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12月14日郭先生GTV直播

有声音吗,兄弟姐妹们,有声音没有,可能有点扩音。可以啊,兄弟姐妹们,12月14号了,兄弟姐妹们,咱们今天乱聊一下子。声画同步,约翰叔叔不在,约翰叔叔不在咱就真好啊。约翰叔叔不在,咱们什么都正常,有空旷的声音,这还是解决不了。有点儿空旷的声音,木兰说的,这还真解决不了,现在咱的物理条件就要有点空旷的声音。我说话声音小点吧,就没有空旷的声音了。现在多少人上来啊?所以说等等大家上来。要唱歌的话声音就更大了。

亲爱的兄弟姐妹们,咱们之前爆料说了,14号15号,明天15号很重要。这个大选牵动着每个人的心,文贵在27天深山老林最后告诉大家,滑稽的结果。严格讲从川普总统,这周末高院开始,从滑到稽了,从滑到稽了,刚开始,刚开始。现在今天司法部部长已经离职了,是吧,只有爆料革命能告诉大家真相。然后今天所谓的选举人票270票都扯王八犊子的事儿,知道嘛,跟谁当总统半毛钱关系没有,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战友们。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谁当总统,然后很多战友又要伤心了,又伤了你的小心脏了。滑稽,七哥给大家说了,这不是开玩笑呢。

啥叫滑稽呀?光滑没稽能行吗?超出正常逻辑,不符合自然和我们人类社会所制定的规则和法律习惯性的,不遵守这个社会或某个国家认可的事物的标准和遵循的原则,才叫滑稽,非正常。大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啥事儿吗?接下来任命的特别检察官,会调查拜登的家族腐败,但是我告诉大家,你别以为调查拜登家族腐败,明天就有后天就有结果。我可以告诉大家,一年以内结果都可能没有,快则一年,慢则一年半到两年,一定是这结果的。这就是美国的伟大,你不可能在,总统你有权力,你咣叽就把谁给抓了,这就是美国这几百年来的伟大。

川普总统会不会宣布反叛戒严法?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因为不到那个份儿,川普总统即使到这个时候,他都以美国利益为重,这是真正的爱国人士。他可以很早就可以做,但是对美国的撕裂,对美国这个社会的影响,那美国这个国家付出代价太大了。所以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像大家想象的一样,短期内立案调查拜登的事情,立案调查是肯定的,调查拜登家族的事情会伴随着一年到两年。这对咱G-TV、G-News可是个好消息呀,咱们跟着报道嘛,更多人关注嘛,这是我们的机会啊,巨大的机会啊!所以说兄弟姐妹们,对咱是好事儿啊,天大的好事儿啊,对吧。

那么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接下来18号,然后是20几号,然后到1月6号。如果在这中间,没有在其他州司法和欺诈选票选举有巨大的一个反转的话,结果会是,到了1月6号可能谁会当总统了,由Nancy Pelosi当总统。记得文贵说过吗,参议院众议院,Nancy Pelosi可能就当临时总统。然后这个事情会继续往下选举,经过以后再正过来,最后欺诈选举被确立。然后参众两院最后选举总统副总统,然后最后是川普总统,川普赢。也不排除1月6号或者这个月15号宣布拜登是总统,但这个事儿呢一直到1月6号最后有争执不确定,对方不认,各州有诉讼,到达1月6号由Nancy Pelosi当总统,这才叫滑稽呢,最后总统还是川普总统。

这个时间到哪知道呢,兄弟姐妹们,很有可能有12%可能达到2021年2月份,就2021年的年底你知道这结果。2021年1月份,Nancy Pelosi上去了,到2021年2月份川普总统才过渡为,参众两院重新选举人票以后,参众两院共同选举结果,任命总统副总统,这个副总统很关键,可能就到2月份去了这个结果,对不对呀。文贵从来没说过,今天给大家说一下。

所以说这才叫美国大选,在这之前,对共产党的事情是最不确定的。如果说各方最后确定,这是外国势力干涉美国选举,证据确凿而且来自于某国,或者是共产党中南坑,那随时就是斩首行动,或者全面战争都随时开始了,这个是不管是谁当总统都挡不住的。那另外一个,从今天开始起,这个司法部长已经是软退休了,新的司法部长上来对拜登家族全面调查。在这个中间,如果说有什么组织给美国提供更铁的证据,可能调查会有突发性的进展,这个时候那是有抓人的可能,然后会废除这个选举。废除选举以后,一是任命川普作为大选赢家,二是到参众两院去。

川普总统手里还有三张牌,王炸,他还没用呢。王炸,你们都会玩儿扑克吧,最后摊牌。在这之前,特别检察官经过调查以后,把拜登家族事情给搞明白,废选,欺诈选举确定。

但不影响的是,案子调查还需要很长时间。在这过程当中,废除选举是可能的,定罪需要一两年的事件。另外一个王炸,军队行动了,战时总统,采取战时紧急命令,这三条他都可以用。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这就是美国总统的滑稽选举。大家练好心脏,你会看到在未来,可能这一小时是这个,那一小时是那个。那一小时拜登带着好多人到白宫,要入主白宫了,Nancy Pelosi宣布要把川普撵出去了。甚至某些部门公开的大举的要求把川普总统怎么着了,都是可能的,很大的可能性。但是兄弟姐妹们,对爆料革命那都是好事儿。因为所有这些行动的背后只有一个目标,大家都知道,什么理由、什么事情发生,就是一个组织干的,共产党,就是共产党。

共产党已经没有了辩驳和为自己争取的权力,它已经没有了,你说啥人家也不信。好日子,只有这样西方才真正的认识到共产党是多么的危险;只有这样,西方才能认识到共产党带给这些国家带来多大的威胁;只有这样,每个人都能感觉到共产党对他们财产和人身,和他们国家和未来,和自由和法治拥有多大的挑战。

所以说我们才有机会,爆料革命能成为和西方世界连在一起的命运共同体、安全共同体。就这一周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当他们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说话真管用。只有现在才能真正的意识到感觉到,我们爆料革命创造的神奇不可言喻。共产党在洛杉矶,在美国各地对我们爆料革命,都有人想尽一切办法挑拨离间和潜伏,想尽一切办法伤害我们。那么在美国所有他们的行动都有人盯着,只有这样才让西方更加的,从另外一个战场上证明我们爆料革命的重要。才能让我们更多的西方朋友认识到共产党不仅控制了你的政治、议院、司法和执行系统,还有这些科技大佬,更重要,它无处不在地控制着你的最大的所谓的沼泽地背后都恐惧的力量。

