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铭记:关于设立“贵恩节”的提议

作者:dX

— — —

新中国联邦一旦不知恩,不感恩,不报恩的时候,就该被灭的时候。

——郭文贵(2020年12月10日)

— — —

(目录)

一、引语:施恩与感恩(定义)

二、中国传统感恩文化之困局

1、于家庭层面,将长幼亲疏宗法等级化,血缘亲情之爱恩德化、债务化和实利化,使感恩义务单向化

2、于社会政治层面,乱将本当遵循契约原则的社会国政家族伦理化

3、于一般人际关系中,将彼此的互帮互助“人情化”

4、倾向于将慈善施恩者神化、圣化

5、中国传统感恩文化呈封闭性、狭隘性

三、“贵恩节”设置的理由

1、爆料革命之恩

(1)破除专制之恩

(2)重塑中华文明之恩

(3)使天下华人免于排华与种族屠戮之恩

(4)匡扶人类正义之恩

(5)岂止以上所列之恩——

2、爆料革命之恩的时代新内涵

(1)施恩无图报

(2)感恩心常在

(3)超越人情账

(4)做定平常人

(5)打破“谢主隆恩”政治魔咒

四、“贵恩节”的内涵

五、“贵恩节”时间设定

六、“贵恩节”建议英译名

七、一条注意:“贵恩”不“跪

感恩,铭记:关于设立“贵恩节”的提议

作者:dX

— — —

新中国联邦一旦不知恩,不感恩,不报恩的时候,就该被灭的时候。

——郭文贵(2020年12月10日)

— — —

一、引语:施恩与感恩

施恩本质是一种善意善行,一种慈善。施恩者出于爱,出于同类相亲的关怀和怜悯同情,是无远近亲疏等差的赠予,是“心”的付出。所以真正的施恩,于现世中,是施恩者道德人格的一次自我肯定和完善,并不求实利回报——如果说同样作为社会人,唯一有所期待,那就是“以心换心”;于超现世而言,则是施恩者对来生来世的一种期许,或对于彼岸信仰者,是其灵魂的一次自我丰满和超拔,是一份善的修行,是对神佛的礼赞,其深层驱动力是对超越世间或轮回福祉的彼岸世界的亲近和美好向往。因此,施恩同具“人性”与“神性”的双重特征。

感恩则是受恩者收受到施恩者的恩惠,理智上认识到、并认同这一恩惠,心生欣喜、感动和对施恩者的感激,而主动以适当方式予以回馈和报答。如果说施恩是一种善德,那么感恩也同样是一种美好德行——因为它不仅表现了受恩者知恩图报的自我良知,是一种良知行为,表达了受恩者不愿凭白仰仗他人恩惠的自立精神和人格尊严要求,展现出受恩者的自由意志与理性能力,而且感恩作为一种良性人际回馈互动,遵循着人与人善行善报、以心换心的精神契约,它有助于鼓励善意善行,激发美好人性,增进社会互助,进而增进社会互信,促进社会和美。也因此,笔者认同西塞罗所言:感恩不仅是众德之首,更是美德之母;卢梭说:没有感恩就没有真正的美德。

正是基于以上理解和认识,本文将在对中国传统感恩文化进行深入剖析审视的基础上,反观郭文贵先生所倡导和践行的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感恩理念,提出重塑未来联邦新中国感恩文化,设立“贵恩节”的意见和建议。

二、中国传统感恩文化之困局

中国有着悠久的感恩文化史,但中国传统感恩文化本身却存在诸多误区和问题,加之共产党七十一年来的恶行,中国人以致整体华族人,感恩意识被进一步扭曲,感恩行为遭到严重破坏和摧残。

