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香堂新村遭强拆 民众慨叹“二次文革来临”

近日,北京昌平区香堂文化村三千多户、近万名村民,被以住房系违章建筑、恢复“绿水青山”为由遭逼迁,反抗者不但房子被扒,还被列入失信黑名单,成为“不能靠近的人”。

在香堂文化村,随处可见贴满恐吓标语的巨型横幅。有的村民被扣上“黑恶势力”的帽子,还被政府官员和雇用的保安天天骚扰。有的村民连连感叹:“第二次文革来了!”很多老人只有一套房,遭强拆后被迫留宿街头。也有民众向官员喊话,胆敢强拆将同归于尽。

日本鬼子进了北京也没强拆

据当地居民李华(化名)介绍,12月2日昌平区崔村镇香堂文化新村的每户住家,都被贴上了勒令一周内搬走的告示,美其名曰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要构建绿水青山”的重要讲话精神。

告示显示,当局将在7日内拆除香堂文化村344亩集体土地上的“违章”建设,建筑面积16.83万平方米,拆迁后将恢复土地原状。逾期不履行者,将强制执行。官方还威胁说,“不走,你们就会成为被执行人,进入‘失信黑名单’。”

“政府工作人员说了,如果我们不走,就断水断电。大冬天的,很多都是七八十岁的老人,就这么一套住房,强拆后他们去哪儿?这些老人一听要断水断电,眼泪都下来了,特别可怜。”李华说。

据李华介绍,在中国,人名上了“失信黑名单”,出行和个人生活将受到极大影响,包括无法住酒店、坐飞机、坐高铁等。“日本鬼子进村都没有扒房子,现在政府太缺德了,比法西斯还要法西斯。(这)好比中国的第二次文革,当时没有强拆百姓房子,现在开始强拆、祸害百姓。”

八十老太不搬被指“黑恶势力”

李华进一步介绍,贴告示的第二天,由公安、保安、镇政府工作人员组成的工作队进驻香堂文化新村,四处钉上各种字样的巨型红色条幅,包括“扫黑除恶 社会安康”“坚决打击暴力抗法”“加强生态涵养区保护,推动绿色可持续发展”等等。

她悲愤地表示,“这不是颠倒黑白吗?谁是白、谁是黑?这里七八十岁的老头、老太太都成黑恶势力了。”

“他们凌晨5点就开始钉横幅,并且喊口号,打扰孩子和大人(休息),(大家)都不敢睡觉。(他们)折腾了好几天,有民众碰到横幅,他们还恐吓说,谁敢踢横幅,就是黑恶势力,态度非常蛮横。”李华说。

坊间有传言,此次强拆至少与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有关,昌平区区长曾被批“违建方面没有行动”。李华猜测,如果没有市一级的同意,昌平区根本就不敢这样。

郭小川女儿维权也被警方带走

该村住户的海外亲属詹姆斯介绍,香堂文化新村于1995年前后,由昌平县政府、昌平县土地管理局、崔村镇政府、香堂村村委会共同开发、建设,这些政府部门都“盖了红色公章同意”。当时,文化新村被作为村级招商引资项目开发,并对外宣称是为了建设新农村。

本次强拆前,香堂文化村入住的有艺术家、书画摄影家、歌唱家等各类艺术人员,还有退役军人等。

其中,一名郭女士据信是著名诗人郭小川之女,她在12月7日晚上被警方带走。当天她和其他居民前往法院表达诉求,回来后就被警方不明不白地带走了。

李华说,郭女士的女儿在24小时后报失踪,但目前家人依然不知道其去向,也不知道被哪个公安部门的人带走。

她还表示,“郭大姐是香堂第一位公开遗嘱,并要把鲜血洒在这里、带领大家宣誓的业主,一直热心奔走在维权的第一线,帮助大家出主意、想办法,深受大家尊敬。警方的做法让人愤怒,怎么这么怕郭大姐在现场呢?”

