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校园里的中国共产党

 

美国国务卿迈克尔·R·庞皮欧(Michael R.Pompeo)先生

2020年12月9日佐治亚州理工学院演讲全文

图片来源


主持人,卡布雷拉先生
:早上好。多么美好的一天啊。很荣幸今天我们的国务卿能与我们分享他对外交政策的看法。这对我们的许多学生来说是一种多么好的激励方式啊。顺便说一句,有些人认为当工程师不一定是当外交官的正确道路,更不用说当我们的首席外交官了。事实证明,你即将听到一位工程师的声音。

蓬佩奥国务卿:完全正确。

卡布雷拉先生:那是您的专业,对吗?

蓬佩奥国务卿: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是的。

卡布雷拉先生:很久以前,你已经知道了。但你也可以来佐治亚理工学院,不是学工程学,而是学国际关系。尽管有些人通常会将佐治亚理工学院与世界上最好的工程学院联系在一起,我们对此感到自豪,但我们还有工程学以外的很多学科。

既然我引起了你们的关注,我就为我们所做的那些美妙的事情做一个小小的宣传。顺便说一句,今天我们请到了伊万·艾伦人文艺术学院院长凯伊·赫斯本兹·费林,她正在那边挥手。我不知道萨姆·纳恩国际关系学院的主席亚当·斯图尔伯格是否在这里—非常肯定的是,佐治亚理工学院有一个非常强大、非常令人兴奋的国际关系学院。

我们坚信,在佐治亚理工学院这样一个拥有丰富科学技术的地方,可以为外交和政策制定提供一个非常意义的背景。作为一个机构,我们致力于培养推动技术进步和改善人类状况的领导者。那是我们的任务。当然我们的课程涵盖—引出人类哪些状况需要改善的问题。这不仅需要强大的科学技术,还需要大量的政策、人文科和历史知识去理解世界面对的问题。

我们明白,作为人类我们所面临的许多最大问题,甚至是影响我们美国和佐治亚州的,本质上是全球的问题。理解在全球范围内如何做出决策驱动力至关重要。这就是为什么我为我们努恩国际关系学院所做的工作感到自豪。顺便说一句,我们学校有一些非常杰出的师资人员,包括桑迪·温尼菲尔德上将、菲尔·布里德洛夫将军和伊丽莎白·舍伍德·兰德尔博士,他们也在美国国防或联邦一级发挥了作用。我们还有许多其他非常优秀的教员。

无论如何,我们很高兴再次强调佐治亚理工学院不仅仅是佐治亚理工学院,而且我们所有的大学都将成为我们聚集在一起,以绝对开放的方式讨论我们这个时代重大问题的地方,这对我们来说是多么重要。我想不出有谁比我们的首席外交官蓬佩奥国务卿更适合讨论我们国家的对华政策了。我很荣幸能把他介绍给你们。你知道,蓬佩奥部长是第70位担任这一职位的人。我想,第一个人一定是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你追随的是一群多么杰出的人啊。

国务卿蓬佩奥做过各种各样的工作。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如何在一份职业中坚持下去,哦,不——当然,这也有非常积极的一面,那就是你在各种工作中积累了很多经验,我认为很少有人能做到的。国务卿蓬佩奥曾经是一名士兵,是一名律师,一位商界领袖,是民选官员,他掌管着我们的情报部门。现在他是我们的首席外交官。

我发现,在阅读有关他报道时,他还有点好胜心。他想把每一件事做好。他想成为班上最好的学生。所以当他去西点军校时,他以全班第一的成绩毕业。然后,当他去哈佛法学院时,他是《法律评论》的编辑,这是哈佛法学院学生一个最大的荣誉。当他在我们的军队服役时,我认为在柏林墙倒塌之前,您能西德和东德之间铁丝网边来回巡逻的时候一定非常有意义。

正如我们早些时候试图弄清楚的那样,他可能是——我们对此不是很清楚,但他是第一个即担任国务卿又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的人,这将给你提供一个多么有趣的视角。

在这样的背景下,他的背景真的很有意思,我无比荣幸地代表佐治亚理工学院的所有人与我一起热烈欢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到来,请。

蓬佩奥国务卿:谢谢。谢谢。非常感谢。谢谢。谢谢你的介绍。欢迎。大家早上好。很高兴看到人文学院的院长。当我在校的时候,确保字斟句不说错话对我总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我喜欢数学,0和1。卡布雷拉主席,感谢你对我热情的介绍。我想亲自感谢你和林恩在这里接待我们整个团队。我来这里一次不容易,尤其是这种时候,申请比平时繁琐麻烦。感谢你安排得井井有条。

也感谢佐治亚理工学院的所有领导和学生、所有在线收看的朋友们,感谢你们的加入,我希望今天的对话会很愉快。我有一些开场白,然后我与卡布雷拉主席将会进行热烈的交谈。

我知道我们有一位特殊的客人,一些好朋友:前国会议员菲尔·金瑞就在这里。菲尔,很高兴见到你。钱布利斯参议员,也谢谢你。当我被提名为中央情报局局长时,张布利斯参议员非常亲切。他在情报委员会工作很久。你对我如此友善,帮我指出对错,我对此深表感谢。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正如卡布雷拉主席所说,我毕业于西点军校工程学专业,尽管我曾开玩笑说,不要开车过与我有任何关系的桥。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