这些让大家能看透到邪恶的力量在西方,将对我们爆料革命,将对我们新中国联邦得到西方地认可,特别是把我们和共产党分开,太关键了。突然三个麦克风都出来了。所以说兄弟姐妹们,在这个时候,新中国联邦和新中国联邦整个爆料革命,如何的让西方更加清楚地认识到中国人和共产党不一样,新中国联邦和共产党也不一样,我们爆料革命和共产党又如何不一样的,对不对,这才是关键。我们只有让他们认识到,我们确实能代表中国人,我们和共产党就是不一样,中国人不能被共产党所代表,共产党不能代表我们中国人。这个意义有多大呀!是吧兄弟姐妹们。所以说,兄弟姐妹们,你们知道灭共,文贵过去三年多不容易了吧。今天你们看到的是文贵三年所经历的极小极小极小的一部分,过去三年我经历的比这多了去了。现在你们更多了解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和我们过程中的不容易,接下来你会看到更多精彩。

今天全球的网络被攻击,我可以告诉大家,100%不是共产党干的。共产党既没这个能力,它也没有这个胆量,太高看它了。但是最终这个锅是它一定会背上的,这是灭共的战略需要。推倒共产党的防火墙,这是第一步,接下来还会有更多的事情发生。共产党会使用黑的,人家也会使用,人家就是不使用,人家的黑招比它多,是吧。就像那欺民贼一样,咱要想跟他一样,咱那坏招儿咱比他多,咱不那么干,但有时候我们也得用点儿战略战术。

西方世界也不是傻子,干倒你防火墙,特别是中共和西方的网络秘密联系,和在西方所有网络上存在的大量信息,特别是Gmail啊、社交媒体啊,它们植入的软件啊,它们藏得所谓的软件当中的漏洞啊,监听系统啊。只有这种猝死的办法才能找到根源,只有这种猝死的办法才能找到中共的大数据和真正的在科技领域,包括天空的所有的通讯网络,特别是这国家的海底电缆。这就给人检查病一样,如果你不全面做一个检查是不行的,休克疗法,或者给身体上打一个显影剂,才能在B超下边看清你身体上哪有问题。这是一场巨大的风险,有互联网以来最大的一次行动,但是最后一定是共产党黑客了西方的科技,确实它也做了,它做的比较小。

人家就着它做的比较大,有小偷到某人家偷东西,人家就顺着你偷。你偷了人家一颗鸡蛋,人家顺手拿走了两颗比鸡蛋还大的钻石,但是小偷是你。你说不清楚你偷鸡蛋的时候拿没拿钻石。在法庭上说,偷鸡蛋了吗?偷了,入室了吗?入室了。在哪进来的?窗户进来的。人家丢什么了?人家丢了个鸡蛋。还丢了什么?丢了比鸡蛋大的几个钻石,那就是你干的,有苦说不出来。最后法官判决的时候,一定不说你偷人家鸡蛋,一定说你偷了鸡蛋还有比鸡蛋大的那几个钻石,定罪的时候就按鸡蛋大的钻石来给你定罪。

所以说啊,彭培奥国务卿头一段一直说推倒中共防火墙靠什么行动啊?可不是大家想象的弄几个什么黑客一下,那不可能。在天空Wifi投入之前,只有推倒防火墙,让共产党才能真正尊重国际上的通讯和网络秩序。它本来想干点儿小偷的小事儿,人家把它变成大偷了。所有的这一切都在给灭掉中共、消灭中共创造条件,创造必须灭共的需要的法律证据,对吧。必须掌握这些事实,才能在西方的法理和行政管理系统才能有合法的行动。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可不是大家想象的灭共那么简单。一周前某个体制内的高官跟我说,快来吧,斩首是最痛快的。我说你都到这个级别了你还这么天真,斩首那么痛快,斩首完了咋办?这不是一个个人行为,这是关系到全人类的生死存亡的行为。经济、金融、技术、法理都不能毁掉。

美国面临着两场战争,灭共的战争和国内的内战。在这种情况下,美国要么把握住这个机会,把美国这几十年政治积压的问题彻底解决。不要说沼泽地,也不要说Deep State,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就像过去民主党和共和党一样,民主党是替老百姓说话的,是要自由法治民主的;共和党是替富人说话的,是维护富人利益的。现在颠倒过来了。共和党替穷人说话,要法治民主自由,然后民主党现在是要独裁,要奴役穷人,替富人说话,它已经颠倒过来了。这种彻底的解放不是沼泽地和所谓的Deep State,大鳄鱼,鳄鱼是活在沼泽地里的,鳄鱼是有主人的,恶人是有管理的,管理鳄鱼的沼泽地的主人才是真正这个世界上隐形的力量。Deep State就是一些在国家内的一些和其他利益集团操控的组织,它离沼泽地还差远了。沼泽地永远存在,想抽干是不可能的,抽干一些坏东西,继续保持平衡那是必须的。

大家看到最近的洛杉矶、纽约,大的企业、基金是落荒而逃啊,你们只看那Elon Musk,你只看到甲骨文,你只看到高盛佛罗里达,那你没有看到你不知名的基金呢,兄弟姐妹们,那多了去了。这是一场美国内部经济、金融、科技、种族利益一次彻底的洗牌。对待美国还是那句话,要么在这次危机中重生,要么就是被这次危机给灭了。我100%的相信,美国会在这次危机中重生,不会被灭。因为结果要么就是共产党统治美国全世界,要么就是把共产党给灭了,就是不论怎么折腾,共产党都会被灭。川普总统跟美国的保守派们,不让川普总统行使他应有的手里掌握的巨大的权力,就是美国还没失控,还没到危险那个程度。咱别老百姓上两下Google,看两下Twitter,你就替美国总统着急了,然后指挥美国总统了。这就像七八岁的孩子,上两次手机就告诉那些神枪手打了一辈子枪的人,说左打右打端准,往左射右射,结局是你被枪给灭了。