1、于家庭层面,将长幼亲疏宗法等级化,血缘亲情之爱恩德化、债务化和实利化,使感恩义务单向化

我们传统感恩文化,将父母对子女血缘亲情、动物本能性的纯粹的护爱,错解为放债式的恩情和恩德。截头去尾,高尚化我们一般“”孩子的种种功利目的和私心考虑,如为两个人关系稳定/为情感寄托/为老有所养或至少有个依靠/为传宗接代等等。过分夸大我们可能本已出于私心功利“”孩子的付出,却视而不见孩子对于我们的种种利益,如孩子一句咿呀学语、一个稚嫩的亲吻拥抱,给我们带来的甚至比恋爱更纯情比性爱更纯粹的快乐,孩子给我们的情感的慰藉和满足,我们从孩子身上所获得对人生、对生命更深的体悟,以及孩子对于我们作为人类(也不仅限人类)一个最深沉潜意识冲动和需求——企望“永生”的某种实现和满足。子女本质上就是我们生命不绝的延续!

我们基于家庭财富资源先机在握,忽视自己生养孩子先在的功利目的和孩子对我们的种种利好,高高在上,认为“欠债还钱”,欠“恩”还“情”,一切“理”所当然。几千年来,推崇并大行宗法等级之制,物质控制、观念洗脑和道德绑架:孩子少小不能自立时,观念灌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利益胁迫,大搞人身依附;成年成家后,继续洗脑之功、道德绑架,或赋之以“孝顺”美名,或“孝廉”许与官爵,不然就忘恩负义、“无父无×是禽兽”。加之食衣住行、生老病死各种的仪式化,从而衍生出传统中国洋洋大观的宗法等级制孝文化。其结果:驯服,顺从,自我贬抑和萎缩;经济无独立,人格无独立,缺乏个性;缺乏反思的空间和能力,缺乏独立思考和批判思维能力,缺乏开拓创新能力与精神;从来不知自由、平等为何物,无人权观念,没有自我尊严也无识他人尊严,卑屈人格(对上)与傲慢人格(对下)扭曲于一身。用一些有见地学人的话说:奴性从家庭开始。

然而,家庭的根本在于爱,父母对子女护犊情深的爱,子女对父母天然相依的爱。是少时儿女对父母稚嫩依恋的爱,晚年父母对子女望眼欲穿的爱,孩子成年父母老壮时彼此念念在心的爱。因为爱而关怀,因为爱而彼此乐于付出,付出为乐。

在爱面前,甚至所谓“尊老爱幼”的尊敬也是退居其次的。因为一般所谓尊敬退让,一方面是宗法等级制的遗留,另一方面本质上,是文明社会对体弱病痛、行动不便的年长者的一种善意关怀(所以,笔者更愿改写用“爱老护幼”的爱:关爱)。而尊敬如此,传统所谓孝顺,相对于爱,就更是自不待言。

因此,中国传统感恩文化,在家庭层面,自陷双重矛盾:一、出于功利目的生养孩子不算施恩(当然我也不好意思说是养猪养鸡式的“利益”交换);二、如果说是施恩,则按理做善事在世俗层面可以是以心换心,却不应期待或至少不应胁迫实利回报,否则就属投桃报李的人情往来,甚至是投资放债。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中华文化几千年来,当我们在单向强调要求甚至要挟子女对父母感恩和报答,要“百善孝为先”的同时,我们也有过对子女真诚的感恩么——尤其是孩子事实上也给了我们极大的恩好?我们的感恩文化,从社会最基本单位的家庭出发,是否有什么失当?我们人生感恩第一课,是否有偏颇被扭曲呢?

2、于社会政治层面,乱将本当遵循契约原则的社会国政家族伦理化

衍生于孝文化的“忠”文化,弄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强盗口号,不仅山河大地空气,连这土地上一切生民虫蚁,也都是皇家私产;编个“君子之事亲孝,故忠可移于君”的歪理,将本来该交由“契约”的社会政治,却在周王朝分封建制一家人兄弟叔表瓜分“天下”基础上,搞出个自秦始皇“大家长”皇恩浩荡和层层“父母官”来,把本来纳税人养活政府、政府理应为民众服务的政治伦理彻底颠倒过来。如此而来的社会政治性所谓感恩,更是何其荒谬。