据其他村民介绍,很多香堂居民在集体遗嘱上签名、按红指印,表示要与房屋共存亡。

文化村有证无证被“一刀切”

据李华介绍,文化新村原来都是二层毛坯房,每户之所以装修不一样,是因为每家自己花钱装修、贴的外延。

她强调,前面购房的都是有证的,2008年后确实有一些是村委会私自出售的,所以政府政策不能一刀切,“但就是这样,这房子也是你村委会盖的,不是人家自己盖的。现在官方硬说这房子是自己盖的违章建筑,太不讲理了。”

“现在政府说不承认就不承认了,它说以前的政府违法,以前的个别人也被抓起来了。”李华说,“这(文化新村)也不是个别人给我们签字的,是政府盖的红章,但现在不承认了。这个政府太可怕了。”

官方出动“拆迁明星”各个击破

2019年底,当局提出想强拆后,香堂新村居民要求行政复议,后来当局就不了了之,也没有人再提这个事情。“加上疫情,管得特别严,也不让我们出去。现在疫情刚平稳一些,就开始要强拆。”李华说。

“我们村的杨教授还特意给政府部门打电话说,你们程序不对,我们就是违建的话,你也应该是法院执行局来管我们。对方耍无赖说:‘执行局人手不够,委托我们来的’。居民还去了法院执行局询问,但对方说没有委托镇政府。”

她还介绍,这次新来的镇党委书记,外号“拆迁明星”,本身劣迹斑斑,但因为强拆工作干得好反而官越当越大。百姓对此人非常痛恨。“镇政府为了强拆这里的房子,雇了好多保安,白天晚上都在这里值班。镇政府官员带着人天天挨家挨户地砸门,然后跟你聊,告诉你‘红本(房产证)’不管用了、违法的。”

村里的退役军人也质问骚扰者:“你们承认不承认是一个政府,才20年就变了,这个房产证不是你共产党发给我们的吗?说不承认就不承认?”

李华女士还表示,12月8日,部分民众去了国家信访局,没有任何回应,“也有部门声称,你们把材料寄过来,一个月后才能回复。怎么等一个月?房子都拆完了。现在老百姓都冤声载道的。北京城的房子那么贵,只能在这里待着。”

在香堂文化新村,有一户人家,家里只有老人在家,子女上班去了。老人一开门,家里的四个煤气罐就被强行拿走了,原因是怕老百姓跟他们同归于尽。还有一户家里挂了两面国旗,也给弄走了。有的人家里有灭火器,也被收走了。有居民气得报警说遭到入室抢劫。李华说,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

也有人为此发起诉讼,但是官方回应态度非常恶劣。

政府的人还在村里设卡,盘查来人的身份证,问“来干嘛、目的是什么等等”,李华女士为此差点和政府人员吵起来:“你这是限制人身自己,我来这里跟你有什么关系?”

香堂文化新村的张先生表示,文化新村有十个小区,这次强拆是从第九、第十小区开始,采用各个击破的方式。

李华也说,去年底他们是针对所有的小区,结果每一个人都闹起来了,便不了了之。现在官方从山上往山下推进,好像推倒多米诺骨牌一样。

再不觉醒,再大的蝼蚁也只是蝼蚁

分析人士指出,中共的跋扈嚣张,从香堂文化新村的拆迁中可见一斑。香堂文化新村是1995年前后由政府同意并共同开发建设,之后出尔反尔一刀切进行拆迁,法律在中共当局的眼中如同儿戏。中共地方当局为了强拆,在村里贴满恐吓性的巨型横幅,给村民扣上“黑恶势力”,“失信人员”的帽子,雇用保安天天骚扰村民,进行黑社会式的文攻武卫。讽刺的是,中共当局才是原汁原味的黑社会。中共地方当局拆迁以违章建筑、恢复绿水青山为由进行逼迁,这完全符合中共“既做婊子又立牌坊”以及“永远伟光正”的性格。

北京当地评论人士华颇被问及,香堂事件是否能出现转机时,华颇表示,尽管大多数处于中产或以上阶级的香堂村业主对强拆计划反应强烈,但他们最终一定战胜不了“公权力”。用他的话说:“再大的蝼蚁也只是蝼蚁。”

再大的蝼蚁也只是蝼蚁,卖相再好的韭菜也还是韭菜。如果北京香堂文化村以及全国的百姓能够觉醒,能够认识到在党国体制下只是韭菜和蝼蚁,随时面临被收割被碾压的命运,能够认识到让我们为奴的牢笼,就是这个体制的时候,也许,这个国家才会有真的希望。

 编撰: WJMG

参考链接:https://www.epochtimes.com/gb/20/12/9/n12607287.htm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renquanfazhi/hc-12082020143922.html

+8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xiaolajiao
3 月 之前

TAKE DOWN THE CCP!!!

+1
烈火
3 月 之前

没有专利,墙内的氛围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自己顾自己

0
Keep1faith
3 月 之前

战友加油!

0

首尔喜韩农场

首尔喜韩农场Discord群;https://discord.gg/bCnkE9zPP4 12月 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