这就是普遍的政治和老百姓的关系,政治关系学里边有一句特别重要的话,什么叫政治家,就政治家是玩弄和利用平衡绝大多数的被统治者的想法和意志的,最终还是维护自己的权力和自己的地位和利益。玩弄啊,玩弄平衡,现在在加上一个大媒体,全世界的叫媒体引导,过去是控制媒体,现在是引导,这叫政治家。但是老百姓跟政治家啥关系呢,非常想永远的想,去让政治家听自己的,包括很享受政治家被自己推翻,和政治家听了自己话所采取的行动,实际上这是政治家跟你玩儿的最大花招儿。所谓的听你的,或者政治家被你推翻了的游戏,只不过是一个障眼法。政治家轮替更换,咱就别提共产党的独裁了,它就根本不让你换就更流氓了,西方的更换就是把你的气儿给解掉,然后再换一个人上来,给你一个新的希望。满足了你的虚荣心,所谓听了你的话,从来政治家要求的和原则没改过,始终是玩弄民意,平衡老百姓所谓绝大多数人的要求和利益。所以咱们老百姓替这些人操心的时候,你上街你支持谁你呼吁,都是被利用的,都是利用的工具。只要你入了政治圈儿,你就得按照政治圈儿的游戏规则来。川普总统非圈儿内人,这是他的劣势,得到了人民的欢心这是他的优势,但是最后他还必须按政治家的游戏规则玩儿。

所以说兄弟姐妹们,千万你们别着急。我看到有些战友们,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他着急得很,而且是用心的急、用心的急、真着急。因为你无知啊,还有你太善良了。因为你把游戏,你把这些表面的东西当成了真的。你把这吸出的烟当成了云彩了,千万不要,最终的结果都在那摆着呢。绝对没有任何可能是拜登赢,一定川普赢。赢的方式,赢的结果,和赢的时间,和美国国家和人民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还有一个他是在赢的过程当中,是否更坚定的灭共,或者说他更坚定的坚持正义和法治,这是个政治家要玩儿的规则,他遵守的规则。

我们想要的,战友们,你就别管其他的了。你别成为政治专家了,你也成不了。咱只在乎他是否在这个过程当中更坚定的与咱灭共,咱更希望的是美国的法治和国家的强大,它有利于中国人的未来,灭掉中共以后有更多的人会跟我们站在一起。我们要的是新中国联邦被承认,灭掉共产党,承认我们未来的货币系统和整个G系列,所有的战略合作者。因为G系列有不同的投资股东,完全独立的公司,我们在一起就一个共同的目标,灭共。只有把共灭了,G系列所有的独立的投资者和这些公司才能成为系列,否则就是分崩离析。我们只担心、只关心中国人现在头上的这个魔鬼共产党有没有被消灭,中国人在付出最少的代价下获得独立的法治、民主、信仰自由的政治体制,一人一票的选择权和投票权,国家姓人民不姓家族。我们只关心美国是否继续强大,是否和中国人民友好,是否会和中国人一起灭共,是否会支持一个像我们新中国联邦那样,宣言当中那样的政府,这咱们关心的。川普总统赢定了,不用担心。

我可以告诉大家,此时此刻正在的另外两个战线的行动,都是确保川普总统一定会赢的,你们都会看到。今天早上我告诉你们了吧,今天什么会发生,昨天我告诉你们什么会发生。路波切、路德社告诉你们了吧,今天会发生什么。我们一直告诉大家,川普总统会赢,川普总统会承认新中国联邦,川普总统会承认我们的G系列,会和我们一起监督中国实现新中国联邦宣言说的那样中国的政治体制在中国政府的发生,这就是咱最重要的。

很多战友跟我发信息,七哥快直播,快直播,受不了了。我今天从早上不到9点一直到现在,没停开会,真的是没停,一直都在开会,讲了一天的话。真的是吃饭花了10来分钟,所以说,但是我今天是非常非常的兴奋,我觉得今天是我们新中国联邦一个重要的日子。背后发生的很多事情,你们是不知道,现在我不能说。所有这些你看到的发生都有利于新中国联邦,都有利于我们爆料革命。不但如此,不可逆转的我们将立下巨大的汗马功劳,维护世界的正义,让全世界更多人和我们一起灭共。

这就是兄弟姐妹们,爆料革命需要非常高的智慧,强大的内心,非常与众不同的高度,和一个绝对能和世界上最高端的政治家、经济家、学术界,以及背后的沼泽地的主人的力量沟通的能力和智慧。否则你可能吗,人家喊两嗓子你就说我要跪下,人家给俩钱袋子你就跪下,人家一说危险了你就趴下,怎么可能啊?谁尊重你啊?是吧,没人尊重你。这当然,没人尊重你就没人相信你呀,没人相信你谁会帮你啊,对吧。还有个实力的问题呢,你要是一个完全在各种事实面前你老做错误的选择,谁会投资你。像G-TV,咱现在G-TV咋值钱,都感受到了吧。今天就G-TV在全世界Google、社交媒体、Youtube整个系列基本要完蛋的时候,G-TV非常之顺畅,它的价值体现。多少人现在想投G-TV呀,对吧。

你们看到的挑战跟七哥面对的真实挑战,那真的是这个水里边儿的一小滴而已。但是我知道,所有的这些事情都是成就我们G系列和成就G-TV的必然条件。凭什么70亿人口,就我们得到这机会呀,凭什么70亿人口在全人类上这么大的危机面前我们如此重要啊?看看啊,这回声音可以,等一下。

哎呀,你说我这好消息不能跟你们说呀,七哥有时候最难受的事情,我就不能像路德先生,一打上领带就在那块,嘎嘎嘎弄上了,我们路波切兄弟太可爱了。我现在我最大的这个休闲、休息啊,其中之一就是看路波切、路德先生直播,还有一个看我们博士军团这个直播,挺好。路波切的这个整个的提升和成长是量子级的,现在你私下里跟他说话,一点也不结巴了、不口吃了。这就是对人性的一个,真的是共产党他让你人呐,好人变坏人,坏人变越坏、变成魔鬼。你看看爆料革命,让路德先生、还有我们博士军团无数个战友,都变得如此的自信,治一切的毛病,改变你身上一切的缺漏,让你变得阳光自信。