我的一些同学最终加入了陆军工程兵团。我碰巧指挥了一支骑兵部队。但我可以告诉你,在瞄准M1A1坦克的大炮时数学是非常重要的。

我想说的是,你也谈到了离开学校去从事外交事业,甚至是国务院。作为国务卿,坐在办公桌前想到的第一件事情是,在伊拉克的一座桥上有一座重要的大坝出了问题,我们试图弄清楚如何抢救它,我们是否能想出如何在艰难的地方部署资源。我们有美国政府中最好的工程师,其中一些人在美国国务院为我工作,试图找出最好的解决方案,引进最好的承包商,我们将如何这样做,以保护巴格达和这个历史悠久的幼发拉底河流域和底格里斯河流域的下游地区,如果大坝坍塌,如何避免可能出现的洪灾。所以你们所有的工程师,去state.gov网站上看看,好好看看。我们欢迎您来美国国务院工作。

现在,你知道我没有迷路。我知道这是佐治亚州,而不是佐治亚州县。(笑声)。但重要的是,今天我来到这里谈论摆在我们面前的话题,因为这里是最适何讨论美国国家安全发生的深度敏感问题的重要研究机构。

我想从一个简短的故事开始,作为解释。王飞凌教授今天和我们在一起。教授,我没看到你坐在哪里?欢迎。见到你很高兴。

几年前,王教授到中国旅行,在那里他被中国国安人员抓获。他在一个秘密地点被关押了两个星期。王教授受到审问和威胁。他们想知道他对中国研究的信息,以及他在我的母校西点军校任教的情况。这个故事他讲得比我好。但那些国安人员认为他们可以恐吓他,或者吸收他,因为他是华裔。

他今天能和我们在一起真是一件幸事。谢天谢地,经过多地领导施压后,也包括我们这所大学和卡特中心,他被释放了。

我认为我们可以从中吸取的教训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中国共产党想要我们拥有的东西,为了夺取和获得这些,他们会不择手段采取任何必要手段。他们会偷我们的东西。他们会向批评中国共产党的人士施压,要求他们保持沉默。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

这次来和美国人民讨论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因为我们美国人必须知道中国共产党是如何为了自己的目的毒害我们高等教育机构的,是如何削弱我们的自由和美国国家安全的。如果我们不教育自己,如果我们不正视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们就会被北京教育了。

现在,这个国家,甚至整个自由世界,花了很长时间才理解中国今天的轨迹。事实上,我们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完全做到这一点。

没有人要为这件事负责。这还不是最重要的部分。因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共和党人、民主党人、学术界、机构和商业领域的领导人都认为,通过与中国进行贸易和接触,中国共产党会自行改革,放弃共产主义,拥抱经济政治自由,这样才会对世界自由构成较小的风险。

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们得到的不是这些。相反,中国共产党利用由此创造的财富加强了对权力的控制,对中国人民的权力控制,并建立了一个世界上从未见过的高科技专制国家。

习近平总书记已经明确了他的意图。你只要听他说什么就明白了。他说,他在国内要拥有完全的控制权,并使中国成为国外的头号强国。他正在这个方向努力。

他在建设中国人民解放军。他为了北京的利益操纵国际组织。他很有魅力–就像我们前两天在电视上看到的那样,他正在世界各地开展一场大规模影响力的运动。

这对于今天坐在家里的一些人来说似乎是很遥远的事情,习近平的雄心也很遥远,但我必须说,他已在关注着我们每一个人。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与华盛顿的州长、威斯康星州的立法委员、硅谷的科技领袖以及许多其他团体就这一问题进行了交谈。我跟他们说到这个挑战。今天,我来这里想谈谈全美各地的学校,特别是像今天我站在这里的咱们这样的研究机构正在发生的事情。

想想看。中国共产党的科学家并不是癌症治疗的先驱。我们是。并不是朝鲜的生物化学家在生产安全的新冠(COVID)病毒疫苗。我们是。而且伊朗人在超级计算方面并不领先。不是的。事实上,我们是。正是自由世界和自由人民做出的领先技术。我们应该为这一事实感到非常自豪。

但我们有义务保护保持它,确保10年后、50年后和100年后的情况仍是这样的。

因为在像这个校园这样的地方,科学家们开创了量子计算、人工智能、儿科技术,甚至可以在没有人类控制的情况下运行的自动机器人-我必须说,这有点儿吓到我了。

看吧,中国共产党知道它永远无法不可能有我们这样的创新。它有的只是国营企业;它是一个集权政府;它是一个以政府为中心焦点。这就是为什么它每年将40万名学生送到美国来学习–每年来我们大学学习的40万名学生来自一个国家。这不是偶然的。

中国国内的许多高端工业基地都是基于偷来的技术,或从其他国家购买的技术,不是他们自主拥有的。

北京不希望中国研究人员留在美国。事实上,在他们接受培训后,北京希望他们回去,用建设祖国的名义诱使他们回国为社会主义服务。

看,党的宣传机构不能容忍讨厌的美国人或中国人揭露其破产的制度,以及中国人民在自由社会中实际上可以繁荣起来的事实。

它不想让你知道我要告诉你的事。

现在,让我们把话说清楚。我想确保我今天的语言是准确的。当我说“中国”时,我指的是中国共产党。和我们所有人一样,我热爱并珍视我们的华裔美国社区、生活在美国的中国人和生活在中国的人们。我们想让他们得到美好东西。

