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2010年菲律宾大选的投票系统Smartmatic

加拿大多伦多枫叶农场  薇文

校对 上传 小鸥

图片来自 BLOG by Taga-Ilog News- blogger

2020年美国大选,把参与选举欺诈的Dominion投票系统老底揭了个精光,投票系统多项安全漏洞,如中共国生产的组件达59%、Dominion公司人员有完整的系统访问权、选票结果数据外传到法兰克福的Scytl服务器、执行未经授权代码产生的“可变延迟”(variable delay) 、错打选票结果的“组态设定错误”( wrong configuration) [1],还有Dominion公司与“华盛顿沼泽”和索罗斯的关系网等等,潮水般的证据,似乎可以淹没Dominion 。

但投票系统作弊的实锤证据摆在选民、政府和法官面前时,往往并非只有“正义得到伸张”这一个结局。以菲律宾这样的民主国家为例,弱势民众所需要的公平公正和透明的选举,已被权力的毒素侵蚀得羸弱不堪。

Smartmatic,继2008年助力阿罗约总统、地方官员和中共,合力操控ARMM选举 [2] 之后,地位固如覆盂。到了2010年大选,更是把选举游戏玩到出神入化的境地。

Smartmatic-TIM 被菲律宾选举委员会(COMELEC)选中

菲律宾2010年5月的总统大选,是菲律宾历史上首次使用电子投票系统,也是电子投票行业有史以来最大的合同之一 [3] ,COMELEC 为选购投票设备设定的标的为113亿比索 (约合2.33亿美元) [4] ,参与设备竞标的有七个联合体和跨国公司。

Smartmatic 介入2008年棉兰老穆斯林自治区(ARMM)选举,其实是一次热身。为了2010总统大选,Smartmatic与当地一家公司合作,成立了“SMARTMATIC-TIM”联合体,把自己当地利益捆绑在一起,这也是许多跨国公司在不发达国家的普遍做法。

对Smartmatic 来说,这也是一家 “私营” 公司承担的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选举[5]

那个参与2008年ARMM 地方选举,有华为背景的AVANTE 科技公司,极夸张地结盟了菲律宾、英国和印度等五个公司,组成豪华阵容参与竞标;此外,红杉投票系统联合体、ES&S联合体、Indra Sistemas/Hart Intercivic联合体、以色列Gilat卫星网络联合体和菲律宾本国公司也参与竞标。

七份投标书经COMELEC评估后,宣布符合条件的只有Smartmatic-TIM一家。其选用的PCOS(分区计数光学扫描) 设备,颇受COMELEC赞赏,称这种设备 “类似于美国马里兰、弗吉尼亚和纽约等几个州使用的投票机。PCOS系统作为菲律宾自动选举的切入点是有效的.…..这种自动系统使用了选民熟悉和了解的元素,使从人工到自动的过渡更加容易。” [4] 最终 Smartmatic-TIM 以72亿 比索(约合1.5亿美元)价格,自行生产82,200 台PCOS (分区计数光学扫描) 设备,以租赁方式提供给COMELEC。

其他竞标者则以资料未提交等各种理由被淘汰,如AVANTE联合体因 “不能以机密性为借口,不提交其成员往绩记录的关键文件” [4] ;红杉联合体因“该联合体一成员未提交往绩记录文件” [4] 等等。

COMELEC 在招标过程中,已经完全无视Smartmatic 自身的许多疑点,诸如既有委内瑞拉政府背景,又有暗藏的近百个复杂离岸公司网络;它在美国被法院强制与红杉投票公司剥离,却继续控制着红杉投票系统的软件;美国国务院对Smartmatic在2004年通过逃税和行贿,获得向委内瑞拉提供9100万美元投票机合同进行的调查。但有两件事是COMELEC在投标时无论如何回避不了的:

  • Smartmatic 与 Dominion公司有关 PCOS投票系统技术专利的纠纷。因为这个问题,致使COMELEC未按法律规定,向政党或团体开放系统源代码供审查,却以安全和知识产权为由,对获取源代码进行了管制。
  • 由于无设备制造能力,Smartmatic 指定台湾的Jarltech International Inc. 公司制造PCOS投票机;随后Jarltech公司又将 PCOS投票机分包给另外两家公司。