3、于一般人际关系中,将彼此的互帮互助“人情化”

中国传统“熟人社会”,更多只有“人情”(这本身并没什么问题),而少有真正善慈施恩。人与人的互帮互助,准确说是欠情—还情的你来我往、有始无终的人情往来套环,属于一种“做人”之理和生存之道,因此一般不属真正施恩—报恩的范畴。

4、倾向于将慈善施恩者神化、圣化

传统中国社会中当然也不乏施恩不图报的善举,却常常被人为消解,比如:将施恩者神化,如虽是履行职责却事实上恩泽后世的李冰父子,弄个二郎庙给供起来;对施恩者进行圣化,将修桥补路赈灾救难的有钱人誉为“大善人”“活菩萨”——反正这样非亲非故、素昧平生的施恩者就不是如你我的“人”,因为他们的善举善行不在“人情世故”范畴。

5、中国传统感恩文化呈封闭性、狭隘性

从另一角度总结上述几点:第一,家庭恩债模式表现为一种“爱有差等”的封闭性、圈子性和排他性特点,相应感恩也必然是差等封闭的;第二,比拟父母生养之恩的所谓“皇恩浩荡”,基于所谓“恩泽”施于“子民”,因此感恩也只是基于觅食谋事于“大家长”皇帝的“天下”这一恩典观念,而针对性感戴“圣恩”;第三,人情往来主要存在于熟人圈子之内,陌生人之间就不存在欠情还情的问题,更难说施恩与感恩;第四,神化圣化、拔高慈善施恩者,普通人等你我他/她,无由无力施恩,自然也无从被感恩——换言之,所有这些,都无意间使得行善施恩缺乏“泛爱众”性和一般参与性,难于大众化、日常化,相应地,普通人之间、社会普遍性的感恩意识也就难以建立。

综上所述,因此,套用西塞罗之谓感恩乃“美德之母”,我们可否结论说:中国传统感恩文化,(很大程度上)是中国文化之毒。

三、“贵恩节”设置的理由

那么,作为新中国联邦人,我们应该需要怎样的感恩文化呢?如本文所倡议,“贵恩节”如何就有利于重塑我们感恩观,有助于建立起符合人性,符合事实,符合自由平等、人权天赋的新时代普世价值理念的感恩文化呢?其理据何在呢?

1、爆料革命之恩

(1)破除专制之恩

中华历史数千年,无论西周分封建制,还是秦汉以降的皇权独揽,以及今日共产党的总书记党魁制,都是专制的不同形式体现,普通人民永远只是被统治被奴役的对象和奴才。如鲁迅所言,中国历史就两个时代:“想做奴隶而不得的时代”和“暂时做稳了奴隶的时代”。

郭文贵先生引领的爆料革命,推翻共产党,创建新中国联邦,设计和建立第三方国际监督制衡机制和力量,就是要彻底截断中国专制政治历史,革除中国专制文化,最终在中华大地实现民主政治,一人一票,人民不再是臣民奴才,而做成公民,真正成为这片生栖之地上的主人。这在中华有史记载的历史上,真正有望做到这一点的,还是数千年第一次。

(2)重塑中华文明之恩

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运动,在致力推翻共产党专制独裁统治的同时,以其宏阔的历史视野,引领中国人民和世界华人,从思想文化,从精神信仰,从政治、经济、科技,从社会道德,从服饰、音乐、建筑艺术等多角度多层面,重建中华民族,重塑华族人形象,不仅要扭转专制政治的历史惯性,要拔除共产党这颗毒瘤,更要清理中国长远历史以来奴性文化之毒,要治理太多中国人和一般华族人(包括我自身)理性精神不足、缺乏求真的勇气和精神、人格不独立、契约精神缺乏、彼岸信仰缺失之病根。要开启中华这片大地上,自现代智人落脚定居以来,或至少自有可靠史料记载以来,从未有过的,将福泽世代的自由平等、真正法治民主、超越性信仰、智性上逻辑理性、人格上自立有信、科技昌明、经济发达、唯真不破的正道主义全新文明篇章。其恩德之巨大而深远,我们任何的感恩和报答都不为过。

