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德评论:墙内军警特宪如何自保

2020年12月21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宣布,对中国共产党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官员的签证实施更多的签证措施。据信这些官员负责和参与压制少数民族成员、宗教信仰和人权维护者。

路德对此进行评论,这是蓬佩奥国务卿首次分开提到中国共产党的官员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官员。这意味着美国已经开始把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区分开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官员不一定是共产党的官员。

但两者的官员都有被列入制裁名单,而且除了限制签证措施以来,还有更多别的制裁。相应的制裁名单已经在美国国务院网站公布,公众可以下载。

制裁主要是针对在新疆和法轮功、基督教等的各种陷害。这次制裁并不是制裁的那些大官,都是一些象公安局局长和派出所所长之类的小官。路德说:“这些人美国根本不认识,这些人的名单是谁提供的呢?就是在美国上访的这些法轮功的、这些受迫害者提供的,名单就直接上去了。”

这是一个很强的信号,告诉九千万党员:上次制裁了一个,这次又制裁了更多、实施了更多的措施。上次是厦门的一个公安局局长,接下来名单会越来越多。这些名单你可能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根本不需要证据。

第一,只要海外的这些人权人士、少数民族族裔、包括基督教徒,他们只要说谁谁迫害,美国国务院就把名单放进去了。不需要证据,不需要你过来打官司

第二,一旦列入这个名单。那么你和你的家人的签证、包括在银行,都将受到限制。“等于说哪怕中共灭亡了,这些人和他的家人一辈子可能还会一直被制裁。就像当年对待纳粹分子一样,除非你躲进深山老林、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否则你的生活全部结束。”路德说,“你钱也用不了,投资也投不了,买也买不了什么东西,也赚不了钱。”

未来什么的都需要银行,什么都是电子支付。那么未来这些人是最惨的,共产党倒了,他都不会有好日子。“关键他的子女也在被制裁里面。”路德强调这是一个重磅的信号。

博博士说他认识的这个层别人的子女,大多都是在海外。如果被制裁,父母的钱是用不了了,只能自谋出路了。“从这里面能看出来,美国做这件事情工作是很细的。一定要把在第一线作恶、压迫人民的官员进行制裁。”就像制裁林郑月娥一样,“卡也不能用了,什么也不能用了,只能发现金了。这些制裁真不是闹着玩的。”

这些官员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他们难道不知道这些是违反人性、是错的吗?博博士强调,他们为了在体制内继续爬,能够往上走、能够挣体制的钱、能够继续贪污受贿,他们没有办法,只有去做这些事情。

他们很多人都是把子女送到国外,要开始新的生活。反正自己完了,要保证子女享受西方世界的美好。但是殊不知他们这样下去的话,自己的子女和后代都是要被牵在一个绳上面,整个要被拉去制裁的。

这是非常非常严重的。比如你从国内弄到海外的这些钱,你不能很好的说明这些钱的来源的话,大概率这些东西都会被冻结。如果你还没有拿到国外身份的话,你的签证或永居的身份将会被吊销。“那真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博博士说。对这些官员来说,这真是灭顶的打击。“要趁早跟中共划清界线,晚了就真得来不及了。”

路德说,这就是让给中共作打手的人听的。中共未来一定会屏蔽这些消息的,因为这太动摇中共的这些军警特宪的军心了,但是这个名单会一个个加上去的。“大家要广泛传播这个信息,让墙内的军警特宪知道。

路德说回头报名单上来,给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报名单,把他们加上去。“关键是共产党倒了,他们还会在制裁名单里面。这是杀伤力最大的,就跟当年纳粹那些党卫军一模一样。

艾利女士说“这些真正干事情的人你们想想,你的干的事情有孟建柱干的坏事多吗?孟建柱全家被制裁了,享受林郑月娥的待遇了、每天花现金了,你现在也要享受这种待遇了,而且会一直存在下去。”

这种制裁是什么样的?你别觉得你在中共国没有问题,只要你在他这些制裁的这些银行范围内,这些银行有国际往来、想做国际业务的,他如果不制裁你,他就要被制裁。大家要想到一点,银行会为了你而让自己受伤害吗?他一定会把你作为牺牲品。对不起,你的账户就会被封,你在国内一样过不了好日子。跟林郑月娥一样,你发工资都拿不了钱,只能在真正的乡村小银行开户了。

这种制裁将会伴你一生,你怎样做的恶,你就会享受这种钝刀剁肉的感觉。“那么这时候我们欢迎更多的报名单上来,同时欢迎真的不是作恶的、党内的、被共产党蒙蔽的这些人,真正的想明白、想清楚,怎么从共产党的船上跳下来。”艾利说。

艾利强调,接下来的制裁就不会列名单了。他内部列个名单就开始制裁了,发到各大银行,银行系统自动生成,没有人有权限能阻止它。

博博士说:“现在这种情况对国内基层的人员来说,他们在中共的这个绞肉机体系内摸爬滚打,就是为了把子女、把钱财转移到海外去,最主要是在美国。现在美国这条路断了,他们的后路也就断了。”那么他们还要不要为中共作恶、为中共背锅?

博博士强调,实际上这些基层军警特宪只要想清楚一个问题就行了。“对于灭共,不要求你做什么,你只要不作恶就行了;你把枪口抬高一寸,你在家里睡觉、不干活,这实际就是对灭共最好的行动。

这些制裁都是针对一辈子的,甚至中共灭了以后,对这些人就像当年对纳粹一样,都是终身追究。所以说,从现在看清楚形势,做正确的事情、或者不作恶,这就够了。而且不作恶对他们来说,是很简单的事情。

博博士说,在中共即将被灭的一个大背景和情况下,这些基层的人确实也不应该为这邪恶的体制背锅。如果说能提前做正确的事,能帮助把这些体制灭掉的话,他们也算做了一些正确的事情。“就像文贵先生说的,最后针对就是十四亿人里的几个人——一亿分之一或两亿分之一。”其他人能和中共拉开距离、能提前跳船,都应该提前离开。

路德说制裁人数会越来越多。不把你上面中共的中南坑被灭掉,你们一个个都会是替罪羊。关键制裁是终身呀,你的子女也是终身,一辈子都可能被制裁,因为你的关系被制裁,多惨呀!

博博士最后真心喊话:“真的没有必要给中共当炮灰!

+6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pmzy

12月 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