显然,Dominion 和Jarltech 两家公司作为PCOS投票机的核心关联方,没有加入Smartmatic-TIM的投标联合体,是个严重的缺陷,但COMELEC 已经铁定了心选择 Smartmatic,以各种理由为其掩饰。后来由此衍生出的许多问题让COMELEC深陷困局。但此时此刻,这两家似乎不像简单的合同关系,反倒更像一个攻守同盟体。

Smartmatic 和 Dominion的PCOS 投票系统之争

按相关法律,Smartmatic 开放系统源代码,是菲律宾民间机构、专业人士最迫切的诉求。但事实是,投票系统源代码和技术内核的真正拥有者并非Smartmatic,而是Dominion公司。

大家应该记得,大选前两年的2008年4月,红杉控股公司与Smartmatic的一次收购争议,美国法院对这次争议的判决报告显示,尽管Dominion公司已经收购了红杉控股,但Smartmatic依旧对红杉控股的部分软件拥有控制权。双方的纠纷一直到2009年10月,Dominion授予Smartmatic的全球范围(美国和加拿大除外)非排他性许可,授予其某些PCOS 投票系统的“许可协议” [6] 才算了结。但这个许可协议后来给两家带来许多纠纷和官司,首当其冲的就是菲律宾2010年大选。

这项许可协议的大致内容可以从卡特中心发布的一份报告《Carter Center Limited Mission to the May 2010 Elections in the Philippines》[7] (简称:《卡特中心报告》)了解到:根据协议,Smartmatic从Dominion 那里获得了PCOS硬件、软件和固件的许可,从2009年4月开始为期五年,并”有权将这些软件的使用权转授给COMELEC”。限定条件是“Dominion保留修改、变更或开发所有软件或固件或 [选举管理系统] 的唯一责任”。

在2010年菲律宾大选中,许多事实表明Dominion 并未向Smartmatic 开放源代码,未将所需硬件设计和制造信息置于托管状态;也未提供大选期间和之后的全功能技术支持。[8] 究竟是什么原因? 《卡特中心报告》中提到一点:菲律宾2010年使用的PCOS投票机是SAES1800,它装载了固件(v.3.16.6PH),运行嵌入式uClinux,这是一个专门为菲律宾2010年选举编写的操作系统。

这意味着Smartmatic违背约定擅自修改了系统,被惹恼的Dominion 给Smartmatic 使袢子,不提供源代码和技术支持等。煎熬中的 COMELEC亲自出面与Dominion协商,他们之间是否有交易不得而知,但Dominion总算给了COMELEC一点面子,在投票前几天零散地提供出了些代码。源代码审查人员必须在Smartmatic技术人员指导下,以只读的方式检查,还需要签署一份保密协议。由于限制过于严格,IT专业机构和民间社团选择不评估源代码。但是系统在后来的大选中被发现有计票错误问题,一些政党事后承认没有认识到审查的重要性,可能也没有能力有效地审查源代码。[9]

Dominion后来在2012年单方面宣布终止这项协议,两家因PCOS投票机技术专利归属而引发的矛盾不断激化,2013年两家在美国特拉华州展开了法律战。此是后话。

谁是Smartmatic投票机的生产商

大选使用的82,200台PCOS投票机,要求在11月底交付,在不到半年左右的时间生产交付,对任何一家投票公司都是极其艰巨的任务。竞标者之一的西班牙Indra Sistemas公司(其在中共国为海航开发了飞机模拟中心 [10]) ,因为只能提供50,000台而被取消资格。而没有生产能力的Smartmatic在COMELEC眼皮底下,用明、暗两套手法玩起多重分包的游戏。

  1. Jarltech:子公司还是分包商;Kenmec:借用场地还是分包商

Smartmatic–TIM 在竞标时提出个条件,PCOS投票机由台湾的Jarltech International, Inc. (Jarltech)生产,并称自己拥有Jarltech公司的大部分股份,自2004年以来一直与Jarltech公司合作。

Jarltech 1987年成立于台湾,是定制电子产品、技术服务和开发的制造商,专注于嵌入式系统和硬件设计。它是Smartmatic和红杉投票系统的的主要供应商,见下图。