(3)使天下华人免于排华与种族屠戮之恩

其一,共产党采用所谓“军民融合”的超限战阴谋,利用军、政、商、学、研、媒体、宗教、演艺、体育,甚至所谓民主民运等,在全世界大行“蓝金黄”和渗透之策,将假骗偷黑恶丑之长臂触角,伸向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文明国家和整个世界,甚至企图颠覆他国政府。另一方面,同时在国内大行洗脑之功,培育和煽动民族主义自大和仇外情绪,使素有“天朝大国”近代百年“屈辱史”历史情结的一般国人,情绪上或蝇头小利上甘愿并死心塌地与共产党集团绑定一身,无论网络还是街头,处处“冲锋”在前,而真正共产党核心获利集团反而隐身藏匿其后。当其野心和全球危害逐渐显露并被识破,世界人民一朝惊醒,他们第一直觉就是起来反对“中国”和“中国人”,以及来自中国的身边“华人”,而不是针对性的罪魁祸首共产党。其结果,必定演化为局部以致全球排华事件和行为——而真当这样情形发生,共产党各大党媒喉舌,必定又将借机进一步煽动“愤怒”的国人。。。其最终结果,可想而知。

文贵先生慧眼识破共产党的险恶用心,以其大智慧和四两拨千斤之力,撬动以美国为首的世界政要和良知人士,使其在认识上,在语言表述上,将中国人及一般华人与共产党分开。同时,发动爆料革命战友,在各类社交媒体,宣传“共产党≠中国”、“CCP共产党≠Chinese中国人/华人”,并以实际行动,向世界展示新中国联邦人和平、正义、文明、美好的新形象,使黑云压城的世界排华浪潮湮灭于酝酿萌芽之中,或在未来西方及世界诸国的可能国家行动和后续政策中,将一般中国人(包括为求一个职位饭碗的普通中共党员)可能遭受的牵连,尽可能降低到最小程度。

其二,更岌岌可危和可怕的是,自2019年底,共产党从武汉病毒研究所故意释放冠状病毒超限生物武器,处心积虑使之全球传播蔓延,导致全球经济社会、全人类生命财产遭受极大破坏——据Worldometer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21日,仅美国可确认病毒感染人数就达18 267 579人,死亡人数324 869人!——引发全球大恐慌。而且其后续破坏力和影响,更是无从估量。

那之后以至现在,世界华人头顶一直如同悬垂着一把达摩克利斯剑,世界一般民众只会认为是“Chinese”干的,而不会刻意去区分共产党和普通中国人或华人。针对华族人的报复和种族屠杀随时可能发生,世界历史上类似的种族报复和屠杀事件从来不乏先例。。。

当此之际,文贵先生力挽几乎已成碾压毁灭态势之狂澜,一方面同样是发动各条战线爆料革命战友,代表性的如路德社战友、闫丽梦博士等等,通过社交媒体、传统新闻媒体、街头游行或者直接生活交往,或理论论证,或澄清事实,证明病毒系人工合成,是来自共产党病毒实验室的生物武器,是共产党邪恶核心蓄意所为,证实普通中国人是这次共产党CCP病毒的最直接和最大受害者,努力将共产党和中国、中国人分开;同时在诸如美国等世界多地,积极参与CCP病毒灾害宣传或救助活动。