你看看路德先生,现在谁都说他像个如来佛,面相巨大的变化。过去那小眼睛有点色眯眯的,最近这变化眼睛比较正了、比较正派,是吧。我们今天这个开会的时候,其中有一个人跟我说,哎呀,你们这个爆料革命太厉害了。我说为什么?他说这个爆料革命的信息比我们美国人都厉害。关于解释美国的,美国人不知道、都在问,说那个路德说的是真的假的呀?他怎么那么了解美国呀?还有那些博士们,这Dr.博、什么艾丽、什么墨博士、冠博士,然后那个闫丽梦。为什么全世界就这一个闫丽梦啊?就没人敢给她挑战啊?还有中国的足球明星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妹妹。真的挺吓人的,战友们。这在全世界就咱一家,独此一家的店呐,对西方的冲击是如此之巨大,你们感受不到。

这个有一个,这话不能说,说着说着就得搂住。我真搂啊我是,路德是假搂,我是真搂。想着点七点三十四,我再播上,我要看着点儿,再加十六分钟,到时候我就不能,我就赶快开会去,我要给我们路波切腾时间。这个有一个军方的人说,我们从G-News上、GTV专门找了几个懂中文的一个小组的人,分析你们的信息。他有很多事情让我们很惊讶,就是你们写出的东西,发出的东西,关于美国的比美国人快,关于中国的当然比美国人快了。这就是战友们,你们一定要到G-News上像模像样的发信息,认真的。你看有些战友完全未经过核实,你啪把那信息都发出去了,是不是?那你发出去,你就一旦你发出去,一旦发现一定是要把你取消你发文的资格的。唯真不破,坚持一个主题——灭共。你一定要自信对世界的影响有多大?这是多少人在看着你的,对不对?

这是为什么兄弟姐妹们,你们看到的一次又一次,西方的整个大的形势决定的时候,跟我们的G-News、GTV和路德访谈都是同步走。你装一回行,你装的跟鸭子走道,学鸭子走路走一回,走两步、走三步。你要是一整天,三年你都跟着鸭子一样走步,你是不可能你就变成鸭子了。你要跟着狮子学走两步路,狮子走两步路,你能学得了,你要跟着狮子一样的,每天这走路哐哐哐的,那不累死你了吗?只有你是狮子,你才能跟狮子同步。但是你别整着整着自己本来是狮子了,你非要把自己变成一个狐狸,走成狐步、猫步去了,就没人搭理你了,是吧。爆料革命就是让每个人对于世界上,我们已经跟狮子王是同级的,不要拿自己不当回事。就像昨天那个GTV公布出那些数据,虽然它说了中国是多少,但是它没有包含VPN,它更不可能包含得了国内那些体制内的人、无痕迹的阅览者,加上那个咱不更牛吗?

就像我们刚开始四月初、还有三月底,多少人要投资G-POS、G媒体!咱们GTV要上线,有多少机构者投资!一开始都认为百亿、从百亿级开始的,不是你GTV现在值多少钱,他知道GTV代表的价值和中国潜在的市场,和已经成熟的社交媒体平台的一个惯例,这才是我们最重要的。现在事实证明了,我们所有的估价太谦虚,我们的估价完全是考虑到战友的利益,G-News更是如此。战友们你们想过,现在GTV的一千个椅子值多少钱?每个人值多少钱?你们能给我这样一个机会去投资GTV,这样的一个机会吗?但是在这个时候,一定要记住:来自不易的是你GTV、G-News,是大家相信的,你有别人没有的情报能力、信息能力、情报和信息;还有一个,让人尊重的人格,我们坚持的标准,我们是真正的良心媒体,我们是真正的给大家正义的媒体。狗屁什么中立媒体,胡说八道的!我们是全世界邪恶媒体的镜子,我们是照妖镜,别照着照妖你自己成妖了。

你看我们现在GTV有很多节目,很多兄弟姐妹们真的是做的很差、完全无聊,但有些节目是做的真好。这就是今天开会的时候,很多人向我反应,你们的节目是做的真好,非常好!但有些节目真的胡扯乱聊。你看我们秘密翻译组、我们的大卫,英国大卫兄弟这块,英国战鹰团、日本的樱花团,我们美东香草山,还有一个这个,我们还有一个谁的节目?VOG有个别节目做得好,但是大部分节目最近做的都不行。对吧。所以说兄弟姐妹们,这太重要了,但是G-News最近很多功能,整个G-News的成长是飞速的,我们很多功能还要完善。关键是发文质量,更多的是要把G-News跟多的扩展到所有的农场的战友们去使用。

战友们,你们没有感受到我们有多少优秀的、非常有能力的战友在默默工作着。我看到一个在YouTube上叫kellie的,做了一个七哥的什么歌?做了三首歌,叫kellie的,感恩有你,还有一个关于我的。好多人跟我说,都是外国人,他说这个人是你们战友吗?那个叫kellie的,做YouTube做的太好了。而且YouTube内部的战友告诉我说,这个被YouTube推出的视频,是要被把数据改变,限制她的关注量的一个。后来我就上去看了一下子,哎确实,特别是在大的电影院看的时候,配的图、配的歌、配的乐,做的太棒了!

忘了说,木兰哪?你在线吗?你给我找找咱们这个女战友,我要让她真的给我们做做视频。(七哥播放歌曲)“没有共产党的神州大地,”不能给你们听多了,听歌你们该疯了。草稿啊,这保密状态。所以说战友们,这歌、这些好的节目,它的影响力太大啦、太大啦。没电了哎,这是我们约翰叔叔干的好事儿。新的摄像机、一万多美元的摄像机,他买来了,竟然是充电线是假的、劣质的。现在我使用电池在直播,约翰叔叔我在这看着呢,你真行、你真行啊。现在电池没电啦、电池快没电了。(跟画面外人对话)没事儿你到时扣掉就行了,就是停…关机关机再开一下子就行。不用,就关摄像机就行。你拨好电池了么?我要关一下关一下啊,不停直播不停直播,只是摄像机关了。(跟画面外人对话)就关关这个。 

嘿你个约翰叔叔,你干的这些事情、罄竹难书啊。哎呀我为了害怕你,我躲到深山老林里来,我容易么我。哎呀,坚决不能跟理工男谈恋爱、坚决不能跟理工男谈恋爱,太难了。我现在我最觉得不容易的是我们约翰叔叔的媳妇,你说这人她得多难过啊。哎呀,我觉得每天早上他是不再把袜子裤衩都是穿反的。你看这七哥被你虐的,现在自己都知道。我们现在对面这有重大的大人物支持我,要不然,你看我这很顺畅。我被约翰叔叔给虐的真没…我这两天开这个视频会,十几个小时、没有任何事,没有一次是错误的,都很顺利。原来在他的这个领导下,每次开会都不是直播,每次开会都整得我头大,疯掉了都是、疯掉了,都快疯掉了。