我说“真诚的”是因为像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研究员王欣(音译)这样的案例,他谎称自己不是一名人民解放军军官,他被指控一直在收集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实验室的信息。好消息是FBI逮捕了他。

季超群在芝加哥的伊利诺伊理工学院学习电气工程。他试图应征入伍参军。据称,他泄露了与中国情报部门的关系,他的任务是在他工作的地方招聘工程师和科学家。

这只是两个例子,但更重要的是:中国共产党为获取有价值的知识而调配的资金就像部署斗篷和匕首一样多。

许多由美国纳税人资助的美国研究学者被吸引到中国共产党的人才招聘计划中。中国共产党付给他们一大笔钱,让他们在自己相关的领域, 或者在中国做研究,然后经常利用他们的智力成果来建设其军事实力。

我家乡堪萨斯州的一名曾经做过哈佛大学化学系主任的研究人员都落入了这个圈套。想想看。

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最近将中共的战略描述为“抢劫、复制和取代”。

但我想再添加另一个“r”:“压迫”(repress)。

杨树平,一名来自中国的学生,早在2017年就在马里兰大学发表了毕业典礼演讲,就在几年前,因称赞“言论自由的新鲜空气”,她很快就被中共的宣传媒体妖魔化并受到骚扰。我向你保证,虽然我无法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但这绝非巧合。

佐治亚大学的一名学生在2018年谈到中共秘密警察时表示,用他的话说:“他们一再骚扰我,要求我向他们提供有关海外民主活动人士和持不同政见者活动的信息,[而且]他们对维吾尔人和藏族人的活动特别感兴趣”。

中国共产党在校园里的一些最大受害者本身就是他们无辜的中国公民,这是一场悲剧。我们有责任监管这件事。

另一个例子是:就在今年,在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一门中国政治课的学生被迫在工作中使用代号,以免中共发现他们的身份,根据新的更加严厉的国家安全法案对自由表达支持香港的言论和看法会被中共起诉。这件事就发生在美国,就发生在这里。

美国学生谈论“安全空间”是为了逃避他们不喜欢的理念。中国学生需要安全的空间来学习他们热爱的理念。这是多么鲜明的对比啊。

在美国大学的中国学生也生活在恐惧之中,担心他们的家人会因为他们在美国课堂上说的话而被捕、被审问、被拷打,甚至更糟。

但你看,中国共产党并不只针对中国公民。他们也想影响美国学生、教授和行政人员。

看,他们知道左倾的大学校园充斥着反美情绪,很容易成为他们反美信息的目标。

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在我们的校园里建孔子学院。在川普总统的领导下,我们国务院已经非常明确地表示,这些孔子学院实际上是在干坏事。许多人已经离开了。许多校园已经看到了这一点,他们选择关闭这些学院。但在佐治亚州,卫斯理学院在梅肯还有一所学校。

你看,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校园也有一些叫做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团体。他们是由中国大使馆或当地的中国领事馆指导和资助的。其目的是:密切关注学生,推动亲北京的事业。

现在,你可能会认为,在像佐治亚理工学院这样热爱自由的地方,以及世界各地的机构和学者,行政人员、学校教职员工会对中国共产党公然窃取和公然侵犯我所描述的自由感到更加愤怒,但我们很少看到这种情况。

嗯,为什么?为什么学校要自我审查?他们这样做往往是因为担心得罪中国。

事实上,我必须告诉你,麻省理工学院没有兴趣让我去他们的校园发表这一套切合实际的评论。拉斐尔·赖夫(Raphael Reif)主席曾暗示,我的论点可能会侮辱他们的华裔学生和教授。但当然,没有什么比真相更离谱的了。这套言论就是为了保护这些人,保护他们的自由。

我必须说,如果屈服于“伤害感情”的论调那就正好落入了中国共产党玩弄的掌心。他们密切关注美国。这是他们在回应世界各地合法批评时不断说的话。你可以看到的。

在人民没有投票权的情况下,党怎么知道中国人民的感受呢?

听着,我们不能让中共用政治正确的武器来对抗美国人的自由。我们必须保护和保住我们的自由。

种族主义或恐华症的欺骗性呼声永远不应该淹没对中国共产党活动的坦率揭露。

但我们在美国校园里经常看到的是沉默和由中国共产党推动的审查制度。这些审查制度通常并不那么理想化,我们的很多大学都是被北京收买的。

让我给你讲讲周维拉。

她是美国永久居民。她来自中国,是华盛顿大学的大四学生。

2017年10月,就在三年前,她回到中国看望她的父亲。在使用虚拟专用网络连接到她的学校网站后,当地政府将她关进再教育营5个月,软禁了18个月,就在我说话的时候,你们中的许多人都在做这种事。

在这里,我们看到了这样一幕。我们的国务院团队、维拉的母亲积极奔走,向华盛顿大学请愿,要求她回国。

但华盛顿大学一位名叫萨拉·卡斯特罗(Sarah Castro)的女性,联邦关系办公室主任表示,由于与中国达成了数百万美元的协议,华盛顿大学不会帮助促成这件事。

现在,谢天谢地,维拉最终获释并返回美国,但这并不归功于华盛顿大学,也不归功于它与中国共产党达成的协议。

美国教育部(U.S.Department of Education)过去几年发现,自2013年以来,学校从中国收取的资金估计为13亿美元。这仅仅是我们掌握的,很多学校,比如哥伦比亚大学都没有上报真实的金额。

更重要的是,学校还会因为沉迷于中国共产党的资金而做出更多糟糕的决定吗?