与此同时,在另一主战场,文贵先生通过自己强大的人脉网络和沟通渠道,坚持唯真不破的原则,运用自己超人的智慧和沟通技巧,以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无容置疑的强大实力和信用为后盾,与以美国为代表的世界正义力量合作,与其他各派势力巧妙周旋,晓之以理,动之以合法正义之利,帮助他们认清共产党政权的邪恶本质,看清其邪恶行径,在国际上将中国和中国人/华人,跟共产党区分开,将“中国人/华人病毒Chinese Virus”之名,扭转更正为“共产党病毒/CCP Virus”,或如川普总统迄今口中相对比较中性化的“China virus”,偃旗息鼓各种反华势力和反华甚至屠华动向,使各路国际力量最终可以逐渐与直接受害的中国人民站在一起。。。这其中,文贵先生如何攻克坚垒,如何如履薄冰,其背后的较量与努力,实非我们当前所知晓。

——文贵先生和众多爆料革命战友这份伟大的民族和历史恩德,使世界华人(无论爆料革命战友和支持爆料革命者本身,还是袖手旁观的一般华人,甚至中共海外走狗和潜伏力量)至今可以安稳地,可以安全地在所在国家和地区生活,使免于陷入全球排华之境地,使全球华人(包括同肤色体型东亚人)免于一场可能的种族清洗、种族大屠杀的灭顶之灾,使中国免于被全世界政治、经济、科技、文化全方位孤立,使中华民族和中国人甚至一般华族人,免于十年百年几代人甚至更长时间背负着这谁也承担不起、偿还不清的历史与民族“毒债”——将来文学艺术当如何呈现这一惊心动魄的历史画卷,未来历史会如何评说这一关乎民族和同胞生死存亡的历史时刻,我们不用去预演和揣测——首先我们自己是否意识到其伟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是否感受到这份救民族于血与火的盛德恩典,自己当持怎么一颗惊骇而感激涕零的虔诚感恩之心!

(4)匡扶人类正义之恩

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不仅拯救着中国和华族,也在拯救全世界——

共产党凭着奴役掠夺得来的中国人民财富,通过“蓝金黄”手段和大量“蝗虫”走狗植入,拉拢收买政客,控制媒体,对文明世界以及南亚、非洲和拉美进行侵蚀腐败,对民主、自由和正义不遗余力地进行戕害;通过所控制奴役的十多亿人口中国市场和所谓“一代一路”,经济绑架世界,控制掠夺资源,使相关国家和人民陷入各种经济、政治陷阱;通过步步逼近的全球军事扩张,意欲军事干涉控制全球;通过故意投放传播生化病毒CCP Virus,钳制隐瞒真相,提前买空世界大宗病毒防护物资和生产线,制造输出劣质病毒检测试剂等医药医护用品,制造输出假疫苗,企图达到要挟控制世界,并进一步毁灭可与之抗衡的以美国为首的文明世界的目的;而眼下,通过操纵美国大选,践踏强暴美国民意,暗中支助制造混乱,培植和扶持与自己沆瀣一气的政客和利益团体,以图彻底控制美国,从而实现最终共产主义幽灵笼罩和统治全球的野心。。。

——幸运的是,所有这一切“超限战”邪恶用心和运作,都被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战友识破和掌握,将之曝光于天下,并及时通告世界相关各国政府,使世界众多国家和人民及时警醒,以免于更严重损失和更可怕后果,使整个人类最大可能地免于一场人类文明大倒退、生命财产更大毁灭之浩劫。

作为有信仰懂感恩的西方文明世界和其他国众,他们对于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的感激之情我相信自不待言。而同时作为华族人的我们,是否也应为此而心存感恩呢?答案是:当然!理由很简单,因为爆料革命也为我们挽救了我们同为地球人类,可以分享的世界先进民主政治、市场经济、发达科技、自由思想、精神信仰、开明开放社会的伟大人类文明成就,使我们不至因为世界沦陷于共产党的黑暗魔爪,或全方位的大倒退,而使我们本已艰困的奴役生存更加不堪和绝望。