图片来自https://cn.panjiva.com

Smartmatic声称Jarltech 是其子公司,但Jarltech从未制造过PCOS机器,COMELEC选择性地忽视这些重要事实。由于Smartmatic在竞标过程中被举报,内幕一点点地揭开。

举报者是Smartmatic的竞争对手AVANTE。[11] 它举报Jarltech 并非Smartmatic的子公司,Smartmatic只拥有Jarltech公司10%的股权;还举报Jarltech把投票机的制造业务转包给了另一家台湾机械制造公司 Kenmec Mechanical Engineering Co.Ltd (Kenmec,在中共国投资了广运自动化工程公司和太极能源科技公司)。

Smartmatic 向COMELEC 辩解说需要有Kenmec这样的大厂房来生产82,000台机器,这个外包协议是Smartmatic通过子公司Jarltech 与Kenmec于2008年签订的;与此同时,COMELEC收到Jarltech 总裁的书面函,确认Smartmatic 拥有其大部分股权。

COMELEC全盘接受了Smartmatic的解释,认定其没有违法,符合资格要求,清除了对其合规性和合同执行能力的所有指控和质疑,并于2009年6月份发出了中标通知书。[12]

2. Qisda:PCOS投票机的真正制造商

四个月后的10月底,冒出个爆炸性大新闻:Smartmatic又选择了新的分包商制造PCOS投票机,一家在中共国苏州的Qisda (SuZhou) CO., LTD 电子公司,将在Jarltech的监督下制造82,200台投票机。[13]

Qisda公司前身是台湾明基电通公司(BenQ),2007年分拆业务后更名为Qisda公司,专注于集成、制造和服务业务。

COMELEC被告知,投票机将在中共国制造,原因是台湾的工厂受台风影响无法正常生产。此时,离合同约定的交付日期只有一个月,COMELEC根本没有改弦易辙另寻炉灶的余地,除了要求Smartmatic 作出解释外,只剩下指望着Qisda来挽回危局。

被架在火上烤的COMELEC分别于11月、12月,两次派人前往苏州的Qisda 工厂督查投票机的生产进度。Qisda 生产和组装PCOS的速度为3,000台/天,平均10分钟就能完成一台PCOS机器。这让COMELEC松了一口气,尽管全部交付时间推迟了几个月,但仍在大选准备工作的时间之内。[14]

根据《卡特中心报告》:Smartmatic 在6月份获得大选的最终合同后,按照与Qisda公司签订的合同,在中共国建立了PCOS投票机的制造工厂。

真相大白!Smartmatic为赢得PCOS标的,在竞标过程中规避了COMELEC的竞标规则,玩了明、暗两手牌。在明面上,Smartmatic选择了有10%股权的Jarltech,对公众还说得过去,但Jarltech没有制造PCOS的能力和经验,私底下转包给Kenmec设备制造公司,不想被AVANTE举报,东窗事发而告终;Qisda是Smartmatic 桌子底下的另一手牌,等到设备交付日前一个月才突然摊牌,让民众和政府措手不及、束手无策,迫使所有人不得不接受Smartmatic 摆在他们面前的现实。

截图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_i-ylF14rg&feature=youtu.be

据InterFax美国商业资讯2011年3月16日报道 [15] ,Smartmatic在台湾经过几年经验积累后,投资1600万台币( 约合53万美元) 建立了新的研发中心——钜睿国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其主要的硬件开发与生产中心。台湾繁荣的科技产业、充裕的IT人才储备和在全球市场中的竞争地位,为Smartmatic带来巨大的优势。

图片来自  https://www.104.com.tw/company/de4fntc

菲律宾民众的不满与愤怒

COMELEC、官方计算机专家始终坚持一个观点,依靠Smartmatic提供的投票系统,能够保障全自动选举的安全性,可以摆脱过去因欺诈而产生的选举。整个大选过程中出现问题是非系统性的孤立问题,都可以在过程中或者在今后得到解决。然而,只要看看Smartmatic从竞标开始逐步暴露的一系列问题,都来自根子里,绝非偶然:

  • 其对外宣称是荷兰公司,实际却有着委内瑞拉政府的背景,带有欺骗性质。[16]
  • 向COMELEC作虚假陈述,自称是PCOS技术所有者,实际上只是被许可使用Dominion的专利而非所有者。
  • 由于投票机系统完全受制于Dominion,未经Dominion同意,Smartmatic无权对软件作本土化修改,因此难以适应菲律宾大选实际情况。
  • PCOS设备安全有问题。专家认为控制台的一个端口极易进入,可用作输入端口连接到任何小工具,为操纵投票者进入计算机及其操作系统提供便捷。
  • 其资质声明中称控股Jarltech 公司,实际上该公司产品目录中没有PCOS投票机这样的产品,只是将合同转包给Kenmec公司。Smartmatic合规性陈述是虚假的。
  • 故意隐瞒Jarltech公司将投票机的生产从Kenmec机械工程公司转移到Quisda 中共国苏州公司的事实,不符合招标文件规定的最高20%允许分包限额。是严重的违约行为。

但是,由于COMELEC与Smartmatic-TIM没有签订完整的合同文件,妨碍了利益攸关方对这两个实体之间的义务、以及是否有能力履行这些义务进行评估。

大选之初,社会各界和IT行业专家就不断提出意见表示担忧,认为COMELEC选择未经测试的PCOS投票系统,存在着风险,可能导致选举灾难性失败。他们也指称,COMELEC无法应对这样的局面。

但显然所有质疑动不了Smartmatic一丝一毫。请愿者们最终把意见提交到菲律宾最高法院,在2009年9月最高法院下达的裁决书里 [17],却作出对Smartmatic的肯定,同时附加温和的告诫:Smartmatic 作为在自动化选举方面有较好业绩的合资伙伴,应负责计票、拉票软件和硬件的技术,包括传输配置和系统集成。应主要负责预防和解决选举期间可能出现的技术问题。

当时的菲律宾总统仍是阿罗约,COMELEC仍围着她的指挥棒转,最高院150多页的裁决书是Smartmatic 最坚实的背书,民众质疑的声音难以撼动强大的权力体系。

Smartmatic 投票系统的作弊疑点

PCOS投票机在大选中的表现被诟病,设备故障五花八门,除了卡纸、拒绝选票、备份存储器不工作等问题外,还有令人起疑的故障和统计结果。

  • 投票日前,因选票条形码墨水浓度不足,PCOS机的一项确保选票真实性的重要安全认证功能–UV读取器功能被关闭,“使5月份选举舞弊的可能性增加了三倍。”
  • 参议员候选人在选举中获得的选票有一种不正常的 “模式”,即来自行政党的候选人始终获得60%的选票,来自反对党联合民族主义联盟的候选人获得30%的选票,而独立候选人获得10%的选票。而且在所有11个被检查的区间都有相同的模式,这表明要对自动化系统进行预编程。[18]
  • 投票系统可以“预先装入”(pre-load)选票,也就是说,在投票开始前,它就可以传输成千上万的选票了。有些参选议员在选举日领先的选票,在第二天被删除了。[19]

选举的自动化表面看似摆脱了过去人工选举产生的欺诈,但不为人知的更隐蔽、更大规模的作弊,由现代化的自动投票系统协助完成,才是真正无法控制的“大洪水”。

未结语

围绕自动化选举,菲律宾民众/少数党派与Smartmatic/COMELEC之间的矛盾逐渐加剧,2013年菲律宾中期选举前彻底爆发。最终,Smartmatic 的亚太总裁Cesar Flores被菲律宾驱逐出境;时任2010年项目团队的经理Heider Carcia 离开菲律宾来到美国,居然在2016年成为加利福尼亚的Placer 县的选举管理者,后又成为德克萨斯州Tarrant县的选举管理者。

民众的反对声浪未对Smartmatic 产生丝毫影响,它的地位反而更加稳固。2014年,Smartmatic的首席执行官Antonio Mugica和一位在世界上很有分量的英国前外交家乔治·马洛赫·布朗(George Mark Malloch Brown)爵士,宣布成立总部位于伦敦的SGO公司,布朗爵士任董事会主席。布朗爵士最近一下成为热点,他将从2021年起接替乔治·索罗斯,担任“开放社会基金会”的主席。[20]