哪些教授可能与他们合作,哪些会保持沉默?

他们会轻易地忽略哪些盗窃和间谍活动?这样会达成什么商业交易呢?

看着,有很多工作要做。我已经列出了每个美国人都需要知道的模式和做法。

我们需要尽快开始对此做出回应。我们的政府已经开始这么做了,但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我们不能允许这个专制政权窃取我们的东西,加强他们的军事力量,给我们的人民洗脑,或者收买我们的机构来帮助他们掩盖这些活动。

我们不能让共产党粉碎学术自由,正是这种自由造福了我们的国家,造福了我们拥有像我今天站在这里这样的伟大机构。

但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我们需要学生的帮助。我们需要教职员工的帮助。我们需要全美各地政府的帮助。我们需要校董监督他们的捐赠,以及他们大学与中国共产党和共产党支持的团体达成的交易。

我们需要校方管理人员关闭孔子学院,调查由中共资金支持的所谓学生团体在校园里的实际活动。政府会提供帮助,但我们需要有人帮助我们完成。

我们需要研究人员对欺诈和盗窃保持警惕,需要学术界拒绝中共的金钱腐蚀。

我们需要学生真正支持言论自由–他们自己的言论自由,那些在美国长大的人的言论自由,特别是我们校园里的中国学生的言论自由,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学习知识和学习改善他们的权利和生活,享受我们在美利坚合众国为他们提供的自由果实。

看,当政府对审查施加压力时,我们需要你们所有人团结一致说出真相,比如说那些经常发生的项目交易,为保护与北京的交易。

开始吧。让我们高举自由的旗帜,捍卫我们的学校,这些机构就是建立在自由基础上的。这将有助于保护我们的国家安全,免受来自中国共产党的,我们这个时代的核心威胁。

卡布雷拉主席,我期待着我们的热烈对话。

感谢大家今天上午的关注。

愿上帝保佑乔治亚州和美国。谢谢你今天上午邀请我来这里。(掌声)。

卡布雷拉先生:非常感谢您,部长。感谢你们来到这里,你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多重要和令人难以置信的困难问题。你知道,作为美国政府的合作伙伴,佐治亚理工学院深感自豪。我们是全国最注重研究的大学之一。我们佐治亚理工学院的院长出席了会议。仅该组织就提供了约7.5亿美元的研究拨款,其中许多是与政府不同机构合作的机密工作。整个学校每年提供超过10亿美元的助学金。我们非常自豪。当然,并非所有的资助都是资金,但大多数(其中大部分)是资金。因此,我们非常、非常、非常认真地对待保护我们的理念和知识产权的问题。

与此同时,我们吸收了非常优秀的中国本科生和研究生,他们中的一些人加入了教师队伍,为美国的科学技术像你所描述的那样成为世界上最具竞争力的科学技术做出了贡献。那么,请帮我们找出一种方法:在不危及我们的国家利益的前提下,我们如何既能构建这些看似互不相容的目标,又能继续利用这一优势来吸引所有人才?

蓬培奥国务卿:是的。因此,这是一个非常正确的问题,而且不是一件容易回答的事情。我可以肯定地说,几十年来我们的平衡是完全错误的。也就是说,我们有一个开放的水龙头,让这些风险存在于我们的系统中,而没有平衡和必要的和检查。所以你看,假如不是川普政府在这方面有所作为,那么2021年,2022年,我们仍然(今年因为病毒而有所不同)将有35万,36万名中国学生来到美国。我们愿意这些学生待在这里,但必须有一个过程,必须有严格的评估。其中一些是美国政府的责任,我们必须做得更好,但我们也需要透明、明确、遵守要求的机构,遵守包括美国教育部的要求,确保美国知识产权以你刚才描述的方式得到保护的要求。如果有人出了发明成果,我们希望该成果用来造福美国,而不是最终被用来监视世界各地城市的美国公民。

我们过去的平衡从根本上说是错误的,因为有一种观念认为(允许的风险),中国共产党是可识别的, 他们看到的机会以及他们所做的努力之间是没有成本的。你们都会看到(现在已经过去几个月了)我们希望中国外交官在这里从事外交活动,但中国共产党却利用他们在休斯顿的领事馆作为间谍窝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国只是说我们不会对此采取任何行动。这是不能接受的。从国家安全的角度来看,这对美国人民来说是不可接受的,对休斯顿人民和那里的企业来说,这些所谓的外交官出去偷他们的东西是不可接受的,所以我们做了关闭了领事馆。我们共同(与美国政府)来完成这些工作,确定问题,并解决问题。 这是我们必须采取的模式。这是一个很大的国家,与他们接触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机会,让我们这样做,希望事情会有好的结果。这太危险了。中国共产党有自己的使命。我们只需要倾听习近平总书记的全球霸权愿景和他表现出来的实际执行力就明白了。他有能力,也有决心。这些都给美国人带来了风险,我们有责任承担起这些棘手的问题,保护美国的自由,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公民来我们的大学学习,但这样做的前提是,保证在我们职责范围内,尽一切可能做好保护工作。