(5)岂止以上所列之恩——

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对于我们的恩惠,又岂止上述所陈:2017年爆料革命以来,我们多少人(包括我自己)心智得以开启,擦亮眼睛得以看到真相,胸怀得以打开,信仰有望得以确立或重建,精神上得以启迪升华;文贵先生坚持“言说革命”的爆料方式,使共产党政权日趋瓦解,时至今日此刻,竭尽所能各方斡旋运筹,避免热战,尽量使生栖于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如你我,能免于因改时换代、政权更迭而生灵涂炭、流离失所!;对于几乎可以确定的世界诸国针对共产党的报复歼灭战争,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战友如路德社等,通过各种渠道提供信息,预警中国国内相关区域战友和民众,紧急时刻避离战区;文贵先生自己无所求,却推着爆料革命战友们通过现在的G-TV、GClub、GCoin等G系列,往正义体面的财路上奔。。。如此等等。

文贵先生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中华民族昌明健全的未来,巨额财富被共产党掠夺,挚爱的母亲气病而殁,至亲至爱的家人被反复投监,数百员工同事被折磨凌辱判刑;多少爆料革命战友为中国人民的解放和中华民族的重建重生事业,付出了时间、精力、金钱,甚至安全、自由、生命的代价。。。作为与文贵先生和众多爆料革命战友无亲无故、却领受着如此深痛和沉甸甸代价之恩惠的我们,要怎样感动的泪水和一颗滚烫的心,才足以表达一个有良知中国人(包括一般华族人)心中无尽的感激之情呢?

2、爆料革命之恩的时代新内涵

然而,所有这一切,首先在于文贵先生,却从来无求回报。而且不但施恩无图报,反而时时处处念念不忘父母亲人恩、曾经师友恩、当下爆料革命战友恩、世界正义国家和国际友人恩。。。以及对上天、对万佛万神的感谢——这是怎样一种胸怀、情怀和情操啊!同时,他通过自己的施恩、感恩一言一行,又在为我们华族,树立起怎样一个改写和开创联邦新中国感恩文化的历史样本呢!

(1)施恩无图报

如前所述,文贵先生引领着爆料革命战友,为推翻共产党、解放中国人民,为了中华民族历史以来第一次真正走出专制奴役、获得自由新生,为世界华人的安危和长远未来,以及为整个世界,付出如此牺牲,做出如此巨大奉献,成就了并继续成就着如此伟大功业,却不邀功,不揽功,不居功,绝不借机敛财发财,更不图取任何政治名位——如果非要说文贵先生所作这一切,真有个为了什么,那就是:为个人理想,为心中良知,为社会和人类正义,为自己对上天万佛万神的坚定信心和信仰。这种真正意义的施恩,这份至真的慈心善意和大爱,我们可有击破数千年历史晦暗的感动和启发?我们至此是否有生起勇气和信念问自己一句:我曾有过或是就此立意,为社会为他人无报施恩吗?

(2)感恩心常在

文贵先生不仅大恩无图报,反而感动心常存,随时无忘感恩:感谢上天神佛,感谢父母亲人、曾经师友,感谢海内外各条战线上的爆料革命战友,感谢为法制基金一分一毫捐款的人士,感谢以美国为首的正义国际世界和国际友人等等。这份真诚,这份谦逊,这份不忘任何他人哪怕丝毫之付出的感恩品德,较之今天的我们:本来感恩文化和感恩心就“先天不足”,再加之共产党自1949年独专国家政权七十一年来的暴虐统治,以党恩替代皇恩,虚伪贪婪,善意人心一次次被恶意破坏,致使整个社会陷入贪婪、攫取、暴戾、仇恨、猜忌、欺骗、无信之险境,社会道德堕落到极点,人与人关系毒化,中国人与世界关系恶化,国人以至受此毒害的一般华族人普遍地感恩心进一步被扭曲或根本失去感恩心。。。扪心自问:我们除了挑剔、索取,我们还会正常感恩吗,有常怀感恩之心吗——不说其它,如贴近身前的子女对父母,为人父母者对自己子女;如对关乎我们眼下和深远未来利益与福祉的爆料革命,对文贵先生以及千千万万各条战线上知名不知名默默付出的战友们,以及战友对战友?

