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闻】香港终审法院裁定,民主派司法覆核禁蒙面法败诉

整撰:爱说话的石头

审核:WLQF

香港终审法院今日(12月21日)就民主派司法覆核禁蒙面法宣布判决,裁定政府全方位胜诉,无论非法还是合法的游行市民都不得蒙面;并且裁定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有权认定紧急情况,并订立任何规例。

去年反送中运动期间,特首林郑月娥根据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去年11月,高等法院原讼法庭法官林云浩及周家明裁定,政府引用紧急法订立禁蒙面法违宪,禁蒙面法一度失效。政府随后提出上诉,今年4月上诉法庭高等法院首席法官潘兆初、上诉法庭副庭长林文瀚及上诉法庭法官区庆祥裁定,政府订立禁蒙面法合宪,但是在合法集会下禁止蒙面仍是违宪。政府与民主派分别向终审法院上诉。案件早前经聆讯后,终院今颁布判词,裁定政府一方终极上诉得直,及特首以紧急及危害公安情况下订立附属法规并不违宪。

案件由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常任法官李义、霍兆刚、张举能,以及非常任法官贺辅明勋爵审理。 (图片来源:立场新闻)

据【立场新闻】报道, 政府一方则表示,紧急法于回归前,经历两次司法覆核亦获裁定合宪,回归后被纳入香港法例。政府一方有强调,蒙面法须涵盖合法与非法游行集会,以阻吓「和理非」人士支持暴力示威者。

终院指蒙面示威者在隐藏身份下,以为不用受到法律制裁而作出损害法治行为,《禁蒙面规例》是政府作出的一个相称回应。终审庭指,虽然《禁蒙面规例》限制集会、言论自由及私隐权,而相关权利获基本法及《香港人权法案》保障,但终院至该些权利并非绝对,须受合法限制,包括公众安全、公共秩序,以及保障他人权利的考虑。

终审法院认为,禁蒙面法对公众集会及游行的限制是相称的,「是为了达​​致避免及遏止和平的公众集结演变成暴力之正当目的」。判决称,政府提交的证据显示,在2019年10月初,香港出现法律与秩序败坏的情况,又谓「使用蒙面物品对示威者和其支持者起壮胆作用」。

终审法院12月21日裁定民主派就禁蒙面法申请司法覆核败诉。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戴黄色口罩者)、何俊仁到终审法院领取判词,表示对判决失望。 (图片来源:大纪元)

战友观点:

民主派一方早前陈词指,《紧急条例》权力过大,有如不受约束的核弹发射装置。至于《禁蒙面法》,当中针对未经批准集结等的条例,则对市民的权力作出过度限制。

在上诉人中,唯一亲身到庭领取判词的社民连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批评终审法院判决损害公民的示威权利,要求参与合法集会游行的市民不得戴面罩,对市民集会游行施加了不必要的条件。

事实上,中共鼓吹「三权合作」之下,司法机构受到空前的政治压力。高等法院原讼庭去年裁定禁蒙面法违宪,受到中共人大法工委的批评。人大法工委或其它大陆政府机构的发言,令人联想到中方是否能凌驾司法机构?司法机构是否没有办法为香港人做三权分立之下的把关人?

代表民主派上诉的律师、前立法会议员何俊仁悲观地表示,在目前香港的政治环境,立法会、司法机构无法发挥制衡政府的作用。何指现在的立法会已经无法制衡政府。虽然此案接着可以司法覆核,司法覆核谈何容易,到最后牵扯宪制,还有一个(人大)释法,一把刀在头上,这就是当下香港的法治环境。

公民党东区区议员李予信表示,终审法院称禁蒙面法有助遏止公众集结演变成暴力的说法并不见得。他指,在去年10月政府订立禁蒙面法后,香港的示威烈度并无减低。他也引述乌克兰的例子,乌克兰在颁布「反示威法」后,其中也有禁止蒙面的条款,反而激化了乌克兰的社会运动,迫使政府两星期后撤销法例。

公民党主席、大律师梁家杰批评终审法院「太过离地」,「与在地的情况有很大差别。」他呼吁法院让市民见到法院仍然是为香港人权自由把关的重要机关,而不是沦为背后政权的橡皮图章。

自媒体【中国民心香港民心】指,本来法律是用来保障香港人的,现在却完全归边,谁还对香港法律有信心。 2020年从6月开始,是真正移民热潮开始,原因是中共在香港推行【港版国安法】;而许智峰被无理冻结事件更是对港人移民海外起到「催化剂」的作用,编者相信, 2021年将加速移民,原因是港人对法律失去了信心。到时候恐怕连橡皮图章也不是,而是彻底地与内地法律接轨。

以上观点仅代表笔者本人

资料来源:立场新闻大纪元香港自媒体(中国民心香港民心)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