卡布雷拉先生:所以谢谢你。我在西班牙长大,所以我自己也是以国际学生的身份来到这个国家的。我很幸运地获得了富布赖特奖学金,事实证明,这是美国国务院的一个很棒的项目,我亲身经历过,世界各地成千上万的聪明年轻人是如何梦想进入一所伟大的美国大学的。那是他们做梦都想去的地方。他们想来这里,因此就会时刻对你描述的方式保持敏感,保护我们的利益,同时不会削弱我们拥有的首选巨大优势,对吧。就像我们每年都有初选一样,我们可以优先选拔出世界各地的聪明人。

蓬培奥国务卿:是的,当然。

卡布雷拉:那么,我们如何继续发出这样的信息:等一下,等一下,我们希望聪明人来这里?

蓬皮奥国务卿:是的。

卡布雷拉先生:鉴于你是我们的第一个,也是我们的头号推销员,我想这是你的工作描述的一部分。

蓬培奥国务卿:是的。我想我刚刚发出的正是这个信息。这就是我来这里的原因。我们希望这些学生不要生活在恐惧中,当他们在这里,在这些院校的时候,你们都有义务保护这些学生。这些学生回国会受苦受难。一个从某个国家来的接受富布赖特奖学金的学生不应该被遣返回国,遭受流氓暴徒国家的折磨。这个流氓暴徒国家想要窃取他们获得的信息,然后再把他们送回美国,只是让他们获取多一点的信息,交给中国的MSS他们的安全机构,或者中国人民解放军,他们的正式军队,或者中国的情报机构。

这方面美国做得不是最好的。除了我所说的保护美国国家安全的责任外,我们对这些中国学生也有责任。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把这件事做好。当我们这样做时,我相信,卡布雷拉校长,我相信美国仍将是一座灯塔。我还没有提及,2021年在中国学习的美国学生人数很少。为什么呢?

卡布雷拉先生:我这里有。

蓬佩奥国务卿:是的。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是因为,如果你想成为一名技术专家,如果你想成为一名创新者,如果你想获得资本,如果你想围绕在一个不断制造创新的生态系统中创造出你想要的下一个伟大的东西,你会在哪里做呢?你在美国做。我们不能让中国共产党渗入我们的研究机构,夺走我们创新的能力。总之,这所学校毕竟是美国私营部门,美国纳税人、乔治亚州的纳税人一起投资、维护、促进和建设的巨大资产。

在过去的40年里,我们一直生活在幻想中。现在是平衡的时候了,既要保持我们的竞争优势,又要保护美国的优势不受中国共产党明确的威胁,他们打算强加给我们让我们付的代价。

卡布雷拉先生:是的。所以我有数据了。事实上,这是你的数据。(笑声)。这是一扇敞开的门——

蓬佩奥国务卿:我很清楚。是。

卡布雷拉先生:我们–顺便说一句,我喜欢这个–这是我们每年获得的最好的信息来源。说到失衡,这是我想和你们讨论的另一个失衡。所以我们大约——我的意思是,或多或少,我们每年大约有100万名国际学生在美国。其中约一半来自中国和印度。三分之一——其实超过三分之一,大概35%来自中国。那么,当你翻过来看,你是绝对正确的。前往中国的美国学生人数为1.1万人,中国甚至不是头号目的地。

彭培奥国务卿:是的。

卡布雷拉先生:我是这么想的。比如说,你是个生意人。有一天你来到上海。你去会议室做交易,结果发现桌子对面的人,他们说英语,他们了解我们的文化,他们看我们的电影,他们对我们的笑话大笑,他们知道我们的所有事情。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不知道——或者说我们对他们的文化知之甚少。难道我们不应该把更多的美国学生送到中国去学习他们的文化吗?而不是停留在那里建立他们的公司;我们希望把这些公司建在亚特兰大这里——中城,顺便说一句,科技广场。(笑声)。而是为了了解中国。

彭培奥国务卿:是的。

卡布雷拉先生:你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吗?

彭培奥国务卿:这是一个巨大的知识鸿沟,巨大的信息失衡。我会——我会同意这一点。我要告诉你,我们国务院的工作非常努力。我们这里会说普通话的人远远不够,哪怕在美国的最高外交级别也不够,(我们需要更多的说普通话的人才),这样我们才有能力观看和阅读来自中国的普通话媒体的报道。因此,这是一项巨大的任务。

你说这是一种不失衡。事实上,过去四年我们对华政策的其中一个核心论点就是关于互惠互利。想象一下,现在你是佐治亚理工学院的一家公司,你想要在中国建立业务,因为你想向那里的14亿人销售产品,你需要进行投资。你在那里投资的规则与一些中国年轻人想来亚特兰大投资时面对的规则截然不同。那是不对的。当涉及到外国直接投资时,我们需要公平和互惠的规则。当涉及到新闻报道时,我们需要公平和互惠的规则。