哎呀,但是我们的工程(师)GTV的团队,这六七十个人太牛了。特别是我们一些女战友,我发现女的、理工女都很聪明哎、这非常棒。我昨天跟他们开了个两三个小时的会,我感觉到这些真的不简单。我们的这个,当然啦这都是开玩笑,你别当真啊。我们后边这理工男工程师的团队当中拥有太多很棒的战友啦,就昨天我开会时候跟大家在一起的时候,我感觉真是太荣幸了。就是爆料革命,把中国这些精英和英雄凝聚到一起,我在昨天这个下午开了两三个小时这个会当中,我更加的感受到,我就不一一的说了啊。

勤劳。我们有一个战友啊,在这个湾区的,是我们现在这个发展中最重要的,这一个战友也叫Joe,但是呢我就不说他姓啦啊,也叫Joe的、是我们的一个工程师。头两天凌晨四(点)每天都写到凌晨四点,他媳妇醒来时侯抱着他哭啊,说“咱这不要这份工作啦,这个咱太累啦”。谁的媳妇看到自己老公天天工作,工作到凌晨四点谁不心疼啊,对吧。啊当然啦,我们的约翰叔叔的媳妇也好多次哭抱着,“咱不要这份工作啦”是吧。但是,这就是我们的战友。你可别看我开玩笑约跟翰叔叔,约翰叔叔付出的代价可大了去了啊。真不夸张一天他都二十个小时、二十个小时工作,没日没夜的。我们再话说回来了,战友们你看我不真生约翰叔叔的气,你知道为什么吗?他是一个代码工程师,他不是直播和摄像师、摄像工程师,包括Skype这些会议系统。他也不是这个专业,我们让他干这事儿,本来就是多余的。这是我们过分的要求,对吧?你凭啥生气呀?

咱们中国不就这样吗,找一个人来,会做饭、会包饺子、会整牛排、还会开飞机,还会开汽车这才行。世上哪有这种人呢?约翰叔叔生活中坦诚、直接,但是就是因为他专注于写代码,他才有现在。但你别看这OBS,你这OBS出了那么多问题,不是他来咱还没写出来。你像螃蟹那个王八蛋,完全是骗子,就是螃蟹给咱的东西就是垃圾中的垃圾。你想如果螃蟹在这儿那就不是出这些小毛病了,咱就没啦、咱就完了,兄弟姐妹们是吧?

所以这个战友咱们开玩笑归开玩笑,你像我们VOGSara是吧、Sara妹妹。我昨天我跟我们的路德先生和我们的科学家,我有了一个一、两个小时的对话。结果因为他俩视频完,我影响了下一个会,结果弄得人家跟我嗷嗷地喊、不愿意,人家在那等着。我非常清楚的告诉路德先生,我说爆料革命是从谁开始的?大咖路德、Sara,没有第三人。就是路德、Sara开始的。后来呀,木兰啊、还是谁加入啊,任何人再加入你都是后边的。路德、Sara是爆料革命的绝对的开始,这个是谁也否定不了的,这个是到今天为止以前发生的。除非是路德和Sara,我说你们两个拿着自己不当回事儿,你俩背叛了自己,那是你俩的事儿,那是以后的事儿。

爆料革命就是她两个为大将,我文贵来创始开始的。后来新中国联邦开始最重要的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然后我们的科学家。爆料革命的N个人,像安红啊、木兰啊,等等的这些人,这些所有的战友们我们的博士军团呢,后来的老班长、长岛哥不管谁,新人进来它是个必然的趋势。

不管你Sara、你VOG你多厉害,你做过什么事情,如果你想把爆料革命这个所有团队据为己有,或者说你想以此牟利,我昨天我说过路德先生、说过Sara、包括我郭文贵。我说我要开始宣布我从现在起我不灭共了,我现在去要搞钱去了,我说我超过24小时,我会是全人类最惨的人。当然你路德先生你这么干,你和Sara这么干,你更加惨。这个不用我说,一点有常识的人都懂,对吧?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还有我们的科学家,成立新中国联邦这么多重要的人士,如果现在他们现在开始说我不灭共了,我想弄钱了,那你就是新中国联邦的被踩在脚底下的那个人,这是个基本的常识。谁能代替得了?老班长、长岛哥来了就能代表你路德、Sara?就能把你给否定了?战友们就有那么愚蠢吗,就有那么傻吗?但是你想躺在你那个功劳本上,让新人给你买单,踩你脚底下舔脚丫子,那你是作死呢,对吧。你任何不忠诚、你任何想有私心,你都要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这是为什么我说,我昨天问路德先生:你和Sara和农场,你俩咋回事儿?你要是路德先生你是所谓的凤凰农场的,那你就要承担相对的责任,你也分相同的利益。你要听战友说话,你要明确你态度,不要老和稀泥,对不对?你不能说今天一说Sara、路德农场,结果他说Sara让我加入我就加入,我啥也没管,我也管不了。我说那你就要明确你到底管不管?你管就要负责任、拿利益,你就要办事儿。你不是的话,你就跟Sara说明白了,我不掺和这个事儿。

还有一个不存在什么美西、美东…。美东,你长岛哥、你把美东都能够弄起来吗?明天曼哈顿南部有一个战友能组织够标准的农场,叫曼哈顿下城农场,中城就有中城农场,中城可能有多个战友在中城一二三农场。那美东那DC的不就美东那不就DC出来了吗?长岛哥阻挡了吗?没有阻挡。洛杉矶、旧金山所有这些城市、硅谷,一定会独立成立农场的。你什么美西呀。最近在台湾农场上发生这些事情,台湾是说什么话?侯小宝“我只听路德和Sara的”,你这话是太伤人了,你知道吗?你是害Sara、是害路德呢。你台湾成不成立农场是你可以决定?众多战友决定,你侯小宝无权力决定。你怎么代表全部台湾战友啊,对不对?谁想把爆料革命,你想把新中国联邦分老字辈、新字辈,那你是作死呢。