(3)超越人情账

文贵先生引领爆料革命,以一个类似“看不惯”“打不平”的大哥姿态挺身我们面前,与人类历史以来最凶残最险恶最庞大的敌人踢打搏斗。但他却过去:与我们一般人非亲非故,既非亲人,亦非同事员工,甚至朋友的朋友都不是;未来:既不需要我们每个个体给他任何人情报答(事实也不可能),也不需要我们作为一个民族或国家群体,给他金钱或任何政治爵位补偿。他只以一个陌生人身份,超越“熟人”关系,超越“人情”欠还模式,凭自己的善、义、勇,以自己良知,承担起这一切:阻断恶流,不仅要救起无辜受苦遭难者,同时将从恶者也从罪恶的漩涡里一把拎出来。——然后,我们呢,在必要情景,是否也可以,也能做到将自己的善意和良知,将自己曾经领受的(如爆料革命)恩惠,不求人情回报、无问亲疏区别地,付诸或转赠一般社会呢? 或者我们借势爆料革命,一起来营造这样一个泛施恩、泛感恩的和美社会好吗?

(4)做定平常人

文贵先生在爆料革命中所表现出的大智大勇和所建立功业,可谓前无古人后也不好说会有来者。但他拒绝神秘化,坚决反对个人神化,时时处处展示自己作为普通人吃喝拉撒性、喜怒哀乐真实的方方面面,将自己的智勇成就归结为情报,归结为经验、逻辑。因此,相应地,他为华族同胞如你我、为世界所做的一切,不是因为他是什么神人、圣人或大善人活菩萨,而是如同你我他/她的普通人等,凭着自己良知和善爱,凭着自己对正义的信念和对万佛万神坚定的信仰,凭着自己决绝的意志,当然也是凭着自己在这方面特有的天份,勉力做了并继续做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做定平常人,一切神启神迹功德皆归神佛。

你我如同文贵先生,有着同样作为人的一般智识能力,作为人的情绪情感和欲求意志,有着同等的人格和尊严,他凭良知和善爱,凭对正义的信念、对彼岸的信仰可以的,我们如果良知尚存,心中对世界对他人也有一份善意、一份爱,对正义和信仰也有一份坚持,又有什么理由和借口不可以呢?一个事可以有轻重,一个人能力可以有大小,但为他人为社会力所能及的付出,却是任何平常人如你我都可以的。

(5)打破“谢主隆恩”政治魔咒

文贵先生不仅声明自己决不参乎未来新中国联邦政治,拒绝做政治“恩主”,而且引领爆料革命,创建GNEWS、G-TV、GETTER等媒体平台,建立第三方国际监督力量,秉承唯真不破,坚守正道主义,倡导和追求法治民主,还政于民,还权于民,一人一票,打破中国信史以来,君主帝王(及政府、党派)“打江山坐江山”或“作之君,作之师”的恩主地位,打破华族文明史以来“谢主隆恩”的政治魔咒。

四、“贵恩节”之内涵

首先,“贵恩节”的“贵”直接取自郭文贵先生姓名的最后一个字,“恩”直接指他对中华文明、中华民族、中国人、一般华族人、以及整个世界的旷世恩典。因此,“贵恩节”直接并第一首要的是对文贵先生卓越贡献的铭记和感谢。

其次,基于“贵”字本身含义的丰富性:宝贵,珍贵,重视,珍视,铭记等,同时“贵恩节”又是源于爆料革命这特定历史语境,因此,“贵恩”二字自然包含了对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为中华民族的重生及现实与长远未来,以及为世界人民,战斗在各条战线、在爆料革命中做出各自贡献的战友们的感谢,其中包括海内外华族同胞战友,以及以美国为首的各国各界正义人士。