因此,我们对中国文化了解如此之少的原因之一,与学生数量以及在中国境内获得资格的西方记者不能自由活动的事实关系不大。这是一个巨大的不平衡。我们试着接受并改善这一点。我们在美国有中共国的宣传机构,它们在(美国言论自由环境下)自由、清晰而有效的运营,然而,当美国媒体公司想要报导中共国当地发生的事情时——顺便说一句,在中国共产党允许病毒向世界各地输出的极其重要的时刻——美国媒体无法到达他们需要的地方,以找到对美国来说非常有价值的信息,能及时获取这些信息本对美国来说是非常有价值的。因此存在着巨大的信息不平衡。

我谈到了只有11000名美国学生到中国旅游的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不想让他们去那里。他们不想要美国人。为什么?因为当美国人走进大学校园时–你已经看到了。今天早上我在校园里逛了一会儿。学生们慢跑,跑步,交谈,玩得开心,交流,总之就是在做呆在像我们这样的民主国家、一个共和国所做的事情。这不是中国校园。因此,这里存在着一种不平衡,我们必须努力说服中国共产党,给中国共产党加码,直到每个层面都有互惠的时候。总统在贸易中也谈到了这一点。我们已经从南海航行自由的角度谈到了这一问题。我可以列个清单,然后我们会发现几十年来我们允许中国共产党对每一条国际规则都有例外。

那么,还有什么好的例子呢?世界贸易组织,一个让生活更美好的重要机构,为佐治亚州的人们提供就业机会。几乎每个国家都参与(听不见)中国共产党说:不,我们是特别的。我们应该是一个发展中国家,需要拥有一套对中国有很大好处的贸易优惠政策。美国人几十年来一直认为这不是党派之争,两党都说我们会放手,我们会放手。这不可能。不能再等了。

这就是特朗普总统所说的:我们不会再这样做了。我们将要求中共国遵守所有其他国家都要求遵守的同一套规则。当我们这样做的时候,美国将会更加安全。美国将会更加繁荣。我们在东南亚、韩国、澳大利亚和欧洲的盟友和伙伴将更加安全和繁荣。我们将建立一个联盟,简单地要求主权国家在公平的环境中竞争。

在学术界,商业界也同样如此。如果我们做到了,美国就会好起来。

卡布雷拉先生:所以让我把这个话题带到许多学生会特别感兴趣的一些话题上,那就是科学技术在美国外交中的作用。我的意思是,考虑到我们正处在一个知识经济的世纪,我们的胜负取决于我们的创新和我们的科学;甚至我们的军事力量也越来越依赖于此——

蓬佩奥国务卿:那当然。

卡布雷拉先生:科学家、工程师和技术专家在推动或影响和塑造美国外交政策方面扮演什么角色?你在国务院有像我们这样的人吗?我是说,这个角色是什么?

蓬佩奥国务卿:我们有。我们在几个地方都有。最突出的两个–我们有一个科技组。我们还有一大群人,我们称之为经济团队,由基思·克拉奇(Keith Krach)领导,他们在硅谷创立了一家名为DocuSign Out的公司,他们加入了国务院,以确保美国和中国在技术方面有一套共同的理解。所以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在这上面。

所以我会向你们展示我们从上到下的努力。因此,中国共产党在世界各地的竞争中拥有巨大的优势。它赞助几乎每一家重要的企业。(与之对比的是,)一位来自佐治亚理工学院的年轻企业家自己创业时,他们必须自筹资金。有人会想要这笔投资的回报。他们必须自己赚钱,必须给员工付工资。

但在中共国,情况并非如此。完全不是这样的。他们将参与竞争的许多公司注入政府资金,直接的政府资金。不是像我们提供给研究机构的补贴,而是真正的国企。这对美国人民极不公平,也给美国国家安全带来巨大风险。因此,我们开始在一个领域——我将其称为“通信技术领域”——挑战有望成为全球赢家的企业—华为(Huawei),该公司主导着被称为下一代5G技术。他们能赢并不是因为他们是最快最好的,而是因为他们能给各国提供更便宜的解决方案,(便宜)是因为他们有中国共产党的支持,而技术只是足够好就够了。

这带来了巨大的国家安全风险,这是我在之前的职位上看到的,但它也存在巨大的商业风险,因为在西方规则体系下,我们不会成为5G技术的胜利者。这是非常重要的。

因此,我们开始对全世界讲述这样一个故事:如果你有来自华为的软件或硬件,你就是在把你公民的数据交给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军。因此,你的孩子如果使用中文软件或中文应用程序,就会掌握在中国安全机构手中。问题不在于是否他们的法律要求公司将这些信息交给他们,这种事情一定会发生的。所以,家长们,在做这件事之前要三思而后行。

但作为一个政府,我们有责任保护我们的公民,所以我们开始这样做,并帮助世界各地的公民也这样做。开始,那些国家对此置若罔闻,因为产品很便宜。中国共产党会出现并提供补贴,因此政府将这些系统、路由器和服务器安装到他们的系统中是很有效率的。

今天,我们有60多个国家表示,我们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29个欧盟国家中有27个。我认为现在的数字是全球GDP的67%放弃了不受信任的技术,对,强制要求受信任的供应商。当你规定使用值得信赖的IT通信基础设施供应商时,通过简单的数学运算,你就排除了与中国共产党有关联的供应商。

