裁者们听得懂的只有大炮,我们虽然没有大炮,但是我们有拳头!让我们伸出自己的双手一起埋葬他们!

0
123456l
3 月 之前

北京的久敬庄,那是个满是冤魂的地方!

0

七星会(为子孙爱七哥)

美国纽约七星会农场(原名:为子孙爱七哥农场),是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总部位于美国纽约曼哈顿。 我们坚信(并以此为使命)郭先生所倡导的正道主义是人类的新信仰,而且会成为新人类的信仰,当地球不适合居住时,人类会把正道主义信仰带到新的星球,永远传承。 我们的目标是跟随郭先生建立以契约精神和正道主义信仰为核心的新中国联邦国家文化。 我们的口号是: 欢迎加入~ 距离七哥最近的农场 感应七哥神奇的能量 12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