第三,同样基于“贵”字本身含义的丰富性,“贵恩节”另一最为重要的长远价值在于,“贵恩”二字可以直接理解为重视、珍视、铭记恩惠,因此可以很方便地泛化为中国人及世界华人,即华族人,一个一般化大众化的感恩节日,表达对一切值得铭记的恩惠(无论父母恩、子女恩、一般亲人朋友恩、一切善意善行恩等)的感谢之情。这可以是新时代中国和华族人感恩文化重建的一个最重要里程碑,也将成为联邦新中国感恩教育最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同时也符合了文贵先生一再强调的“去郭化”意愿。

五、“贵恩节”时间设定

“贵恩节”因为本源就是郭文贵先生,最内核是在于对郭文贵先生和他所引领的爆料革命的感谢,而对于文贵先生生命最重要的一个时间点,当然是他的出生日期,因此,“贵恩节”时间建议设定为文贵先生公元纪年生日:5月10

(有人也许会问,为什么“贵恩节”不设在郭文贵先生的中国农历生日。这里理由有二:首先,郭文贵先生已不仅是中国人的“郭文贵”,甚至也不仅仅是全球华族人的“郭文贵”,更是属于世界的“郭文贵”,而郭文贵先生本身也是多重身份的国际化人物,且现在就身居美国,因此采用全球化公元纪年时间会更为恰当;其次,事实上我们所使用农历,是十七世纪德国来华传教士汤若望[J. A. Schall von Bell]为我们所编制,所以我们感恩汤若望先生,但也不妨轻轻放下“中国农历”这一情结。)

六、“贵恩节”建议英译名

因为郭文贵先生比较广泛使用,并且广为西方和世人知晓的一个英文名字叫Miles Guo,因此借鉴西方感恩节英文名Thanksgiving Day,建议“贵恩节”英译名:Thanksmilesguo Day,或简单就叫:Milesguo Day。

(说明——这里英译名直接采取了文贵先生姓名,而不是汉语名“贵恩节”那样的模糊泛化,理由在于:第一,Miles Guo[郭文贵]对于西方和全世界,已超越其个体性,而成为一个文化符号,一个华族人的象征;第二,对于信仰God的西方和全球主流世界,他们懂得感恩,但绝不至于造一个“Miles Guo”人间神;第三,我也相信以西方重视每个人价值的平等文化,他们会以“Miles Guo”为代表,致谢所有于他们有恩的爆料革命战友和义士。)

七、一条注意:“贵恩”不“跪

中国人帝王制下一切靠所谓“皇恩”赐予施舍,患“软膝症”几千年,太容易跪下,我们需要弃绝这个丧失人格、侮辱个人尊严的文化丑陋,需要改掉动辄下跪的民族集体潜意识冲动。我们感恩郭文贵先生,是基于我们的理性判断和主动意愿。我们感恩郭文贵先生,是因为我们与文贵先生同为独立个体,有着同等的人格尊严,我们不愿也不应凭白乞食仰恩,而希望以我们力所能及的、合适的方式回馈我们的感激,回报我们所承受的恩惠。我们感恩其他爆料革命战友和正义人士,亦出于此。

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一个根本目的,就是要让匍匐数千年的中国人,包括一般华族人,做回真实、自信、健全而有尊严的自己——如文贵先生2020年4月19日直播振聋发聩之问:“你见过高山吗?你见有过大海吗?你见过真相吗?你见过你自己的真相和尊严吗?你相信你自己吗?”

贵恩不跪。我们感恩,正是因为我们有独立人格,有自立精神,要有尊严。我们之所以能真正感恩,也因为我们人格独立,能自主判断,尊重我们心中的真实意愿。我相信这也是文贵先生之所愿。

最后,希望文贵先生不会反对,宅心宽仁,虽然无求任何实利或荣誉,请允许借你的名,以你为华族为人类划时代的卓著贡献作为榜样和契机,给我们一个知恩、惜恩、感恩,重塑华族感恩文化的机会。

(“贵恩节”建议网页Logo标志设计这里暂不公布)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unsky
3 月 之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5.10 Thanksmilesguo Day

0

烧火棍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2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