所以我们取得了胜利。我们已经为企业家、爱立信、诺基亚和遵守保护用户数据隐私规则的公司创造了空间,这些公民将以一种真正直接的商业方式运营,他们不会连续、重复和非自愿地向东道国军方提供获取这些信息的渠道。我们从根本上改变了这一点。

国务院非常努力地领导了这个事情。我们为我们所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我们还有更多(成就)。当我说我们有60个国家时,我认为我们有130家电话公司——在许多国家,这种通信的接入在很大程度上不是由政府推动的,而是由该国国内占主导地位的电话公司推动的。我们有100多家电话公司已经保证使用值得信赖的供应商。这就是技术、创新和外交结合在一起,帮助美国变得更安全、更繁荣的地方。这是个不错的故事。在更多的领域里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卡布雷拉先生:所以——这就产生了非常难解决的问题之一。我猜,就像他们说的那样,这就是为什么付给你们这么多钱,试图解决这些平衡,但是——所以很显然,研究和技术研究的一些领域本身是具有竞争性的,对吗?我们希望我们的战斗机和武器系统比其他任何人都要好,我们希望我们的公司比任何人都拥有更好的产品。但也有一些科学领域在全球范围内被提及,对吗?我是说,还有冠状病毒——

蓬佩奥国务卿:哦,是的。是啊当然。

卡布雷拉先生:——这是一个完美的例子,对吗?在这一点上,老实说,谁在乎谁先拿出解药,谁先拿出疫苗呢?我们想要的是不管30亿,40亿——

蓬佩奥国务卿:当然可以。

卡布雷拉先生:——给人们接种疫苗。事实上,中国越早对病毒进行测序或提供,我们就能越早开始研发新的RNA疫苗或DNA疫苗,诸如此类的。再说一次,你如何平衡一些研究领域的竞争性和这样一个事实,即在我们作为一个人类处理的许多重大问题上,我们都是一起需要面对的,对吗?这些都是我们都面临的全球威胁,我们希望各地的聪明人,甚至包括中国的,帮助我们解决问题。

蓬佩奥国务卿:当然,当然。不,这不是——这项政策不是限制性的,但这种文明的进步最好是在法治、自由的国际秩序、主权国家、产权保护的背景下进行——所有这些我们的国父们都非常清楚。这不是习近平想要的模式,也不是习近平想要给你和你的下一代的模式。这是一种非常不同的模式。这是一种最终会自行崩溃的模式,但与此同时,我们有义务保护和确保美国的繁荣。当我们这样做时——我可以肯定地说——当我们这样做时,全球各地的公民都将从中受益。

我看过了。我亲眼所见。我看到美国的技术与印度国内制造和开发的技术联系在一起,为非洲困难地区贫困地区的人们服务。我看着它改善了他们的生活。在这一过程中的每一步,它都受益于这样一个事实,即有人在一个尊重法治、尊重产权、合法经营、履行合同的生态系统中运作。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有一个法院系统可以解决冲突。

这就是西方。西方不是一个地方;它是一个概念,它是一个想法。这就是西方。而这个挑战,就是我刚才谈到的校园里的挑战,实际上是自由和暴政之间的挑战。这是我们西方的想法和中国共产党所采用的集权模式之间的挑战,他们唯一目的是将其作为主导模式传播到世界各地。

卡布雷拉校长,我真心实意的告诉你,这不符合包括中国在内的任何地方的人民的最佳利益。

卡布雷拉先生:所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让我稍微改变一下,聊点私人话题。我知道我们的许多学生都在考虑职业和职业选择,我之前开玩笑说,你似乎无法保住工作。

彭培奥国务卿:(众笑)。我希望你指的不是我现在这个工作。(笑声)。

卡布雷拉先生:不,不。当然,不是,但我觉得我可以开个玩笑因为我觉得——

彭培奥国务卿:是的。

卡布雷拉先生:——在同一种处境中。我已经改变了,我做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当你回首往事,试图让你的职业生涯变得有意义——再一次,我曾经是一名士兵,一名律师,一名商业领袖等等——

彭培奥国务卿:是的。

卡布雷拉先生:这些经历是如何影响你现在的工作方式的?

彭培奥国务卿:是的。

卡布雷拉先生:我的意思是,因为你现在拥有一份独一无二的工作,但如果你回顾过去,那些经历是如何启发你的,让你为这份工作做好准备的?