还有现在很多不正常的人,我现在不愿意说透。共产党使用了最高端的技术,叫放燕子,有可能啊,去蚕食我们这些老革命,蚕食你就是挑拨离间,然后让你相信利益。而且一定拿下你最亲近的人,一定是这结局的。文贵啥性格,我相信你们从盘古、裕达能看得出来。亲爹、亲娘、亲兄弟、闺女、儿子都不行,我们坚持啥就是啥,我永远不……哎呀,我这对面有人咳嗽,啥意思啊?我说不是实话吗?你咳嗽啥呀?对面有人,嗯~

是吧,但是我说是实话,我说假话我会遭雷劈的,对吧。我这一辈子最恨的人就是什么?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嘴里边喊着高大上,私下边做着都是卑鄙勾当。我最讨厌说瞎话说假,当我发现谁给我骗我的时候,我在也不会相信你。但是我发现有的人现在已经开始变质了,私心越来越重,做事越来越不地道,那是你的选择。

我再告诉你,在我生命中从来没有一个人在跟我说,我过去曾经做了什么。所以我一定让他闭嘴,我从来不跟一个人谈论过去,谈不谈论你的过去是由我决定。就像我和你谈不谈论我的过去,是由你决定,我不会跟任何人说我过去做了什么, 那是一个loser的一个原则。我只说明天、后天我会做什么, 现在我能做什么。我从家庭、从夫妻关系、家庭关系、朋友关系都是这样子的。一个人但凡你失去了这个做人的原则,你一定不是一个成功者。

老班长、长岛哥,还有新的加入这些人,任何人都不需要听任何人的,他完全自由地选择。因为我们一个共同的目标——灭共,走在了一起,不是因为你这人走在了一起,无论你Sara也好、路德也好。我昨天我给路德先生说,现在我郭文贵和爆料革命跟你做切割,你24小时你什么都不是。VOG、去相信VOG的,是相信你Sara去了吗?是所有的战友、是爆料革命。我今天花了4个小时,我跟6个律师在解释,6个律师都是1500美金一小时、大律师。这位律师就是代表yilangmax的律师,就是我们的律师,也称为美国最牛的律师。所有的问题都是VOG,所有今天GTV的麻烦全是VOG。我们啥时候放弃过你?没有过,战友几万个也好、3万个也好,所有的人到你VOG去的是因为爆料革命,对吧。

你像一个最简单的问题,VOG现在又最核心、头两天公布出让战友写遗书这件事情,我非常恼火。但凡有西方常识的人,你怎么可能让人家写遗书啊。我写不写遗书,我老婆都不能问我,我闺女、我儿子都不能问我,这是一个西方最严肃的主题,竟然有人在这个问题上还打马虎眼。你有啥权利叫人写遗书?你写不写是你的问题,你没有任何资格、起码的常识,你不能让别人去写遗书。你写了没有?你Sara写了没有?

在西方让人家写、探讨这个词,我记得特别清楚:1993年,我在洛杉矶当时那个戈尔的律师、台湾人,叫夏(听不清),后来因为戈尔案还被判了刑,是来自台湾的、非常棒。他本身也是律师,还有他的当时一个朋友叫Dark Bill,是一个洛杉矶的一个市的市长还是一个参议员(记不清了)。当时我问他,我说你取了个中国媳妇,这个Dark Bill,我说你未来怎么照顾她?你们年纪差这么大,我当时傻乎乎就问这个问题。结果旁边那个女孩就说了一句,他遗书当中就会把我的给列入我的资产。当场拍桌子、拉倒了。我说,这人不是神经病吗?这有啥呀?结果人家旁边跟我说,在美国这个遗书的问题只能是律师和本人去谈,家人都不能问。

爆料革命咋了?现在我们要灭掉共产党,干嘛要咱战友给写遗书?写遗书应该是共产党,我们战友要写啥遗书?美国要定点爆破、到中国去打仗,是要打共产党,也不是去打我们战友去了。我们要让共产党写遗书。而这样的问题竟然也有人讨论,也有人敢公开发推,就没有一点法律常识。今天律师跟我开会,所有说的话就一句话——VOG没有任何法律常识。当然我得替Sara辩护了,我得替她说了。我说事实上她是一个支持爆料革命的,是我们重要的一位战友;她没有任何利益之心,也没有任何意图欺骗别人;她是一个非常棒的一个女士,但是有些事情是绝对不可以谈的、不可以做的。

你像有些人离开了VOG农场,离开农场就是我们敌人吗?不离开你农场,如果有人在VOG、不离开你农场的,只有两种人:一个是在你这表现特别好、找到了自己的共同点,这是很棒的,可能绝大多数;但有一部分人就是窝囊废。就像我经营企业一样,我说我最希望我在我盘古、在裕达的同事,你们能在我对面成立一个盘古和裕达,而且干得比我好。我在裕达和盘古酒店,我输送将近六、七万人。当我看到我的任何一个员工离开,到别的酒店当老总的时候,你们可以查一查,盘古和裕达酒店,离开我们酒店都是翻倍工资。这就为什么当初裕达的夜总会的普通女孩到全国各地夜总会都是老大,所以说裕达在全中国的妈咪最多。所以我更加理解做小姐的不容易,当妈咪的不一定都是坏人呀。让别人成长、让别人出去,这是你的一个最大的、人的一个最高的道德。

我们任何农场,只要是因为人家离开了你,你就跟人家为敌的,你记住:有一天你一定会被推翻被干掉,因为你比共产党还邪恶。现在某些农场就有些人摆不正位置,只要战友一离开,你就要开始想尽办法造谣诬陷,这是非常卑鄙的,任何人都要付出代价。新中国联邦一定是正道主义、与人为善,更重要的事情:要善待我们的每一个同胞,感恩、知恩、无我,这是个起码的常识。

昨天路波切一说到:“Sara很不容易、Sara很难呀,嗷嗷的哭。我们路波切,你们没见过路德哭过,路德哭得我心都碎了,这家伙吵得我……路德真是个太善良、太善良的人了,Sara是个太善良、太善良的人了。需要的是情怀,我给Sara从认识到今天就说一句话,一定打开你的胸怀。我们希望所有农场的战友们,看到G-TV今天变成这个样子。你们帮过的人,他们终身感激你。但是如果你认为他不感激你,你就跟他为仇,那你一定是最大的失败者。你有感恩,但不要有图报,你才是仁者。你要是让别人感恩,你还图报,你就是一个利己主义者,或者说你就是小人,对吧!哈,这不让我说啦

就像今天我刚刚的跟一个华盛顿的朋友通过话,他说:Miles,我们大有(机会)赢。我们一个一个战略计划,他说我们将对你什么什么样。我说千万别说我,千万别说我。我再跟你重申一遍,以后你不要这么说话。一定要记住我们的爆料革命、我们新中国联邦。如果我郭文贵在你面前想为我个人图谋利的时候,我说我就不应该拥有任何事情,我会得报应的。一定是新中国联邦排第一位,然后爆料革命, 然后我们战友,最后你才轮到我啦。我是不是这样做,大家看一看,就像G-TV一样。我要有私心,我可以获得更多利,我有了吗?