布朗爵士在菲律宾有相当的影响力,曾经和科拉松·阿基诺(Corazon Aquino)合作,推翻了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长达20年的独裁统治。而2010年竞选总统的最热门候选人正是科拉松·阿基诺的儿子——贝尼尼奥·阿基诺三世。

Dominion和Smartmatic的法律纠纷早已解决,新的许可协议允许Smartmatic “无限和永久 ” 地使用前者的技术。他们共同拥有作弊功能的投票系统,嵌合着中共国生产的一个个组件,用索罗斯和共产国际的的毒液滋养,在美国、加拿大、欧洲、拉美和东南亚各国野蛮生长,成为沼泽地里各国政界商界精英们游戏的工具。

Smartmatic 首席执行官 Antonio Mugica 的这番话充满了野心:“在各国政府面临日益严峻的财政挑战之际,随着全球各地对民主化和公民权的需求不断增加,Smartmatic正在寻找一个最适合作为其全球业务中心的地点.…..成为技术解决方案开发领域的真正世界领导者”。[21]

选举制度,是数百年来无数人付出生命,挣脱出野蛮的丛林规则,争取到的人与人之间最平等的权利之一,也是人类文明发展最重要的标志之一。但如今,人类文明的躯体内,重又内生出了野蛮的毒素,如跗骨之蛆般侵蚀着每一个健康的细胞。我们相信,上天赋予人类向往文明摒弃野蛮的本性。正是因为人类对生命、尊严和自由的追求与保护,才得以生息繁衍、进步发展至今而未终结。所以当文明被野蛮重创的关键时刻,我们必须坚守信仰,剔骨疗伤,重塑机体,再建人类文明坚实的阶梯。

备受中共侵害的中共国人民,在不远的将来,也将开启通往文明的航轮,因此他国的历史将为我们所借鉴,愿自由法制民主的光辉照亮我们的心灵。

全文完

以上内容仅代表个人观点

参考链接:

[1] https://www.ntdtv.com/gb/2020/11/14/a102987025.html

[2] https://gnews.org/zh-hans/620326/

[3]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equoia_Voting_Systems

[4] https://www.econstor.eu/bitstream/10419/126950/1/pidsdps1342.pdf

[5]https://www.smartmatic.com/case-studies/article/the-philippines-2010-general-election/

[6]https://casetext.com/case/smartmatic-intl-corp-v-dominion-voting-sys-intl-corp

[7]https://aceproject.org/ero-en/regions/asia/PH/philippines-final-report-elections-of-may-2010-the

[8]  https://www.namfrel.com.ph/v2/news/bulletin-v2n28-pcos.php

[9]  https://www.ndi.org/sites/default/files/6_Philippines.pdf

[10]http://www.defense-aerospace.com/article-view/release/10706/indra-wins-chinese-simulator-order-(july-3).html

[11]https://news.abs-cbn.com/%20nation%20/%2005/28/09%20/%20comelec-probe-ties-record-smartmatic

[12]https://www.gmanetwork.com/news/news/nation/164227/panel-endorses-smartmatic-as-winning-supplier-for-2010-poll-automation/story/

[13]https://news.abs-cbn.com/nation/10/30/09/smartmatic-picks-new-subcontractor-machines

[14]https://news.abs-cbn.com/nation/12/10/09/comelec-team-china-inspect-poll-machines-production

[15] https://www.businesswirechina.com/hk/news/20397.html

[16]http://bigdaddyrichard.blogspot.com/2009/06/into-hands-of-thieves.html?utm_source=feedburner&utm_medium=feed&utm_campaign=Feed:+SwirlingThoughts+(SWIRLING+THOUGHTS)&m=1

[17]https://www.gppb.gov.ph/supremecourt/2009/GR_No_188456.pdf

[18]https://globalvoices.org/2013/05/25/philippine-elections-tainted-by-allegations-of-automated-fraud/

[19]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201/1529203.html

[20] https://en.wikipedia.org/wiki/Mark_Malloch_Brown,_Baron_Malloch-Brown

[21] https://business.inquirer.net/183192/smartmatic-we-own-pcos-rights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