彭培奥国务卿:如果你事后看,人们可能会说,这是一个进步,摆在我面前的每一项任务都让我做好了准备,让我处于更好的境地,至少有能力在我接下的下一份工作中更有效率。我想这是真的。我没有预设我的职业道路。看在上帝的份上,没有人会梦到自己会成为美国第70任国务卿,尽管我很清楚特朗普总统是第45任总统。我这份工作的人事调动率比他的大得多。

我只是——我总是回想起我父亲教我的话: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你发现自己在哪里,都要拼命工作。我告诉年轻人——年轻人总是问我,“好吧,告诉我我应该做些什么才能成功。”答案是我见过一些成功的人,他们很懒,但不是很多。大多数找到成功的人,无论他们如何定义,都是因为他们准备做出牺牲,在生活中做出权衡,并且非常非常努力地工作。

第二件事是在你生根的地方成长。别追着下一条小溪(热点)走。不要把你的时间花在展望未来某一天你想要的工作上。我发现这并不管用,不仅对我自己,而且对我帮助和试图指导的所有其他人也是如此。最后,如果你努力工作,做得很好,机会不会每天都出现,也不会总是出现,但频率足够高,正确的解决方案是非常非常专注于你面前的任务,并把它做好——真的,真的做好它。

还有一件事是,没有什么比得上一个人的名声,让人们了解你是谁,你的能力,而你只能随着时间逐渐来建立这种名声。因此,无论你发现自己在哪里,你都必须说出真相,即使有时这并不受欢迎,而且很难做到。

如果你做了这几件事,然后对我来说,坚持我的信仰——如果你做了这三件事——这就是我告诉他们的,我告诉他们,说实话,努力工作,坚持你的信仰——世界会——世界会来呈现给你,会为你和你的家人带来满足感。

卡布雷拉先生:谢谢。我知道我们的-这对我们的学生来说是非常有价值的建议,但你仍然在你的职业生涯中做出了改变,对吗?

彭培奥国务卿:是的。

卡布雷拉先生:所以——专业——就像你原来是一个士兵,说我想去——


彭培奥国务卿:是的。

卡布雷拉:——法学院,这不是显而易见的选择。我想把威奇托(译注:蓬佩奥国务卿曾经代表堪萨斯州的威奇托地区做过众议员)的一些生意拼凑起来,我想是吗?没错?

彭培奥国务卿:从这个意义上说,我真的很幸运,因为我总是——我有这些机会,我准备好冒险了,对吗?所以我——字面上说,我有一份法律相关的工作——其中一人今天在这里——我自己和世界上另外两个最好的朋友说,让我们去创业吧。我们真的不知道会是什么。我们决定冒这个险。我们跳进去——我们又跳上来。因此,当你看到一些你有激情去追求的东西,你相信你有一套技能——创造价值的技能,不一定是金钱价值,而是价值,然后你必须准备好去做出改变,承担风险。

卡布雷拉先生:所以——然后可能回到你目前的工作,显然这是一个有趣的——我认为在你之前的一次演讲中,你描述了你正在采取相当重大的转变——回到对华政策。

彭培奥国务卿:嗯——嗯。

卡布雷拉先生:现在,你有了这份工作。我们看到其中一些政策持续到1月份以后的可能性有多大——

彭培奥国务卿:是啊

卡布雷拉先生:——还是我们会看到另一个180度的转变?我的意思是,你的一些信息不一定带有党派色彩,对吧?我是说,你会——

蓬佩奥国务卿:是的,是的。我不认为我今天说的任何一件事带有党派色彩,而是依赖于数据信息。因此,坦率地说,我认为我今天所说的话对于那些关注中国共产党面临的挑战的人来说并不是特别有争议。事实上,我在华盛顿的国会山,甚至在世界各地的智囊团中都看到了这一点。我认为人们越来越意识到这一挑战。

所以我给你们举个例子。上周早些时候,我参加了北约与外交部长的会议。北约从苏联的挑战中成长起来,非常专注于对抗苏联,然后是俄罗斯。今天,北约受到来自中国共产党的网络威胁、基地威胁、虚假信息威胁的挑战。因此,我们美国花了很长时间来说服北约,它需要把重点放在这一点上。在北约大约四个小时的演讲中,我们花了一个半小时谈论来自中国共产党的威胁。

我说这是一个例证,我认为这一挑战现在得到了广泛的认识,所以我认为无论谁在2021年2月,或者2025年2月甚至2029年和33年2月担任美国总统,我认为他们都会感受到挑战,并认识到他们有义务和责任以非常真实的方式应对这一挑战。

我认为我们的政府和特朗普总统应该为直面这一问题而受到赞扬。这将是第一个真正认识到这一点的政府。我们在2017年做到了这一点,这是一份晦涩难懂的文件,名为国家安全战略,但我们非常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挑战。然后,我们开始做每家机构在面临挑战或机会时所做的事情,以调动我们的资源和重点来应对这一主要挑战。我认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这将是美国乃至西方民主国家的政策。

卡布雷拉先生:嗯,我想我们占用了您太多时间了。你真是太慷慨了。我能告诉你的是,我真的很感谢你和你的工作。我知道你的工作有多紧张——我知道你的工作有多紧张,因为我认识一些和你一起工作的人,他们满世界地追着你。不管人们对政策的看法如何,我认为我们都需要同意,我们感谢公共服务,我们感谢你们为我们国家所做的一切,我们非常感谢你们今天花时间和我们在一起。非常感谢您,蓬佩奥国务卿。

蓬佩奥国务卿:非常感谢。不,非常感谢您,先生。

卡布雷拉先生:谢谢。

蓬佩奥国务卿:谢谢大家。

原文链接

翻译:Wendy Zhu

校对:白夜 卡拉马佐夫姐姐

+4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hhx1998
3 月 之前

翻译:Wendy Zhu
校对:白夜 卡拉马佐夫姐姐

谢谢

0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bGPoyFx3XQt2mkmY8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2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