但是有些人,他就是旁边有小人。这就为啥我说,你不要老用一些让你说话好听的人。我跟老班长和长岛哥加一起说的话,没有跟Sara一次说话的多。我跟他们俩加一起说的话,没有跟路德先生一晚上说的话多。但是人家在做什么?人家样样执行到位,没有牢骚、没有任何怨言,多少精英团结在他们下面去,是不是?多少离开过去农场的。过去离开VOG的,都去了木兰那儿;现在离开VOG的,去木兰那、和去到美东农场,包括有极少的去新西兰的、还有去其他农场的,这是好事啊。未来的农场新人上来越快越好,老人就是要叫做适者生存,找到你的定位。是否你得到尊重,是否你能保持你的位置,那取决于你。

所以路德先生昨天建议,一开始跟我说:郭先生,你要给老人设计一个体制,让大家跟美国政府似的,有个淘汰机制、有人去除。我说你完全说错了,你和Sara之间,你能否在这个位置上坐得住、是否得到尊重,是完全取决于你俩的行为,对吧。

刚才有人跟我说:哇,Miles,这个选举人票拜登又赢啦。我说这样,你先别说别的。你拿两亿美元,你拿着存银行、存账号去,我跟你对赌、十倍的赌。拜登要赢了,我给你十倍;拜登要是输了,你给我十倍,你给我五倍都行。行不行?他不吱声了。那你坚信拜登赢,你为啥不跟我赌啊?我说你不要浪费我时间。一个没有原则的人、一个不坚信自己相信的人,这种人是最危险的。因为随着小人的到来,他会随时摆来摆去。什么叫小人啊?满嘴上都是上帝啊、忠诚啊、爱啊、善待别人啊,轮到自己利益受伤的时候、或自己受到什么威胁,马上就变成了另外一个级别去啦。这是为啥我说海外华人好多人啥事都是上帝,啥事都是上帝。上帝让你靠行动来兑现对上帝的忠诚,而不是你天天依靠上帝。你就不是主放的羊啦,你是主放的屁。你可以当主放的羊,不要当主放的屁。

我可不在乎什么啊——人家说了什么老人被淘汰啦,那个什么民贼说你看看又完了吧。我可不在乎这个,爱怎么着怎么着,我郭文贵从小到大就是在争议中怀疑中长大的,没有这个我就不叫郭文贵了。我只坚持我信的,我只做我认为是正确的,我不在乎任何人评价。我的良心、我的良知、我的能力、我的行动……我这么多年了,我早就证明我自己一万万次了,对吧。就像当年我跟我大嫂子吵架一样,我说我大哥家的孩子就不应该拉屎拉到门口,然后我大嫂子跟我还吵架,我说等我有了孩子,一定不会让他这么做。她说你还想娶媳妇?你上东山垒媳妇去吧。

结果这一句话……你看对面有笑的。结果是我这十五岁就赶快结婚了,有了儿子有了闺女。我的孩子绝对没有在门口大小便过,我证明给你看。后来我这大嫂子最喜欢的就是我的俩孩子,最喜欢的就是你七嫂、最爱的。那时候她年轻我还小啊,我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跟她吵架,我用事实证明给你,我能做到。任何你的荣誉、你的尊重和信任不是别人给的,是你自己获得的。

昨天我跟路德我跟科学家说,这个世界没有比我再在乎Sara的,没有比我再在乎路德的。我在乎他俩,他俩在乎我连亿分之一都没有。昨天我给Sara我给路德开玩笑,我说像过去兴纳妾的话,早就把她纳妾了,七哥对她的情是真的。但是这个跟爆料革命、跟你怎么对待战友,一点都不能挂钩!对面有人不高兴啊……因为你必须真心的爱战友。我们多少战友拿着命……就像今天我跟律师开会一样,律师都感动的不行了。我说我现在告诉你,某某人十七亿美元因为投资G-TV被查封,我两天前才知道;另外一个战友十几亿美元被查封,那个被查封的战友股票、账号各方面都是被封了。这损失多大,从没告诉过我!我们另外一个战友在国内的,几十亿资产被查封,从没有告诉我。路德、sara你要跟人家比贡献,或者木兰、安红,你跟这些战友比贡献,你不差太远了吗?

这个世界最可怕的就是把你自己做的好事无限放大,把你自己做的坏事无限放小。啥叫坏人?这就叫坏人。啥叫好人啊?好人就是把做的坏事无限放大,让自己改过来,时刻纠正知道这是坏事。什么叫做好人,把自己做的好事忘掉,而且不图报。天天就是我做了什么,我二十四小时工作,我付出了多少……你可以不付出啊,谁让你付出了?你不付出不就完了吗?对不对?你可以选择不付出啊,没人去拿枪逼着你、让你付出啊?也没人许诺给你、让你付出给你什么啊?没人说让你付出以后,你可以控制半个全球的农场,一个人都不行,甭说农场。我们对待战友是善良的,像台湾这个事情,给你绝对的尊重和权利。但你的选择是你的选择,我们爱台湾、爱台湾是真的,对不对啊?我们爱台湾是真的,你们的事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我说过爆料革命从不依靠任何人,对吧。诶呦,八点了,赶快了,给路波切让路。得赶快去……(手机留言中)

继续保留继续保留继续保留,谢谢。(七哥发语音信息)所以说爆料革命和新中国联邦,他本身也是个优胜劣汰的过程,谁都无法改变。你是胜是劣,是优是劣,你自己决定,谁也决定不了。靠吃老本、靠资格,那不可能,没有人!共产党不就是靠这个吗?一辈子都想霸住中南海,所有中国人都没有机会了。美国的伟大就是:每四年来一回,是吧,证明谁有本事、谁没本事。

所以说兄弟姐们,这是最关键的。你的人格、你的能力和你的道德,由谁决定?你自己决定。新中国联邦和爆料革命,不可能也不允许你是永恒的。或者说,你要受到什么、你必须得到什么,完全都没有,永远也不能让你有!这就是核心。什么叫新中国联邦,什么叫新中国人?郝海东先生叶钊颖女士是最好的例子,和闫丽梦博士——我们的英雄科学家,还有无数个潜在的这个战友。他们真的是拿着生命,而且到这儿来跟着我们灭共的。而且这些人失去的,他们没有任何索要的,而且他们持续承受着风险。郝海东先生和叶钊颖女士,多少账号被查封,家人多少被威胁,失去了多少所谓的那些——大家喜欢的那种虚假的繁荣和虚荣的尊重,对吧。

他们每时每刻都在孤独地面对着这种邪恶的力量,这种感动是不是我说的,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每天都有战友说,海东和钊颖失去太多了。人家国内有学校,人家有十几个学校,人家有上百亩的地,人家有亿万个粉丝,人家需要什么了?人家郝海东先生,让人家做法治基金主席,人家做事规规矩矩,永远不会因为近了就失敬。有些人你一近他,就是对你一点尊敬都没有。这就是人家郝海东、叶钊颖,人家是为啥人家能当世界冠军,为啥人家能当一个亚洲的中国的足球先生,为什么闫丽梦博士能到今天,人家的教养和学习到这个程度了。

路德先生的升华,是我们所有战友要学习的,包容、无私、无我。只有真心地对战友好,只有真心的,你创造恩情而不图报,这是根本的爆料革命的原则。多少战友是一家一家地支持我们爆料革命,付出多少。今天和律师开会,一个又一个的故事。我们某个这个姐弟两个人,都是我们GTV的投资者,给过我有过一段很精彩的对话,我今天讲给他们听,对吧。为什么?就是这些人感动了我?我告诉他们,我说我们GTV投资,一开始就是2亿到3亿美元的集资的总额。一个战友!就要投十几个亿;有3-5个战友,机构投资要投十几个亿,我说我们要是诈骗的话,我们只诈骗一个人就行了,干嘛要诈骗这一千多个人呢?这符合逻辑吗?他说,对呀。我们就是要把GTV的这个爆料的平台,和它所获得的收获的结果、和预期有利益的升值的空间,给我们这些战友。这是为什么,我们只给法治基金、法治社会的捐款者,和为爆料革命的付出的、流血、流汗、冒着风险的爆料革命的贡献者。

和更重要的事情,我们给了绝对的符合GTV和美国法律的投资条件人。这是为什么录那个视频,我告诉大家所有的这个投资都是有风险的。我说你们记住,郭文贵是被共产党定为诈骗犯、强奸犯、郭骗子、郭没钱。所有的这一切,有千倍的风险,你可能失去一切的投资,而且你一定要确认你符合美国、律师给你的资格,认股书、资格认证书、合同,你要认真地看。都感动得不得了啊。

共产党尝试用那么多办法,它为什么没有赢?因为它是假的,它是邪恶的!我们要做的事情为什么赢?是包容的、是真的、是善良的!这就是爆料革命、新中国联邦唯真不破的原则,永不可改变!为什么七哥最怕唱歌、最不能唱歌的人,全家就怕我唱歌的人,唱出了世界的冠军?是因为那是真性情,还有战友们的捧场!没有战友们的捧场和这种渊源,和这种经过了我这个三年来几千个视频,大家熟悉的声音,这种生命、时间融合到一起的这种共志性、共同性和包容性,才能实现我们今天的爆料革命——七哥竟然能唱出世界冠军出来,不就是包容和善待吗?

所以各个农场的战友们,做完全符合我们爆料革命唯真不破、无私无我、一切以灭共的这种大目标符合的原则的事情。任何人不要去尝试用自私的心,去想垄断战友是不可能的。我说过农场全世界会四十几个、甚至一百五十个,最起码一百五十个。现在看来几百个都搂不住,现在最起码有上千个农场要投进来,对吧。但是一定要记住,我要最后告诉大家的事情,加入农场你必须懂得农场、你认可的农场,和你共同认定的章程和规则,那叫契约!它应该像信仰一样得到你的尊重。各农场主要像你和在喜马拉雅联盟委员会你承认的章程和契约一样,去尊重它。这是我们和平共处,善待对方的根本原则。

我们中国人最可怕的就是撒谎、不诚实,还有一个就是没有契约精神。任何一个毁坏了契约的、不善待战友的,都不可以。因为善待战友、不互相攻击、凝聚在一起、团结在一起,以新中国联邦宣言为基础的喜马拉雅联盟宣言是我们相互相处的原则、根本的基础,任何私心和个人感情都不能超越这个。这就是七哥要说的。行了,我就今天直播乱聊就到这儿。兄弟姐妹们,我再告诉大家,滑稽的美国大选,七哥在八个月以前的宣布,到现在从滑到稽了,大家走着看。我们最后会证明给大家看,到底儿谁是赢家,好吧,兄弟姐妹们,练好心脏。那么现在一起来为咱们全世界人民、新中国联邦和台湾、香港、西藏同胞、新中国联邦的同仁们祈福。

阿弥陀佛!咱今天呀,兄弟姐妹们,七哥是到现在十几个小时了,口干舌燥的。哎呀!今天我这西装不错啊,这领带也不错,新领带新衬衣啊,非常非常的棒!谢谢兄弟姐妹们,一切都是刚刚开始!唔该晒啦。

听写组

(鹰(文言)、Bruce(文远)、Winner为自由而战(文祥)、Embracer牙牙、杯酒渐浓、某某(文成)、文紫、彩虹桥(文桥)、Naughty(文行)、巴比龙、爱狠Love7(文友)、酸酸乳(文少)、文顾、pride(文豪)、清泉石上流、黑郁金香(文郁)、柒号G币、小草、文琪、YIMING(文鸣)、文兮(我❤战友)、OnePunchD、neutron(文中)、shangshang、SCELF (文正))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